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够了不要了,魅魔蠕动榨吸 - 信宜金融网 唔够了不要了,魅魔蠕动榨吸 - 信宜金融网

唔够了不要了,魅魔蠕动榨吸

【摘要】张大奎才长舒一口气,扮演傻子也挺不容易的,幸好没露馅。    瞥了一眼桌上包着千鞭丸的纸包,张大奎嘴角露出冷笑,靠着壮阳药约炮,李德柱那玩意早晚废掉! 文...

张大奎才长舒一口气,扮演傻子也挺不容易的,幸好没露馅。

    瞥了一眼桌上包着千鞭丸的纸包,张大奎嘴角露出冷笑,靠着壮阳药约炮,李德柱那玩意早晚废掉!

 文学



    出了办公室,张大奎准备回到门口站岗。其实站岗不是他的工作,他平时只是喜欢和门卫大爷在一起。

    看门大爷人挺好的,是极少数待他不错的人,所以张大奎傻的时候也知道去找看门大爷。

    就在这时,温柔的声音突然在张大奎背后响起:“大奎,你……有空吗?”

    张大奎回过头来,眼前是一名穿着白色衬衫和浅白色长裤的女人。

    女人约莫有二十出头,长得很清秀,五官也很精致,特别是戴着的金丝眼镜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气质。

    和文若娴相比她有些偏瘦,但是该翘的地方却一点都不逊色于对方。反而因为比较瘦的缘故,酥胸显得特别挺翘,简直就像是两个汁水甘甜的大桃子。

    “林老师,是你啊!”张大奎傻笑一声。

    这女人叫林嫣然,是校长李德柱没过门的儿媳妇,也在这学校里教学。

    林嫣然虽然没有文若娴漂亮,但是她那文静的书卷气质却是让农村老爷们更加着迷,只不过她的身份让大伙都不敢碰她。

    开玩笑,李德柱可是和村主任是拜把子兄弟,谁敢对他儿媳妇动念头?

    “大奎,你现在有时间吗?”林嫣然俏脸一红问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脸红,但张大奎还是傻呵呵的回答:“有空啊,我有很多空。”

    听他这么回答,林嫣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笑靥如花:“大奎,不能说有很多空,应该说我有空。”

    张大奎傻呵呵点头:“我有空,我有空。”

    “那……你过来帮我看下门可以吗?”林嫣然红着脸问道。

    “看门?好啊!”张大奎也没问看什么门,不过这也正符合他傻子的身份。

    “跟我来吧。”林嫣然说完就带着张大奎来到学校办公室角落的一间房子门口。

    看到林嫣然带自己来这里,张大奎立刻懵逼了。

    卧槽!这里是学校的浴室啊,林嫣然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大奎,这个门坏了,我想……又担心有人会进来,你能帮我看着不让别人进来吗?”林嫣然俏脸红红的说。

    张大奎只觉得鼻子有些发痒,娘的,林嫣然竟然要洗澡,而且还让自己帮她看门。

    这是老天爷在给自己发福利吗,浴室的破门坏的真是太他娘的及时了!

    “呵呵,好啊。”张大奎表面上傻笑着,心底里却是乐开了花。

    要说全校哪个老师最让人着迷,第一名绝对非林嫣然莫属,最令人着迷的往往不是那些长得漂亮的,而是气质好的美女。

    林嫣然就属于那种气质型美女,而且她的身份还为她增添了几分圣洁,谁都不敢调戏她,哪怕说句荤话都不敢,这反而使得村里老爷们对林嫣然更加垂涎欲滴。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看到林嫣然的玉体,张大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对了,如果有人要跑到门口偷看的话也不行,你就把他们轰走。”林嫣然进去之前还补充了句。

    张大奎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想,老子一个人偷看就行了,别人连根毛都别想看!

