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总裁吃儿子的口粮 - 信宜金融网 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总裁吃儿子的口粮 - 信宜金融网

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总裁吃儿子的口粮

【摘要】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安慰了她一阵就驾车去学校。在路上,我一直为自己的莽撞行为后悔,要是今天苏蓝真的跟我急了要离婚,一切可就都完了!    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暗暗想着以后可不...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安慰了她一阵就驾车去学校。在路上,我一直为自己的莽撞行为后悔,要是今天苏蓝真的跟我急了要离婚,一切可就都完了!

    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暗暗想着以后可不能再怀疑苏蓝了。她好歹是我的妻子,我得好好疼她。

 文学


    因为昨天一整晚没睡觉的缘故,我有些昏昏沉沉,好在路上没出事。等我将车停下在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辆奥迪飞快的开了过来,差点儿没撞上!

    我瞬间惊醒过来,就听到一个尖酸的女声在前面吼道:“喂你怎么搞的,会不会开车!”

    一听这话我就怒了。

    原来这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昨天在龚主任面前告发我偷窥的陈琳。这个女人不可一世的下了车,在我的车窗上面拍打道:“谢文,原来是你,你不会开车别开车,要是出了事我看你怎么办!”

    我恨得咬牙切齿。

    明明是这个臭女人自己的车技有问题,居然还把屎都甩我身上,要不是看在她学校里有背景的份上,我非得给她点儿颜色瞧瞧!

    匆匆忙忙赶到教室,我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同学们,我来晚了。”

    有几个调皮的女生说道:“老师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人家都想你了。”众人哄堂大笑。

    我赶紧说道:“别闹了,我们先讲课吧。”

    课本讲完后,我来到办公室,看到孟瑶有气无力的坐着,似乎心事重重。我问她:“孟老师,你怎么了?”

    孟瑶说道:“还不是我男朋友,他昨晚上又来找我了,还要我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换妻party,一直在门口不走。”

    party,还是个换妻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猛然想起了苏蓝。她昨天晚上也是匆匆忙忙去参加聚会,然后一整晚联系不上,而孟瑶的男朋友也怂恿她去参加聚会,难不成他们都是一起的,开了个淫乱派对?

    我转念一想,不能再误会苏蓝了,不然我们的感情会维持不下去的。

    安慰了孟瑶一顿后,我们各自分开去上课。很快就到了下午,龚主任特地来办公室找我。

    我看到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里直发咻。

    果然,龚主任跟我说:“小谢啊,昨天跟你说的事儿,你没忘吧?”

    我怎么能忘,还不是就让我帮她坑害孟瑶的那档子事儿?但我不敢直接说出口,因为我在学校工作这么多年,马上就能有新的突破,这个时候被撵走的话,等于前功尽弃。

    但要我去帮着他这个败类去祸害女老师,这种事我真的做不出来。

    我满腹心事的坐在办公椅上,孟瑶说:“谢老师,马上就下班了,你还在干嘛呢?”我连连挥手说没事。

    孟瑶微笑了一下,起身去洗手间。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我的内心开始纠结起来。怎么办,现在可就是下药的最后关头了,可我实在下不了手。但如果不下药的话,我很可能会丢掉工作,还会遭到龚主任无穷尽的报复。

    沉思良久,我终于还是咬咬牙,把粉末全部倒在孟瑶的水杯里。孟瑶有个习惯,水杯里不会剩水,她回来肯定会把剩下的喝掉。

    眼睁睁看着药粉全部溶解到杯子里,我心里后悔了。

    孟瑶的性格这么单纯善良,本来被她男朋友伤害就算了,现在又要落到龚主任这个老流氓手里。在那一刻,我猛然想起龚主任家里有个老婆性格相当火辣,她要是知道龚主任这档子事,肯定不会放过他!

    我赶紧用我新办的卡给龚主任的老婆发了条短信,说他在学校搞女人。只要龚主任家的那头母老虎能及时赶到,一切都不是问题!

    孟瑶很快就回到办公室,一看我还没走,纳闷儿的问道:“谢老师,你还要干嘛吗?”

    我肯定不能告诉她,就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还要整理一下课本,明天没时间备课。”

    孟瑶一副懂的样子,随手扬起杯子把水喝完。

    她正要离开,龚主任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阴笑着说道:“小孟啊,你那边的转正名额已经确立了,你跟我过来处理一下,很快就能转正。”

    孟瑶一听,瞬间激动起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转正,她很兴奋的跟了过去,殊不知龚主任昨天就有对她下手,她还这么毫无心机。

    看到他们两个人走了,我不放心的跟了过去。

    我是没想到龚主任来的这么快,等会儿他老婆赶不及可就惨了。而现在已经过了放学时间,龚主任更加肆无忌惮,甚至连窗帘都不关。

    透过窗户,我一眼看到龚主任搂着孟瑶,而孟瑶满脸通红,一副迷醉的样子,很明显药性发作了。

    她嘴里嘟囔着:“热,好热……”扒拉着要脱衣服。

    龚主任则笑眯眯的看着,脸上一副猥琐的神色,嘿嘿的笑道:“没事儿,快脱吧,脱光了就不热了。”

    他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孟瑶胸前露出来的大片雪白,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孟瑶有些按捺不住,自己都扯掉了好几枚扣子,龚主任实在等不及,一双大手猛地罩在孟瑶的饱满上,尽管隔着衣物,他脸上满是享受。

    他可能觉得这样摸着不舒服,又帮着孟瑶脱衣服。

    很快,孟瑶的外衣被脱了扔在一旁,龚主任就想着把手伸到背后解她的胸罩!我看得直发毛,完了完了,这个老流氓铁定吃定她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办公室楼下猛然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谩骂声:“姓龚的,你给我出来!”

