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肚兜握住玉兔来回/教师寂寞自我安慰图 - 信宜金融网 隔着肚兜握住玉兔来回/教师寂寞自我安慰图 - 信宜金融网

隔着肚兜握住玉兔来回/教师寂寞自我安慰图

【摘要】文学一想到那东西是什么,郑雪云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怎么就偏偏让他给遇上了呢。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来的人是张傻子。    张大奎十几岁的...

文学
一想到那东西是什么,郑雪云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怎么就偏偏让他给遇上了呢。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来的人是张傻子。

    张大奎十几岁的时候家里发生变故,父母去世。

    从那以后,张大奎就呆呆傻傻的,做事也是一根筋。

    村里见他可怜,就让他去学校当个门卫,平日里也可以给学校里干点杂活。

    郑雪云在里面庆幸张傻子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殊不知外面的张大奎却已经跑到没人的胡同里,满脸冷笑拆开了这包药。

    “千鞭丸,啧啧,看来李德柱这老家伙是真不行了。”

    张大奎忍不住摇头,他又伸出手来,用鼻子一嗅:“看来郑雪云的老公那方面也不咋地,不然她能光天白日就在诊所里自己抠?”

    若是有村里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呆了,因为张傻子现在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傻!

    清醒过来后,张大奎并没有立刻告诉别人自己病好了的事情。

    毕竟这几年浑浑噩噩过来,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没学会,现在的他还需要这份在学校里打杂的工作。

    “嘿!李德柱真是废物,弄个女人还得吃千鞭丸,干脆让老子替你多好!”张大奎冷笑着。

    “还有那文若娴,平日里装得为人师表,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种浪货。还有她老公,夫妻俩都在一个学校教书,竟然还被绿了,真他妈没用!”张大奎的语气带着讥讽,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

    回想起自己当傻子的这些年,他心里对这些人一点好感都没,他们压根就没拿自己当人看,有时候甚至当面嘲笑辱骂他,他也听不出来别人是嘲笑,反而跟着一起傻笑。

    想到这些,张大奎眼里就带着憎恨。

    张大奎把药匆匆包好,又跑回学校,这会文若娴正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坐着。

    刚才李德柱突然接到村长电话,急忙跑去村委商量事情去了。

    偏偏文若娴已经被他挑起了欲火,眼下无处发泄真是难受。

    就在这时,张大奎匆匆跑过来敲门:“校长……药……药我拿来了!”

    听到外面张大奎的声音,文若娴突然眼前一亮,这张傻子虽然傻,但他也是个男人啊。

    虽然肯定不能和他真刀真枪的来一场,但是眼下有个男人在总比没有强。

    她咳嗽一声:“那个大奎,进来吧。”

    张大奎推门走进来,看到只有文若娴一人时,脸上有些疑惑:“文老师,校长呢?”

    “校长出去了,你把药放桌上吧。”文若娴随口说道,同时眼睛在张大奎身上上下打量着。

    虽然人傻,但张大奎发育的还不错,高大威猛,身板壮实,穿着宽松的衬衫和大裤衩。

    看着张大奎的装束,文若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浑身燥热,似乎更痒了。

    “大奎啊,你的裤衩快掉了,还不赶紧往上提一提。”文若娴故意说。

    张大奎一愣,他的裤衩压根就没掉,可文若娴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按照自己以往的表现,现在他应该按文若娴说的办,于是张大奎就抓着裤带硬是往上一拉,宽松的裤衩瞬间就变成了紧身裤。

    文若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那里……怎么那么鼓囊囊,里面该不是塞了棉花吧?

    她当然知道张大奎不可能塞棉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张大奎那里真的就有这么大。

    “这样好了吗文老师?”张大奎傻傻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在冷笑。

    这文若娴可真浪,居然想看自己的本钱,这是在勾引自己?

