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下都能听见噗呲的水声,校花的yin荡大学生活 - 信宜金融网 每一下都能听见噗呲的水声,校花的yin荡大学生活 - 信宜金融网

每一下都能听见噗呲的水声,校花的yin荡大学生活

【摘要】何浩然打开车门,下车后指着贾儒,喝斥道。    胖乎乎的何浩然非莱市人氏,前来探亲的他自告奋勇的要来接一位神医给莱市市委书记瞧病,而且他得到的消息称这名神医极好说话,加上他...

何浩然打开车门,下车后指着贾儒,喝斥道。

    胖乎乎的何浩然非莱市人氏,前来探亲的他自告奋勇的要来接一位神医给莱市市委书记瞧病,而且他得到的消息称这名神医极好说话,加上他礼贤下士,相信神医会给他几分薄面。

    这不,他开着盖拉多Gallardo来到莱市农业大学,因为超速行驶,恰巧把夏羽撞飞了。

    撞人后,何浩然心乱如麻,想要逃走,又一想被人看到了,索性就通知了保险公司和公安的人来判定事故责任,即使有他的责任在里面,凭借着他已经身为厅级干部的老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只是时间问题。


 文学

    可是,这一切都被一个乡巴佬破坏了,这让他怒发冲冠。

    “你吼什么?”夏羽怒气冲冲,瞪着何浩然,道:“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你反倒倒打一耙。”

    “这胖子在说我?”贾儒诧异的问道。

    “难道我能自救吗?”夏羽翻了个白眼,讥疯道。

    “哦。”点了点头,贾儒接着道:“男人的事,女人闭嘴。”

    夏羽:“……”

    “胖子,你在说我吗?”三两步来到何浩然的身前,贾儒一本正经的问。

    “就是你。”何浩然指着贾儒,斥责道:“你知不知道破坏了现场,会影响责任判定?”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贾儒缓缓的说着。

    “你这是什么态度?”何浩然见过嚣张的,就没见过不知死活的,眼前这个乡巴佬算一个。

    “站在这里别动,要敢动一下,我打得你狗吃屎。”贾儒觉得这个胖子不识抬举,除了身边的这个女人,还没人敢跟他大声嚷嚷。

    “我就动了,你有本事打我啊?”何浩然也被气疯了,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估计第一次进城。

    突兀的,刚说完话的何浩然闷哼一声,硕大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掉在地上又接着滚了几圈才停下。

    “再说一遍,我会打得你狗吃屎。”说完,贾儒不理会蜷缩成一团的何浩然,径自的来到夏羽身边。

    夏羽看得真切,她甚至没有看到贾儒是如何得手的,这个男人太恐怖了,相比之下,他对自己算是温柔了,看着这个野兽般的男人要摸自己的脚,她不禁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手机是什么东西。”贾儒答非所问,径自的开始解夏羽的鞋带。

    某些时候,女人的脚更加敏感,缩回左腿,夏羽警告道:“你再动,我喊非礼了。”

    “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我会对你有兴趣?”贾儒霸道的制住夏羽,继续解鞋带。

    “救命……”夏羽穿着一套皮短裙,如今一条腿被贾儒拿在手里,她有种被脱光的感觉。

    “你再叫,以后会变成瘸子。”贾儒恐吓道,又喃喃自语,“城里人一个比一个傻,唉……谁让我心善呢,竟然会救一个傻子。”

    夏羽偃旗息鼓,不知道贾儒说的是真是假,她不敢赌,憋屈道:“你不要骗我。”

    “咱俩认识吗?”贾儒一边捏着夏羽的右腿,一边问。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乡巴佬。”下意识的,夏羽撇了撇嘴,仔细一想,自己的腿还在人家的手里,又改口了,道:“第一次见,你是个不错的人。”

    “认识我的人都这样说。”贾儒说道。

    “你真能治我的腿?”夏羽担忧道。

    “重物撞击骨折,我已经给你接上了。”贾儒缓缓的说着,用树枝给夏羽固定,并用鞋带绑上,道:“两个月内你不能走路了。”

    “还要做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夏羽发现右大腿上插着三根银针,能做到施救无形,这个乡巴佬有几把刷子,知道他有真本事,她也恭敬了几分。

    “还要吃药。”说完,贾儒又补充了一句,道:“我送你回家后,自然会给你药方。”

