老乞丐的粗大肮脏/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老乞丐的粗大肮脏/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老乞丐的粗大肮脏/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摘要】物业的维修工敢在她的家里要强上她。 文学    可是说实话,少妇已经好久没有夫妻生活了,当少妇看到那个可怕的东西时,她甚至幻想过那种进去的滋味,这种幻想只...

物业的维修工敢在她的家里要强上她。

 文学

    可是说实话,少妇已经好久没有夫妻生活了,当少妇看到那个可怕的东西时,她甚至幻想过那种进去的滋味,这种幻想只在刹那之间。

    女人不愿意配合,其实强上是很困难的,苏平这么短短时间,兴奋中又急的满头是汗,少妇又是摆动性感的腰臀不让他进去。

    老苏急坏了,只能抱着她的屁股不让她乱动,这时候老苏又伸出手碰触到了少妇美妙的身体。

    粗糙的手指在不断的 撩拨中,女人呼喊的声音慢慢的变了强调。

    苏平心里慢慢变得惊喜,哪怕她在不愿意,可是身体反应是最真实的,她老公常年出差,再加上床头柜的东西,这都证明这个女人其实很空虚,很需要满足。

    女人眯着眼睛,整个人变得充满了风情的诱惑,甚至叫喊声都变成了酥麻的哼叫,就连反抗都没有之前那么剧烈。

    老苏在拼命的忍耐着欲望的爆发,因为他需要这个女人的配合,最好是最后顺从,两人一起不但能够美妙又满足,事后老苏也认为最安全。

    老苏粗糙的手指在快速的撩拨颤抖,伴随而来的是女人的哼叫声音开始慢慢变大。

    没几分钟时间,也不知道女人是任命了,还是身体的兴奋感让她慢慢的默认这种事情的发生。

    少妇不再挣扎,潮红的俏脸上泪痕还在,这让苏平内心深处充满了扭曲的兴奋感。

    在苏平那粗糙几乎把少妇魂儿都撩拨出来的手指中,少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抬高了一些美臀,这样一来更加方便苏平的手指动作。

    看着程度差不多了,苏平把手指抽离了出来,这一瞬间少妇又发出了羞耻的哼叫声。

    见女人瘫软在床上,只是头埋在松软的床褥中不敢抬头,可那挂着内裤的屁股在向着老苏微微的翘立着。

    苏平的手贪婪的在丰腴美妙的臀肉上游走,手指上的水痕毫不在意的沾在少妇圆润的臀肉上,苏平的另只手再次握好自己,调整着角度准备进去。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这一下子把热血上头的苏平吓得魂儿都飘了出来。

    同时那个性感的少妇像是如梦初醒,慌乱的把自己的睡裙放下,又赶紧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少妇刚才迷失在了这个充满了霸道和征服的男人气息里,敲门声也让她清醒过来。

    看着眼前的老男人,少妇的眼睛带着仇恨敌视还有害怕,当看到老苏还摇摆着东西在自己面前,少妇又把头脸都闭上转到了一边。

    苏平看着眼前慌得手足无措的少妇,赶紧把裤子整理好,走出来之后还顺便把少妇的卧室房门带上。

    心虚的苏平刚走出卧室,门外的敲门声再一次的响起来。

    这一刻的苏平感觉到了深深的后悔和恐惧,他甚至想着要是这件事情真报警了,那自己应该是强上未遂的罪过进监狱了吧。

    “妍妍,你在家吗?物业的给你查好电路了没有?正好也去我家给我换个灯管,我也懒得再去喊了。”门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一瞬间苏平长舒一口气,然后大口的呼吸着,那一瞬间苏平还真怕她老公回来,或者是别人听到了刚才的叫喊声发现了什么。

    “修好了,我马上就来。”苏平努力维持镇定,说了一句之后来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眼前的短发少妇也是三十岁出头,比刚才叫妍妍的少妇大不了一两岁。

    斯斯文文的样子很有知性美,身材娇小可人,不如刚才少妇那么高挑,可是身材比例很诱惑。

    在这里做了时间不短,苏平知道这个叫敏姐的少妇,是一个神圣的高中教师。

    她穿着一身跟睡衣一样的家居服,粉色拖鞋,晶莹剔透的美足上,还做了暗红色的美甲。

    这是个高档住宅区,里边住的女人不论美丑,都很精致,也很会收拾打扮。

    见苏平出来了,短发少妇带着微笑,那双漂亮的眼睛都笑成了弯月,只是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平,感觉别有深意的味道。

    “我刚才还听妍妍说喊了物业来查电路呢。你正好忙完了,去我家帮我把灯管换一下吧。”这个女人打量了一下苏平,眼睛又向房间里瞟着,继续喊着那个叫妍妍的少妇:“妍妍,你人哪去了?电路查好了吗?”