    林可嫣进去后很快就开始脱衣服,虽然明知道张大奎是傻子,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往门口的方向看了几眼。

    门关不严,透过门缝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她担心张大奎也会偷看。

    不过张大奎怎么可能会那么傻,这会当然是要装一下。

    几分钟后,看到张大奎就像铁塔一样守在外面,丝毫都没有动弹,林嫣然才放下心洗起澡来。

    她每天都要洗澡的,昨天晚上因为批改作业太晚没洗澡,今天上午实在受不了,所以明知道浴室门坏了还是要来洗澡。

    就在这时,张大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对准门缝的方向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看到那具雪白无瑕的**,从那如凝脂般的玉颈到光洁的后背,再到看似不大但却浑圆丰润的翘臀。

    张大奎感觉鼻子更痒了,虽然可惜林嫣然没有把最诱人的正面展示出来。

    但是当他发现林嫣然是背对着自己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丫的,反正她看不到,那干脆自己回头去看。

    说干就干,张大奎缓缓转过身子,透过门缝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眼看着无数珍珠般的水滴滴落到林嫣然乳玉般的肌肤上,张大奎只觉得嗓子都要冒火了,而某个地方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就在他感觉自己即将控制不住某个地方的膨胀时,突然间一声大喊在他背后响起:“张大奎,你干什么呢!”

    这声大吼把张大奎吓懵逼了,不过幸好他反应快,赶忙把身子转过去。

    恰好就在他转身之后,林嫣然才满脸惊恐转过身来。

    她一只手捂住下面的青青草原,另一只胳膊想把胸前遮盖住。

    可无奈她的胳膊太细了,根本遮不住那两座颤抖着的峰峦,甚至还露出了不少区域。

    “张大傻,你偷看什么!”刚才的男声再次响起。

    这时林可嫣也终于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正是学校教数学的老师周一蒙,他也是文若娴的老公。

    她赶忙草草擦干身子穿衣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难道真的是张大奎在偷看自己?

    张大奎这会有点慌,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偷看了不到两分钟就被人发现了。

    周一蒙的声音非常愤怒:“平日里看你是个傻子,没想到还是个色傻子!跟我去保卫科!”

    身后的浴室里传来林嫣然匆忙穿衣服的声音,张大奎心知很快她也要出来了,到那时局面对自己将更加不利。

    突然间张大奎想到一个好主意,他故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身体却往旁边移动了下,让出了那道能看到浴室里场景的门缝。

    周一蒙虽然那方面很弱,但他也是个有正常**的男人,当即就下意识地透过门缝往里看。

    刚巧,这会林嫣然正忙着系衬衫扣子,无意间往外瞥了一眼。

    就这样,两人确认过眼神。

    “啊!”林嫣然顿时尖叫一声,赶忙用手护住了自己光洁的小腹。

    如果说刚才周一蒙声称张大奎偷看还没有证据的话,那周一蒙偷看自己却是被抓到了铁证。

    虽然他看的时候自己只露着小腹,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偷看自己的事实!

    “周……周老师,你……你为啥说我偷看啊,明明你刚才摆摆手让我闪开,我没闪,你……你就说我偷看!”张大奎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像极了傻子的辩解。

    闻言周一蒙脸色大变,张大奎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不过他演的这出戏简直绝了,当林嫣然冷着脸走出来时,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张大奎的话。

    一个傻子懂得看什么女人,倒是周一蒙这个臭不要脸的,刚才竟然公然从门缝往里偷看,真不要脸!

    “周老师,这件事我会告诉校长的!大奎是我叫来帮忙守门的,可没想到还是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溜了过来!”林嫣然俏脸比冰还要寒冷。

    虽然她平日里待人都是很和气,但是对待偷窥自己的色狼,那必须要比冰山还要严酷!

    “林老师,我没有……张傻子,你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就是你偷看!怎么还赖上我了!”周一蒙先是对林嫣然说,接着又指着满脸委屈的张大奎大骂。

    “周老师,你是一个老师,说话尊重点!大奎虽然有点笨,但他的人品也比你这位人民教师要好的多!别以为我没看到!”林嫣然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

    虽然她正和校长李德柱的儿子谈恋爱,但两人顶多就是牵牵手而已,根本没做过什么亲密的动作,她的身子可还没被任何一个男人看过!

    想到这里她还有些庆幸,幸好周一蒙来得晚了,要是再早一点,恐怕自己还真让他看了这清白的身子。

    不过林嫣然不知道的是,她清白的身子早就被张大奎看过了,虽然只看了后面的翘臀部分。

    面对林可嫣的指责,周一蒙虽然想辩解,但是却根本无从辩解。

    毕竟他刚刚的确是偷看林嫣然了,虽说没看到什么实时性的东西吧,但那也是看了……

    “林老师,你要相信我,刚才张大傻真的在偷看你洗澡,不是我!”周一蒙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