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紫黑贯穿不断挺进湿润/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 信宜金融网 粗大紫黑贯穿不断挺进湿润/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 信宜金融网

粗大紫黑贯穿不断挺进湿润/老师帮我打了一次飞机

【摘要】文学 赵大柱火急火燎的站在林小月的身后开始耕耘,林小月也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那娇吟声被人听见。    她虽然捂着嘴,但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的。...

文学
 赵大柱火急火燎的站在林小月的身后开始耕耘,林小月也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那娇吟声被人听见。

    她虽然捂着嘴,但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的。

    那声音让李二蛋血脉喷张。

    这赵大柱长的人高马大,干起那事却是个窝囊废,几十秒的功夫,就无力的趴在了林小月的后背上不动了。

    林小月等了一会儿见身后的男人没了动静,她那张动人的俏脸之上,满是哀怨和失落的神色,催促着。

    “大柱,你快点啊,人家还没舒服呢。”

    “老婆,我完事了。”

    赵大柱说完,打了个哈欠,他现在还哪有心思去管林小月啊!反正自己是舒服了。

    “每次都是这样,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捏人家那里你倒是劲大,这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条蚯蚓了。”

    林小月气呼呼的埋怨着,显然是没有得到满足。

    “赵大柱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用挣来的钱,偷偷在城里滚别的女人了?轮到自己老婆就不行了。”林小月瞪着眼睛,委屈的眼圈都有点发红。

    “老婆,我是见到你太激动啦,所以一下没忍住,就出来了。”

    “你骗鬼去吧,你以前咋不这样?肯定是滚别的女人,身子被榨干了,亏我还天天在家为你守着身子。”

    林小月捶打着赵大柱的胸口。

    “老婆,别胡说,时间晚了,咱们快回去睡觉吧!我明天一早还得回工地呢,这次可能大半年都回不来。”赵大柱一边提起裤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又要大半年不回来?赵大柱!你个死没良心的,就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林小月顿时就不干了,

    “随你。”

    赵大柱才不相信林小月会那么做,便打着哈欠走远了,可把这边的林小月气了个半死。

    “赵大柱,你不相信是吧?你等着,我林小月就在咱村偷个男人给你看。”

    林小月气的直跳脚,一脸愤怒,可是赵大柱连头也没回。

    这黑灯瞎火的她也有点害怕,再生气也只能怏怏的跟着离开了。

    看着屁股一扭一扭离开的林小月,想到她一脸不满足的样子,李二蛋嘿嘿的一笑。

    “赵大柱真是个废物,满足不了林小月,看来他这顶绿帽子早晚得戴上了,就是不知道这村里谁家男人有这个福气,可以和村花林小月滚一次床单,如果那个人是自己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李二蛋光着身子,沐浴着阳光。

    他是个孤儿,住的地方又偏,所以他经常放飞自我。

    “笃笃笃!”

    “二蛋,在家吗?”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传来,那声音里自带着一种让男人心痒的妩媚。

    “在,谁啊?”李二蛋一面答应着,顺手想找条裤子套上。

    可外面的女人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二蛋,嫂子找你想……”

    一瞬间,四目相对,气氛尴尬无比!

    李二蛋也有点懵,因为此刻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

    正是林小月!

    林小月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李二蛋下边,两只白嫩的小手赶紧捂住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巴,她可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事呢,一时竟然有些看呆了。

    片刻,她才回过神来。

    “啊!二蛋你个臭流氓!大白天不穿裤子,羞死人啦!”

    说完她羞臊的一转身推开门跑了,任凭李二蛋怎么喊,她连头也没敢回。

    李二蛋看着林小月一扭一扭的腰肢,不自觉的就浮现起昨天晚上,林小月撅在树上的那一抹雪白的美景,特别是她晃荡着身子央求赵大柱快点使劲的样子,他的心里就痒痒的。

    这边,林小月从李二蛋家里跑出来一段路之后,才又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情要求他,马上又站住,但想起刚才的事,她脸上还像火烧似的热。

    李二蛋那臭小子,难道是属驴的?下面那玩意怎么那么大,刚才还是软的,都比赵大柱挺起来的时候还要大。

    这么大的玩意儿真要是干起那事来,会是个啥滋味?肯定老舒服了。

    林小月也是女人,她也渴望自己的男人也能有个那么大的家伙事,也让她体验一把被男人彻底征服的滋味。

    “要不,就便宜一下李二蛋这臭小子?”

