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突然主动要/囊袋顶撞宫口软肉 - 信宜金融网 女朋友突然主动要/囊袋顶撞宫口软肉 - 信宜金融网

女朋友突然主动要/囊袋顶撞宫口软肉

【摘要】有山有水,自古多游者,而其最有名于世间的,还是那世人皆知的湖中仙岛和岛上仙宫。     澹然空水对斜晖,曲岛苍茫接翠微。   &nbs...

有山有水,自古多游者,而其最有名于世间的,还是那世人皆知的湖中仙岛和岛上仙宫。 

    澹然空水对斜晖,曲岛苍茫接翠微。 

    “这里真的好美啊!” 

 文学



    城外的官道上,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由远而近,声音也传了开来。 

    “竹良美景,可是在天武国都负有盛名的,当然很美了。”二人中的男子笑答道。 

    这个年轻人品貌非凡,身材修长,一身出尘的气质,一看就异于常人。他一脸笑意的看着一旁的姑娘,眼睛里满是宠溺。 

    “叶尘哥哥,那个什么学宫在哪?我怎么没看到啊。”旁边的姑娘一双明眸四周扫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此行的目的地,疑惑的问道。 

    这个姑娘更是国色天香,白皙的面容,窈窕的身材,在加上秀丽的衣服点缀,整个人如仙女下凡一般。 

    但细眼望去,二人的年龄都不大,男的十五六的年纪,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 

    “是道学宫,就在那片湖的中央,只不过没有显露出来罢了。”叶尘耐心的解释道。 

    “那片湖?明明什么都没有啊?”袁颖萱仔细的向远处的大湖看去,但是只能看到一片清澈的湖水,根本看不到什么学宫。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去竹良城住下吧,还没到时间,这月的十五,道学宫才会出现。”叶尘笑着拍了拍颖萱的头,说道。 

    袁颖萱点了点头。 

    虽然远远的能够看到竹良城的外墙,但是实际的路程,还有非常远,所以他们也要加紧赶路了。 

    二人这一次,是头一回离开家里,竹良城也是赤王郡中的城池,虽然和自家距离不近,但是两个人一边赶路,一边赏风景,倒也不觉得烦闷。 

    “救命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救命声,打破了这如画一般的美景。 

    叶尘立马朝声音的来源看去,是从远处的一片森林中传出来的。 

    “出什么事了?有人在喊救命!”颖萱吓了一跳,小声的问道。 

    “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看!”叶尘嘱咐了一句,然后向声音的来源处奔去。 

    森林里,树木参天。 

    几个蒙面的大汉,手里拿着刀,而在对面的地上,躺着几个人,身上都是触目惊心的刀痕,其中几个已经失去的呼吸。 

    “死丫头片子,你喊什么!”其中一个大汉举起的自己明晃晃的刀,恶狠狠的对刚才发出喊叫声的孩子吼道。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已经是奄奄一息的一个妇人,艰难的在血泊里说道。 

    刚才大吼的那个蒙面大汉,听了这句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妈的,我放了她?谁放了我!我多少兄弟们等着吃饭呢,可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找不出来多少!真他娘的运气背!” 

    这是一伙附近的劫匪,专门以抢劫过路的人为生,而且很少留活口,凶残之极,竹良城里的官兵虽然剿了多次,但是这伙人藏在大山里,再加上不为人知的官匪勾结,几次都被他们提前知道消息逃跑了。 

    只见那个孩子,手脚被绑住了,嘴里也刚刚被塞了东西,没有办法移动,她满脸的泪水,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父母还有其他人,内心十分的绝望。 

    “老大,怎么办,这伙人根本就不够我们这一趟的钱啊。”其中的一个蒙面人问道。 

    刚刚发火的人看起来是这伙人的头,他想了一会,然后把目光转到了孩子的身上,说道:“留着她,然后找个地方高价卖了!” 

    “真可惜了,要不然的话,把她带回去,嘿嘿……”其中一个人目露邪光,看着孩子说道。 

    “不准动她,不然价钱低了很多,我们这趟就算白干了!”那个头目冷冷的警告道。 

    “那这些人怎么办?”另外一个蒙面人问道。 

    “找个地方埋了吧,最近风声有些紧,别让那些官兵抓到了机会。”头目说道。 

    说话间,几个奄奄一息的人,也被这伙人无情的结束了生命,其中的几个人正准备开始抬尸体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住手!” 

    说话间,一道身影出现在几个蒙面大汉之前,几个人都没有看清楚。 

    正是叶尘! 

