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男朋友一出一进的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男朋友一出一进的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男朋友一出一进的好爽

【摘要】文学   “什么。”赵二炮身躯当即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嫂,他可是记得表嫂警告过他不让他进二楼房间的。   现在李春桃竟然喊他进去,他有点不敢相信的...

文学
   “什么。”赵二炮身躯当即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嫂,他可是记得表嫂警告过他不让他进二楼房间的。

   现在李春桃竟然喊他进去,他有点不敢相信的盯着李春桃。

   李春桃看着一脸发呆的赵二炮,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憨憨,白了他一眼喝道:“我让你进来就进来,愣着干嘛呢?”

   “哦。”赵二炮吓的缩了缩身子小声应了一声,紧张的朝着李春桃走去。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独特的香味。

   他知道这是表嫂身上的味道,忍不住重重的多闻了几下,脱口喊道:“真香。”

   “啥真香呀,还不是那个味。”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傻不拉吧唧的样子,就莫名的来气。

   要不是实在疼的厉害,她肯定不会让赵二炮来自己房间,可这家里又只有赵二炮能帮得上自己,李春桃疼的实在没办法。

   这会就两人在屋子里头,李春桃看了看赵二炮,虽然赵二炮年纪小,但怎么说都是个男的,还在挺犹豫要不要让赵二炮帮忙。

   就这会胀疼的厉害,李春桃缩了缩眉头,轻咬了咬嘴唇道:“二炮,嫂子奶水太多了,胀的很痛,你能不能帮我吸一吸?”

   “哦。”赵二炮一向都遵从李春桃的,李春桃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只是回神过来,赵二炮立刻瞪起了眼睛。

   吸一吸,表嫂这要让自己帮这种忙。

   那不就是可以看到李春桃的那,盯着李春桃一脸娇媚的样子,赵二炮浑身就变的燥热了起来,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

   李春桃看到赵二炮这样子,黛眉不由一皱,呵斥道:“赵二炮,你给我记住了,我这就是疼的厉害让你帮忙的,你不许乱想,也不许告诉别人知道不。”

   “嗯,嗯。”赵二炮连连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春桃。

   李春桃被赵二炮看的一阵燥热,却又疼的没办法,咬了咬牙道:“二炮,你过来吧!”

   赵二炮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慢慢凑向李春桃,看着她那一对柔软,身躯一颤就直接扑了上去,在上面拱了起来

   一年多没被男人碰过的李春桃,嘴里头当即发出一阵娇喘,拍了拍赵二炮喊道:“赵二炮,你干嘛呢?要拉开衣服。”

   赵二炮闻着李春桃的香味,全身就跟爆裂开了一样,紧紧的把李春桃抱着。

   李春桃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从怀孕后,她老公就没碰过她,上次生完孩子,因为肚子里面要排掉淤血,来了一个月大姨妈,她老公回来自然也没圆房,头尾都一年了,还没男人碰过自己的身子。

   这会被赵二炮抱着,李春桃浑身就慢慢燥热起来,特别是赵二炮就个愣子,根本不懂,到处乱拱着。

   本来就疼,弄得李春桃更难受,李春桃摁着赵二炮的肩膀喊道:“二炮,你轻点,把衣服翻起来。”

   李春桃羞涩的慢慢拉起衣服,赵二炮看着那白花花的柔软,猛的吞了吞口水,衣服刚拉到一半,就直接扑了上去。

   “嗯,二炮,你轻点,轻点。”李春桃忍不住哼了一声抱住了赵二炮的脑袋。

   赵二炮完全陷进去了,那香醇的母乳进入嘴中,那柔滑,那香味要比他喝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喝,而且这是表嫂让他帮忙的,赵二炮自然不客气。

   弄的李春桃是一阵娇喘,双脚都不由微微颤抖着,推了推赵二炮喊道:“二炮,我不行了,你让我躺着。”

   她颤抖着双腿慢慢朝着床上走去,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很是迷人,躺下来那一刻,那光滑的肌肤每一寸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看的赵二炮浑身一阵燥热。

   李春桃心里头也是一片燥热,羞红着脸眯着眼睛,见到赵二炮迟迟不过来,有些急了,娇哼了一声道:“愣着干嘛呢?快点过来呀!”

