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窄 娇嫩 撑开 惨叫/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信宜金融网 紧窄 娇嫩 撑开 惨叫/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信宜金融网

紧窄 娇嫩 撑开 惨叫/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摘要】文学  苏诗韵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脸色通红,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了,要是让她知道我把她给看光了,估计她会打死我,回去后可能还要炒我鱿鱼!   ...

文学
  苏诗韵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脸色通红,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被她看的有些心虚了,要是让她知道我把她给看光了,估计她会打死我,回去后可能还要炒我鱿鱼!

    “啊哈……苏总,你在说啥,什么裤子啊?”我打了个掩护,有些尴尬的说着,脸上露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赶紧把头撇过去。

   苏诗韵美眸一颠,看了看周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脸变的更红了。

    “饿了吧,我去看看这岛上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说完,我立马跑开了,长疏了一口气,我想苏诗韵肯定是知道了,只是不想说破,怕气氛尴尬。

    不过我也懒得多想了,也不知道我和苏诗雅在海上昏迷了多久,我现在的肚子也饿了,整个人浑身没什么力气,准备抓几条鱼来充饥。

   来到了海边后,我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两个人,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的,看样子是一男一女,我心里一急,也不知道林然怎么样了,立马向那边跑了过去。

   那个男的扑在沙滩上,光着个膀子,我把他翻过来,看清他的脸后,我惊了一下,这人我认得,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保安,我的手碰了他的身体,冰凉凉的,又探了探他的气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我心里有些不安,嘴唇有些发抖,抬头看了看躺在那边的女人,妈的,不会是林然那妞吧。

   走近后,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我长叹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林然,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女职员,身体被水泡的都有些浮肿了,八成是嗝屁了。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两具尸体,如果不把这些尸体扔到海里去,这么热的天,尸体腐烂后,很容易感染周围的空气,甚至是闹瘟疫。

   转头看了看苏诗韵,她低着个头,好像心情有些低落,没往我这边看,我立马拖住这两具尸体的脚腕,把他们扔到海里去了。

   海面上漂浮着一些物品,我眼睛一亮,立马跑过去捞,在荒岛,这些东西都是至关重要的,现在游轮失事,救援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我估计我们可能还要在荒岛上待几天。

   但是很多物资都漂在离我三四十米远的海面上,根本弄不到,只能干巴巴的看着那些东西漂走,以我现在的体力,游到半路,我估计就要淹死在那里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在两块大岩石的夹缝里看到了一个箱子,掐在那里,我立马捞了过来,乐的跟个猴一样。

   “喂,秦飞,你在干什么呢?”突然我后面传来了女生说话的声音,差点吓了我一跳,我转头看到是苏诗韵后,才疏了一口气,她嘴唇还是有些发白,看起来有些憔悴。

   我没说话,指了指眼前的箱子,苏诗韵也好奇的在一旁看着。

   打开后,我的脸立马黑了下来,这估计是个女生的箱子,里面全是花花绿绿的衣服,还有几条三点式的比基尼,还好很多化妆品,我气的差点吐血了,这些女孩子出来旅游,尽带些这样的东西……

   苏诗韵和我都有些失落,这些东西没什么实用价值,但是我不死心,赶紧翻了翻,“咯登”一声,我心里一乐,好像碰到什么东西了,圆柱形的,立马拿出来一看,妈的,居然是女性自……

   “秦飞,羞死了,快扔掉!”

   苏诗韵看到我拿出了这么个东西后,也是一愣,脸立马红了起来,还把头转到一边去。

   我看了看这个东西,上面还有个套套,想了想,脑子一灵光,赶紧取了下来,立马继续的翻了翻,又发现了几个没开封的套套,兴奋的大叫了一句。

   “你鬼叫什么呢,找到好东西了?”

   苏诗韵转过身来问我,还以为我发现什么好东西了,看到我手里还拿着那个东西,还多了两个套套的时候,脸色一变,有些生气的说:“秦飞,你想干什么?我和你说,你……你别想对我做什么,回公司后,我就……”

   她边说边往后退,提防着我,有些害怕的样子,挥舞着粉拳,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老子是那样的人么?

