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吊起揉捏花蒂/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 - 信宜金融网 双腿吊起揉捏花蒂/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 - 信宜金融网

双腿吊起揉捏花蒂/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

【摘要】凌峰和方婷随着大巴车里的乘客一起下车,并肩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从出站口鱼贯而出。    临别时,凌峰询问道:需要我送你去学校吗?    不用,方...

凌峰和方婷随着大巴车里的乘客一起下车,并肩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从出站口鱼贯而出。

    临别时,凌峰询问道:需要我送你去学校吗?

    不用,方婷摇摇头,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说道:我们又不顺路,如果你这样来回跑的话,就赶不上上班时间了,我直接赶地铁去学校就行了。

    也行,你路上小心点。凌峰觉得小姨子的话有道理,随即点了下头。

    好的,你可别忘了我们今晚一起去看电影这件事哟?方婷调皮地朝他挤了挤眼睛,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不待凌峰开口,她便转过身,疾步朝地铁口方向走去。

    凌峰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离开。

    由于方婷的个子比较高,身材窈窕,走在人群中,简直是鹤立鸡群,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文学


    凌峰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在卫生间门口见到她美丽的胴体,顿觉心花怒放,有种想流鼻血的冲动。

    然而,一想起大家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妻子方舒让他照顾妹妹方婷的事情,就觉得有点愧疚。

    他心里清楚,如果单独与小姨子在一起,势必会控制不住自己,出现一些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来。

    如果他们之间发生了暧昧关系,有点对不住妻子,良心上过不去不说,还会受到道德的谴责。

    今天晚上,我到底去不去陪方婷一起去看电影呢?凌峰的思想很矛盾,既想与小姨子方婷在一起,又怕和她在一起。

    直到方婷的背影在人群中消失,他才迈步朝一个市内公交车站台方向走去。

    ……

    方婷搭乘地铁来到蓉城师范大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今天的第一节课。

    由于上的是基础课,几个班级合在一起,大教室里听课的人特别多,方婷提前打电话让同宿舍的室友徐丽娜替她占了一个座位。

    当她急匆匆地来到教室门口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由于她没来得及回宿舍换衣服,穿在身上那套黑色的连衣裙还有些潮湿,裙内风光若隐若现。

    同学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她,特别是那些男同学,看她的眼神特别痴,恨不得将他们的目光钻进去。

    面对一双双热辣辣的目光,方婷感到无地自容,于是,她红着脸来到徐丽娜跟前,一屁股坐到她身边的空位上。

    铃铃铃!

    方婷刚坐下,上课的铃声就响起来了。

    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上讲台,拿着一个教学登记簿开始点名。

    徐丽娜小声问道:婷婷,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才来呀?

    我去了锦城,我姐家了。方婷轻描淡写地说。

    这么说,你不是起得很早?徐丽娜看了方婷一眼,忽见她的眼里布满血丝,眼睛也黑了一圈,关切地问: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

    不……不是啊……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趴在姐姐家卧室门口,偷看她与姐夫在床上亲热时的情景,方婷顿觉一阵脸红,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唧唧!
    突然,放在挎包里那部华为荣耀8手机响了两声。

    方婷误以为是姐夫凌峰发过来的信息,心里有些慌乱,也有点紧张,急忙将手机从挎包里掏出来。

    然而,她低下头,翻开短信一看,却发现是班上追求自己那位名叫王凯的男生发来的一条肉麻的短信——

    爱你的心永不悔,想你的情永不退,想你想得无法睡,问你是否愿意和我飞,爱上你是我不对,忘记你我学不会!

    一想起这个讨厌的纨绔子弟像哈巴狗似的,整天围着自己转,方婷就感到一阵恶心,急忙将短信删掉。

    抬起头来,却见那家伙坐在自己前排位置,正用一副色眯眯的目光瞅着自己,慌忙将目光移开,再次将头低下来。

    这时候,站在讲台上点名的那名中年男人正在念自己的名字:

    方婷!