    几个人看清了来人居然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孩子。 

    “你小子是谁!”那个头目并没有因为叶尘是一个孩子而放松警惕,因为刚才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没有看清。 

    “你不用知道。”叶尘扫了一眼,看到一旁被捆绑起来的女孩和几个蒙面人手里正抬着的尸体,他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为首的蒙面人,不知道这面前小子的底细,不想贸然出手,于是说道:“滚,今天大爷我不想再杀人了!” 

    “把人留下!”叶尘沉声说道,他虽然还够冷静,但是却看到了这个场面,还是有些不适应,毕竟他只有十六岁…… 

    正说着话,袁颖萱从外面跑了进来。 

    “叶尘哥哥,你跑的怎么这么快啊,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啊!”袁颖萱说着话,走了进来,看到了面前的一幕,吓得大叫了出来。 

    叶尘皱了皱眉,说道:“我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吗?” 

    袁颖萱显然被吓得不轻,浑身都在颤抖,叶尘的话也没有听到。 

    而对面的几个蒙面人,看到了袁颖萱之后,直接眼睛都拔不下来了,直勾勾的看着她。 

    “大哥!我可从没看到过这样的女娃娃!必须把她抢回寨里!给寨主当压寨夫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其中的一个蒙面人说道。 

    就是这伙人的头目,也显然是被袁颖萱的容貌所吸引住了。 

    “小子,你们倒霉了,我现在改主意了!你必须得死,而她,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的。”头目指着袁颖萱,面露凶光,舔了舔刀上还残留的鲜血,说道。 

    袁颖萱哪里看到过这样的场面,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差点倒了。 

    叶尘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你们,想死吧……”



 山光物态弄春晖,莫为轻阴便拟归。 

    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 

    早晨的阳光,洒在大地上,远山雾气缭绕,近湖水汽朦胧,叶尘静静的站在湖边,看着眼前的景色,内心感慨。 

    过了一会,两个小姑娘醒了过来。 

    “叶尘哥哥,你上来了,感觉怎么样了?”袁颖萱醒过来,看到已经叶尘从湖底上来,连忙问道。 

    叶尘转过头,摸了摸袁颖萱的脑袋,笑着说道:“没事了,收拾一下吧,我们一会进竹良城。”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叶尘现在还记忆深刻。 

    他和袁颖萱初来此,就遇到了劫匪杀人越货的事情,涉世未深,出于他内心的正义感,他出手了。 

    但是,有些遗憾的是,最后只活下来了一个失去亲人的女孩,叫陈佩儿。 

    至于那些劫匪,叶尘并没有杀死他们,一是因为他心性善良,二是因为他不想节外生枝。 

    但是,被救的陈佩儿,因为无家可归,最后在袁颖萱的劝说下,跟在了二人的身边。 

    陈佩儿也醒了过来,小姑娘年龄豆蔻年华,十三四的年纪,个子不高,但是长得十分的清秀,但是其还是脸色苍白,面颊泪痕明显,显然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走出。 

    而一旁,刚刚睡醒的袁颖萱,虽然洗完了脸,但还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收拾着。 

    叶尘看着其绝美的容颜,也是不禁一愣神,虽然她才十三四岁,但已经是一笑倾城,二笑倾国级别的美人胚子,真不知道以后还会如何。 

    叶尘内心保护她一辈子的想法更加坚定了几分。 

    “我们走吧,饿死了。”袁颖萱跳着来到了叶尘的身边,拉着其胳膊,说道。 

    叶尘点了点头,叫上了陈佩儿,三人直奔竹良城而去。 

    路上,陈佩儿关心的说道叶尘夜晚到湖水中去的事情,虽然昨晚袁颖萱已经解释过那是其功法的缘故,但还是忍不住的提起。 

    现在的她,已经把叶尘当做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天武国,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家,十八个郡拱卫着中心的都城,每个郡都有自己的郡府,各自像土皇帝一般,但是所效忠的,都是天武国的皇族萧家。 

    赤王郡,就是十八大郡之一,而竹良城,因为道学宫的缘故,在赤王郡是数一数二的大城池,单从其震撼人心的城墙就能看的出来。 

    漆黑如墨的巨石,一块一块堆砌起外墙,每一块巨石足足有一人高,放眼望去,看不到头的城墙,居然全都是如此的巨石密密麻麻的堆砌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人能够完成的。 

    叶尘三人越走越近,直到到了城墙底下,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这竹良城居然这么壮观!实在太大了!”袁颖萱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叶尘也是点了点头,着实有些惊叹,更不用说陈佩儿了,呆呆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走吧,我们进城。”叶尘收起内心的惊讶,说着,带着两个小姑娘向着城门走去。 

    “干什么的?” 

