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之间一股黏腻,囊袋肿胀垂在腿间 - 信宜金融网 双腿之间一股黏腻,囊袋肿胀垂在腿间 - 信宜金融网

双腿之间一股黏腻,囊袋肿胀垂在腿间

【摘要】蓉蓉问道:“你啥时候结婚?”    表姐说:“不急,我才二十,城里姑娘都不得二十四五才结婚啊。”    蓉蓉瞪她道:“咱跟城里人咋比,晴儿啊,要...

蓉蓉问道:“你啥时候结婚?”

    表姐说:“不急,我才二十,城里姑娘都不得二十四五才结婚啊。”

    蓉蓉瞪她道:“咱跟城里人咋比,晴儿啊,要是你再不找对象的话,以后可就没人要了。”

    表姐说:“放心吧,有人要我的。”

 文学


    我藏在树后面正惬意的欣赏春光,听到表姐这一说,我的心凉了半截儿。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表姐马上就有男朋友了?想到这里,我身子一个趔趄,手肘不小心撞在树干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后山本来就安静,我跟她们又不远,声音就像是放鞭炮似的,顿时惊动了她们两个。

    “谁!”

    表姐瞬间反应过来,两只手捂着要紧部位,快速朝着这边看过来。

    尼玛!

    表姐这一声差点儿没把我心脏吓出来。我躲在树后,幸亏那树粗壮,她们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我,但我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怎么回事?”蓉蓉问表姐。

    表姐说:“好像有人偷看我们洗澡。”

    “什么,那岂不是咱刚刚说的话都被听到了?”蓉蓉恨得咬牙切齿的,一双眼睛恶毒的盯着我这边。

    “我早说了外面洗澡不安全,你非要来。”表姐也急着说:“赶紧穿衣服。”

    此时此刻,我连大气都不敢喘。除了这棵树,附近都光秃秃的。我这要是出去,铁定被她们一顿暴揍不可,所以我祈祷着她们会因为害羞离开,也好放我一马。

    可我想多了。

    很快,她们穿好衣服,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刚刚是谁躲在那里,赶紧出来,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蓉蓉脾气泼辣,现在更是大吼大叫,大有一副跟我不死不休的劲头。

    她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样,让我浑身战栗。怎么办,我要不要出去?我忐忑不安,心里也一个劲儿害怕。

    偷看女人洗澡这种事情任谁听了都不齿,如果被大家知道了,恐怕变得声名狼藉都是小事,要是变成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就惨了。而且我之前还偷摸偷看表姐,再加上这回,不知道她会怎么看我。

    我不敢出去。

    这个时候,我听到表姐说:“你如果老实出来,跟我们认错就算了,我们不希望把这事儿闹到村里去,对我们都不好。”

    表姐还是挺通情达理的,我正想硬着头皮出去认错,就听到蓉蓉狠狠的说:“跟这个偷窥狂有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个败类,我要让全村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

    我靠,这是逼我!

    听着蓉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心里咯噔直跳。我把T恤脱下来,罩着头,大吼一声冲了出去。蓉蓉分明没想到我会来这招,忙把身子一让躲了过去。

    听到表姐和蓉蓉在后面大声叫我站住,我心想鬼才站住呢,只有我这么聪明能想得出这招。

    我庆幸她们没看到我的脸,匆匆忙忙往前跑。可我没留神,踩在石头上一滑,整个人“噗”的摔在地上,浑身跟挨了板子似的疼。尼玛,关键时刻掉链子,她们会追上来的!

    果然,看到我摔倒,表姐说了一声“快追上去”,她们就朝我跑了过来。



我感觉膝盖火辣辣的疼,好像还流血了。这个时候,蓉蓉揪着我的头发狠狠的说:“起来,让我看看你是哪个败类!”

    我肯定不会让她看到我的脸。我埋着头闷哼一声,奋力挣脱。好在我力气比她大,把她推开拔腿就往前跑。跑出了十几步,我听到表姐说:“别追了,追不上的。”

    蓉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去他娘的,便宜他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大老远的听到这话,我这才安心。

    尼玛,这个骚女人,我看你洗澡怎么了,这是欣赏!也不知道被几个男人看过摸过睡过了,跟我装什么大牌!

    “阿成,你在这儿干嘛?”

    这声音浑厚,在整个后山格外的嘹亮。我气得脸都黑了,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抬头一看却是表哥。

    他纳闷儿的看着我,又说:“阿成,我妹呢,她们在这儿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应该……哦,我,我不清楚。”

    表哥用怀疑的神色盯着我,又朝我身后看了一眼。

    “行,那你先回去,马上吃饭了。”

    我站立不安,匆匆跟他说了句话就走了。我不知道表姐她们有没有听到我们说话,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反正我心神不宁的回了村。

    当天晚上就是表哥和表嫂的婚宴。

    来的人挺多,把整个屋子都挤满了。婚礼虽然很简单,但是该有的流程一样也没少。表哥穿着租来的西服,整理了发型,看着特有精神气。大家都夸表哥帅,把姨妈乐到天上去了。表嫂也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绣荷,打扮得很漂亮,把坐着的一群大老爷们儿眼睛都看直了。

    但在我看来,还是不如表姐漂亮。

    这天晚上,表姐就坐在我旁边。她一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我心里琢磨着,莫不是下午的事儿被她知道了?还是说她跟表哥对上头,我被表哥出卖了?

    尼玛尼玛,想着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表姐突然问我:“阿成,你跟小姨什么时候到的?“

    我一愣,支支吾吾道:“下午吧,傍晚。”

    表姐皱了皱眉头。

    “你去过后山没有?”

    我靠,她果然怀疑起我了!

    我先是大骇,转而安心下来,看来表姐并不确定那个偷窥者是我,也就是说她们并没有听到我和表哥的对话,和表哥碰面之后也没有露馅儿。

    “后山?没,哪儿能啊,我去后山干嘛?”我还是不咋会撒谎,话才说一半,脸上火辣辣的。

    “真没?”

    “没,没……”

    我低着头,都不敢看她。表姐也没多问,我琢磨着下去我迟早得露馅儿,赶紧说:“表姐,闷坐着怪无聊的,我去凑凑热闹。”

    表姐也没说什么。可我才刚起身,她突然说:“站住!”

    我纳闷儿的回头,就发现表姐用古怪的眼神盯着我的T恤说道:“这衣服是你的吗?”

    我靠,忘记这个紧要的茬儿了!

    “是,是的。”

    我硬着头皮说话。那一刻我差点儿没悔得捶胸顿足。都怪我太得意忘形,衣服都忘换了。当时我是用它罩着脑袋跑的,表姐没看着我的脸,这T恤她铁定再熟悉不过,因为T恤背后是大大的灰太狼头像,格外显眼。况且那个偷窥狂身材还跟我差不多,不是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