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麻麻屈辱做台,鲤鱼乡猛烈顶撞 - 信宜金融网 漂亮麻麻屈辱做台,鲤鱼乡猛烈顶撞 - 信宜金融网

漂亮麻麻屈辱做台,鲤鱼乡猛烈顶撞

【摘要】绑定中……” 文学     牛大猛做了一个梦,梦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

绑定中……”

 文学


     牛大猛做了一个梦,梦里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

     宿主?绑定?这是什么鬼?

     牛大猛挣扎着醒了过来,头痛欲裂。

     “绑定成功,宿主认证中……”

     牛大猛这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脑子里实实在在多了个什么东西,认真一看,才发现多了一个类似于平板手机的屏幕。

     “宿主:牛大猛,职业:农民,年龄:18岁,技能:种田,当前:一事无成!”

     “开启系统中!”

     “叮……系统已经开启!”

     牛大猛眼前一花,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里,一个巨大的屏幕就摆放在中央的位置。

     “兑换区!”

     牛大猛发现自己只能打开这个,再进去一看,里面只有一个催熟系统,不过好像需要什么晶卡兑换的。

     不过牛大猛仔细地看了催熟系统的能力表,一个季节的稻谷居然只需要一个星期就能成熟收割。

     这也太逆天了吧!

     不过这玩意需要晶卡兑换,晶卡又是什么鬼?

     系统立刻给出了解释,晶卡是一种兑换币,宿主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取晶卡。

     牛大猛眼睛越来越亮,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啊!

     在上高中的时候,牛大猛可是没少看一些网络小说,总觉得这些东西只是凭空想象的,离自己太遥远,没想到自己被牛村长一砸,居然砸出了个金手指。

     “任务一,隔壁阿清的内衣!”

     “获取隔壁阿清的内衣,注意,必须要阿清自己主动的给你,否则视为无效,任务完成后可获取三个晶卡。”

     牛大猛脸上布满了黑线。

     阿清是个寡妇,在村里过得很低调,对牛大猛确实不错,每次牛大猛饿肚子的时候,阿清都会做上一桌好吃的,然后叫上牛大猛。

     老实说,牛大猛在心里,把阿清嫂子当成了亲姐姐一般的存在。

     不过想起那催熟系统,牛大猛心头却是一片火热,想想看,七天就能熟透一季稻谷,那我不断地收割,一年的收成可是别人的几十倍了!

     长此以往,牛大猛坚信自己能够发家致富,从此走向人生巅峰,到时候看那个王小花还不跪求交往?

     还有牛村长居然敢偷袭他,这个梁子结下了,他无论如何都要还回去。

     回到村里,大老远的就看到江嫂又在那里卖弄风骚,她那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就像是个勾人心魄的钩子,很多男人都纷纷露出色魂授予的表情。

     不过江嫂看到牛大猛后,脸色大变,匆匆地跑了,看她所走的方向,应该是去给牛村长通风报信了!

     牛大猛也不多说,回到了家徒四壁的家里,躺在摇摇晃晃的床板上,盯着天花板,想着该怎么完成计划。

     “大猛,在家吗?”

     寡妇阿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她的声音听起来柔柔弱弱的,有股沁人心脾的芬香感,或许是想起了接下来的任务,牛大猛的脸没来由地一红。

     “嫂子,我在呢!啥子事?”

     阿清推门走了进来,老实说,阿清的打扮虽然没有江嫂那么风骚,但却总习惯穿一件洁白的衬衫,若隐若现,她长相属于很甜美的那种,有种江南女子独有的温柔味道。

     阿清平时看起来很柔弱,而且为人也很好,这让牛大猛莫名其妙地总有种负罪感,不过一想起那催熟系统,他又将这种负罪感抛诸脑后了。

     事实上,今天无论是泼皮张,还是牛村长,都让他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必须要让自己足够强大,否则就会被人踩在泥里,他发现自己现在太弱了,谁都可以捏一捏。

     “大猛,去我那边坐坐吧!”

     阿清低着头,俏脸微红地说道。

     平时牛大猛大大咧咧地,并没有发现阿清的这个表情,今天一看,心里立刻起了异样的心思,难道阿清对我有意思?

     “好……好啊!”

     不知为何,牛大猛的脑子里浮现出江嫂在田里的样子,一阵口干舌燥起来,也不知道阿清是不是也那么漂亮?

     阿清额前的发丝挡住了她的半张俏脸,不过听到牛大猛答应了,她双目亮晶晶的,像是得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笑起来迷人极了。

     牛大猛从来没见过阿清这个样子,一时竟看呆了眼。

     寡妇阿清在村里,是很多村民嘴里意会的对象,自古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过因为阿清洁身自好,所有村民们就习惯拿阿清开玩笑,各种各样的荤段子的女主角永远都是阿清。

     平时牛大猛听得多了,也不当一回事,可今天心里总有一股邪火,尤其是看到她的翘臀,以及盈盈一握的腰肢,这种情绪立刻爆发了。

     “嫂子……我!我……”

     牛大猛握住了阿清的手,她的手摸起来很软很舒服,冰冰凉凉的。

     寡妇阿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不过她俏脸上闪过一丝羞意,并没有把手抽回来,没有丝毫拒绝牛大猛的意思。

     “嫂子,有……有件事……可以求你吗?”

     “嗯!”

     寡妇阿清低着头,声如蚊呐地点了点头,俏脸更红了,呼吸也愈发的急促,她的半个身子几乎挨着牛大猛,一股股销魂的感觉在牛大猛的心里滋生。

     牛大猛看到寡妇阿清这个秀色可餐的表情,想起村口经常有人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还真有几分道理啊!

     “嫂子,可……可以送我一件你的内衣吗?”

