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h腰一沉蘑菇头,老板办公室噗嗤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要h腰一沉蘑菇头,老板办公室噗嗤好爽 - 信宜金融网

要h腰一沉蘑菇头,老板办公室噗嗤好爽

【摘要】连续被打了两次麻醉药,她身体软得厉害,口干舌燥,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文学    “婉婉,你醒了?”顾渊宁守了她半夜,连忙靠过去,温柔将...

连续被打了两次麻醉药,她身体软得厉害,口干舌燥,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文学

    “婉婉,你醒了?”顾渊宁守了她半夜,连忙靠过去,温柔将她扶起来,“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苏一婉点点头,手指不由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 

    “我没让苏可妍取走你的肾。”顾渊宁端着热水走过来,喂苏一婉喝下,“也幸好我来得及时,要不然……你就危险了。我真是没想到,陆谨修竟然真会一点情分也不念,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你死……” 

    苏一婉表情一僵,黯然的垂下了睫毛。 

    许久之后,她哑声开口:“渊宁,我改主意了。” 

    “什么?”顾渊宁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要离开他。”苏一婉主动开口,表情平静,但眼眶里,却有泪水在不停落下,“我要离开陆谨修……” 

    顾渊宁心中大喜,却又不敢相信,他劝过苏一婉太多次了,但她从未松口同意离开,甚至为了陆谨修的事情,差点跟他绝交。 

    “陆谨修他,又杀了一次我的孩子。”苏一婉泪水止不住滑落,手指紧紧按在小腹上,“他不是在要我的命,他是要我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婉婉,那你就别去想他了。”顾渊宁心痛的抱住她,柔声道,“不要再为他哭了,不值得……” 

    苏一婉抓紧了顾渊宁的衣服,哽咽道:“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再便宜苏可妍,我不要把我的肾给她……我不要!” 

    “好,我带你……” 

    “嘭!”病房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一把推开。 

    “苏一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也敢给我出轨!”陆谨修推开门,大步走近,浑身气压凛冽凶悍,叫人心悸,“难怪顾渊宁那么护着你,原来你们早就在一起了……苏一婉,你真是下贱得叫我恶心!” 

    顾渊宁皱眉,怒道:“陆谨修,你不要这样说婉婉,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不是?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说不是,真当我是瞎的吗?”陆谨修神色嘲讽,盯着苏一婉的眼神,犹如刀子,“苏一婉,你下贱浪荡的程度,可是一天比一天,叫人大开眼界。你这样肮脏的女人,顾渊宁竟然还不嫌弃,你们果真般配得很!” 

    他每一个字都无比尖锐,刺得苏一婉心口生疼,脸色发白的抓紧了被单,乌青未消的指甲一阵颤抖。 

    “我下贱肮脏?”她嘲讽的开口,眼神平静又绝望,“陆谨修,就算是我真的和顾渊宁有关系,那你自己呢,你公然养着情人苏可妍,还带着她在医院卿卿我我,这又算什么?” 

    陆修谨神色一怒,往前一步,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苏一婉:“小妍会在医院常住,不都是拜你所赐吗?苏一婉,你现在还敢说她的不是,究竟要不要脸!” 

    他的言语之间,永远都只有对苏一婉的指责和厌骂。 

    苏一婉嘲讽的勾出一抹冷笑,抬眸静静看着陆谨修:“好啊,就当是我跟渊宁有染,是我出轨,是我不干净了,我不解释。你不满意我,厌恶我,那就离婚吧,放我走……” 

    陆谨修一愣,没想到她竟然会直接说离婚,这女人,不是宁肯下跪,也不要离开他的吗? 

    怎么现在…… 

    他目光看向一旁的顾渊宁,眼渐渐阴鹜可怕。 

    突然离婚的原因,除了有新欢,还能因为什么? 

    想跟顾渊宁走,没那么容易! 