   “你就能怎么样?”我装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朝她慢慢的走了过去,我只是想吓吓她,没其他的意思。

   “别……别过来,呜呜。”苏诗韵脸上充满了恐慌,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我立马正经了一下,真把她弄哭了就不好了,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居然被我吓成这样了。

   我看了看这个箱子里的衣服,全部搂在怀里,晚上估计会很冷,这些东西也不是一点用途都没有,晒干后还是可以用来保暖的?

   “你拿那些东西干什么?”苏诗韵止住了哭声。

   “保暖啊,晚上会挺冷的。”我解释道,然后没理她。

   “……保暖,连比基尼也要……”苏诗韵在我身后嘀咕了一句,我差点一个踉跄摔倒,还好及时稳住了,脸特别红,尴尬了。

    把东西放到海滩上后,我就准备去抓几条鱼,刚刚在那些岩石、暗礁下,看到了很多鱼影,运气好的话,肯定能够饱餐一顿,正走了没几步,看到苏诗韵又跟了上来……

    “苏总,你别跟在我后面了,我这是去抓鱼。”我看着她蹑手蹑脚的样子,要是她跟着我去的话,能抓到鱼我就一头磕死在岩石上了。

    苏诗韵见我这么一说,眼睛有些红了,可能是觉得反差有些大了,在公司的时候,她是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而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保安,现在居然被我嫌弃,立马就觉得有些委屈了,嘴巴一撅,直接跑开了。

    我懒得理她,虽然人长的这么漂亮,但是现在这里是荒岛,漂亮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如果我不这么说,估计我们就要饿死了。

    我兜兜转转的在那些岩石里看来看去,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无论是反应能力、体能各个方面都是很强的,但是现在饿了这么久,体力完全跟不上了,那些海鱼又贼机灵,忙了半个多小时,一条鱼都没抓到。

    妈的,真是窝囊,好歹曾经在部队里也是个特种兵,现在真的是打脸了,但是我也没有多想,只是有些无奈。

   “啊……”

   我正坐在岩石上发愣,突然听到苏诗韵的喊叫声,我心里一急,看到她在那边对着什么东西大喊大叫,立马跑了过去。

   我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只见她对着一只大螃蟹,嘴里支支吾吾的,我顺着看了过去,妈的,居然是一只“椰子蟹”,足足有个篮球那么大,特别是两只蟹钳,有苏诗韵的大白腿那么粗。

   “哈哈,大螃蟹,你快看,快看!”

   苏诗韵在一旁惊呼,美眸里兴奋的不行,我也乐了,妈的,走运了,立马上前抓住了那只椰子蟹,扛了起来。

   紧接着苏诗韵兴奋的抱了我一下,我整个人都楞住了,她也楞了一下,还没等我细细品味她胸前的柔软,就直接被她给推开了,俏脸红扑扑的说道:“你可别多想……我激动过头了。”

   我笑着说:“没事,下次我激动的时候抱了你,你不要打我就行了。”

   “流氓。”苏诗韵红着脸,娇嗔了一句。



看着这只椰子蟹,我心里乐开了花,摸了摸身上,现在也没有刀,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对着这只椰子蟹的头就是一阵猛敲,苏诗韵皱了皱眉头,好像有些不忍心,把头给撇了过去。

   没想到这东西生命力还挺顽强的,硬是扛了二十多下才死翘辫子,我摸了摸手,全都是血,然后把这只死螃蟹仍在了地上,叫苏诗韵在这里好好看着。

   “你去哪?”苏诗韵问我,生怕我把她丢下。

   “我去弄点柴火来,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

   “嗯,顺便把那些衣服也给晒一下。”

   说完,我就朝后面的茂林那边走了过去,我身上没有打火机,想要生火必须得用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

