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书玩遍全村女知青{给老子把屁股撅好了h} - 信宜金融网 支书玩遍全村女知青{给老子把屁股撅好了h} - 信宜金融网

支书玩遍全村女知青{给老子把屁股撅好了h}

【摘要】进入卧室躺在床上,脑海里一会是唐佳屁股上的巴掌印,一会是那个神秘的短信,心里很不安宁。在唐佳升职之前,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还是很和谐的,每周起码有两次高质量的性生活,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唐佳主动发起攻击。可...

进入卧室躺在床上,脑海里一会是唐佳屁股上的巴掌印,一会是那个神秘的短信,心里很不安宁。在唐佳升职之前,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还是很和谐的,每周起码有两次高质量的性生活,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唐佳主动发起攻击。可是在她升职前后,对我就有些冷淡,她的身体似乎逐渐开始排斥我。 

 文学


    正胡思乱想,全身光溜溜的唐佳进入卧室,看着我笑了一下,双手按在床沿上,缓缓爬向我,一边接近我一边问道:“老公,今晚你要怎么蹂躏我呀?” 

    这话太刺激了,就像一颗火星子掉进了一堆干柴里,一下子就把我的欲望给点燃了,我一把将唐佳摁在床上,裆部对准唐佳性感的嘴巴,咬着牙恨恨说道:“干!今晚干死你!” 

    “来吧,看看最后投降的人是谁!”唐佳不甘示弱地挑衅道。 

    我不再废话,开始了热身活动,低下头嘴巴含住了唐佳的樱桃…… 

    这天晚上我如愿以偿饱餐一顿,与唐佳云雨一番后缓解了我的疑虑,但这根刺却埋藏在心里,始终无法拔出。我变得猜忌,疑神疑鬼,总觉得唐佳变心了,第六感告诉我,唐佳外面有人,出轨劈腿只是个时间问题。 

    唐佳仍然经常加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每天都很忙的样子。而我的疑心病越来越重,试探着跟踪了几次唐佳,还找借口晚上去到唐佳的公司接她回家,仕途发现蛛丝马迹。因为我的疑心病,唐佳的脾气也变得焦躁,我们经常发生争吵。 

    除了跟踪唐佳,我也曾多次更换不同的号码拨打那个给唐佳发短信的手机,但是手机一直没人接听。几天后,再次拨打这个号码,已经停机了。这个电话的主人会是谁呢?难道真的仅仅是一个别有用心的恶作剧? 

    怀疑归怀疑,可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实锤,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什么,我反而变得越来越小心眼。 

    直到有一天,我在唐佳的包里翻到一张引产单,上面写着受孕三个月。看到这张引产单,我五雷轰顶,脑袋在瞬间一片空白,人在那一刻几乎石化了。 

    我们结婚已经五年了,在深圳这个一线城市房车都有了,唯独没有的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孩子。不是我不想要,其实我父母一直催着我们生孩子,他们好抱孙子,但是唐佳总是以事业为重,三十岁以前不考虑生孩子为由拒绝受孕,所以每次她都要求我采取安全措施。唯一例外的是收到那条神秘短信的那晚,她没有要求避孕。可是那是几天前的事,跟受孕三个月完全对不上时间。 

    这个孩子肯定不是我的,那么就是别人的,这个贱人,她早就劈腿出轨了,外面有人了。退一万步讲,就算孩子是我的,她有什么权力不跟我商量,就擅自做主去把孩子打掉?这是对我的蔑视,也是对我的侮辱。 

    联想到那个要谋杀亲夫的神秘短信,我的脑子里风起云涌,久久无法平静,一个人拿着引产单傻傻地从中午坐到了天黑。 

    在此之前,我曾觉察到唐佳似乎有了怀孕的迹象,经常干呕,饭量明显减少,有明显的妊娠反应。我暗自欣喜,问她是不是怀上了,可是唐佳矢口否认,解释说是吃了不干净的食物,身体不舒服。我将信将疑,想带唐佳去医院做个检查,还是被她拒绝了。 

    唐佳到底有没有怀孕?这个问题折磨了我好几天,唐佳被我追问得烦了,索性申请去上海出差三天。 

    三天之后唐佳从上海出差回来了,恶心干呕倒是没有了,脸上也有了笑容,可是她的身体明显十分虚弱,脸色苍白,像是大病了一场。看着唐佳这么虚弱,我心想这几天出差肯定累坏了,于是对她更加嘘寒问暖,每天下班后做好她最爱吃的饭菜等着她回来。 

