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猛了我想分手,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太猛了我想分手,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太猛了我想分手,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

【摘要】文学卧室中,徐慧早就换好了睡衣,我看了一眼,就知道她里面肯定没有穿内衣,胸前的红点都若隐若现。     看到我直勾勾的盯着她,徐慧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用命令的...

文学
卧室中,徐慧早就换好了睡衣,我看了一眼,就知道她里面肯定没有穿内衣,胸前的红点都若隐若现。 

    看到我直勾勾的盯着她,徐慧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 

    “今天你就在地上睡!” 

    我心中郁闷,但又不敢反驳她,毕竟现在的我是寄人篱下,而且我还要扮演一个憨厚老实的上门女婿,。 

    “你姐让我们生个孩子。”我小声说道。 

    听到这话后,徐慧突然一脸媚笑,甚至撩起了睡衣,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声音娇酥的说:“你来试试看啊。” 

    我突然惊呆了,虽然明白徐慧肯定不怀好意,但我还是忍不住走过去。 

    我正准备把美娇妻徐慧搂入怀中的时候,她突然猛的一抬腿,膝盖直接顶在了我的裤裆。 

    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我捂着裤裆趴在了地上惨叫,全身都冒出一层冷汗。 

    徐慧简直一点都不留情,我感到这下直接把我给顶废了,下身火辣辣的痛。 

    “不该碰的就别碰!这次算是给你个小教训,以后你这个乡巴佬要是还想着占我便宜,直接阉了你!”徐慧恶狠狠的说。 

    其实我心中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把这恶毒的女人暴揍一顿,但我还是不得不忍住,装作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 

    等到疼痛轻点之后,我在地上铺好了被子,准备睡觉。 

    一夜无话。 

    第二天徐馨就走了,走前还嘱咐我俩要尽快生个孩子,当着徐慧的面,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徐慧的婚假很快就结束了,这几天我的角色就像一个保姆,做饭,洗衣服都是我的工作,而徐慧就像一个大小姐一样。 

    徐慧去工作了,我自己在家里没有一点事情能做,也产生了出去找工作的想法。 

    但我一个没学历,没背景的人在这样的大城市中,实在是不好找工作。 

    幸好我那天路过一间酒吧的时候,看到了招聘保安的信息,正好我闲来没事,于是我来到了这家名为“zk”的酒吧。 

    本来以为只是家普通的酒吧,以后我才发现这是不仅一楼是酒吧,更往上还有ktv,夜总会,私人会所等等,总之是一家综合性的夜店。 

    我身体还算壮实,长的也不赖,所以说很快就成了一名保安。 

    徐慧知道我找了份工作,也没有多问,当初她说过我是很自由的。 

    本以为生活就会这样慢慢过下去,可当我那天在zk看到徐慧后,一切就都发生了改变。 

    那天正好轮到我值夜班,我看到两个靓丽的女孩走进了zk,几天下来,我见多了漂亮性感的美女,仅仅是长的漂亮的话,我顶多多看几眼。 

    真正引起我的注意的是,其中一个竟然是徐慧! 

    “她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心中疑惑,于是就让我同事先顶一会儿,悄悄跟着她俩。 

    一会儿,在一楼喝了杯酒后,她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上了二楼,按理说我的级别是不能上二楼的,但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跟了上去。 

    我小心翼翼跟在后面,亲眼看到徐慧两人进入203包厢,怕被人发现了,于是我赶紧回到了一楼。 

    自从婚假结束后,徐慧晚上很少有回家的时候,对于她的私生活,我毫不知情,难道今晚只是和好朋友一起来放松放松? 

    过了几个小时后,我发现徐慧还是没有出来,正当我犹豫要不要上去看看时,却突然发现跟徐慧一起上去的那个女孩下来了。 

    怎么会只有她一个人呢?我心中的疑惑更甚,毕竟也是我名义上的老婆,所以我还是很想知道徐慧的情况。看到女孩走出了zk,我想追上去问问徐慧的情况。 

    女孩根本没有走远,转到了周围不远的一处巷子中,我远远的跟在后面,看到巷子里有一辆车,像是在等着女孩,于是我赶紧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 

    黑夜里,他们应该没看到我,我的地方正好能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 

    “东哥,203包厢,都弄好了,徐慧正在床上,你快去吧。”女孩说道。 

    车里的东哥先是淫笑两声,然后抓住了女孩的手说:“小雯,这件事办的漂亮,要不你今晚也别走了,一起陪我,怎么样?” 