    “还是叫救护车吧。”夏羽觉得贾儒动机不纯,竟然打蛇上棍。

    “你这种情况,稍微一动就会牵动伤处,会加重病情。”贾儒警告道。

    “鬼才信呢。”作为莱市农业大学的第一校花,夏羽见过了各种形式的搭讪,像贾儒这样的技术派,她还是第一次见。

    “你可以不信,千万不要试。”贾儒再次警告着夏羽,道:“一旦触动,我也没有办法救你了。”

    其实,贾儒是个实在的人。

    在桃花村的二十年里,他只撒了一次谎,就是他的眼睛与众不同,只要他愿意,稍微耗费一些体力就能看到常人不能看之物。

    例如:透视。

    当然,透视只是瞳术的一种而已,贾儒的眼睛能做很多事情。

    甚至连他都不知道,这双眼睛分为九瞳,每开一瞳都会多一种异想不到的能力。

    现在的他也只是开了双瞳而已。

    这就让他跟着贾道德习武、学医如虎添翼,小小年纪已经超跃贾道德成为桃花村最厉害的武者和赤脚医生。

    恰巧,莱市农业大学医学院的院长请贾道德出山任教,贾道德闲累,把这个责任推给贾儒,美其名曰——入世修炼。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农业大学的贾儒就碰上了入世的第一件事情——救人。

    只是,运用透视能力的他也没有想到夏羽接近粉碎性骨折的程度。

    吞咽了口吐沫,夏羽呆怔了一小会儿,担忧道:“接下来怎么办?”

    “人丑就算了,脑袋也笨。”贾儒翻了个白眼,讽刺道:“当然是送你回家。”

    夏羽:“……”

    “你家在哪里?”

    “仙鹤路二十号。”

    “那是什么地方?”贾儒问。

    “果然是个乡巴佬。”撇了撇嘴,夏羽不以为然。

    仙鹤路是莱市有名的富人街,作为莱市风景最怡人的地方,在莱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走?”贾儒认真道。

    夏羽:“……”

    “你家里有车吗?”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贾儒于心不忍,况且,就算猫猫狗狗他也不会让它们自生自灭,更何况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有。”知道贾儒霸道,夏羽不敢与其针锋相对,道:“可是,我手机丢了。”

    “什么是手机?”贾儒再次问。

    “你问那个胖子要过来用用。”灵机一动,夏羽心生一计。

    为了救人,来到倒地未起的胖子身前,贾儒道:“把你手机给我。”

    胖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数一二三,你要不给,我再补一脚。”威胁完,贾儒直接道:“三。”

    贾儒的右腿微微弯曲,右脚如同出堂的子弹弹射而出。

    何浩然瞳孔紧缩,他后悔了,心想:“和一个野蛮人充什么好汉。”

    但是,已然做不出任何肢体反应的他心中又惊又惧。

    罡风呼啸,不出意外,贾儒踢中了何浩然的腹部。

    胖子嗷嗷的贴着地面倒滑出去。

    滑出七八米后,何浩然轻微的抽搐着,最后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

    “最讨厌耍心眼的人了。”喃喃自语着,贾儒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七八米外的何浩然走去。



  “警察。”

    贾儒做的一切恰巧被赶到的警察看得清清楚楚,下了警车的梁栋头大如斗,以专业的眼光来看,轻易将人踢飞,这个远古来的大神肯定是个练家子了,冒然上前,搞不好自己都要受伤。

    所以,他警告似的大声吼了一句,没有立即上前。

    看到一身警服的梁栋,贾儒勾了勾嘴角,歉意道:“警察同志,您等一下,我借他手机用来救人。”

    梁栋:“……”

    奉命赶到现场的梁栋傻眼了,借手机用打人吗,打也就打了,可是用得着打一位有钱人吗,真见到了不畏权贵的人。

    当然,他也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远处那个半躺在地上的学生模样的女子,好像受伤了。

    显然,造成这样的结果,是那辆停在人行路上的盖拉多Gallardo。

    “妈逼的,撞人了不赶紧送医院,先找救兵推脱责任,人渣。”梁栋心里暗骂,竟然期待贾儒有接下来的行动。

    “交出手机。”站在何浩然的身前,贾儒俯视道。

    何浩然抽搐着,听到梁栋的声音后,慌乱的眼神顿时变得镇定了,道:“警察来了,你给我等着。”

    “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不出意外,何浩然再次倒飞出去,并且飞得更远。

    “警察……”梁栋瞳孔紧缩,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丫的就是一莽汉,当自己不存在,就算默许他的行为,也要顾忌他的身份吗,万一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打死了,该如何是好。