    然而唐佳每天都很晚下班,回来饭菜早就凉了,我连弥补献殷勤的机会都没有。 

    真正让我恼火的是,接连几天晚上,我向唐佳发出想做那事的信号时,她都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拒绝了我。 

    以前她可不是这个样子,几乎是有求必应,我们的夫妻生活还算和谐。但是自从她升职加薪之后工作更忙,经常加班,我们的夫妻生活几乎中断了。 

    唐佳的反常让我对她不得不有所怀疑,她是不是越来越看我不顺眼,连夫妻间基本的交流都能免则免了,甚至我碰她一下身体都表现出反感和排斥。我的脑子有太多的疑问需要知道答案。 

    可是这张引产证明上写得很清楚,在妇幼保健医院医院做的人流,时间正好是她去上海出差的当天。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去出差,而是在医院做流产手术。 

    天慢慢黑了,我连灯都没开,一根接一根抽着烟,就等着唐佳回来,当面质问这个贱人怀的到底是谁的野种!妈的,老子这么爱她,对她这么好,她居然给我戴了一顶绿汪汪的绿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直等到十一点多,唐佳才从回来,身上有明显的酒气。这个贱人,又跟她的姘头去潇洒了吗?流产才这么多天,她就敢喝酒,为了这个也男人真的连身体都不爱惜了。 

    当唐佳打开灯闻到满屋子乌烟瘴气,而我像个傻子似的坐在沙发上抽烟,怔了一下,一脸不耐烦地问道:“怎么抽这么多烟,也不开灯,黑灯瞎火的这是怎么了。” 

    我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打开阳台的窗户,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唐佳,你过来坐,我有话问你。” 

    “怎么了嘛老公,这么严肃,出了什么事了吗?”唐佳换上拖鞋在我对面坐下来,一反平时的冰冷和不耐烦,目光温柔地看着我。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唐佳做贼心虚,心中一阵绞痛,越发确定唐佳已经出轨了。 

    我从茶几上拿起那张引产证明,递给唐佳,然后黑着脸死死盯着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看到这张引产证明,唐佳一脸惊愕,眼神里闪过一抹慌乱,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脱口而出道:“这,你哪里来的?” 

    “你别管从哪里来的,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怀孕了,还偷偷自己去把孩子打掉?”我冷着脸问道,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看到唐佳满脸错愕的表情,我的心一阵尖锐的刺痛。 

    唐佳沉默了几分钟,低着头半天不说话。沉默等于默认,我内心的屈辱感越是强烈。 

    “说,为什么?”我愤怒地质问道,情绪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唐佳抬起头,目光幽幽地看着我,柔声说道:“方文,你先别激动,等你冷静冷静我再给你解释。” 

    “冷静个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偷偷孩子打掉。”我从烟盒里又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抽了一口,因为情绪激动,手都有些发抖。 

    唐佳声音轻柔地说道:“对不起老公,孩子是你的,我绝对没有出轨。之所以不肯承认怀孕,偷偷去把孩子打掉,是因为现在是我事业的上升期,我刚接手财务部,千头万绪,每天工作压力很大,身体累,心更累,这个时候如果我安胎生孩子,财务部经理的职务肯定是保不住了,公司虽然不敢辞退我,但我的事业就会因为孩子的到来停滞不前。 

    这次升职对我非常重要,关键时期我不能因为受孕而耽误了前程。瞒着你去把孩子打掉确实是我不对,我也是怕你生气才不告诉你的。我们现在每个月有这种高的房贷,又刚买了车,你的收入又不高,我们的经济压力这么大,我真的不敢放弃事业回家养胎,希望你能理解我。” 

    听完唐佳这番话,我的怒火慢慢消退,心中反而生出一股内疚。没错,唐佳才是我们这个家庭的顶梁柱,房子是我们结婚前她父母出钱付的首付,唐佳每个月还房贷。我的工资每月拿到手的只有四千多,唐佳当上财务经理后月收入高达两万五。因为我自己事业上一直没什么起色,所以在这个家里我始终抬不起头来。 

