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夹好,不许流出来了-孕妇的又紧又滑 - 信宜金融网 小妖精,夹好,不许流出来了-孕妇的又紧又滑 - 信宜金融网

小妖精,夹好,不许流出来了-孕妇的又紧又滑

【摘要】你还敢来找我!”林亦可瞪着她,不知道是痛,还是气,身体都在不受 文学控制的颤抖。        “别...

你还敢来找我!”林亦可瞪着她,不知道是痛,还是气,身体都在不受



 文学

控制的颤抖。

    

    “别激动啊,我亲爱的妹妹,刚生完孩子,气大伤身”。陆雨欣假惺惺的说,越过她身



边,直接向病房内走去。

    

    “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林亦可目光戒备的看着她,不客气的出声撵人。

    

    陆雨欣却好像根本没听到她的逐客令,不急不缓的从精致的手提包中翻出一张大红色的



喜帖,递给林亦可。

    

    “下周我和左烨就要订婚了,特意来邀请你参加我们的订婚宴。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



可以少了你这个见证人呢”。

    

    陆雨欣笑,笑声有些刺耳。

    

    “胜利者的炫耀?你不觉得自己赢得很无耻吗”?林亦可捏着喜帖,指尖发白。

    

    原本,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爱情,婚礼,还有左烨。却被陆雨欣用无耻的手段夺走了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林亦可,别觉得自己多委屈,是你太蠢了”。

    

    林亦可觉得自己真是够蠢的,才会放她进来。

    

    而此时,陆雨欣已经走到病床边,眼睛落在熟睡中的孩子身上。

    

    “这就是你生的野种”?她说话间,手伸向了孩子,修的尖尖的长指甲,就好像妖魔的



魔抓。

    

    “你别碰他!”林亦可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推开她。

    

    林亦可刚生完孩子不久,根本没什么力气。不过是轻轻的一推,陆雨欣却突然倒在了地



上。

    

    “啊”。她惊叫一声,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泪流满面的看着她。

    

    “小可,你别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啊。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和左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林亦可错愕的看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擦身而过,蹲在



了陆雨欣面前。

    

    “雨欣,你怎么了”?左烨满眼疼惜的看着她。

    

    林亦可刚刚是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并没有看到左烨是什么时候来的。而陆雨欣却看到了



,并且上演了这么一出苦情戏。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左烨,你别怪小可”。陆雨欣柔柔弱弱的话,想让人不误会



都不行。

    

    果然,左烨目光冷漠的看向了林亦可,“亦可,是我一定要对雨欣负责的,你要怪就怪



我”。

    

    林亦可听完,冷笑。果然是他看中的男人,多有责任感啊。

    

    “我没怪你,也没请她过来让我推”。

    

    左烨皱了皱眉,问陆雨欣:“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我想求得小可的原谅,我希望她可以祝福我们,我不想要一场不被亲人祝福的婚



姻”。

    

    陆雨欣可怜兮兮的流着泪,好像林亦可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

    

    “好,我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够了吗?陆雨欣,如果你继续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不怕他怀疑你是装的吗”?

    

    陆雨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身旁,左烨想要扶她起来,她却惊叫一声,再次跌在地上,



身下突然多了一大滩鲜血。

    

    “左烨,我好痛,我,我们的孩子……”

    左烨的脸色也变了,惊慌失措的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快步向外跑去。临走之前,还丢给



林亦可一句:“亦可,你怎么变得这么可怕。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九周了”。

    

    怀孕九周?原来,他们之间可不止上过一次床。

    

    林亦可冷嘲的笑着,笑的浑身不停的颤抖。

    

    她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一片湿热。她生产之后一直在流血,身体虚弱的厉害,



刚刚不过是强撑着而已。

    

    此时,林亦可感觉身体里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一样,她顺着墙壁,缓缓的跌坐在地上,



再也爬不起来了。

    

    “小姐,你怎么了!”吴惠拎着保温桶走进来,见到林亦可瘫坐在地上,吓得脸都白了



,大声的哭喊着叫医生。

    

