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挑战3个黑人叫声凄惨,疯狂宫交H文 - 信宜金融网 少妇挑战3个黑人叫声凄惨,疯狂宫交H文 - 信宜金融网

少妇挑战3个黑人叫声凄惨,疯狂宫交H文

【摘要】文学王珊珊急的都要哭了,看来刘国柱是把她当成去世好几年的老婆了。    她的老公刘建和她提到过,刘国柱有精神分裂症,有时会发作,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文学
王珊珊急的都要哭了,看来刘国柱是把她当成去世好几年的老婆了。

    她的老公刘建和她提到过,刘国柱有精神分裂症,有时会发作,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老婆,我忍的太久了,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快点来让我爽爽!”

    刘国柱龇牙咧嘴的笑出声来,双手在王珊珊白嫩的胸脯上不断揉捏。

    两只大白兔在他的侵犯下变了形状。

    敏感部位被袭击,王珊珊的第一感觉就是全身都痒痒的,如果昨天丈夫不是直接掀开她的裙子,五分钟就完事,而是像刘国柱这样就好了。

    不过,残余的理智告诉她,必须马上制止刘国柱。

    “爸,我求你了,我不是你老婆,你快点放手,刘建还在房里睡觉呢!”

    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丈夫刘建看到这一幕,和公公做不伦之事,这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她的挣扎并没有让刘国柱停下,他的右手开始从胸脯上慢慢滑下,逼近王珊珊的神秘地带。

    王珊珊整个身子颤抖不停,双手死死的抓住刘国柱的右手,拼死抵抗,不想让他摸到最敏感的地方。

    “老婆,我想死你了!”

    刘国柱说完,大手往下一挥,就把王珊珊的手给拉开,接下来右手便沿着黑色包臂裙的边缘伸了进去,手指微微弯曲,摩擦起王珊珊的外阴。

    王珊珊一个激灵,神秘地带被侵犯,她又羞又怕,嫩白的俏脸从脖子刷的红到耳根。

    她艰难的往前走了两步,谁知这样一来,刘国柱的手指更加深入。

    不知怎的,王珊珊在羞愤的同时,一股带着酥麻的快感不断从下身传来,这是她的丈夫从来没有给过她的体验。

    而刘国柱也感觉到了王珊珊已经动情,咬着牙,露出狰狞的笑:“老婆,你下面都流水了,既然你也渴望,就不要反抗了!”

    “不行,不能这样啊!”王珊珊尖叫了出来,因为怕在屋内睡熟的丈夫听到,所以他刻意压低了声音。

    这样一来,在刘国柱的眼里,王珊珊的叫声如同烈性的春药般,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用左手慢慢的拉开王珊珊包臂裙的拉链,接着又开始解皮带。

    “刷!”

    已经动情的王珊珊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抵抗,包臂裙也褪到了大腿中央。

    顿时,嫩白如同羊脂球般的股沟暴露在空气中,王珊珊的臀部紧俏挺拔,没有一丝赘肉,加上她那柔若无骨的水蛇腰,任何男人见到,都无法淡然。

    “咕咕!!”

    刘国柱见到眼前的美色,艰难的吞了口水,接着放弃了解开他自己的皮带,左手张开,朝着王珊珊的屁股就挤了上去。

    顿时,嫩滑无比的感觉从手掌上袭来,侵蚀着刘国柱的理智,他的裤裆已经撑的老高,恨不得马上进入儿媳妇的身体。

    “爸爸,快点住手,我们真的不能这样的!”王珊珊心里非常忐忑,她也不确定刘国柱到底有没有发病。

  如果刘国柱精神分裂症发作,把她当成了去世的婆婆,也许过后刘国柱便会忘记这件事。

    这是王珊珊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地方。

    同时,他也在怀疑,如果刘国柱是清醒的,那就太可怕了,以后还要继续在这个屋子里住很长一段时间,到时又该怎么面对?

    很快,刘国柱左手的两个手指从王珊珊的神秘地带中移开。

    他先是用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撮了几下,接着把中指往上伸,放在舌头上舔了舔,笑出声来说道:“老婆,你就从了我吧,你都流了这么多水了!”

    王珊珊的肚子如同翻江倒海,恶心的想吐出来,毕竟刘国柱是她的公公,如今却在舔她隐秘地带流出的液体。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居然在公公的挑逗之下动情了。

    她想挣脱,不过却根本无法逃离刘国柱的手掌心。

    很快,刘国柱把裤子拉到了大腿处,伸出模样狰狞无比的巨龙,准备最后的侵犯。

    “不行啊,爸爸,真的不行,快点放开我。”

    王珊珊急的抽泣起来,肩膀不断的颤抖,此时,她真的恐惧了!她这辈子也没想过,她有可能会和公公发生关系。

    “老婆,我马上就要进来了!!”刘国柱即将得逞,眼神中露出火一般炙热的情绪。

    他把王珊珊的身体推到门旁,想要从后面进入。

    “哐当!”

    王珊珊拼命的挣扎,踢翻了鞋柜,发出刺耳的响声。

    “外面怎么这么吵,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此时,刘建的声音从卧室传出,为有人打扰他的美梦表示不满。

    听到老公的声音,王珊珊楞柱了,如同被浇了盆冷水,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老公刘建看到她和公公做苟且的事情,现在她说什么也不会让公公再有机会扑到她身上。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用力往外挤,刘国柱没有站稳,往后退了好几步,摔在了沙发上。

    倒在沙发上刘国柱,本想要站起来继续侵犯王珊珊。

    不过,在听到儿子的声音以后,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整个眼睛都涨的通红,贪婪的望了王珊珊的身体一眼之后,便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卧室。

    王珊珊缩在大门旁边,飞快的把裤子穿好,见到公公回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心想公公刚刚精神分裂症犯了才会侵犯她。

    而现在,公公应该清醒了。

    不过,为防万一,她没有去打扰王国柱,而是迅速的穿上鞋子,走出了家门,她实在无法继续呆在这个屋子里了。

    在她走后,刘国柱睁开了眼睛,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他把中指伸到了鼻子中间,手指上面还残余着王珊珊的体液,他深深的吸气,脸上的露出贪婪的表情····

    于此同时,在刘国柱家对面的阁楼中,一位穿着白色运动衫,身材魁梧,剃着小平头的青年,他紧紧的咬牙,双手握拳,握的很紧,眼睛里面冒着血丝,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在笔记本屏幕里面,正播放着刚才刘国柱侵犯王珊珊的视频。

    他不断的回放这段视频,拳头也越握越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