    “警察同志,我下脚有数,伤不着人。”转头看向梁栋,贾儒端是彬彬有礼道:“我处理完这件事情就跟你回警察局。”

    一时间,梁栋再次傻眼了,到底他是警察还是自己是警察,奇怪的是,他略带歉意的言语中充满着不容置疑的正气,又给人一种强烈的共鸣感。

    再次来到何浩然的身前,贾儒道:“手机。”

    最为倚仗的警察没帮上忙,何浩然底气不足,他惊恐的捂着奇痛难忍的肚子,抽搐道:“我没带。”眼看着贾儒要再次动手,他急忙再次重复道:“我真的没带。”

    看何浩然不似在说谎,贾儒转身来到警察的身前,客气道:“警察同志,能借你的手机用用吗?”

    “要手机干吗?”下意识,梁栋问。

    “有人受伤了,要用手机联系家人。”贾儒道。

    “受伤了,要打急救电话。”作为一名公安干警,梁栋经验丰富,看清楚了场面,大体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当即掏出一部老款手机,拔打了医院的电话。

    很快,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在贾儒的帮助下,夏羽被送往医院。

    现场剩下贾儒、何浩然和梁栋三人。

    “你是哪个部分的?”对于梁栋的不作为,何浩然十分生气。

    “莱市交警大队警员梁栋。”心中反感,梁栋忍气吞声的说道。

    “这个人殴打公职人员,人证物证确凿,把他抓起来。”何浩然命令道,同时,他也出示了证件,道:“省厅直属警员,何浩然。”

    “怎么回事?”虽然同为警员,但是人家是省厅的,自然大两级,梁栋心中憋气,也不得不照章办事。

    贾儒不急不徐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补了一句,道:“这种人我见一次打一次。”

    “你承认自己打人了?”迫于何浩然的压力,梁栋问道。

    “打了。”贾儒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梁栋:“……”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他本来就是随便问问,本身对何浩然的印象就不好,如果他不承认,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倒好了,供认不讳,端是傻到家了。

    这时,梁栋接到一个电话,接通后,公安局长道:“梁栋,开兰博的人的身份非同一般,你见机行事。”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挂了电话,梁栋问。

    “贾儒。”

    “假如?”皱了皱眉头,梁栋诧异的问。

    “西贝贾,儒雅的儒。”

    “你们两个跟我回警局。”

    公安局。

    何浩然:“万队长,这个人公然殴打公职人员,公然抢劫,你们要依法办事。”

    “何少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万队长:“小梁啊,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

    “请队长明示。”梁栋道。

    “调查清楚这个人的身份了?”万队长问道。

    “桃花村的村民,孤儿。”梁栋道。

    听到桃花村,万队长嘴角咧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桃花村是莱市最偏远的一个山村,身处山中,经济十分落后,而且村子里的人十分封建,基本不与外界来往,既然是这个村子的人,肯定无权无势,“秉公办理。”

    “当时,他在救人。”梁栋说道。

    “你看到的是他在打人并抢劫。”白了梁栋一眼,万队长道:“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梁栋:“……”

    审讯室里,其实,这就是一间普通的单间儿,里面有一张旧桌子,两把椅子。

    梁栋和贾儒对面而坐,梁栋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桃花村的人,你在城里有关系吗?”

    “我第一次出桃花村。”贾儒如实道。

    “你殴打公职人员并抢劫手机,很可能判刑。”梁栋道。

    “我找手机是要联系那个女孩的家人。”贾儒认真道。

    “你还是抢何浩然的手机了?”梁栋无奈道。

    “抢了。”

    “……”

    “犯法吗?”贾儒狐疑的问了一句,道:“我是为了救人,那个女人的腿骨折了。”

    “你认识那个女孩吗?”梁栋问。

    “不认识。”贾儒摇了摇头,道:“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又过度惊吓,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死的。”

    “也就是说你抢电话是为了救人?”

    “是的。”

    “谁能证明?”

    “没人。”

    梁栋:“……”

    “警察同志,我做事凭良心,我问心无愧。”

    “我做事靠证据,现在证据确凿。”梁栋凝重道:“你现在涉嫌殴打公职人员以及抢劫,我们正式拘留你,酌情将你移交有关部门处理。”

    “你是个好人。”凝视着梁栋贾儒肯定道。

    “你也是。”做完笔录,梁栋站起来,临出门前,他回头道:“好人没好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