    慢慢的,我头脑开始冷静下来,唐佳说的不无道理,现在这个家吃的喝的基本全靠她,一旦失去现在的工作,我那点收入根本不够每月还房贷的,连基本的生活花费都保障不了。 

    “对不起,不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是他来的时机不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不过我保证,等我再干两年,赚够房贷的钱我们就生个宝宝,可以吗?”唐佳十分温柔地说道,态度很真诚。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在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生存成本太高,一般工薪基层都不敢轻易生孩子。心里虽然还有疑问,可是多少可以接受这番说辞。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你的难处我也能体谅,让我生气的是你明明怀孕了却不肯告诉我,哪怕你跟我商量商量,我也会同意的。这么大的事你私做主张,太伤我的自尊心了。” 

    “好了吗老公,不生气了,人家都已经跟你道过歉了。我先去洗个澡,在床上等你喔。”唐佳展颜一笑,仿佛拨云见日一般灿烂,让我失落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唐佳是个几乎完美的女人,肤白貌美,五官精致得像一个瓷器,两排洁白的贝齿,笑起来特别迷人。她身高一米七,前凸后翘,丰乳肥臀,尤其是两条大长腿长让我迷失。结婚前后,我每次见到她都情不自禁,忍不住要扑上去温存一番。 

    唐佳不光是长得漂亮,而且很贤惠,做人做事十分大气,对我父母也很好,我父母对她那是一百个满意。结婚的时候,我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工资不及唐佳的一半,基本上月光,所以结婚时唐佳家连彩礼都没要,我等于白捡了一个白富美,所以我一直很宠她。 

    第二天在公司吃中午饭的时候,同事梁天端着饭盆坐到我对面,看着低头吃饭的我神秘地笑了一下,一脸的不怀好意。 

    “你笑个屁,你小子一笑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什么事,先说好,除了借钱,别的事都好说。”我抬起头没好气地白了梁天一眼。 

    梁天嘿嘿笑了笑,说道:“小看人,方哥,这回我还真不跟你借钱。只是有个事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说了怕你生气。” 

    “你能有什么事让我生气,我最生气的是你上次借我的一千块钱到现在还不还。”我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也是个月光,每到月底就没钱花了,公司的人都被他借遍了。 

    梁天愧疚地低下头说道:“发了工资你的钱我一定还。方哥,有件事我跟你说,前几天我在医院看见嫂子了,有一个男人陪着她去妇产科做人流。当时我还纳闷呢,怎么不是你陪嫂子去做流产,而是别的男人。” 

    听到这句话我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脑袋几乎炸开了,是别的男人陪唐佳去做的流产?这个男人是谁?



我的脑子好半天一片空白,原本平静的心像被扔进去一颗炸弹,掀起滔天巨浪,怔怔地看着梁天,好半天才问道:“你……看清楚了?确定那个人是我老婆唐佳?” 

    “当然确定,嫂子那么漂亮的大美人我怎么会看错。我从她正面走过去的,一定不会看错。”梁天信誓旦旦地说道。 

    如果梁天说的是真的,那就是唐佳在撒谎了。我看着梁天信誓旦旦的嘴脸,恨不得一个嘴巴子抽死他。 

    “那个男人呢,你认识不认识?看清楚长相了吗。”我继续追问道。 

    梁天努力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说道:“那个男人我不认识,长得很富态,身高跟嫂子差不多高,穿一身高档西装,一幅成功人士的派头,应该是个土豪。” 

    梁天越是这么说,我的心越往下沉。如果梁天没看错,那这个陪她去医院流产的男人绝对是奸夫,孩子肯定是他的。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越来越强烈,巨大的屈辱感再次涌上脑门,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吓得梁天把后面的半截话都咽了下去。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我知道你是好心,不会怪你的。”我强忍着内心翻江倒海的屈辱和愤怒说道。 

    梁天斟酌了一下,说道:“方哥,你说嫂子会不会在外面有人了?孩子是那个男人的,所以背着你偷偷去医院做掉了。” 

