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乞丐服征的贵妇/故意碾磨撞击那一点 - 信宜金融网 被乞丐服征的贵妇/故意碾磨撞击那一点 - 信宜金融网

被乞丐服征的贵妇/故意碾磨撞击那一点

【摘要】傻毛儿不要啊……”    胸前被用力的抓弄着,秦雪岚真的好痛。    尽管痛楚之余还有些久违的刺激快感,可是真的太痛了。  &...

傻毛儿不要啊……”

    胸前被用力的抓弄着,秦雪岚真的好痛。

    尽管痛楚之余还有些久违的刺激快感,可是真的太痛了。

    今天她穿了件运动型文胸,两杯的当中间有条拉链。

    刚才觉得太紧了,不太得劲儿,她就拉开拉链重新调整了下。

    可没成想再拉上的时候因为一时大意,竟然夹着皮肉了。

    这会儿她那娇嫩的地方,还有一小块皮肉夹在拉链缝隙中呢!

 文学


    硬拔出来太痛,还有可能扯破皮影响美感;把拉链拉下来更痛,而且拉链锁头还挡着。

    实在没招了,刚好看到毛小军这个傻子夜巡到楼下,于是秦雪岚情急之下向他求救……

    “哎呀,你别抓了,我不是让你抓我那儿!”

    秦雪岚羞声解释着,娇媚的脸蛋儿上更是泛现出痛楚的神色。

    只是此刻这种痛楚神色,却衬托她更加迷人,更加娇媚。

    顺着秦雪岚纤细的手指,毛小军看到了拉链中夹着的那丁点皮肉,顿时哭笑不得

    他本还以为是丈夫长时间不在家,秦雪岚想事儿了呢,哪成想竟然是这个原因。

    不过能趁机欣赏下秦雪岚胸前的娇媚,也值了!

    依旧是那副傻傻的憨笑模样,毛小军‘哦’了一声,随即问道:“我帮你拽出来?”

    秦雪岚当时就急了,“别啊,那还不给我拽破皮了,结痂后得多丑啊!”

    这么影响美观的事,她当然不肯干。

    想了想,秦雪岚有了主意,“这样,你拿剪刀帮我把锁头给剪断,这样拉链就容易拆了。”

    拉链没有锁头,左右一拽,自然很轻松就拆开了。

    不过好不容易逮到这么旖旎的机会,能够亲近秦雪岚这样的大美人,毛小军可不舍得浪费。

    装模作样的在办公室里寻找着,大手却利用身子的遮挡,把剪刀给塞进了文件下面。

    翻来覆去一通找,毛小军挠着脑袋傻吆喝,“剪刀,剪刀?你在哪里呀,你快出来!”

    听到这话,秦雪岚都快哭了,剪刀要是能喊出来的话,那还用找啊?

    可胸前的疼痛又让她有些着急,下午时还见到过剪刀呢,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

    正准备帮忙找的时候,毛小军回到了她身前。

    “小剪刀跟我躲猫猫呢,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要不我用牙齿帮你咬掉吧,我牙齿可有劲了。”

    秦雪岚连连点头,这也是个法儿,要不然那儿实在太痛了。

    不过她还是紧张的叮嘱道:“那你小心点啊,别咬着我、我、我那儿……”

    毛小军嘴上表示不会的,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咬你当然不至于,但是亲亲就在所难免了。

    将嘴巴凑到秦雪岚娇媚的身子前,毛小军半蹲下身子,将脑袋凑到了那迷人的地方。

    深深嗅了一鼻子——

    我的天,好香,那是种淡淡的馨香,不是化妆品的味道,而是女性天然的体香。

    不自禁的吞了口唾沫,毛小军赶紧把嘴巴子凑了上去。

    都不带掩饰的,火热的双唇,第一时间就吻弄向了罩罩儿上方露出的白皙娇嫩上。

    那一刻,他的双唇被彻底温热充盈,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撩人魅惑。

    而同一时间,秦雪岚则感受到了火热的双唇,在身前恣意的亲吻着。

    好撩人,好麻痒,像是有激情的电流,瞬间充盈了她的全身。

    那种蜜爱的味道,是她近半年不曾尝试过的,让她第一时间就觉得口干舌燥。

    旖旎的娇息,更是变得急促起来,娇媚脸蛋儿上都充盈着火热……

  “哎呀,傻毛儿,你不要、不要乱弄,是拉链的锁头,不是那儿……”

    秦雪岚羞声娇嗔的同时,一双白皙小手还在使劲地推动着毛小军。

    尽管那里被毛小军亲弄的好刺激,让她隐隐有些想那事儿。

    可内心中的羞耻感,还是让她果断的拒绝着,避免身前敏感的地方被继续袭弄。

    被强行推开后,毛小军心下恋恋不舍,但脸上却看不出丁点破绽。

    “我用牙齿帮你把那块布扯开,怕咬到你肉,你推我干什么呀?”

    秦雪岚正准备嗔斥毛小军呢,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恍然。

    原来毛小军不是在故意亲她那儿,只是想用嘴巴将罩罩儿给扯开,免得咬到她。

    她就说嘛,一个傻子,怎么会懂男女之间的那些羞人事儿……

    把嗔斥的话憋回肚子内,秦雪岚拿小手拽着罩罩儿边缘,将拉链的锁头露出。

    “好了,现在不会咬到我了,傻毛儿你弄吧!”

    这一个弄字,直把毛小军说的心里痒痒的。

    要不是碍于伪装已久的傻子身份,他真想问问秦雪岚怎么弄,想被弄哪儿。

    点头应了声,毛小军重新凑上了嘴巴。

    这次他很规矩,牙齿咬住了拉链锁头。

    但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珠子,却直勾勾的往罩罩儿里面看。

    这会儿在秦雪岚双手的拉扯下,罩罩儿已经脱离了那娇媚的地方。

    望着里面旖旎醉人的曼妙风景,毛小军直感觉自己被冲击的有些眩晕。

    好大啊,而且特别的白嫩,嫩的就好像婴儿的小屁屁一样,尤其是那最顶上的……

    忍不住了,下面都快要憋的爆炸了,毛小军琢磨着必须得给秦雪岚看看。

    这个寂寞了半年的小娘们儿一旦看到他那里,应该会想事儿的。

    心中揣着猥琐的念头,毛小军就松开嘴巴,伸手捶动着腿弯。

    “蹲着好累啊,牙齿根本用不上力气,你躺到沙发上好不好,这样我就能咬破了。”

    秦雪岚都想不明白,蹲着的姿势跟牙齿用不上力气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但想起毛小军是个傻子,她也就释然了,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跟上傻子的思维。

    胸前的疼痛让她没有工夫过多去想,迈动步伐就想往旁边沙发上躺。

    可就在这时候,秦雪岚的目光突然注意到了毛小军身下,然后她就懵在了原地。

    好、好凶啊!

    那么凶,愣是把裤子拉链都给撑的露了出来,几乎要强行顶开似的。

    毛小军的那里,竟然、竟然这么过瘾?!

    秦雪岚感觉到了无以复加的震撼,甚至不自禁的拿丈夫那里和毛小军做对比。

    只瞬间,对比结果就浮现在她脑海中:有条小蛆虫,在巨蟒面前蠕动……

    看到秦雪岚遭受震撼懵然而立的样子,毛小军心中很是得意。

    在经过秦雪岚身旁时,他故意拿身前那地方,在裹在透明丝袜里的美腿上蹭了一下。

    那一下,直把秦雪岚给蹭的娇躯乱颤,水漾波纹的眸子中,更是有春意泛现……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