  赵二炮咕隆吞了吞口水,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之情,慢慢朝着床上走去,看着李春桃胸部,浑身一颤,慢慢的贴上去。

   赵二炮一贴上来,李春桃不由的娇喘了一声,身子微微一颤。

   李春桃虽然一直认为赵二炮是个小孩子,但他始终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那扑上来后的力度,热度,那感觉都不是喂奶时候能比的。

   李春桃整个人不禁有些迷离,嘴角不断发出娇喘声,呼吸也变的急促了起来,双腿不由自主扭动着。

   李春桃想要了,这让她又羞又恼,自己怎么对自己老公表弟产生欲望了呢?可赵二炮的确是弄的太舒服了。

   让她根本无法压制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赵二炮看着李春桃那红扑扑的脸蛋,轻咬着嘴唇,体内的浴火瞬间炸裂开了一样,真想直接扑上去,但赵二炮又不敢。

   只能加大力度变着花样帮李春桃弄着。

   轮流在两边切换着,弄的李春桃是娇喘连连。

   那一声声娇喘声听的赵二炮一阵口干舌燥,终究按捺不住,颤抖着双手滑上李春桃那小蛮腰,那柔软细腻的肌肤摸的赵二炮浑身一颤。

   李春桃身躯也是一颤,吓了赵二炮一跳,偷偷瞄了瞄李春桃发现她并没有反应,赵二炮胆子才大了起来。

   顺着李春桃的小腰往上摸去,直接抓住了李春桃的胸部。

   边抓边吸着,李春桃被弄的浑身一阵燥热,双腿不由自主的摆了摆,甚至她都没注意到此刻赵二炮也已经躺上了床铺,只是感觉腿窝子处啥东西顶着自己,让她一阵难受。

   “二炮,你口袋放了啥东西快点拿出来,顶的我难受。”李春桃哼了一声,伸手一抓。

   骤然吓的瞪起眼睛。

   那哪里是啥东西呀,分明就是赵二炮的那东西。

   李春桃之所以敢让赵二炮帮忙吸,一是觉得赵二炮还小,二是觉得赵二炮就是个傻缺不懂男女之事。

   哪想到赵二炮那竟然如此雄伟,还顶着自己的腿窝子,刚那一摸把李春桃吓的身子不由一缩,整张脸也是一片燥热了起来。

   同时也有些生气。

   这赵二炮懂的这些事情竟然敢耍自己。

   啪嗒……

   李春桃恼羞成怒直接一把推开赵二炮吼道:“赵二炮,你好大胆子,还敢调戏我是不。”

   赵二炮刚被李春桃那一摸其实也吓的不轻。

   看着满脸怒火的李春桃缩了缩脑袋,心想这下完蛋了。

   情急之下赵二炮觉得还是装傻,憋着脸委屈道:“表嫂,我怎么调戏你了,这不是你让我吸的吗?”

   “你……”李春桃看着一脸懵逼的赵二炮,越看越气,特别是看着他底下那高高隆起的东西,急的浑身直打哆嗦:“你小子还……还不老实是不,你明知道男女事情还敢装着不知道,信不信我把事情告诉你表哥。”

   一听这话赵二炮吓的整张脸都煞白了。

   这要是被表哥知道自己对表嫂产生了邪念,还顶了表嫂的,那表哥还不杀了他。

   赵二炮想来想去,还是要装傻。

   “表嫂,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是你让我吸的吗?”赵二炮憋红着脸,一脸动情的说着,就差眼眶内没掉眼泪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