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游走于花缝之间,软糯受被做到哭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游走于花缝之间,软糯受被做到哭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游走于花缝之间,软糯受被做到哭

【摘要】王丽清害羞得抱住,将头放在我的肩膀上。 文学    “你肚子饿吗?要不咱俩先吃饱,再干活。”    “好坏啊。”&...

王丽清害羞得抱住,将头放在我的肩膀上。


 文学

    “你肚子饿吗?要不咱俩先吃饱,再干活。”

    “好坏啊。”

    王丽清越来越明白我的意思,羞得她用小拳拳猛捶我胸口。这一举动,把我的思绪带回学生时代。

    我这邪火一上身,漫天神佛都挡不住,今晚大战到天亮。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的大学生啊,人前端庄的小姑娘,在床上都银荡得很。对不住,还在学校的男同胞们,哥哥先撩一个走,你们就看谁老实谁接盘。

    挽起王丽清的手,一路走到夜市,吃了顿小烧烤,干上几瓶雪花大啤酒。

    我也不着急,全程闭口不谈那四千块钱的事情。看你什么时候憋不住,自己把前因后果说来。

    果然,我刚结完账。两人走到路边小径的时候,王丽清主动开口:“陈哥,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说:“怎么,四千块钱的事情,没问题。”

    王丽清吞吞吐吐说道:“不是这事。”

    “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你表哥,让他帮我解决下赵雷天的事情。”

    “吴青一直联系不到他。”

    “我之前欠赵雷天四千块钱,他利息滚得太高,我都还了好几倍,还不上了。”

    “明天就要到期,他说要是还不上,就让我卖。”

    王丽清吞吞吐吐好几次,才说这些话。

    打不通正常啊,表哥都跑路了。不过,我可以联系上他,但这不能和别人说。

    我就一直纳闷,为什么王丽清要提出见面,微信转个账,不就解决事情了。原来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赵雷天?什么人?”

    王丽清紧张说道:“我也没见过他,就同学介绍。是你表哥的下家,听说挺有实力,在堕落街那放窿。”

    “堕落街?”

    这城市里边的男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街如其名,那边基本都是KTV,酒吧之类场所,随时提供女大学生服务,说白了就是专门玩女学生的地方。

    不过仔细想想,那边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学生出卖自己,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学生借钱到期没有钱还,只能出卖自己慢慢还咯。

    “没事了,待会我联系我表哥,让他解决下问题。”

    “谢谢。”王丽清抿住嘴唇,握紧我的臂膀,露出微笑说:“那现在我们去车上吧,停车场那没多少人。”

    什么?车震?

    微风拂起起王丽清的小黑短裙,我咋看一眼,哎哟,这小妹子穿了件紫色的丁字裤。

    我偷偷伸手拉起丁字裤那条线大力一弹,小妹子吓得身子骨一抖擞,幽怨地回头,撅起嘴唇看着我。

    “那还不走。”我此刻心急如焚,都抬头了。

    我绅士地拉开车门,抬手请她坐进车后座。刚抬脚上车门那一刻,一大巴掌朝她小翘臀打去,打得王丽清春心荡漾。

    我一进车内,急里扒拉朝她扑去,一根中指极其刁钻。

    王丽清推推阻阻,就是不让我越过火线。

    哄了好一会,不见答应,彻底把我惹恼了。我脾气一来朝后一靠,啥事情都不干,也不看她。

    王丽清意识到我来脾气,声音绵绵几声,主动将酥软身子骨凑上来。

  这才一会,我态度就软了。

    大手伸入裙子里边,把紫色的丁字裤拉开一旁,开始划太极八卦五仪图。

    她身子骨疯狂扭动,受不住这般挑逗,声音不清不楚说道:“别...别...别这样。”

    我去,别这样,要哪样。我想哪样就哪样。

    停车场内,偶尔有几辆汽车经过,车灯投来强烈的光线。我看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游离世界之外的双眼,清纯可爱的面貌,极大的反差感让她充满极致的诱惑。

    我急不可耐地撩起她的上衣,我一手往下,一手绕后摸索着解她背扣。

    我皱起眉头,摸索许久,不见有扣在后边,满脸疑惑的表情。

    王丽清见我这表情,知道怎么回事,扑哧笑出声来说道:“笨蛋,要在前面解开。”

    活久见,还有这种新型罩罩?

    我懒得理会那么多,伸手穿过罩罩捂住她的热乎。那感觉,太舒服了。

    “嗯...嗯..嗯。”王丽清背靠在车门上,沉浸在我的美妙之中,她咬住嘴唇,眼神迷离,发出一声魅人的娇喘。

    这声娇喘引得我血脉喷张,我连忙脱下的自己裤子。

    王丽清一瞧就馋得不行,很快低下头去。

    我两手按压她的头部,舒服到翻白眼。

    王丽清很快就受不了了,不时歇战干呕。我不忍心,于是就让她按照自己的方法玩儿。

    “太大了,我好喜欢。”她百忙之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我早就忍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一把拉起王丽清的脚踝。

    她主动移开紫黑色丁字裤来就我。

    我兴奋的开始冲锋,王丽清丢魂般的叫喊起来。

    她突然阻止我说:“陈哥有带雨衣吗?”

    靠,这时候才问,我以为你有。

    我顿时愣了一下,说道:“没事的,我能控制我自己,待会弄在外边就好,实在不行,我等下去买毓婷。”

    说完,我两手按住她肩膀向下一压,再次发起进攻。

    王丽清怀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媚媚说道:“弄在里面好不好?我喜欢那样。”

    敏感的我浑身一哆嗦,搂住小蛮腰,更加卖力起来。

    “车...晃...怕...人”王丽清埋头靠在我肩膀,一边享受美妙,一边还担心被人发现。

    车后座的空间狭窄,两人紧紧相贴在一起。

    一口气搞了十来分钟,我感觉到自己即将要完,最后实在忍不住,我全身肌肉绷紧,死死搂住王丽清,尽情释放。

    我的脸依偎在王丽清身上说道:“太舒服了,要不要我去买颗药?”

    王丽清有气无力说道:“不用了,我今天安全期,差点就忘记了。”

    “那就好。”

    舒服过后,我身心愉悦地抱紧王丽清汗溜溜的身子,说道:“怎么,你们现在的学生,怎么老借钱?家里给的不够用吗?”

    王丽清撇了个眼神过来,说道:“学生是不花什么钱,但我是个女孩子。光包包,化妆品,衣服,鞋子,就不知道要用去多少了。”

    “要不我介绍几个客户给你,你利息算少点给我,怎么样?”王丽清用期盼的眼神看向我。

    “你要是介绍的客户够多,这利息你都不用给了。还能赚钱。”

    我想既然走上这条路,那就做大一点。

    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