    小雯挣开了东哥的手,说:“今天我累了,希望东哥你能讲信用,把那些东西都给我。” 

    “放心吧,只要我把徐慧那小妞上了,东西肯定还给你。” 

    他们竟然在合谋上我老婆!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仍然感到一种被戴帽子的耻辱感,恨不得立刻出去把这两人暴揍一顿。 

    但我知道“东哥”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至少也是个大混混,我这样盲目冲出去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于是我先回到了酒吧,找了个面具带上,把保安服换了下来在,在人群中等着东哥的到来。 

    不一会儿,东哥果然来了,直奔二楼而去。 

    我一直跟着他,也上了二楼。 

    等他打开包厢的门,才注意到我在后面跟着。 

    “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你爷爷!”没等他问完,我就大喊一声,同时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东哥“嗷”的一声就飞进了包厢,我趁机关上包厢门,免得被外面的人看见了。 

    不过东哥一看就是个老油子,马上反应过来,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朝我砸来。 

    我一侧身子,躲了过去,同时来到了东哥面前,猛的一脚踢向他的脑袋。 

    东哥的反应也很快,一下抱住我的脚,用力一拉,把我拉到 

    在地,他正要扑在我身上,却不知我另一只脚早已准备好了,猛地把他蹬开。 

    赶紧爬起来,却发现东哥脑袋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上去了,昏了过去。 

    徐慧正躺在沙发上,面色潮红,裙子都被扒掉了,不过看这样子,是被她自己扒掉的。 

    她这副样子,明显是被人下药了。 

    顾不了那也多了,万一东哥的手下发现了情况,就不好走了,所以我顾不上欣赏徐慧春光乍泄的样子,直接把她裙子穿上后,直接抱起就走。 

    一楼的人还是不少,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所以我很顺利就出去了。 

    直接打了个车,我抱着徐慧很快就回到了家。 

    徐慧的药效正是猛烈的时候,眼神迷离,面色潮红,酥胸半露,嘴里还“嗯嗯”的呻吟着,整个人充满了诱惑。 

    我把她放到床上,她还抓住我的衣服不让我走,丰满的身材在床上扭来扭去,像小猫一样。 

    不说她是我的合法夫妻,就算是一个陌生女子,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这样的姿态,我恐怕也难以忍住。 