    林小月心里想着,突然感觉下身一股温热,她看四下无人,赶紧用使劲的夹了夹美腿,然后才转身又往李二蛋家走去……

不一会儿,林小月就到了李二蛋家里。

    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李二蛋两只眼睛不住的在她身前那两团饱满上扫过。

    “小月嫂子,刚才话还没说完你咋就火急火燎的跑了?”

    林小月上身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刚才这么来回一折腾,身上的汗水把衣服都润透了,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有点像透视装。

    里面的一件大红色的内衣也是若隐若现,隐约还能看到蕾丝花边。

    特别是刚才她一跑的时候,这两片雪白随着脚步上下的不住跳动,居然把胸前的纽扣都撑开了。

    一抹淡淡的肉白色,从衣服上的开口处映了出来,几滴晶莹的香汗,顺着饱满的肉滑落流进了中间的那道沟里。

    这样半遮半露的诱惑力甚至比全脱了还让人受不了。

    李二蛋直勾勾的看着,真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扯掉林小月的衣服,使劲的揉捏几下。

    “眼睛往哪看呢?连嫂子的便宜你都想占?”

    林小月看李二蛋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瞪了他一眼。

    她一直都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所以她表面生气,其实心里反而还美滋滋的。

    “小月嫂子,刚才你可是把我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遍,现在我就是隔着衣服看你两眼而已,你也不算吃亏嘛!再说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多看几眼啊!”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呦!那你的意思,嫂子我长的漂亮,就得脱下衣服来让你看个够呗?你个臭小子,毛都没长齐,还学人家惦记起女人来了?美死你算了。”

    “嘿嘿!要是这辈子能娶到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那可真要美死了。”李二蛋笑了笑。

    “小屁孩,你才多大啊?就把坏主意都打到嫂子身上来了,涨能耐了是吧。”林小月虽然心里乐开了花,却伸出白嫩的小手,就要过来掐李二蛋。

    李二蛋赶紧笑嘻嘻的一躲,然后继续撩逗林小月。

    “小月嫂子,谁是小屁孩啊?我有多大你刚才不是都看见了嘛!如果没看清,要不咱俩进屋去,我还可以给你摸摸。”

    “不摸,有什么好摸的,男人的东西,你嫂子我又不是没见过。”

    其实林小月的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把李二蛋推到,扒下他的裤子然后一屁股骑上去,但是这大白天的,她也不敢太出格。

    “小月嫂子,男人和男人那东西可不一样,要是我大柱哥那块长的像牙签似的,能让小月嫂子满足吗?”

    李二蛋故意的用这话刺激了林小月一下,想看看这闷骚女人的反应。

    “没大没小的,什么玩笑都敢开?胆肥了是吧!看我不削你!”

    林小月抬起脚来就去踢李二蛋。

    她确是被李二蛋点中了痛处,这件事也一直都是她的心病。今天她看到李二蛋下面的那一刻,心里就有种感觉,也许李二蛋就是治她这病的特效药。

    “二蛋,像你这样,那玩意长的像驴那么大,哪个姑娘还敢给你做婆娘啊,晚上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啊?你等着打光棍吧!”

    林小月因为现在吃不到,所以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嘿嘿,讨老婆我也得讨个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才行,一般人我还看不上呢。”

    李二蛋的话,算是说到林小月的心坎里去了。要是真能和李二蛋这样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每天晚上过一次夫妻生活,那自己还愁什么呢?

    想到这儿,她身子就一阵阵的发热,担心被李二蛋发现什么,于是赶紧扯开话题。

    “行了,你小子别贫了,嫂子来是有事求你帮忙的。”

    “小月嫂子,这天热,要不你先擦擦汗!然后我们进屋说呗。”

    李二蛋笑嘻嘻的从竹竿上取下毛巾递给了林小月。

    林小月身上也确实出了不少汗,衣服都润湿了正贴在身上难受,一看李二蛋递过了毛巾,心里一暖,这臭小子倒是还挺懂得心疼人的,比她家赵大柱可强多了。

    “不用进屋了,就在这说吧!我一会儿还得锄地去呢。”林小月接过了毛巾说道。

    不过低头擦汗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胸前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个,那两个雪白的胸部刚好都挤在那个开口的地方,李二蛋这个臭小子,跟蚂蟥似的,专门往有肉的地方盯。

    看着李二蛋那色眯眯的眼睛,林小月也没制止,她还故意的当着李二蛋的面,将衣领处的一颗扣子也解开了,顿时就很明显的露出两半雪白。

    “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最近有阵子没下雨了,地里旱,想管你借下水泵浇浇庄稼。”

    林小月一边说着,一边拿毛巾轻轻的擦拭着胸上的香汗,上面擦完,还把毛巾伸进内衣里面去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