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小伙粗大硬,贵妇美妇服侍 - 信宜金融网 帅小伙粗大硬,贵妇美妇服侍 - 信宜金融网

帅小伙粗大硬,贵妇美妇服侍

【摘要】这名字好耳熟啊!    听到王守平叫金发美女的名字。周小强一边嘀咕着念王心妍三个字,一边抚着额头努力回忆。    是她?&n...

这名字好耳熟啊! 

   听到王守平叫金发美女的名字。周小强一边嘀咕着念王心妍三个字,一边抚着额头努力回忆。 

   是她? 

   周小强很快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和王心妍三个字融合在一起了。 

   在学校里的一些往事,潮水般的在脑海里翻腾着。 

 文学


   王心妍是华西医学院的平民校花,比他高四级。 

   她是八年直博生,去年毕业的。在学校她是风云人物,周小强却是泥土一般的存在,连近距离欣赏她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周小强到学校不久,王心妍就出去实习了。 

   他在学校只远远的见过她两次,一直没近距离的看过真人。这会儿真佛就在眼前,一时之间居然没认出来。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药王山遇上同校的学姐,还是最为传奇的平民校花。这让周小强觉得很不真实,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本想在自己腿上掐一把,试试是不是在做梦,可现在没时间去验证了。王守平的爪子快要抓住王心妍的饱满了。 

   虽然王心妍一直在拼命的挣扎,可她的力气本就不如王守平,加上拉了四次,身子发软,现在几乎没力反抗了。 

   这种苍白的挣扎,反而激起了王守平更强烈的欲望,宛如灵猫戏鼠似的玩弄她。 

   否则,早就撕破她的背心了。 

   如果王心妍不是周小强的学姐,他未必会管这个闲事。 

   说实话,得罪王守平这种毫无原则和底线的老流氓,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可现在,他不得不管了。 

   “老混蛋!拿开你的狗爪子。” 

   周小强还是心太软,见不得自己的美女学姐被一个老流氓侮辱,暴吼一声冲了过去。 

   “救命啊……非礼啊!” 

   一见山里有人,王心妍喜出外望,不管来人能不能打过王守平,至少可以挡一下,获得喘息之机。 

   “小混蛋,是你?” 

   王守平仍旧有恃无恐按着王心妍,压根没把周小强当回事儿,侧过头不屑的瞄了一眼。 

   说起周小强和王守平之间的恩怨,挺尴尬的。 

   大二那年暑假,周小强到药王山采半枝莲,在水潭附近碰到王守平和一个寡妇打野战。本是无心之举,却惹怒了王守平,一口咬定周小强故意坏他的好事。 

   无意撞破这种事儿,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王守平受了那场惊吓,居然不举了。后来治了两个多月,花了几大千才治好。 

   从那之后,王守平对周小强恨得牙痒痒的。 

   最近听说周小强要回家开诊所,他逢人就说周小强的坏话,还说周小强大学没毕业,毕业证是山寨的。 

   王守平还放出了狠话,周小强诊所开业那天,他要去砸场子,让周小强当众出丑,丢人现眼,颜面扫地之后,也就没脸开诊所了。 

   “老流氓,你特么的真有种,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千万不要动。谁动谁特么的是孙子。”周小强冷冷瞪了王守平一眼。 

   “你想干什么?”王守平感觉不对劲,可想不明白哪儿不对劲。 

   “老东西,别动啊!”周小强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功能,镜头对准王守平,聚焦之后点了快门。 

   卡的一声。 

   周小强拍下了铁一般的证据。就算是强-奸未遂,也是三年以下的案子。稍微重点就可以弄两年半或更长,要是王守平上面没关系,蹲一两年是妥妥的。 

   “小杂-种,你敢拍老子,老子弄死你。”王守平不傻,这样重要的铁证,当然不能落在周小强手里。 

   他急忙松开王心妍,怒吼着向周小强扑去。他必须抢到手机,把图片删了。 

   否则,他相当于把七寸交给了周小强。 

   “学姐,你快走……”周小强两个箭步冲到王心妍身边,抓着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我……我没力气了……啊!”王心妍身子发软,惊惶之下没站稳,一个踉跄跌进了周小强怀里。 

   “我……我不故意的啊!”周小强手忙脚乱的去扶她,慌乱之中,一只手居然抓住了那团柔软……



  好强的手感! 

   周小强不经意的连颤数下,咽着口水偷偷感受,感觉一只手无法握住。如此壮硕,应该比兰雪儿的更大。 

    “你……小心啊!” 

   王心妍还没来得推开周小强,发现王守平的拳头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后脑门,赶紧出声提醒他。 

   王守平这一拳不但快,而且狠。 

   要是周小强偏头避开,拳头就会击中王心妍的面门,那豆花般的脸蛋要是挨上这样一拳,整张脸都会变形。 

   周小强抱着王心妍侧摔而出,倒地之后急忙松开她,右腿破空飞出,狠狠踢向王守平的裤裆。 

   王守平不屑的哼了一声,不闪不避,右拳迅速轰向周小强的足底涌泉穴。 

   这一拳比之前那拳更狠。 

   周小强来不及闪避,涌泉穴重重的挨了一拳。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沿着小腿迅速蔓延至全身,整条右腿都酥麻了,一时之间难以用力了。 

   周小强一下就蒙圈了。 

   上大学的时候,他在散打社练过一段时间,虽然没坚持到毕业。可一般的汉子,他能轻松的对付两三个。 

   这会儿遇上王守平,居然不堪一击。 

   难怪王守平这老色鬼如此嚣张,原来是深藏不露的好手,应该是专门练过的会家子。 

   他听别人说,王家的人会五禽戏,以前一直不相信,现在不得不信了。 

   周小强还没有爬起来,耳门上重重的挨了一拳,眼前发黑,翻了翻白眼,很快就昏了过去。 

   “毛都没长齐,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找死!” 

   王守平掏出周小强的手机,翻出图片删了。然后将手机扔进草丛里,一脚踢飞周小强。 

   周小强骨碌碌的滚了出去,滚进草丛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王心妍见势不妙,知道没人过来帮助她了,爬起来就跑。 

   “贱人,你还想跑?门儿都没有。” 

   王守平冷笑着追了上去,几个起落就追上了王心妍,一把抓住背心,用力向怀里拽。 

   扑哧! 

   撕裂声中,背心裂开,一分为二。 

   羊脂玉似的后背完全露了出来,黑色的胸罩带子环腰而绕,黑白相映,夺人心魄。 

   王心妍踉跄着向前栽倒。 

   王守平乐得哈哈大笑,扑过去压住她的身子,抓住胸罩带子向下扯去。 

   “狗畜生,你一定会有报应的。”王心妍愤怒呐喊,绝望之泪,顺着双颊滚滚而下。 

   王心妍即将面临被王守平拍全景裸-照,或是被这个老色鬼强-暴的悲惨命运。 

   而此时此刻,周小强也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诡异遭遇。 

   周小强被王守平一脚踢飞,顺着草丛滚了出去。 

   谁也没想到,不远处就是斜坡。 

   斜坡只有四五米距离,斜坡之下是一个很深的地洞。 

   周小强滚到斜坡就不见了,而后顺着斜坡滚下去,一下就掉进了地洞里。 

   他着地之时,额头撞在一尊石像上,眉心破了皮。 

   火辣辣的疼痛,顺着伤口迅速蔓延,很快就传遍了全身,仿佛整个身子都疼痛无比。 

   尤其是脑袋,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周小强大叫一声,突然昏了过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