    尽管心中默念“不能趁人之危”,但我的手还是放在了徐慧饱满的胸膛之上,不断的揉捏着。 

    徐慧的呼吸渐渐急促,而我的心跳也快了很多,这二十年里,我还是第一次触摸到女人的丰满,这种柔软,富有弹性的感觉令我着迷。 

    我的动作越来越重,胆子也越来越大,看到了徐慧那性感的嘴唇,我终于也忍住吻了上去。 

    而徐慧也伸出她那柔软的小舌,不断的迎合我。 

    我的样子在外人看来一定是非常滑稽的,因为这还是我的初吻,动作生涩,就像啃猪蹄一样吻着徐慧。 

    我只觉的身体中一股欲火急需要释放,整个人骑到了徐慧的身上,我的手也忍不住要更进一步,准备去探索粉红色文胸下的丰满的真正面目。 

    我刚把手伸进去,只感觉身下的徐慧浑身一震,而一双眼正用杀人的目光看着我。 

    “你……你醒了?”我问道。 

    “杨成!我杀了你!”徐慧大叫一声。 

    来时间太长,她的药效慢慢褪去了,她也就醒过来了。 

    我赶紧从她身上下来,拔腿就跑,我真的怀疑她会杀了我。

  跑到了外面,我摸了摸,身上还有几百块钱,于是找了家旅馆先住下了。 

    今晚我是肯定不能回去,徐慧真的敢拿刀捅了我。 

    第二天早上,我也没有回家,直接去了zk。 

    刚换上保安服,保安队长刘浩就找到了我。 

    对于这个嚣张的队长,我们没有一个人看他顺眼,但听人说他认识不少混子,所以没有人跟他对着干,只能忍住。 

    听说一年前有个女服务员被他给霸王硬上弓了,报警都没能治了他,还被反打一顿,最后那个女服务员自甘堕落,做了小姐。 

    “杨成,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扣半个月的工资!”刘浩说道。 

    “队长,哪有这么狠,公司条例上也没有说一下扣半个月的工资吧。”我反驳说。 

    “在这里,我说的话就是道理!怎么?你小子不想听?”刘浩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 

    我知道不能再顶嘴了,不然他又要动手了,虽然我不怕他一个,但谁又知道把他打了之后,又会招来多少人报复我。 

    半多月工资估计又进入他自己的口袋了,我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全部骂了一遍,才低头离开了。 

    白天酒吧中的人并不多,我本来以为会是很清闲的一天,却听到问口有人大喊:“有人来砸场子了!” 

    我立马来到门口,十几个保安早已经集合在这里了,不过面色都不太好看。 

    因为对面足足又二十多个人,手中还拿着棍子,每个人都一脸嚣张,跃跃欲试。 

    我揉揉眼睛一看,领头的正是昨晚被我打了一顿的的东哥! 

    我顿时觉得情况不对,这群人八成是因为昨晚的是才来砸场子的! 

    幸好昨晚我带了个面具,不然今天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刘浩上前一步,说:“周均东,你他娘的吃错药了?敢来这找事?难道你忘了zk的老板是谁?” 

    不过对面二十几个混混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怪叫着向保安队冲来! 

    刘浩吓得屁股尿流,他也没想到对面说动手就动手,第一个就跑了。 

    本来保安队就是一些普通人,zk也很少有来闹事的,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刘浩一跑,立刻有好几个人都跟着跑了,剩下几个还喊了大骂了几声,才掉头跑。 

    本来我也准备跑的,但是都挤在一块跑,不知那个缺德的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坐在了地上。 

    等到我再爬起来的时候,几个染着黄毛的混混已经冲到我面前了。 

    几根铁棍朝我身上挥来,我尽力躲避,但还是有一根招呼在了我的背上。 

    顾不上疼痛,我反手抢过铁棍,边打边往酒吧里退,其实大部分的混混都已经开始在酒吧里打砸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早就吓跑了。 

    对面毕竟有好几个人,我身上有挨了好几棍,感觉骨头都快断了,再不想办法,我怕这群人下手不分轻重把我给打死了。 

    就在我心中焦急的时候,呼啦啦从二楼下来一群黑衣人,见到混混就打。 

    这群人显然有训练有素,二十多个混混仅仅是几分钟就都变得鼻青眼肿,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黑衣人领头的竟然是一个女人,三十来岁的年纪,身穿职业装,身材饱满,皮肤雪白,她大喊一声:“刘浩,你给我滚出来!” 

    刘浩这才不知从那个角落跑出来,一脸谄媚的说:“雪姐,周均东这小子太嚣张了,改天我一定找人揍的他跪地求饶!” 

    “别以为你认识老板我就不敢开除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下次要是连几个混混都摆平不了,就给我滚蛋!这里不需要废物!”雪姐说道。 

    刘浩看起来是很怕这女人的,一个劲的点头。 

    “好了,赶紧把这里先收拾好,晚上之前要正常营业。”雪姐吩咐道。 

    刘浩如蒙大赦,赶紧找人收拾这破摊子。 

    他看到我坐在一边,心中一肚子火就要发在我身上,狠狠踢了我一脚,说: 

    “你小子赶紧滚起来!” 

    我不仅没有力气,身上更是挨了好几下,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不然我真想把这欺软怕硬的货狠狠揍一顿。 

    “你滚开!”刘浩后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娇喝。 

    刘浩赶紧满脸堆笑让开了路。 

    雪姐来到了我跟前,蹲下身来,问道:“哪里受伤了?” 