    这声音恍若河东狮吼,我心里暗暗庆幸,幸亏龚主任的老婆来得及时,不然孟瑶可就惨了。



我快步跑回自己的办公室,装作认真备课的样子。没多久,龚主任果然扶着昏迷不醒的梦瑶回到办公室,说道:“你赶紧带她走,哎,我婆娘来了,真晦气!”

    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出门,那一脸晦气样逗得我差点儿笑了。

    我带着孟瑶出门,这个时候的她显然迷醉了不少,双眼朦胧,还在喃喃道:“好热,热……”

    真没想到药性这么猛。

    等我把她扶到车上,她的衣服都破烂不堪,我才把外衣给她盖上,转瞬间又落到车座上。现在的她仅仅穿着一件毫不蔽体的内衣,胸前的一大片白嫩都映入眼帘。

    更要命的是,她一边呻吟,一边把手伸进内衣和裙子里面揉抓着,场面有多旖旎就有多旖旎。

    我当时也给吓着了。

    除了妻子之外,我什么时候在现实中见到别的女人身体,还是这么一具年轻白嫩的胴体,瞬间身下某处部位便不自觉的耸立起来。

    孟瑶红着脸,扑到我身上开始舔着我的耳根,一只手伸到我的牛仔裤里面,我想要制止她。

    可她身上传来的香气实在太浓烈,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被妻子以外的女人如此抚弄,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她的一只手便探入我的内裤,在我的身下摸捏起来。

    她胸前的两坨软肉正好迎着我的胸前,那股丰满的感觉实在太诱惑,我努力把她推开放到后座上,赶紧开车就走。

    孟瑶一直在后座上呻吟,那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再加上这样的呢喃,要是一般男人肯定就忍不住想上了,而我正好不是这样的人。

    终于开到了孟瑶的家。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的窘境,我用我的外套把她套着,快步抱着上了楼。可尽管如此,在上楼的时候她还是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在我的神色,不住的在我身上舔着。

    幸好一路上没遇到人,我从她身上拿了钥匙开门,而后快速将她放到卧室的床上。

    看到孟瑶还在不住的翻滚潮红,我想着不能让她放任这样下去,只好把她带到浴室。用喷头开了凉水,朝着他身上就喷。一开始是有效的,但浴室的地板要滑,我一不小心踩滑,整个人扑进浴缸。

    孟瑶狂热的扑向我,脸上满是朦胧惺忪,一只手不住的揉捏我的身下,自己则飞快的扒了衣服,场面极其香艳。

    很快,内衣就被她脱了扔到一旁。

    我还想阻止她,孟瑶却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劲儿,一把将我推开,自己把早就湿漉漉的裙子和底裤脱了下来。只那一瞬间,饱满的双峰和细长的美腿,以及双腿间那美好的春色全部都暴露在眼前,我一下子尴尬起来。

    哦对了,除了妻子之外,我今天在家还见识到了她闺蜜嫣然的身体,也是全身上下毫无保留,现在又看到孟瑶的胴体,这是不把我这个男人当男人的节奏啊!

    孟瑶的求欢太过激烈,我差点儿就忍不住给她来个推倒逆行,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激烈的敲门声。

    什么情况!

    我正在疑惑,门外响起周程的声音:“老婆你在家没,老婆?”

    原来孟瑶的所谓男朋友又过来找她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闷不做事,当做家里没人,但既然是周程本人过来,我本能的想问清楚他和我妻子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快速给孟瑶穿上衣服,而后开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头发花花绿绿、打扮得痞里痞气的周程。他耳朵上打满了耳钉,一副社会混混的模样。

    看到我出现在门口,周程愣了一下说道:“林哥,你怎么在这儿?”

    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出现在他前女友的房间里,他没有半分生气,反而看上去还挺兴奋的样子。我说道:“孟瑶这里出现了点儿情况我,我送她回家的。”

    周程嘿嘿一笑,也没多说什么,马上就想进屋来。

    我赶紧拦着他说道:“孟瑶说跟你都分手了,你还是别进来了吧?”

    周程干笑两声。

    “林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跟孟瑶长期这样,早上吵架下午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着就要进去。

    我也没拦着他。

    其实想到孟瑶说周程经常给她发淫秽照片什么的,还要她去参加换妻活动,一看就是个人渣,但我放他进来,是想问问他关于苏蓝的事。

    我问道:“周程,你最近跟苏蓝有联系吗?”

    “嗯?”

    听我这一说,周程的脸色变了又变。我正想看看他怎么回答,不料浴室传来孟瑶一阵尖叫,周程连忙推开我说:“我老婆怎么了,让我进去看看!”

    很快,我们两个人来到浴室。

    孟瑶的药性还在发作期,一把揪着我的衣服不停的说我要我要,看得我脸上一阵通红。周程倒是没觉得尴尬,还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就把龚主任想下药玩弄孟瑶的事告诉了他。

    我也以为周程会恼羞成怒,谁知道他脸上满是笑容,还很兴奋的问我龚主任最后有没有玩儿了她,好像玩儿了孟瑶他会很开心似的。

    这下我确实纳闷儿了,不管怎么样孟瑶也是他的前女友,他这反应怎么这么奇葩?

    周程问我:“林哥,孟瑶吃了春药肯定想男人了,你刚刚有没有上了她?”

    听到我说没上,他马上兴奋起来:“林哥,反正我老婆现在神志不清,要不咱们俩一起把她上了?正好我最近在给她做工作,这样一来她肯定就乐意了。”

    我顿时蒙了。

    当即一脚踹在他身上,怒吼道:“你小子搞什么名堂,她可是你老婆,你就这么忍心让她被别的男人玩?”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