    门口有着一排官兵样式的人,在检查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看到叶尘三人走过来之后,自然有人上来盘查。 

    “我们是来准备参加道学宫的入宫考核的,因为时间还没到,所以想入城住一段时间。”叶尘说道。 

    听到了道学宫,过来检查的士兵又看了一下三人,脸色缓和了几分,例行检查了一下,便让进城了去。 

    三个人在穿过城门之时,陈佩儿没有感觉到,但是叶尘和袁颖萱却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从几人的身上扫了过去。 

    叶尘暗暗点头,明白这应该是竹良城坐镇的人物,检查着来来往往的人,防止出现意外的事情,袁颖萱也不在意。 

    “咦?” 

    竹良城上,一个坐在屋子里面的人,睁开了眼睛,有些惊讶。 

    刚才正是他检查了叶尘三人,他这里有一件守城用的玄阶法宝,正是可以提高自己的神识,来扫视进城之人的。 

    黄玄地天,是天武国等级的划分,不仅是对个人实力的评价,也同样适应于法宝功法…… 

    检查到叶尘和袁颖萱的身上时,这个人有些看不透,所以才会发出一声惊咦,要是换做以前,他一定会询问一番,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又是哪一家的孩子?最近一段时间,可真是热闹了啊。”这个人喃喃的说了两句,又闭上了眼睛。 

    袁颖萱可不管这件事情,进了城之后,就像是撒开了欢一样,十分的激动,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就连陈佩儿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笑容。 

    虽然袁颖萱并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大城池,但她的性格本就如此,喜欢新奇的事物,特别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这一路上,叶尘早就习惯了。 

    慢慢的,里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吆喝声,叫卖声不断,这是竹良城的早市。 

    三人先在这里吃了一顿早饭。 

    “叶尘哥哥,这里好热闹啊,我们一会去转转吧?”袁颖萱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叶尘自然点头。 

    三人一直在这里逛到了中午,才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少爷,以您惊艳才绝的表现,这次的入学宫,一定会让所有人注目的。” 

    一家客栈的房间里,一个仆人装束的人,年龄不大,恭敬的对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年轻人夸赞道。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十七八的样子,身穿一件长衫,自得的坐着,手里端着一杯茶,很是享受的听着面前的仆人的夸赞。 

    “小虎,放心,本少爷入道学宫了自然忘不了你。”年轻人点头说道。 

    “谢谢少爷!”仆人满脸激动的神色,连忙道谢。 

    “唉,就是这竹良城,好看的美女没有几个,真是没有意思,这次出来,父亲也不让我带几个侍女,实在是乏味至极啊。”年轻人放下茶,说道。 

    叫做小虎的仆人两眼一转,说道:“少爷,不然我们现在出去转转?不一定还能有能入您的眼的呢?” 

    “好,走!”年轻少爷想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虽然出门之前父亲叮嘱自己不要太过招惹是非,但也不能苦了自己不是?何况还有坤叔在暗中保护自己呢。 

    说走就走,两个人走出了客房,然后来到了客栈的下面,正准备走出门。 

    说来也巧,在刚要离开之际,正碰上了叶尘三人。 

    叶尘倒是不必说,年轻人看了他一眼便不在注意,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袁颖萱的身上了! 

    小虎没有注意到,刚想说什么,一看旁边的少爷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少爷正在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刚刚落座的几个人,尤其是其中的一个少女。 

    “少爷?中午外面阳光有些刺眼,不然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小虎哪里还不懂,眼睛一转,在旁边说道。 

    少爷回过神来,听到小虎的言语,自然是十分的赞同,连连点头。 

    “小二!” 

    落座后,小虎扯着嗓子叫道。 

    “来喽,两位客官,吃点什么?”这里的小二立马走上来问道。 

    “有什么好吃的拿手的,全都给我上来!快点!”少爷阔气的说道,而且,他说的声音还特别的大,就是想引起不远处袁颖萱她们的注意。 

    果然,袁颖萱朝这边看了一眼,这个少爷刚心中一激动,想冲之一笑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不看这边了。 

    小虎在旁边自然是全部看到了,说道:“少爷?那边的姑娘,您看上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