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撞软肉哭叫,两瓣粉红湿润的肉唇 一含 - 信宜金融网 顶撞软肉哭叫,两瓣粉红湿润的肉唇 一含 - 信宜金融网

顶撞软肉哭叫,两瓣粉红湿润的肉唇 一含

【摘要】身体也是一颤,我急忙握住张雨彤的手,说:“彤姐,别这样,我不洗了。”   欲望起来后,理智已经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张雨彤,我可能真的会上了她。 文学...

身体也是一颤,我急忙握住张雨彤的手,说:“彤姐,别这样,我不洗了。”

   欲望起来后,理智已经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张雨彤,我可能真的会上了她。

 文学



   我甩开张雨彤的手,也顾不得擦干身体,拿着衣服要穿上。可没想到的是,张雨彤狠狠地掐了下我的胳膊,气呼呼地说:“叶飞,你什么态度,老娘免费给你洗澡,你还不乐意?我告诉你,今天不干也得干,不然我就告诉刘婷,你想强件我!”

   我不否认我幻想过张雨彤,幻想她白嫩的身体,被我骑在胯下驰骋,可那毕竟是幻想,真正让我弄的时候,我不见得有那个胆量。

   张雨彤见我愣住不说话,忽然又是妩媚一笑,握住我的右手伸到胸前游走,双眼微闭,红润的香舌舔着娇唇,喉咙里面嗯嗯啊啊的,那模样真是放荡极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胸前的饱满高耸,变换着各种形状,仿佛越狠越用力,她就越舒服。

   说实话,我也扛不住了,本来就是个处男,渴望做那种事情,张雨彤又主动送上门,理智很快被欲望吞噬掉,我索性狠狠捏了几下。

   “呃……”张雨彤忍不住嘤咛一声,脸像三月里的桃花,妩媚至极,而后勾住我的脖子,扭动腰肢,两片身体轻轻的摩擦。

   下身穿着一条裙子,我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右腿,抬起来,裙子也滑到腰间,下面的雄起,正好顶着她两腿之间,已经被欲望冲昏头脑,我索性就想拨开她的内裤,直接进入。

   “小飞?你在家吗?”

   可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婷姐的声音。

   我猛然一惊,心里紧张,语无伦次地说:“在……在呢,我在洗澡。”

   受到惊吓后,我倒是清醒了不少,想推开张雨彤,可她却轻声道:“别怕,她要问我,你就说没看见。”

   说完这话,张雨彤轻轻地吻了下我嘴,接触到那两片娇嫩的红唇时,有种弱电流过身体的感觉。

   接着,张雨彤缓缓蹲了下去。

   “小飞,你彤姐回来过吗?”婷姐快步走过来,虽然明知道门反锁着,可我心里依然害怕得很,总觉得门锁不结实,婷姐随时可能打开门看到这一切,“刚才我们去逛街的时候,在一家商场看到她男友给别的女孩买衣服。你彤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冲上去就扇了她男友几耳光,还差点和那个女孩打起来。她男友倒好,也不说好话哄哄雨桐,竟然还提出分手。后来你彤姐就跑了,我没追上她。你看见她了吗?”

   听到婷姐这些话,我才知道张雨彤是受了刺激,主动和我暧昧,想必是为发泄吧。放在以前,就算她有那种想法,也不会这么大胆。

   此刻,张雨彤正蹲在我胯前,我只能说没看见,兴许是出去喝酒了。

   婷姐叹了口气说:“那我再去找找她,你也洗快点儿,洗完也出去找找,我真担心雨桐做傻事儿。”然后婷姐就走了。

   我不禁松了口气,好在婷姐并没有察觉。

   “彤姐,婷姐走了……”话说到一半,我的话戛然而止,只见某处被她握着,红唇微启,吐出粉嫩的舌尖,缓缓含了上去……



我想推开张雨彤,可双手却失去控制,怎么都抬不起来。

   张雨彤的搅动,让我欲望之门渐渐打开,如同江河泛滥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咳咳……”张雨彤被呛得咳嗽,直翻白眼,急忙吐掉,用水漱口。

   我尴尬得不行,就说彤姐,对不起,我没忍住。

   张雨彤回头白了我一眼,“谁让你忍了?”

   说完这话,张雨彤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落寞,又说:“小飞,姐失恋了。”

   洪水喷出之后,我感觉欲火也渐渐消失了,趁这个机会,我赶紧穿上裤子,一边安慰她说,姐,别难过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不珍惜你是他的损失,他早晚会后悔的。

   “这话姐爱听,他早晚会后悔的。可是……”张雨彤说:“可是姐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

   张雨彤难受,说明她在乎感情,总比无情无义的女人好得多。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不想婷姐担心,于是就给婷姐打了电话,说彤姐回来了。

   婷姐推开门看到张雨彤的时候,忍不住长吁口气,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张雨彤,接着快步走进来,将张雨彤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雨彤,没事儿,咱不伤心了,改天咱再找个比他好的。”

   张雨彤靠着婷姐的肩膀,只见双眼悄然泛红,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滚滚滚而落,伤心得不行。

   面对自己的闺蜜,张雨彤终于卸下了所有伪装。

   哭了一阵,张雨彤忽然又不哭了,抹掉泪水说:“不就是失个恋吗,我居然还哭,太没出息了。婷婷,小飞,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唱歌。”

   张雨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哭一下笑,真不知道她心里咋想的。

   婷姐知道张雨彤心里还放不开,于是就没说什么。晚上我们去夜莺酒吧,坐进包厢里,张雨彤点了些酒水,婷姐本来很少喝酒,而且酒量也不好,可张雨彤失恋了,她也没拒绝喝酒,几杯啤酒下肚,俏脸就悄然泛红了,看起来妩媚得很。

   期间我就充当护花使者的角色,坐在一角,静静地看着她们,也没怎么喝酒,看她们喝酒着状态,估计是想往醉里喝,我得送她们回去。

   张雨彤的酒量比婷姐好点儿,但几瓶啤酒喝下去,也有了醉意。唱歌的兴趣上来了,便去点了一首《臭男人》。

   男人会演戏,天生花言和巧语,甜言蜜语虚情假意,无耻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皱起眉头,真是一棒打倒一片。

   唱完高潮部分,张雨彤又不唱了,将话筒丢在一边,端起酒杯继续喝酒,婷姐只好硬着头皮作陪。

   离开的时候,张雨彤和婷姐都喝飘了,张雨彤喝醉后比较疯,婷姐还好,比较安静。

   打车到小区楼下,费了好大劲才扶她们上楼,回到家里,我忍不住往沙发上一坐,全身都轻松下来。

   婷姐斜靠着沙发,扶她上楼时的摩擦,使她的衣服有些凌乱,胸部高耸,两腿微微张开,目光顺着白嫩的玉腿看进去,深处的风景,隐约可见。

   张雨彤可能觉得热吧,干脆将衬衣脱掉,里面穿着黑色的内衣,将肌肤衬托得白嫩光滑。饱满隆起,中间形成一条深深的沟壑。

   房间里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微妙起来。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口干舌燥,难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