    文若娴一脸惊喜,冲张大奎勾勾手:“好了好了,大奎你过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张大奎满脸茫然:“好的文老师。”

    等走到文若娴面前,文若娴指着他鼓囊囊的部位道:“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变得很大很硬?”

    “是啊文老师,你咋知道的?”张大奎满脸惊讶望着她。

    文若娴心里偷笑,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我看出来了,你这是得了肿瘤,它是不是有时候肿的特别厉害?”

    “没错没错,文老师你说的肿瘤是啥?”张大奎心中一热,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肿瘤就是很严重的病,如果不赶快治疗你就会死的!”文若娴表情严肃,说的和真的似的。

    张大奎顿时满脸惊恐:“会死的?文老师,文老师,你可得救救我!”

    说着张大奎还突然抓住文若娴滑嫩的小手,眼睛也有意无意瞄了瞄她的黑色连衣裙胸口处。

    文若娴的身材真是完美,从这个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那两瓣雪白,还有夹在中间的一条幽深沟壑。

    文若娴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被张大奎粗糙的大手抓着,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开始兴奋起来。

    张大奎平日里经常干粗活,大手也非常粗糙。若是放在平时,文若娴肯定嫌弃他的手把自己抓痛了。

    可现在不同,欲火难耐的她反而觉得这样更加刺激。她甚至希望这双粗糙的大手能放到她身体别的地方,胳膊,大腿,纤腰,甚至是

    她轻咳一声,并没有把小手抽出来,反而用另一只手拍拍张大奎的胳膊:“大奎,我既然认得出你得的病,那就有治好你的办法。”

    说着她把纤纤玉手放到张大奎那鼓囊囊的地方,接触的刹那,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文若娴终于摸到了她想摸的东西,俏脸上满是震撼,这也太强了吧?

    文若娴颤抖着手轻抚几下,甚至开始爱不释手的揉捏起来。

    张大奎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又威猛了不少。

    文若娴的眼睛都快瞪直了,天呐,真有这么雄壮的男人?要是把李德柱换成张大奎的话,那自己还不得被弄得死去火来?

    她再也忍不住了,但作为教师的尊严又不允许她接受一个傻子和自己真刀真枪的作战。

    没办法,她只好采取了折中的办法。

    “大奎,看到文老师这里吗,往文老师这里顶,顶着顶着你的病就治好了。”文若娴以诱导性的语气说着,这是她讲课时候惯用的手段,没想到却用到了张大奎身上。

    一听文若娴让自己去顶她,张大奎起初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文老师……我……我怎么顶你啊?”张大奎故意装傻问道。

    文若娴叹了口气,心说这真是个傻子,那么好的宝贝长在他身上真是可惜了。

    要是换个精明伶俐的,有这么大的宝贝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姑娘。

    但也幸亏张大奎是个傻子,自己现在才能一步步的教他。

    想到这里,文若娴柔声道:“大奎,你按我说得来,我说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

    此刻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讲台上,变成了那个温柔端庄的文老师,只不过学生只有张大奎一个。

    “等下文老师会坐在桌子上,等我分开双腿后呢,你就把你得病的地方对准文老师。”文若娴温柔的讲解着。

    张大奎听得都快冒火了,他现在真想直接扑上去,撩起文若娴的连衣裙,褪下内裤就往里面挤,好让自己快要爆炸的小兄弟能够舒坦舒坦。

    不过他不能这么做,万一让文若娴看出来他已经不傻了该怎么办,到时候失去了学校这份工作,张大奎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他继续扮演傻子的角色:“文老师,我对准你……哪里啊?是这里吗?”

    说着张大奎用手指戳了戳文若娴的美腿,那光洁的小腿细腻滑嫩,用手戳一下也会觉得很舒服的。

    如果是平时张大奎敢这么戳她,文若娴肯定一脚把他踢一边去了,反正张傻子也不敢还手。但是现在她满心的欲火,张大奎粗糙的手指接触到她滑嫩的小腿,却让她有种别样的刺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