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恋物重口另类小说 - 信宜金融网 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恋物重口另类小说 - 信宜金融网

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恋物重口另类小说

【摘要】文学接触的刹那,两个人都是浑身一颤。    王小翠终于摸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的心一下子狂跳了起来,这也太大了吧?    她碰了几下,爱不释手...

文学
接触的刹那,两个人都是浑身一颤。

    王小翠终于摸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的心一下子狂跳了起来,这也太大了吧?

    她碰了几下,爱不释手,终于忍不住,直接捏了起来。

    程伟强哪受的了这种刺激,反应又强了不少。

    捏了一会儿,王小翠脸色通红的站了起来,转身来到了床边坐下,然后朝程伟强招了招手,笑嘻嘻的说道,“强子,你过来。”

    程伟强愣愣的来到了王小翠面前。

    王小翠直接把衬衣掀开。

    程伟强暗自咬牙,这个贱货,竟然没有穿内衣。

    “好看吗?”王小翠诱惑道。

    “嘿嘿,馒头,大白馒头,肯定很好吃。”程伟强还在装傻充愣。

    “呸,大白馒头能跟这比嘛,来,嫂子这里涨,你给我揉揉。”

    王小翠说着,直接拉着程伟强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部。

    被程伟强那粗糙的大手抓着,欲火难耐的王小翠觉得十分刺激,可就在这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紧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老婆,开门,我还没回来,你销着门干什么?”

    王小翠一听那声音,吓得差一点尖叫起来。

    是自己那死鬼老公陈大彪。

    坏了坏了,这要是让他看到自己和傻子一起待在房间里这样,那还不把自己剁吧剁吧喂狼狗?

    王小翠她嘴里喊着,“哦,来了,来了。”可是却站在那里不动,她都快急哭了,这个傻子,怎么办呢?

    正在着急的王小翠,突然看到了旁边的衣柜,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伸手把程伟强推到了柜子旁,附在程伟强耳边,低低的说道:“强子,嫂子跟你玩捉迷藏好不好?你躲在这个柜子里,嫂子来找你。”

    程伟强赌气一样昂着头:“我不玩,我要吃馒头。”

    王小翠都快急疯了:“好好好,等会儿就给你吃。”

    “好!嫂子,拉钩钩!”

    好不容易把傻子哄进柜子里,王小翠赶紧把衣柜门关上,转身去开了门。

    陈大彪瞪着王小翠,吐着酒气说道,“王小翠,你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哦,我的脚崴了。”王小翠赶紧解释。

    陈大彪踉跄着走到床边坐下。

    王小翠心虚,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怎么喝成这样,喝点水吧。”

    陈大彪抬起头,却看着王小翠脸色分外红艳,那欲望一下子就起来了,他一把搂住了王小翠,荡笑着说道,“我不喝那水,我要喝,喝你的水。”

    说完,她就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急不可耐的把她的衬衣扯开,趴上去用力吸吮了起来。

    王小翠感觉胸部一阵发麻,咯咯直笑,“我又没小孩,那里哪会有水。”

    “那我也喜欢。”陈大彪说着,他的头顺着那平坦的小腹,朝下面滑去。

    “你,你怎么那么急,我,我还没有洗澡。”王小翠娇羞的说着,手却朝陈大彪那摸去。

    “我就喜欢你不洗澡的味道。”

    程伟强贴着衣柜缝隙,看着王小翠那雪白细腻的身体和大胸,听着那诱人的声音,他就觉得有一股邪火,直往脑门上窜。

    这要是自己在上面,那滋味……

    “臭不要脸的,你也不觉得害臊。”这时候王小翠骂了一句,接着就嗯啊了起来,很快进入了状态,

    王小翠刚尝到甜头,嘴里还不停地喊着,“老公,你快点,你再快点……”

    可是,这惹火的一幕,持续了不到三分钟时间,就很快结束了。陈大彪虎吼一声,然后趴在了王小翠身上。

    王小翠等了一阵,见陈大彪没了动静,她那动人的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的神色。

    “老公,你再来几下,人家还没舒服呢!”

