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2个男人玩到喷潮/[校园] 性奴学院 - 信宜金融网 我被2个男人玩到喷潮/[校园] 性奴学院 - 信宜金融网

我被2个男人玩到喷潮/[校园] 性奴学院

【摘要】文学别看牛大根长得很粗壮的样子,其实是个没啥用的男人。    仅持续了十几秒钟,他就哆嗦着打了寒颤,喘着大粗气从刘玉兰的身上翻下来了。   ...

文学
别看牛大根长得很粗壮的样子,其实是个没啥用的男人。

    仅持续了十几秒钟,他就哆嗦着打了寒颤,喘着大粗气从刘玉兰的身上翻下来了。

    四脚朝天瘫在土炕上,好像把他给累坏了,看的张伟连连摇头。

    弄柴烈火还没烧起来就灭了,刘玉兰俏脸上满是幽怨,主动催促着牛大根再搞一次。

    牛大根却好像死猪一样,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睡着了。

    “老娘还没爽呢,没用的男人。”

    刘玉兰气鼓鼓的嘟囔了一句,无奈的坐在炕边生闷气。

    本来以为好戏结束了要先走了,结果后面发生的一幕,让他浑身再次燥热起来……

    没有满足到的刘玉兰,干脆把两条修长的细腿分开,对着张伟门边的方向。

    张伟连忙捂住了嘴巴,差点就叫出来……

    刘玉兰白皙的纤纤玉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离了起来,自己探索自己的身体……

    这个骚蹄子,牛大根已经很明显满足不了她了。

    她失控的在炕上扭动挣扎,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拼了命的乱蹬乱弓,把枕头和被单都踢到了地上。

    伴随着让人浑身酥麻的哼哼声,比刚才被牛大根弄的时候,看的还要受不了……

    这辈子张伟还从来没有和女人弄过,看到刘玉兰扭动的样子,他真的有点受不了,随着刘玉兰的节奏动了起来。

    就好像隔着一扇房门,正在弄她。

    不多久,刘玉兰的身体彻底弓了起来。

    伴随一阵哭泣般的高亢声音,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所有动作都停止了……

    稍倾,刘玉兰停了下来,瞄了旁边打鼾沉睡的牛大根,摇了摇头,哀怨的叹了一口气。

    随即她拉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啥也都看不到了。

    咕噜!

    张伟失控咽了口水,要是这辈子能够和刘玉兰玩一次,该有多好啊?

    他提着奶粉小心地离开了。

    ……

    第二天上午,张伟起床后坐在破旧的小卖部里,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他以前在市里大医院当妇科医生,为各种女人检查身体,碰到了刁蛮女病人的陷害,污蔑他检查的时候做出了猥亵的动作。

    被医院开除后,他被列入行业黑名单,再也没办法当医生了。

    走投无路的他回到老家桂花村开了个小卖部,勉强维持生计。

    这里山清水秀,小日子也算是单纯。

    但是只有一点不好,桂花村太偏僻了,犄角旮旯的什么都没有。

    张伟正发呆想着以后打算的时候,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小卖部的门被推开,他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就微笑看向来人说:

    “额,有什么需要?要点什么……”

    话没说完,张伟就楞住了,进来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隔壁的嫂子——刘玉兰。

    “那个,伟子,你这里有……那种紧急避孕药吗?”

    刘玉兰脸色绯红问了出来。

紧急避孕药?

    张伟瞬间就明白过来。

    昨天晚上牛大根什么安全措施都没做,刘玉兰这是怕再次怀上?

    “嫂子,有毓婷,不过我得问一下,你和大根哥什么时候那个的。”

    此时的刘玉兰,上半身套着宽松清凉的的白色吊带裙,微微俯身就能看到领口里一片大真空。

    “这也要问啊,昨……昨天晚上那个的……”

    说完,刘玉兰的俏脸浮现了两团红霞。

    随即她就发觉到了张伟直勾勾火辣辣的目光,正不怀好意在她的身上上下游离。

    “你个娃子,眼睛怎么不规矩呢?”

    张伟慌乱收回目光,连忙把一盒毓婷递给了刘玉兰,同时把昨晚的两罐奶粉顺势送给她。

    刘玉兰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又进来,脸色犹豫一番后:

    “伟子,你以前当过妇科医生,嫂子有个事情想要问问你。”

    刘玉兰自从生了娃子后,一直都有个困扰,胸涨得厉害,可是奶水却很少,想要问问这是什么情况。

    张伟目光下意识就瞥向了她鼓鼓囊囊的胸口,告诉她:

    “嫂子,看上去有奶水啊,如果奶少,这可能是堵塞了,问题不大,只需要让大根哥每天晚上……用嘴巴帮你那个一会儿……就能好了……”

    一听到这里,刘玉兰眼里闪过一丝难为情的慌乱,随后弄咳了两声,红着脸叉腰起来:

    “竟然说出这种办法来?”

    “嫂子,我以前是专业的妇科医生,只有两种办法,一个是对胸部进行按摩,另一种就是用嘴巴的外力作用一下,嘴巴效果最好……如果大根哥不愿意帮嫂子,那我可以帮嫂子进行专业的胸部按摩……”

    刘玉兰面红耳赤骂了一句:

    “你是不是偷偷对嫂子胡思乱想了?怎么那边这么激动?”

    “我没有啊。”

    “没有?没有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说完,刘玉兰竟然一步上前,手伸向张伟那边不客气按下去,一把抓住!

    哇呀!

    当刘玉兰抓住了张伟那边后,惊讶的叫了出来。

    手上的触感让她仿佛触电了一般,竟然愣住了,难以想象的瞪着张伟。

    手里面的反-应越加激烈,刘玉兰吓得连忙把手移开了。

    “你这憨娃子,这么大,哪个女娃娃被你糟蹋了,真的会要人命哦!说,你糟蹋了几个女娃子了?”

    “嫂子,我还从来没有和女人那个过。你……要不然你让我试一下?”

    张伟后腰处一处酥麻,壮着胆子说出了挑逗的话来。

    “光天化日之下,太不要脸了!你说要是让人瞧见了,你嫂子我还要不要做人啊?”

    刘玉兰耳根都发烫了,张伟竟然还是个瓜蛋子,那对女人得多饥渴。

    “嫂子,现在是大白天,确实不方便,要不然我们晚上偷偷摸摸的来,我会让嫂子很舒服的……”

    张伟目光死死盯着她鼓鼓囊囊的胸口,刘玉兰伸手就要打他一巴掌。

    张伟躲过了这一巴掌。

    张伟只好嘻嘻笑着说自己在开玩笑,刘玉兰这才绕过她,说要买散装的米,自顾自进入了小卖部里面的隔间。

    隔间里面,刘玉兰正弯腰趴在大米筐上面,伸手进去舀米上来。

    她屁股对准了身后的张伟,两瓣浑圆的翘瓣,看上去弹性十足。

    一看就是实战的大利器。

    薄薄的睡裙不时上下摇晃,里面一抹景色若隐若现……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