    熟睡中的宝宝都被吵醒了,小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扯着嗓门,嘶声力竭的哭嚎。

    

    林亦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吴惠的手臂,眼前一片模糊。

    

    “吴妈妈”。她的声音沙哑而微弱。

    

    “哎,妈妈在呢,小姐别害怕,吴妈在这儿陪着你”。吴惠哭红了眼睛。她是林亦可的



奶妈,从小看着她长大,感情深厚。

    

    “吴妈妈,我是不是像个傻瓜……”林亦可苦笑着呢喃了句。

    

    那一晚之前,她一直把陆雨欣当成亲姐姐,把左烨当做相守一辈子的爱人。可他们却一



起背叛了她。

第4章 无业游民



    林亦可一直高烧不退,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勉强好起来一点。

    

    她病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名片,给顾景霆打电话。

    

    早上通过电话,他晚上才来到医院。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林亦可看起来脆弱而苍白,但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好像病弱的只是她的身体,她的灵魂



坚韧而倔强。

    

    她安静的目光落在顾景霆的身上,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他。

    

    他穿着深色衬衫,肩宽腿长,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他坐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格



外的高大深沉。

    

    他的袖口挽着,左手腕上带着一只半旧的钢表。

    

    男人的手表就像女人的包包一样,通常是身份的象征。可他的手表却出卖了他。

    

    林亦可猜测,顾景霆的家境应该不会太好。

    

    “你多大了”?林亦可率先开口。

    

    “二十八周岁”。他回答。

    

    “做什么的”?林亦可又问。

    

    “查户口吗”?顾景霆挑眉,喜怒不辩,让人看不出情绪。

    

    “难道我没有权利了解我孩子父亲的现状”?林亦可一脸严肃的说。

    

    “和朋友一起做点小生意”。顾景霆配合的回答,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

    

    林亦可皱眉,心想:通常无业游民都喜欢说自己是做生意的。林亦可对他的回答全无好



感。

    

    “你现在有固定住所吗”?

    

    “没有”。顾景霆如实的答复。

    

    他名下的房产太多,并不固定住在一个地方。

    

    林亦可漂亮的绣眉再次蹙紧,果然被她猜中了。林亦可对顾景霆的初步的判断是:典型



的没有正当职业,混吃混喝的小白脸。

    

    “如果你不反对,我也可以带孩子搬回我父母那边”。顾景霆又说。

    

    顾家是百年世族,西城区一半都是顾家的产业。顾氏祖宅就坐落在那里,七十万平米的



庄园,堪比皇宫。

    

    林亦可却懊恼的伸手扶着额头,敢情这位不仅混吃混喝,还啃老!

    “你的问题,问完了吗”?顾景霆微眯起凤眸。

    

    “嗯,暂时就这么多”。林亦可带着几分气恼的回道。

    现在的无业游民底气都这么足了?

    

    顾景霆见她无话可说了,才把两份协议书递到她面前。

    

    一份是婚前协议,另一份是抚养权转让协议。

    

    林亦可看也没看那份婚前协议,直接撕成两半,丢进脚下的回收桶内。

    

    顾景霆看着她的动作,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似乎她的选择完全与他无关。

    

    林亦可翻开手中剩下的抚养权协议,并没有看前面的内容,直接在尾页签上了自己的名



字。

    

    所以,她并不清楚协议内容中,包括了对她的补偿,其中有房产,债券、基金,以及一



家小规模的上市公司。

    

    顾景霆不在乎钱财,对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自然不会吝啬。

    

    他淡漠的姿态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并没有提醒她去翻看前面内容的意思。

    

    “算我倒霉吧”。林亦可把签好字的抚养权协议丢还给他,还附加了一串钥匙和一张银



行卡。

    

    “我在临安路有一套公寓,宝宝满月后,你们一起住过去,每个月我会定期支付一笔抚



养费,不浪费的话,应该足够你们父子的开销”。

    

    顾景霆微愕,俊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澜,似笑非笑,夹杂着一丝兴味。

    

    他这是……被包.养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