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好大好爽h/口述我嫖男妓的经历 - 信宜金融网 噗嗤好大好爽h/口述我嫖男妓的经历 - 信宜金融网

噗嗤好大好爽h/口述我嫖男妓的经历

【摘要】我心里也有着别样的刺激感,带着这种心情,我又一次问道:“夏姐,你那时候会幻想一些画面吧?是想着姐夫吗?”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我能感觉到夏雨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蛋上的...

我心里也有着别样的刺激感,带着这种心情,我又一次问道:“夏姐,你那时候会幻想一些画面吧?是想着姐夫吗?”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我能感觉到夏雨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蛋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一双笔直的美腿也夹紧许多。

    “当然是想着你姐夫,那会儿我不幻想自己的老公,难道幻想其他男人啊?”夏雨强装镇定的开着玩笑,但胸前却波涛汹涌的上下晃动,像是兴奋了一样。

 文学



    平时我和夏雨也会聊几句,但这样刺激敏感的话题还是第一次,无论我和她,此时此刻都被这种刺激冲昏了头。

    既然夏雨能跟我聊这样的话题,也代表她心里并不排斥我。

    夏雨有些兴奋,便继续围绕这个话题与我交谈,同时半开玩笑的问我,“小雄,你平时自己憋得难受,也会自己动手吧?那会儿功夫你想着谁啊?”

    我偷瞄一眼夏雨白皙的大腿,又拿起一罐啤酒灌进肚,咽了咽口水回答,“有时候会想到前女友,有时候......会想着夏姐你......”

    说完这话,我感觉自己脸庞发烫。

    夏雨愣了一下,整个人惊慌失措,羞臊的脸蛋通红,直接红到脖子根。

    夏雨慌乱的说,“不早了,赶紧睡吧,明还要上班。”

    听了夏雨的话,我也有些后悔,平时我打死也不会说那样的话,可刚才也不知为何,我竟趁着酒劲和氛围,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我担心夏雨会因为刚才的话生气,从此不再理我,赶忙解释,“夏姐,你别误会,我有点喝多了,刚才说的话没经过大脑,你千万别生气,对不起,我以后不想着你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怎么说夏雨也是结了婚的女人,平时她在外十分保守,属于标准的贤妻良母,面对我刚刚的话,肯定会逐渐疏远我,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夏雨没说话而是站起身,由于坐了太长时间,半透明的睡衣紧紧包裹住她丰硕高翘的美股,配上水蛇般的腰肢,看起来分外迷人。

    我心里有些懊恼,看来她真的生气了。

    我叹口气,整理客厅的空酒罐,就在这时,夏雨突然开口说,“没什么的,要是你真的感觉想着我会很刺激,容易发泄,我也不介意,这样做既能帮到你,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说完话,夏雨快步离开回到卧室,我呆呆的盯着被关上的卧室门,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做了个梦。

    这一晚我满脑子都是夏雨,久久未能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洗漱,夏雨已经换好上班的装束正在外侧刷牙。

    我看着她被包臀短裙紧紧包裹如蜜桃般的翘臀,不禁想起了昨晚她对我说的话。

    夏雨似乎也注意到我了,精致的小脸蛋刷的一下通红,赶忙刷好牙与我打个招呼便离开家。

    接下来几天我和夏雨几乎没怎么说过话,不管是我晚上到家,还是早上洗漱,夏雨只要看到我都会脸蛋通红,与我随便打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跑回房间。

    我这才明白,几天前夏雨很可能是顾虑我的心情才那样说,其实她心里已经生气了,甚至有些排斥我,否则怎么会见到我就跑?

    想到这些,我有些失落,更加后悔自己当初说的话,这泼出去的水,还怎么收啊!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眠,我没忍住给夏雨发了条微信:“夏姐,睡了吗?我想跟你说点事。”

    这几天我心里一直在想夏雨,想到她有可能因为我的话生气了,心情变得一团乱。

    信息发过去有十几分钟,我叹口气以为夏雨还是不愿理我,又或者睡着了,刚打算合眼,手机响了一声,夏雨回了我一条:“还没睡呢,睡不着。”

    收到信息我高兴极了,正想着怎样才能让夏雨重新接见我,她又发来一条,“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不会是火气旺,睡不着吧?是不是在想我啊?”

    因为我一直拿着手机想着怎样解释,她发来的信息我一眼便看到了,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没等我看仔细,信息立即被撤回,夏雨重新发来一条信息,“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

    我很清楚刚才没看错,但她马上撤回了,肯定是觉得跟我那样说话不妥。

    我看到夏雨的信息后满心激动,胆子突然壮大了几分,可能是网络聊天的关系,我借着胆子发了一条,“夏姐,你怎么还不睡啊?难道你想姐夫了?是不是身体有需求了啊?”