    “哦,敏姐,查出问题了,现在没事了,你让他帮你去换灯管吧,我在收拾这些剪下来的电线头呢。

    “你忙你的,有空来我家找我聊天啊。”卧室里,刚才还被苏平压在身下全身抚摸的少妇,也是在假装一切正常的回答着这个叫敏姐的女人。

    敏姐应了一声,然后对苏平说去她家,苏平赶紧抄起工具包走出去,顺手把门带上了。

    苏平心里安稳了一些,可是那种后怕的感觉变得强烈。

    敏姐就住上一层,没有坐电梯而是走楼梯,苏平看着走在前边的短发少妇,总是感觉她浑圆的翘臀扭的有些诱惑和夸张。

    跟着敏姐上楼走到她家门前,敏姐一边摸出钥匙开门,一边转头,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平,带着风情和妖娆的感觉。

    敏姐看着苏平这黢黑而又结实健壮的身体,心里想着这个老男人看着丑,可身体真是够健壮的。

    “刚才妍妍那个饥渴的女人是不是在房间里跟你偷情了?你们玩的可真嗨。

    ”刚才我都听到她的叫声了。”敏姐说话的声音很轻,说完话的同时房门也被打开了。

第4章 意味深长

王妍在听到房门关闭之后,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想着刚才那个粗鲁的维修工对自己的抚摸和压迫,王妍感觉苏平满脸横肉加上那种炙热欲望犀利眼神,那种带着男人特有冲击的气息,还有比她老公大了太多的东西。

    这都是她那个斯文软弱的老公不曾给过的。

    彻底安全之后,王妍松了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感觉很失落,她暗骂了一声自己下贱,因为王妍还在回味着刚才粗鲁霸道的野蛮男人对自己做的事情。

    要不是张敏突然敲门,或许那个充满汗臭味的维修工,已经彻底占有和享受到自己这具很空虚的身体吧?

    王妍想到这里忍不住的夹紧双腿。

    刚才的事情虽然很让她排斥害怕,可是家里只剩下自己之后,被苏平撩拨起来的欲望,让王妍忍不住幻想了起来,她一边加紧双腿,一边眯着眼睛把手伸到了腿间。

    王妍幻想着丑陋黢黑的修理工一把把她按在床上,把他的大东西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王妍甚至还幻想着自己在拼命地摇头想要反抗,还被维修工气急败坏的删了两耳光。

    无奈的王妍顺从地张开了嘴巴,小嘴含住了修理工大东西。

    继续幻想着自己拼命挣扎,用粉拳敲打他的结实充满腿毛的大腿,还发出含糊的声音,自己的头却不停的摇摆吞吐着维修工肮脏的东西。

    王妍发现自己越这样反抗,他就越兴奋,而自己幻想着被陌生男人强爆,王妍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当王妍最后幻想着苏平抱着她的腰肢,疯狂冲刺几乎粗暴的她晕厥后。

    王妍竟然在刚才的幻想中自己哼叫一声,然后彻底瘫软了下来。

    发泄之后,少妇王妍恢复了理智,想起自己因为太孤单寂寞做出来的羞耻事情,又想到了自己的老公不放心自己,还偷偷在家装了隐蔽摄像头。

    王妍心里后悔、羞耻和憋屈心情无处发泄,再次的哭泣起来。

    短短几分钟时间,苏平这时候已经在张敏的家里了。

    在张敏跟苏平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打开了门,苏平害怕的心惊肉跳,想说什么的时候,在张敏家里见到了她的老公,他就没敢继续开口。

    “不好意思啊师傅,我这一条腿有点不方便,我又不放心老婆弄这些东西,辛苦你来一趟了。

    我去扔垃圾,一会儿让我老婆帮你搬椅子递灯管吧。”张敏的老公看起来跟苏平年纪差不多,不过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见到苏平提着工具包进来之后,笑着说了一句。

    苏平摆手,笑着说这都应该的。

    当张敏的老公腿伤的不厉害,只是走路有些异样。

    “换哪个灯管?”苏平询问着张敏的同时,又忍不住问着:“你老公腿受伤了就少活动,等伤好再走动。”

    张敏甩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短发,那双亮晶晶的漂亮双眼盯着眼前的修理工苏平:“他呀,在科研所工作,去年做什么化学实验出了事故,伤了小腿神经,恢复不了啦。”

    苏平了解的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张敏带着苏平来到客厅,苏平搬了椅子粘在上边,接过来张敏递过来的灯管准备更换的时候,又听着张敏有意无意的抱怨着:“老公不但伤了腿部的神经,还把那东西的神经也伤到了。

    什么都正常,可就是不能抬头,我这守活寡也守了快一年了。我比楼下的王妍还不容易呢。”

    张敏抱怨的时候,最后一句若有深意的又补充了一句。

    苏平这时候真的是越来越害怕了,因为他发现刚才对少妇做出想要强爆她的事情,被眼前这个女人发现了。

    快速的把灯管换上灯罩扣好,苏平试了一下见正常了,这才向娇小可人的少妇张敏问着:“那个,敏姐,你刚才开门的时候,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去查线路,哪有你说的什么偷情,再说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看上了,敏姐,您说是不是?”

    张敏媚眼看着苏平,性感的唇角微微翘着,似笑非笑的模样似乎不怎么相信。

    苏平知道这事情传出去,不但那个少妇的名声就毁了,连自己都有牢狱之灾。

    想到这里苏平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

    “敏姐,我发誓我跟楼下那个女人没有发生任何关系,骗你就不得好死!”苏平发了个毒誓,在他看来准备最后进去的时候,被张敏给搅和了,当然没有发生真正的关系。

    张敏没想到自己的猜测错了,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修理工。

    难不成这个健壮野蛮的家伙,是在外边偷吃,或者是跟物业上班的女人搞到一起的?

    看着眼前黝黑皮肤粗糙的男人,腰背肩膀解释,充满了力量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张敏感觉自己的双腿就想要夹紧一些。

    苏平的话让张敏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敲门声,张敏赶紧过去把门打开,她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老公扔垃圾回来了。

    苏平换好灯管,见男主回来,打了招呼就准备离开。

    张敏摇曳着性感的腰臀,把他送到了门口,见老公进了卧室,张敏又小声向苏平嘀咕着问了一句:“你对楼下那个王妍有没有想法?比如弄到床上去享受一下她的滋味。她可是性感风搔的很,迷死人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