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丝老师的娇喘*少爷的熟妇后宫 - 信宜金融网 旗袍丝老师的娇喘*少爷的熟妇后宫 - 信宜金融网

旗袍丝老师的娇喘*少爷的熟妇后宫

【摘要】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  我随便吃了两个馒头,躺在炕上,脑子里一直想起下午刘月婷被村长压在桌子上的样子,念从心头起,便想伸手给自己降降火。 文学&...

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

  我随便吃了两个馒头,躺在炕上,脑子里一直想起下午刘月婷被村长压在桌子上的样子,念从心头起,便想伸手给自己降降火。

 文学



  这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因为村里路灯少,天黑之后大家一般都各回各家准备休息了。

  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呢,我疑惑的走了出去,喊了句谁啊?

  只听门外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

  “张兄弟,我是你月婷嫂子,你先开门让我进去。”

  我打开门一看,还真是刘月婷,这大晚上的她来我家干嘛?难不成是下午村长没满足她,她忍不住了要来找我泄泄火?

  我心里越想越美,一边把刘月婷迎了进来,一边问。

  “月婷嫂子,你来找我有啥事吗?”

  她一听我这话,忽然停下了脚步,有些扭捏的站在原地。

  好半天,刘月婷才缓缓地说出了来我家的目的,原来是想借钱。

  月光照在她红红的脸蛋上,特别的诱人,看得我本来就没压制住的小兄弟又抬起了头。

  本来我挺尴尬的,但是我发现刘月婷的目光时不时的就往我那地方瞟。

  不是我吹牛虽然我还没成年,但接近一米八的身高绝对秒杀了村里大部分男人,那里的资本更不是村长那种小牙签能比的。

  而乡下女人不爱穿内衣,我可以清晰的透过汗衫看见那白花花的一片。

  回想起白天时候沈燕那里的触感,我的心里更激动了。

  我没问刘月婷为什么要借钱,只是说不是不能借,但是有个条件。

  她问我什么条件。

  我闻着身边女人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她说,条件就是你。

  我感觉怀里的女人软的好似一滩水,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有气无力的说。

  “张兄弟,别在这,万一被人看见……”

  虽然嘴里说的是拒绝的话,但语气却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反而带着一丝鼓励。

  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喘着粗气说。

  “黑灯瞎火的,哪有人。”

  说完我一把关上门,就想去脱刘月婷的衣服。

  我还是个处,没啥经验,弄了半天连个外衣都没弄掉,都快急哭了。

  刘月婷没好气的拍了我一下,自己主动解开了腰带……

  就在这时,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吓得我俩身体一抖,动作瞬间僵住了。

  “张二狗,睡了没?”

  原来是村长马富贵,这老东西平时一年都来不了我这屋几次,偏偏在这关键的时候。

  我一边示意刘月婷穿衣服,一边问马富贵有啥事。

  他说也没啥事,这不是村里要修路吗,要交份子钱,就差我了。

  我没好气的说知道了,明早就给他把钱送过去。

  马富贵走了之后,我本来兴致还挺高的,但刘月婷却把我推开了,丢下一句天色不早了就急冲冲的走了。

  我知道女人面子薄,也没强留她,只是苦了小兄弟,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二天一早,我从炕下的暗格取出钱,揣在怀里准备给马富贵送去。

  去他家要路过一片果园,果园的主人是沈大壮,也就是沈燕她爹,靠着这片果园,沈大壮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全村最富的人。

  由于走得急,我也没来得及吃早饭,正好现在果园里面桃子熟了,反正他家果园我之前也没少偷,就准备弄两个过来填填肚子。

  沈大壮在果园入口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搭了个凉棚,平时就坐在那看场子,这时候却不见踪影,简直是天助我也。

  我翻过篱笆,三两下就爬上了旁边的树,扯了三四个桃子丢在地上,随后跳了下去,捡起来拍了拍灰,刚准备啃,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好你个张二狗,敢跑我家来偷东西!”