   海滩的里面是一片茂林,郁郁青青的,到处都是枝繁叶茂的老树,我不敢深入,这么大的茂林,里面肯定有各种各样的毒虫、野兽,如果被咬了,在荒岛上没有药物的情况下,基本上就是个死。

   我在茂林的外围看了看,发现了几个岩洞,顿时心里就乐了,走进去看了看,里面还很空旷,那么今晚就有地方睡了!我看了看天,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如果还不抓紧时间,估计就很难引火来了。

   我立马在树丛里,狗刨式的撸了一大堆的干草和一些枯树枝,又在一棵椰子树下,捡到了三个掉在地上的椰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为找淡水发愁呢。

   我拿起来这些东西就准备往回跑的时候,茂林的深处传来了几声兽吼,我脸上有些发白,身处野外,最怕的就是碰到大型的野兽了,听这声音,这荒岛绝对有,而且还不在少数。

   时间不允许我想这么多,我抱起手上的干草、枯树枝以及椰果,回到了刚刚待的地方,苏诗韵整个人孤零零的蹲在那个地方,看到我回来后,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显得有些憔悴。

   “我现在就引火,马上就有吃的了。”我看她的脸色这么白,没有多想,还以为是饿的,找准太阳直射的角度,我把捡来的干草裹成一个团,然后又洒了一些枯叶,拿起木棍就开始疯狂的摩擦,还好在部队的时候,我们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不然真的很难升起火来。

   “着了,着了。”苏诗韵在我旁边欢呼了起来,我笑了笑,心里也舒坦了一下,然后又跑回去捡了一些干柴,没多久就把火堆给弄了起来。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厉害。”苏诗韵两眼放光的看着我,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敬佩和好奇,当时挺爽的,毕竟被这么漂亮的女生夸,还是我们公司的总裁。

   “当了几年兵,这些东西略懂一点,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回去后,给我多加点工资。”我打着趣说道。

   “秦飞,你现在还有心思贫啊,诶……其他的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苏诗韵苦笑了一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变的有些伤感,我也把头垂了下来,有些担心林然的安慰了,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说道,林然你最好不要淹死在海里喂鱼了。

   “都怪我,不该带你们出来旅游的。”苏诗韵有些愧疚,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别吓操心了,没事的,没准过几天救援队就来了。”

   在荒岛上,最怕这样悲凉的气氛了,很容易扑灭人的求生欲望,很多人并不是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完全是被自己给吓死了。

   苏诗韵点了点头,我把这只椰子蟹的两只大蟹钳给扯了下来,串在树枝上,然后放在火上烤,没过多久,就散发出香气,我递给苏诗韵一个,然后把壳敲碎,大口的吃了起,实在饿的不行了。

   苏诗韵也饿坏了,不过吃相还是很优雅的,小嘴一抿一抿的,生平第一次觉得活得没只螃蟹好,苏诗韵吃的不多,一个蟹钳就饱了,我叫她多吃点,结果她说会影响身材。

   我懒得说什么了,把椰子蟹其他能吃的东西全吃了,拍了拍肚子,感觉现在精神多了,浑身充满了力气。

   我又拿刚刚捡到的椰果,敲破后递了一个给她,苏诗韵的眼睛立马亮了,也顾不上女孩子矜持,喝了好几口,我也开了一个椰子。

   “今天晚上我们怎么办。”苏诗韵朝我问道,喝了几口椰子汁后,她整个人面色也红润了不少。

   这个时候天已经变的很暗了,我想起刚刚在茂林里听到的兽吼,有些不安,拉起苏诗韵的手就往岩洞那边跑。

   苏诗韵没说话,跟着我来到一个岩洞内,走了进去,里面还是蛮大的,住五六个人没什么问题。

   “今天晚上住这里?”苏诗韵疑惑的问我,看了看这个岩洞,眼里好像还有些嫌弃。

   “嗯。”

   “那你住哪?”