    这他妈还用你说吗,我心里的怒火差点绷不住发出来,深吸一口气才把这口恶气咽下去,家丑不可外扬,在单位里传得沸沸扬扬,别人只会嘲笑我没本事,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除此之外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别胡说,你嫂子那么贤惠的女人怎么可能出轨,出轨也要找个高富帅,怎么会找个土鳖大款。这事她跟我解释过,她刚升了职,我们家房贷压力太大,我挣得又少,现在怀孩子就得辞职安胎,经过我同意后决定把孩子打掉。那天我正好有事去不了,就让她表哥帮忙带她去一趟医院,没想到被你这家伙碰上了,闹出这个误会。”他妈的,被老婆戴了绿帽子,老子还得替她打掩护,心都开始流血了。 

    这话梁天将信将疑,很古怪地笑了一下,刺激得我真想一脚踹死狗日的。 

    我转移话题道:“你小子每个月就那么点钱,还把女朋友肚子搞大了,流产的钱你还是借的吧,这个月指望你还钱怕是指望不上了。” 

    梁天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笑道:“方哥,钱我这个月肯定是没办法还给你,现在我是一屁股烂账,每个月工资领到手就没了,给我再缓两个月吧。” 

    “行了,钱先不着急还,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给都行。只是别在公司里乱说话,损害了你嫂子的名声,我可饶不了你。”我笑笑说道,其实心里在流血。 

    梁天赶忙保证道:“我保证不乱说,怎么能损害嫂子的名义呢。方哥,一旦手头宽裕了我就还给你。” 

    我低下头默默吃饭,心脏抽得疼痛难忍,差点沧然泪下,心里的屈辱感让我痛不欲生,感觉自己最珍爱的东西大踏步弃我而去。 

    下午上班我完全没有心思工作,脑袋里全是一个男人陪着唐佳去医院引产的景象。真是难以想象,唐佳这么贤惠的老婆竟然也会劈腿出轨,她是怎么想的?她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翻滚的情景不断在脑海里闪现,她跟我做永远要戴套,可跟那个野男人居然连安全措施都不做,竟然导致了受孕,真是巨大的耻辱啊。 

    “喂,方文,你傻坐着干什么呢?我交给你的活干完了吗?磨磨蹭蹭三天了,我等着你主动干完活交给我,可你却坐在这里发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辞职走人。人头猪脑,这点事都干不好,公司养你有什么用!”一个女人忽然出现在我身后,冷冰冰看着我说道,一脸的严厉。 

    这个女人是我们公司的市场部总监刘莉,长得很漂亮,身穿一身职业小西装,包臀裙将她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包裹得曲线分明。刘莉工作能力强,做事风风火火,对下属十分的严厉,以苛刻闻名业内。她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特别狠,所以深得老板器重,据说跟我们老板还有那么一腿。 

    我和刘莉是同一年进入这家公司的,大学毕业六年了,人家做到了市场部总监的位置上,而我还在原地踏步,被她死死压着几头,工资也始终涨不起来。可她当着市场部这么多同事骂我人头猪脑,让我十分的愤怒,差点就站起来回骂过去。 

    我心里暗骂:你他妈才人头猪脑,还不是仗着自己长得漂亮,靠着陪睡上位,牛逼啥。女强人心理也有点扭曲,普遍对下属十分的刻薄。 

    “刘总,活我马上干完,干完就发还给你,可以吗?”我强忍着内心地不快,无比屈辱地说道。 

    刘莉脸拉下来,凶巴巴地说道:“三天还没做好一个PPT,你整天到底在忙什么?老方,不是我说你,你怎么现在混成一个老油条了,到现在还干着最基础的工作,难道你就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吗?” 

    这话说得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太伤人自尊心了,差点当场就翻脸了。 

    妈蛋,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倒牙,老婆刚给我戴了绿帽子,自己的顶头上司又整天找碴,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吗?我真想抄起凳子打人了,管他娘的,老子不干了! 

    心里问候了刘莉家所有女性亲属,可是嘴上却不敢顶嘴,憋得脸通红,握紧的拳头迟迟不敢打出去。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看来很有必要跟你单独谈谈了!”刘莉冷着脸说道,看我的眼神十分的轻蔑。 

    听到这句话我吓得浑身一哆嗦,难道刘莉对我的不满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要把我劝退吗? 

    我心惊肉跳,这份工作收入虽然不高,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可万万不能丢了工作,真要是那样,我就成了吃软饭的,花销全部靠唐佳一个人,在家里我就更加没有尊严和地位了,唐佳如果跟我撕破脸,直接把奸夫带回家里来,我可怎么办?我有反抗的勇气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