    “苏一婉,你想走,行啊!”陆谨修狠狠盯着苏一婉,“你害得小妍子宫受损,不好生育,那就把你的子宫留下,换给小妍!小妍身上哪个器官不好,就通通让你跟她换!”

 “陆谨修,你别太过分了!”顾渊宁都看不下去了,对着陆谨修怒吼,“当年的车祸,你有好好查过到底怎么发生的吗?就这样指责婉婉,你到底还有没有点判断力!” 

    “当年的事情,是我亲自查的!”陆谨修一字一句,无比笃定,“她谋划车祸的整个过程,一清二楚!” 

    是她先在苏可妍的车里动了手脚,又在半路开车,堵住了苏可妍的路,迫使她调转方向,从而因为车子的问题而出车祸! 

    整个过程,陆谨修看得清清楚楚。 

    “那根本……” 

    “渊宁,你不要说了。”苏一婉拉住了顾渊宁的手,阻止了他跟陆谨修的争吵,“陆谨修,过去的事情,你不信我,我不会再解释。你要跟苏可妍在一起,我也不阻止,我只要离婚。” 

    陆谨修往前逼近了一步,浑身凛冽的气压,毫不客气的施加在苏一婉身上。 

    “苏一婉,离婚的条件,我也说得很清楚了。等小妍把所有带伤的器官换掉,等她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健康,不管你是要死还是要走,我都随便你!” 

    “陆谨修,你……”顾渊宁的愤怒的发火,苏一婉连忙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拉住。 

    动作并没有越矩,可在陆谨修的眼里,却是无比亲密自然的挑衅。 

    这个女人,何曾这样自然亲昵的拉过他的手? 

    “陆谨修,苏可妍的身体根本没有问题,她要的不是肾脏,而是我的命,不信你就去……” 

    “那我就给她你的命!”陆谨修直接打断了苏一婉的话,黑沉的眼神又冷又狠,不留给苏一婉半分的柔情。 

    苏一婉完全愣住了,撑大了明澈的黑眸,看着陆谨修那无情的脸,彻底的傻住了。 

    他刚刚说,苏可妍要她的命,他就给她的命…… 

    原来在他眼里,她就是不值一提的垃圾。 

    苏一婉笑了起来,眼圈又一阵通红,眼泪快要流下时,被她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她不想再懦弱的在陆谨修面前哭着哀求。 

    “陆谨修,反正你就是要我的命对不对?”她问得很平静,“你就一定要逼死我吗?” 

    “婉婉……”顾渊宁好似感觉到了什么,急忙按住了她的肩膀,“你不要太冲动!” 

    苏一婉摇头,眼睛只是盯着陆谨修,固执的等他的一个回答。 

    陆谨修盯着那双平静,却又让他心口一阵发紧的眼睛,默了好几秒,才沙哑着声音,缓缓开口:“对,我就是想要弄死你,你想跟你的姘头离开,永远都没门!” 

    “好。”苏一婉点点头,忽然下床,朝着医院的窗户走,“你要我的命,我给你就是!” 

    “婉婉!”顾渊宁立即抱住了她,“你不要冲动,我能带你走的!” 

    苏一婉倔强的挣脱掉顾渊宁的手,脸上只有平静的绝望:“陆谨修想要我死,你救不了的。渊宁,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这份恩情,我下辈子再报答你了。” 

    说完,手臂一撑窗台,就要那么直接跳下去。 

    “婉婉!”顾渊宁死死拉住她,转头对着陆谨修愤怒道,“陆谨修,这就是你要的吗?你杀了婉婉两个孩子还不够,现在还要她的命,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陆谨修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黑厉的眸子死死盯着顾渊宁抱在苏一婉腰肢上的手。 

    “她今天要是真敢跳,不论她死了还是残了,我都马上同意离婚。”陆谨修移开视线,慢慢勾出嘲讽的冷笑,“可我打赌,她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她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做戏!这些虚伪的戏码,我早就看腻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