 陈大彪躺在王小翠身后,歉意的伸手搂住了王小翠。

    “别碰我。”王小翠愤怒的吼道。那种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觉,让她都快疯了。

    她突然想到了程伟强,不由得暗自叹息。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遇到这样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一想起程伟强,王小翠的心又提了起来。

    现在陈大彪酒醉,要是他醒了,还不得发现程伟强?得想办法让他出去。

    她想了想,转头说了一句。

    “老公,杨佳宜今天向我要钱了,你现在去把钱还给她吧,人家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傻子,蛮不容易的。”

    陈大彪一听,冷冷的说道,“哼,还什么钱,一个寡妇,带着一个脑残小叔子,骗了就骗了,谁还能把我怎么样,不给。”

    在衣柜里的程伟强听了,不禁怒火中烧,要不是打不过这流氓,恐怕立马就冲出去打得他满地找牙了。

    他攥紧拳头,恨得咬牙切齿,姓陈的,你不还钱是吧,那行,要是有机会,老子非得绿了你,就当你还债了。

    正在这时候,陈大彪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出门了。

    王小翠等丈夫一走,她赶紧把衣柜门打开。

    刚打开,程伟强那高耸的花裤衩,就直接映入了她的眼帘。

    刚才被陈大彪弄得不上不下的难受滋味,再次被勾了起来。

    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陈大彪满足不了她,自我安慰也不够有感觉,这要是能和大傻子发生点什么,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不过这家里可不行,要是陈大彪再回来碰到怎么办?

    得换个安全的地方。

    想到这,她看着程伟强,笑着问道,“强子,你今天来,是不是想要回你们家的钱?”

    程伟强傻笑着点头,“钱,强子要,馒头,强子也要吃。”

    王小翠哭笑不得,跟哄小孩子一样:“强子你先走,到我家的瓜棚里等嫂子,我那里放的有钱。”

    “馒头呢?”

    “嫂子这不是随身带着吗,到那里就给你吃。”

    “嘿嘿,我这就去!不过嫂子你得快点,强子饿了!”程伟强傻乎乎的说完,转身就跑。

    王小翠看着程伟强壮硕的背影,她的下身突然一阵温热。

    出了门,看看四下无人,她使劲夹了夹美腿,远远地跟着程伟强,朝村外走去。

    王小翠来到瓜棚,看到程傻子正气喘吁吁的傻笑着等自己,光着一双脚。

    她突然有些心疼:“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嘛。”

    程伟强嘿嘿傻笑:“嫂子,我好饿,想快点吃上大白馒头!”

    月朗星稀,乳白色的月光,正好照到王小翠的胸口,那种朦胧的感觉,更加诱惑,程伟强真想抓住那里,狠狠揉上一番。

    王小翠娇滴滴的说道,“那你跟嫂子进来嘛。”

    两人进了瓜棚,关上门,王小翠就坐到了床上,看着程伟强,把衬衣扣子解开了一颗,然后指了指里面,俏脸潮红。

    “强子,嫂子的钱和馒头,都在里面。”

    张伟强一听,心里暗骂,这个贱货,这是想偷腥啊,那好吧,我也正想给陈大彪送顶帽子呢!

    程伟强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刚才陈大彪狠狠弄王小翠的情形。

    月夜,瓜棚,别人家的老婆……

    程伟强忍着冲动,走到王小翠的面前,直直的的盯着王小翠那里面,一副认真寻找的样子,最后装作生气的样子。

    “哼,嫂子你骗我,强子都看了,里面只有馒头,没有钱。”

    男人呼出的热气,扑到王小翠胸口上,那热乎乎的感觉,让王小翠舒服死了。

    “你看不到,但是摸摸就有了。”王小翠说着,伸手拉住程伟强那粗糙的大手,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外面。

    当程伟强的大手按到自己胸上的时候,她感觉这手就像是有魔法一样,碰到的地方,都燥热的不行。

    “嫂子,还是没有啊。”

    “你揉揉啊,不揉怎么出钱。”王小翠的诱惑的说道。

    “这样子啊?嘿嘿,好玩。”程伟强张开大手努力盖住那里,就像揉面一样抓了几下。

    嗯,没生过孩子就是好,好弹啊!

    程伟强忍不住又抓了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