    她说这话的语气温柔近人,和前面凶巴巴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像一个贴心的大姐姐。 

    我举起左胳膊,小臂上挨的这下最狠,血都已经染了一片衣服了。 

    雪姐给我挽起袖子,看到我小臂上鲜血淋漓,马上转过头去了。 

    过了会儿,她才有些尴尬的说:“这么严重,我都有些不敢看,你跟我来,我跟你包扎一下。” 

    我“嗯”了一声,艰难爬起来,跟在她后面上了一直上了三楼。 

    到了一件单间中,应该是她的办公室,雪姐让我坐在沙发上,去找来一个药箱,给我抹药包扎。 

    我看到她一心一意为我包扎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觉得她就像是我的小媳妇一样。 

    其实这也不怪我,二十年来,我没接触过多少女人,关心过我的女人就更少了。尽管我知道她关心我是由于我拼命跟混混打 

    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她对我有感情。 

    或许是因为我的婚姻是场交易,我心中潜意识的盼望着能有一个这样的老婆,温柔贤惠,善解人意,听我的话。 

    雪姐发现我一直盯着她,没有一丝拘谨,反而大方一笑说:“干嘛一直看我?” 

    我反而变得有些腼腆了,红着脸说:“雪姐,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油嘴滑舌,我这样的老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我还想说,但她主动转移了话题,“以后你来找我干吧?” 

    我一下没听明白,“啥,找你……干?” 

    “呸!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雪姐拍了我头一下,继续说:“我的意思是以后来我手底下工作!” 

    “好啊,来你这里也是当保安吗?”我早就在刘浩的手下待够了,又这样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放过。 

    “也可以当保安,就像刚才的黑衣人一样,我也是看你身手不错才找你的。不过,还有一样轻松的工作,工资也高就看你想不想干了。”雪姐朝我眨巴眨巴眼,说道。 

    “什么工作?” 

    “就是像我这样的老女人来玩的时候,去陪他们。” 

    原来是去当男公关,我早就听说有这个职业,一些寻求刺激的富婆出来玩,必然少不了男公关,这些富婆出手都很阔绰,工资肯定不低。 

    不过我是不会做的,即使为了钱做了上门女婿,我也是不得已,现在我不是特别需要钱,自然不会去做这种没有一点尊严的工作了。 

    “雪姐,要是你想让人陪,我就做,别人我可不陪。”我打趣道。 

    “臭小子,还敢调戏我,要不是看你有伤,我早就找人打你了。”雪姐说。 

    我知道,她就是说说而已,不然脸上也不会洋溢着笑容。 

    不知为何,我在雪姐的面前,总觉得能放的开,她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像是很熟的朋友一样。 

    “你背上怎么也出血了?”突然雪姐惊讶说道。 

    我这才记起,背上也挨了几下,她这么一说,顿时感到火辣辣的疼。 

    “背上好像也被打了几下……” 

    “赶紧脱下来,我给你涂点药。” 

    本来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又想到雪姐的职业,类似老鸨,见过的人不知又多少了,我又多想什么呢? 

    尽管这样想着,但她的小手碰到我皮肤的时候,我心中还是胡思乱想,脸也变得通红。 

    抹完药的雪姐看到我的样子,突然笑眯眯的问道:“你不会还是一个处男吧?” 

    我大囧,脸色更红了,心中想着,出去后一定要赶紧找个人,小姐也罢,先把处男之身给破了,免得被人当成稀有动物对待。 

    “咯咯,那可真是稀少了。”雪姐笑道,“正好,我跟你最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我问道。 

    “你把你的第一次卖给我。”雪姐坏笑着说。 

    我惊呆了,真是她的话,倒贴我也愿意啊。 

    “你别乱想,我是说要你去陪一个客人。事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雪姐解释说。 

    听到这话,我心中还是很失望的,也不想答应她这件事。但我听到后半句后,不知怎么就说:“我想要你!” 

    听到我这话,雪姐明显一愣,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红晕,在我看来,更加美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