   “我当然也住这了。”

   “不行,我才不和你睡在一起,万一你晚上想干什么坏事怎么办?”苏诗韵听我这么一说,警惕的说道。

   我懒的说什么了,立马在岩洞里也架起了一个火堆,然后跑到外面捡了一大把干草,然后把干草铺在地下,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暖和一些,不过会有些扎人,还好有从那个箱子里捡来的衣服,晒了一个下午也干了。

   把衣服铺在上面后,我惬意的躺了上去,忙活了一天,这么一躺舒服死了,感觉没什么当枕头,我随便扯了一块衣服垫在我头下,软软的。

   “秦飞,你……你要不要脸,拿那个东西当枕头。”苏诗韵朝我大骂了一句,脸色羞红的看着我,我一愣,看了看我刚刚扯过来的衣服,居然是一件比基尼,中间都被我的头压扁了,难怪刚刚那么软……

   我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苏诗韵白了我一眼,我看了看洞口,外面漆黑一片,岩洞里被火堆撑的亮堂堂的,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晚上有什么动物从外面爬了进来,那样就很危险了。

   小动物还好,如果是毒蛇、毒虫之类的,咬一口,基本上就要交代在这荒岛上了,我准备出去找些东西,把洞口给堵住。

   “你去哪?这么晚了。”我刚抬脚,苏诗韵就在后面问道。

   “我去找点东西,马上就回来。”

   “别去好嘛,我害怕。”苏诗韵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小脸煞白,我转身看着她,脸上有些为难,朝她开口说道:“我找点东西把洞口堵住,你就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苏诗韵看着我,慢慢的点了点头,我拿起一件衣服缠在一根粗木棍上,做成了一个简单的火把,点着了后,就走出了岩洞。

   我举着火把在茂林边缘的草丛里看了看,想找一些驱蚊虫的草药,下午我捡干柴的时候在这片看到了一些。

   说实话,我其实根本就不想出来的,毕竟很多野兽都是在晚上才出来捕食的,听着茂林深处的叫声,我打着颤找了一会儿,扯了一些艾叶草,然后又捡了一些干柴,就回到了岩洞那边。

   艾叶草散发的气味,能够驱赶蚊虫,我们晚上就不容易被那些虫子咬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堵洞口的东西,只能祈祷运气不要太差了,晚上别真的有什么野兽进岩洞瞎逛。

   苏诗韵一直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看了看那快铺好的“床”,朝她说道:“你晚上就睡那吧,我在洞口睡。”

   “啊……谢谢你了。”

   苏诗韵有些不好意思,我摆了摆手,叫她早点睡,她点了点头,我整个人也有一种疲惫感,看着漆黑的外面,听着海浪,心里有些惆怅。

   也不知道林然怎么样了,还有公司的其他的人还有多少幸存的,我敢肯定,活下来的人应该不会很多,毕竟那天太突然了,很多人都是在游轮快要侧翻的时候才跑出来,救生圈、救生衣也就那么多……

   我叹了口气,想起游轮出事那天诡异的幽蓝色闪电,还有些心悸,林然从小就和我青梅竹马,虽然我们经常打打闹闹,感情还是好的没话说的。

   我想了很多事,包括父母、朋友他们,现在肯定是到处在找我吧……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多久,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有人叫了我一声。

   “秦飞,睡了吗?”是苏诗韵的声音,夹杂着脚步声,好像在朝我这边走过来,我心里急了一下,不会是想要趁我睡着占我便宜吧,我在心里嘀咕一声。

   我没应她,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到苏诗韵凑在我身前,盯着我看,我那时激动的不得了,她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脸上有些红。

   我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呢,结果她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然后又有些害怕的走了回来,就站在岩洞的门口,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看了看我,吓的我立马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我睁开一条缝,看到苏诗韵蹲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蛋子,紧接着的就是窸窸窣窣的水流声。

   我差点就鼻血四溅了,能不能不要这样,这次不会又要我帮她提裤子吧,还没等我多想,苏诗韵很快就把裤子给提了上来,借着月色,我能够看到她的脸色红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灰溜溜的跑了进了岩洞。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