  我都不用转身,一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沈燕。

  上次偷看,这次偷吃,怎么哪都有你。

  不过我转身看见只有这小妞一个人的时候,顿时放心了不少。

  我本准备故技重施,先溜再说。

  沈燕看我想走,张嘴就要喊人。

  虽然我不怕沈燕,但他爸沈大壮却不好惹,要是让他知道我来偷东西,这事可没那么好解决。

  我把桃子往地上一丢,就把沈燕扑倒在了地上,想去捂她的嘴。

  沈燕显然不会轻易的束手就擒,拼命的挣扎。

  你还别说,这妮子毕竟是在农村长大的,力气真不小,我勉强按住了她的双臂,但自己也腾不出手去捂她的嘴了。

  情急之下,我一咬牙,凑上去堵住了她的嘴。

  沈燕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也停止了挣扎,任由我在她的嘴上使坏。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狗叫声,和沈大壮的呼唤声。

  这时候沈燕才回过神来,一伸手把我从她身上推开,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衣服。

  我也顾不得太多,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就扭头跑了。

  一路跑出了老远,我才停了下来,没想到就这么阴差阳错的把初吻送了出去,不过我又不吃亏。

  想想今天沈燕被我按在地上后的反应,难说这老女人也思春了?

  我一边回味着嘴里的余香,一边朝马富贵家走去。

  刚进门准备打招呼,就从屋子里冲出一倩影,看清来人后我心里不禁一荡。

  “三妞?”

  我这一叫,倒是让来人眉头一皱,纠正我说。

  “什么三妞,叫我雪儿。”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叫什么不都一样吗?”

  “哪里一样了,大笨蛋。”

  我也不知道那句话惹恼了她,马雪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骂了我一句就回了屋。

  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通过这几分钟的观察,我发现这丫头倒是越发水灵了。 

  虽然马富贵的人品不太好,长得也不好看,但老天倒是挺眷顾他的,自己在这个村子里一手遮天,家里也儿女双全,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

  也不知道他这个小女儿马雪是怎么想的,从小就喜欢粘着我,我知道马富贵因为这个说过她很多次,但也没见她消停过。

  之前她大姐出嫁,随着一起去隔壁村玩了一段时间,刚回来就让我碰上了。

  我也没多想,进屋把钱交给了村长,和他客套了几句准备走。

  刚一出门,看见还嘟着嘴的马雪站在门口,好像在等我出来。

  “雪儿,你是在这等我吗?”

  听到我叫她大名,马雪的脸色瞬间阴转晴,嘴角挂上了一抹微笑。

  “呸,自作多情,谁等你了。”

  我知道她已经不生气了,就故意逗她说。

  “那我可走了啊?”

  “你敢!”

  见我说要走,马雪瞬间急了。

  我知道再逗她就过了,急忙讨好地说。

  “好好好我不走,你有啥事吗?”

  “这周六是附近几个村子的大赶集,我在村头等你,你要是不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说完她就红着脸跑进屋里去了。

  赶集就赶集,你脸红什么。

  不过我没多想,正准备回家补个觉,旁边的墙角忽然走出来个人,把我叫住了。

  我一看,居然是刘月婷,她笑眯眯的看着我说。

  “傻小子,刚刚你和三妞的话嫂子我都听见了,你难看不出来,她分明是喜欢上你了。”

  这话让我愣了还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有些不相信。

  “不是吧,雪儿长得这么好看,瞧得上我?”

  刘月婷用手戳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估计也就你傻小子看不出来了。”

  我回想起刚刚马雪的态度和表情,再联合之前的种种,好像是有这么点意思啊。

  我急忙问刘月婷我该怎么办。

  刘月婷说,虽然我现在衣食无忧,但补偿金迟早有一天会花光,而且三妞毕竟是村长家的女儿,让我别每天就知道瞎混,像个爷们一样去做点成绩出来,到时候也好向马富贵开这个口。

  我一想是这么个理,点了点头说,谢谢嫂子提点,我今后一定不瞎混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刘月婷来村长家,不会是村长又想干上次那事吧?

  我索性直接问她来村长家干嘛,是不是这老淫贼又用啥事威胁你了。

  听到这话刘月婷瞬间满脸通红,伸手在我腰上的软肉掐了一下说,就知道你小子上次在偷看,别想多了,我是有正经事。

  我眼看周围没人,胆子也大了,忽然伸手在刘月婷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惹得她一阵娇嗔。

  “嫂子,以后有啥事来找我就行,我可比村长有用多了。”

  我这话是一语双关,刘月婷显然听得懂,她用那双水汪汪的媚眼瞪了我一眼,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明晚等我,就进去找村长办事了。

  这四个字可把我乐坏了,我两天都没出门,满脑子都是刘月婷的诱人模样,不知道不觉就到了第二天晚上。

  我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敲门声,来的不是刘月婷还是谁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