     牛大猛挠了挠头,有些抓瞎地道,寡妇阿清在他心里,跟亲姐姐一样,对自己亲姐姐说这种无耻的话,牛大猛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寡妇阿清惊诧地看着牛大猛,脸上的潮红退了一大半,把手抽了回去,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了。

     牛大猛心一惊,这是嫂子发火的征兆,看来刚才他说的太露骨,所以惹恼了阿清嫂子,这可怎么办啊?

     “知道了!”

     良久,阿清幽怨地看了牛大猛一眼,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俏脸又红了,跺了跺脚,然后转身跑出了房间。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牛大猛一脸懵逼,可是看寡妇阿清的样子,似乎也没拒绝我啊!不过想起系统任务,他心里忍不住骂娘,什么任务不好,偏偏要这种任务。

     这下好了,让阿清嫂子生气了,以后连一口热汤都喝不上了。

     “大猛兄弟!”

     房间的门又被推开了,牛村长笑眯眯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怯怯的江嫂,像是做了坏事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

     “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没砸死我,现在想在这里行凶?”

     牛大猛愤怒地看着牛村长,又看了看江嫂,江叔去城里打工后,江嫂家里一些杂物事,基本都是牛大猛去帮得忙,现在没想到江嫂为了个奸夫,居然要置他于死地,这种感情实在糟糕透了。

     “听说大猛兄弟回来了!这不,给你送批文来了。”

     牛村长还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将手上的一叠文件交到了牛大猛的手里,“有些话,在村里我不希望听到,大猛兄弟!只要你听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完,他拍了拍牛大猛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江嫂则是一脸复杂地看了牛大猛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

     牛大猛却感觉胸口里有股怒火在心里填塞,牛村长这是赤裸裸地威胁他,可让他感觉到无助。

     自古民不跟官斗。

     牛大猛却暗暗决定,一定要跟牛村长好好斗一斗,看着手里那朱红的批文,他笑了笑,不过五亩劣质的水田,就为了堵他的口吗?

     把东西收拾妥当,牛大猛跑到了隔壁寡妇阿清的门前,门像往常一样,是虚掩的。

     牛大猛笑了笑,走进去后,将房门栓住,跑到厨房一看,阿清正在忙活着,额头上微微出的汗,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动人。

     其实阿清什么都好,长得不差,又能做家务,谁要是能娶了她,肯定是祖上几辈子修炼的福分。

     “来了?你去炕上坐一会吧!马上就好。”

     阿清做了牛大猛最喜欢吃的菜,红烧肉,烧茄子,这时候正起锅,看到牛大猛来了,笑了笑,接下来继续忙手头的活。

     牛大猛点了点头,回到堂屋,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阿清一个人生活也确实不容易的,心里没来由地多了一股柔情。

     “在那里傻站着干嘛?快去炕上坐。”

     阿清把饭菜端上了桌,看着热腾腾的饭菜,竟难得的还有一壶米酒,往常只要是重要的节日,阿清总会拿出自酿的米酒。

     今天难道是什么重要的日子?

     牛大猛想了想,不对啊!嫂子的生日还没到,他父母早亡,很小就吃百家饭长大,有着很多人没有的细腻情感,村里貌似只有江叔和阿清愿意接济他,所以这份恩情他都记在心里,连阿清所有的重要节日都记在心里。

     想起今天所作所为,牛大猛负罪感更浓,赶紧说道:“嫂子……我……今天说了些糊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阿清怔了一下,笑了笑,说道:“大猛今年都十八岁了,看来是长大了!以后不知道哪个姑娘幸运,能嫁了你做媳妇。”

     “要是能娶到嫂子这样的,我就烧高香了。”牛大猛脱口而出道。

     阿清笑容更甚,说道:“那好啊,嫂子给大猛做媳妇,怎么样?”

     顿了顿,她举起桌上的米酒杯,倒满后,仰头就喝了个满杯,俏脸上抹过一缕嫣红,“大猛今天可是你的生日,既然大猛想要……嫂子,嫂子也没什么不能给你的!”

     说完,她解开胸前的扣子,露出了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滑滑的,像是滑进了牛大猛的心里。

     我竟然十八岁了?

     牛大猛这才想起,今天确实他的生日,他都忘记了,没想到阿清却记得一清二楚。

     “好看吗?”

     阿清妩媚一笑,露出胸前的风光。

     牛大猛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一面的阿清,这个时候的阿清就像是天上的仙女。

     “吻吻我,好吗?大猛!”

     牛大猛脑子轰地一声,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一把上前搂住了阿清。

     室内的温度顿时炙热起来。

     牛大猛想起了村口那些村民的闲言碎语,突然打了个激灵,欲火立时消褪,将阿清推开了。

     房间里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觉得嫂子不好吗?”

     阿清的眼里透着一股落寞,问道。

     “不……不,嫂子哪里都好!就……就怕这件事传出去,对嫂子的名声有影响。”

     牛大猛结结巴巴,眼神飘忽,甚至都有点不敢看阿清。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阿清的情绪莫名有些激动,或许是想懂啊了什么,突然长叹了一声,“大猛,你走吧!这件事是嫂子的不对,不该勾引你的。”

     说完,哭哭啼啼的回了卧室。

     看着桌上那散发着余温的黑色内衣,牛大猛涌出一股莫名地冲动,想要把阿清拉回来,好好地恩爱一场。

     他,真的不想阿清伤心,更不愿意听到有关她的任何闲言碎语。可是,阿清的吻那么甘甜,他发现自己深深迷醉了!

     “唉!”

     牛大猛拿起黑色内衣,有些懊恼,更有些后悔,这一次肯定伤透了阿清嫂子的心,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劝,心里矛盾的要死,只能拿了任务物品,回了自己的家,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开始长时间的发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