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 信宜金融网 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 信宜金融网

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摘要】文学 作为一个颇有名望的生物学教授,他本能的职责就是教书,作为一个有名望的教授,也有无数的女人请他潜规则上位,可是他并没有,就算老婆已经去世了十年。    这...

文学
 作为一个颇有名望的生物学教授,他本能的职责就是教书,作为一个有名望的教授,也有无数的女人请他潜规则上位,可是他并没有,就算老婆已经去世了十年。

    这方面,可以说是他做得最好的,不过,今天,他自己破了自己的禁忌。

    他脑海中浮现姜柔那美丽的胴体,若隐若现的肌肤,那神秘之处也在他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一时间,他自己都憋不住了,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他来到了自己专有的休息间,褪下裤子,伸出手……

    就在他忘情之时,门外突然传来姜柔的声音,“赵教授,你还在里面吗?”

    一紧张之下,赵康一阵哆嗦,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他急忙抽出几张纸擦了擦手,将地上的也擦了擦,提起裤子,假装镇定。

    打开门,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姜老师,你还有什么事吗?”

    同样的,姜柔好像脸色有些紧张和难受,双腿紧紧的夹在一丝,不安分的扭动着,咬着嘴唇道:“赵教授,我想请你再帮个忙,能不能……进去再说。”

    “当然,快进来,是不是伤口没有处理好,又蹦开了?”

    侧身让姜柔走了进来,赵康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进门之后,姜柔才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不敢看赵康,十分羞涩的说道:“赵教授,这个事,你可不能说出去哈。”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赵康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看姜柔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孤男寡女公处一室,加上姜柔的这种态度,旁人浮想联翩。

    “就是……我那里很难受,而且……我不小心把……把东西弄进去了。”姜柔咬着嘴唇,俏脸都红透了,甚至红到了耳根。

    赵康明心里一抖,有些激动,难道姜柔对他也有意思?

    在自己做那事情的时候,姜柔其实也在做。

    想到有这种可能,赵康瞬间就兴奋了。

    他接着知故问:“那里是哪里?什么东西进去了?”

    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就是……玩具……”

    姜柔急的都快哭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一想到能够近距离观看姜柔的那里,赵康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急忙让姜柔躺在床上,让自己好好看看,顺便给她弄出来。

    当然,姜柔之所以来找赵康,就是因为她不想去医院,去了医院,知道的人更多了,到时候都知道她在学校弄这个,她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一说要让自己躺下,姜柔有些犹豫了。

    万一要是被人知道,那她也就百口莫辩了。

    毕竟她是有老公的人。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躺在了床上,只不过,双手一直用力的捏着自己的裙子,双腿也紧紧的夹在一起。

    “别紧张,放松点,太紧张容易卡死在里面。”

    赵康伸出手,轻轻的撩开她的睡衣。

    而姜柔听到这话,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双腿也微微张开。

    躺在床上,侧过头,就发现了垃圾桶里的两张卫生纸,一股刺激的气味扑鼻而来。

正想开口,却突然感觉到下面被什么东西给撑开了……

    “啊……”

    一声急促的低吟,让赵康的心头一阵颤抖,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差点就失控了……

    姜柔双腿紧紧的闭合着,在这个时候,她脸色有些潮红,那种舒服感,让她想要了紧紧的夹住双腿。

    “噗嗤……”

    突兀的声音响起……

    突然间,那个东西被拔出来,差点没让姜柔叫出声。

    一阵阵的空虚在侵袭着她的大脑,她有种迫切想要得到的冲动。

    赵康看着手中类似下身那根东西的玩具,心脏也在砰砰直跳,手上传来的味道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心想着这样一个姜柔,他老公不知道有多爽,真想尝尝味道。

    可是……他不敢,特别是现在。

    东西被拿出来,姜柔依旧躺在床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她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拔出来。

    “好了,没事了。”

    突兀的声音就像是惊雷在她耳边炸响,以最快的做起来,扯过睡衣遮住了自己……,满脸绯红。

    “赵教授……”

    可是,她的目光却不由得看向对方那隆起的下半身,简直都快要撑破裤子了。

    照着样子,估计比自己的老公的还要大!好想试试。

    不知为何,姜柔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后反应过来,心里有些愧疚,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丝惊喜。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温文尔雅的教授。

    硬了,就说明赵康对自己也有想法。

    其实赵康何尝不想与她大战三百回合,舒舒服服的来一次呢。

    更何况还亲眼看见了那里……

    但一想到堂堂教授,居然想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他还是退缩了。

    “没事了就回去吧,顺便,下次不要再学校玩了。”

    赵康喉结微微耸动了一下,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对方。

    他也害怕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把持不住,毕竟在姜柔起身的时候,他又透过那开敞的领口,看见了里面饱满……

    “谢谢!”

    姜柔微微点了点头,用纸巾擦了擦自己下面……脸色微红,干净以后,才穿回内裤。

    “帮忙而已,谢什么。”赵康尴尬的笑了笑,不敢起身,因为下面太硬了,很不舒服,站起来也怕姜柔看见。

    姜柔站起身来,轻轻的拉了拉睡衣,却并未离开,脸色微红的说:“赵教授,憋着很难受吧?要不我帮你吧?”

    “噗!”

    正往嘴里倒了一口水的赵康,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

    “你帮啥帮?还需要你帮忙吗?你这……。”

    “赵教授,一直憋着不好,而且……刚刚你好像就来了一次了,我学过按摩,你得听我的。”

    姜柔毕竟是过来人,她自然明白男人的生理需求。

    “你?这怎么能行?快走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赵康脱口而出,也有点尴尬,自己下意识的承认了。

    姜柔的话很好听,自己心里也想,但是……他不敢。

    不知为何,看见赵康如此模样,姜柔心中有些欢喜,嘴角都带着一起笑容。

    “赵教授,您都上了年纪了,要好好的休养,注意身体,你德高望重,是我偶像,我很乐意伺候你一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