    我心脏狂跳着将信息发过去,本想着如果夏雨生气,我马上解释,可没想到她竟然立刻回复我了。

    “恩,是有点想你姐夫,又没什么好办法,小雄,你有什么办法吗?”

    收到这条信息,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

  我咽了咽口水,想了半天才回复,“夏姐,我看一些小电影里都是用手和工具,那些小玩意去保健品商店就能买。”

    此时的话题要比几天前的话题还要越线,但这次夏雨并没有多么排斥,也没有找借口岔开话题,而是顺着我的话问,“你平时还看小电影啊?好看吗?我都没有看过,那些电影很有趣?”

    “有时候会看一会儿。”我紧忙回复。

    “就看一会儿?那你不是很难受吗?之后要怎么办?”

    夏雨一副刨根问底的态度不断问我,似乎对我这方面的事很好奇,我也没避讳,跟她说看完之后要自己悄悄解决之类的。

    夏雨发来一堆阴险的表情,问我,“你是不是想着我?”

    “夏姐,我想着你,你不生气吗?我看你这几天都不理我。”借着这个话题我赶忙发过去,生怕我哪里说过了,又惹她生气。

    夏雨说她这几天没生气,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很害羞,是我误会了。

    原来这几天都是我误会了?看到这条短信我心里莫名的开心,我立即给夏雨发送信息,“夏姐,其实我现在就想着你呢,特别想,想你想的浑身难受。”

    夏雨没回复什么话,而是发来一连串小锤子砸人的表情,又发来几个害羞的表情。

    我见夏雨没生气,又发信息过去,“夏姐,你能帮我个忙吗?你可以不答应我,但千万别生气......”

    “帮什么?小雄,我知道你年轻火气旺,你可别要求太过分啊,我可是有老公的人。”夏雨立即回复。

    我知道夏雨的意思是让我不能越界,但她没拒绝,也代表只要不越那道底界,她也不会说什么。

    “夏姐,我想借你内衣用用,我现在实在太难受了,用完我肯定洗干净。”我颤抖着手将信息发送过去。

    虽然我壮着胆子发过去了,但夏雨迟迟没给我回复,等我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错事。

    我拿着手机想告诉夏雨刚才只是开玩笑,可下一秒,她回复我了。

    “放在浴室的架子上了,你自己去拿吧。”

    看到信息,我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我兴奋的走向浴室,刚进浴室我就看见一件轻薄的小布料挂在浴室的架子上。

    我拿起这块布料,双手不自觉的颤抖,甚至觉得自己拿到了一件宝贝。

    布料是黑色的,属于保守型的布料,我仔细端详着,发现布料中间有点湿湿的,贴在鼻尖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体味。

    拿着内衣,我快速给夏雨发送信息,“谢谢夏姐。”

    “不用谢,你用过放在一旁就行,我自己洗。”

    “夏姐,你给我的内衣是不是刚刚脱下来的?”

    夏雨回复信息的速度要比刚才快很多,现在她和我一样,也在时刻盯着手机。

    她回复我,“恩。”

    异样的刺激让我更加大胆的发送一条信息,“夏姐,我看你给我的内衣都湿了,你刚才不会想着我来感觉了吧?”

    夏雨回复我一个害羞的表情,我激动的回复,“夏姐,你现在难道跟我一样,正在用手满足自己?”

    “恩。”

    夏雨没有回避,而是承认了,她的承认让我更加兴奋。

    我更加大胆,带着挑逗的语气发送信息过去,“夏姐,我感觉你的内衣将我包裹的好温暖,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我好想你。”

    夏雨不仅对我的话不排斥,“小雄,我现在也在幻想着你,好羞啊,这种感觉太让我难受了,我从来没跟其他男人这样聊过,我好兴奋。”

    “夏姐,你难道没想过满足自己一下吗?”我一手打着字,一手拿着有些湿润的内衣,感觉身体的血液完全被烧开。

    “我现在正在......用自己的手,想着你。”夏雨回复的很快。

    我只觉得脑袋内好像有什么炸开一样,脑海中瞬间浮现一幕画面。

    画面中夏雨躺在床上,修长的大腿分开,扭动着腰肢,挺起美股,一手捏住自己傲人,另一只手不断安慰自己,嘴中呓语般的喊着我的名字。

    夏雨的配合,让我胆子越来越大,我回复一条,“夏姐,难道你不想真正体验一下男人的满足吗?”

    夏雨现在好像已经失去理智,信息刚过去她便发过来一条,“想,我好想,小雄,你能满足我吗?”

    “我能!”我激动的回复过去。

    “小雄,我忍不了了,我现在就想让你抱着我,你等着,我去浴室找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