    方婷!

    连续念了两遍,她都没有听见。

    婷婷,杨教授正在点你的名字呢!徐丽娜用手碰了她一下。

    到!

    方婷这才缓过神来,慌忙应了一声。

    ……

    上课时,方婷的脑海里都在交替出现昨天晚上,凌峰撞见她洗澡,以及自己趴在主卧室门口偷看姐姐和姐夫亲热时的画面。

    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她都是神游太虚般地度过,以至于杨教授在讲台上讲的什么内容,在黑板上写的什么东西,全然不知。

    下课后,徐丽娜见她身体有些疲惫,便说道:

    婷婷,我见你今天的状态不好,你还是回宿舍休息吧,到时候,我把课堂记录抄回来,交给你就可以了。

    方婷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便回到2号楼女生宿舍202房间,一头扎到自己那张高低床的下铺上呼呼大睡。

    睡梦中,方婷恍惚觉得自己还睡在姐姐家那间卧室里。

    吱呀!

    一声门响,卧室的房门被人打开。

    一个人蹑手蹑脚地来到她的床上,在她身上用手摸摸捏捏的。

    方婷勉强张开了眼睛,看见凌峰抱住自己躺在床上。

    姐夫,你要做什么?方婷感到非常紧张。

    凌峰微笑着说道:我见你在房门口偷看我和你姐姐亲热,我想你很需要,就偷偷跑过来陪你了!

    不!不!方婷吓得惊叫起来。

    嘘!凌峰立即按紧了她的嘴巴,向她扮了一个鬼险,悄声说道:不要叫,你姐姐就在隔壁,别把她吵醒了!

    姐夫!方婷待凌峰松开了手掌,望看他呐呐地问道:你,你想怎样?

    凌峰没有吱声,只是一边吃吃地笑着,一边又动手去解她的胸罩。

    这,这怎么可以呢!方婷只感到浑身酸软无力。

    为什么不可以呢?凌峰坏笑一声,大手一挥,一下子扯开了她的胸罩,一对雪白饱满立即弹跳出来。

    方婷羞得哟了一声,就像小白鸽似的赶紧伏倒在床上。

 凌峰见小姨子如此举止,很有兴致地问:婷婷,你在主卧室门口偷看我们的时候,不是很大胆吗?怎么会这么害羞呢?

    你……你不要看我!方婷急忙阻止道。

    行,我不看你,但我要摸你!凌峰趁势压住了方婷,双手向下边一捞,捞住了她那对饱满。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方婷在惊慌中大声惊叫道:我……我是你小姨子呀!

    小姨子怎么啦,小姨子是人,也有那方面的需要,哈哈!

    凌峰一边狂野地笑看,一边在扯脱方婷的内衣,手指迫不及待地自后边向前伸过来抚摸。

    方婷立时紧张起来,用力想推开他,但想起自己偷看到他和姐姐在床上纠缠时的画面,竟然产生出了强烈的反应。

    凌峰见小姨子不再反抗,心中顿时无比火热,忙手忙脚地宽衣解带。

    不……我要你出去!方婷慌忙说。

    迟了,我已经进来了,又怎能出去呢!凌峰吃吃地笑看道:你如今已是我的人,应该要好好地服侍我才对!

    你……方婷顿了一下,说道:我姐姐会服侍你的!

    你姐姐没你漂亮,她侍候不了我!凌峰傲然地顶着方婷,说道:我觉得,还是和你在一起比较舒服……

    你这可是犯法呢!方婷痛哭着说道:我是你的小姨子,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强奸我?

    凌峰大言不惭地说道:你可以去告我,让我去坐牢,可你想过没有,我坐牢后,大不了与你姐姐离婚,对你有什么好处?关键是,你已经失身于我,以后如何面对你姐姐和家人呢?

    方婷担心地问:如……如果我与你发生关系,将来有了你的孩子怎么办?

    那就生下来呗,反正你姐不想生孩子!凌峰一脸笑意地说。

    方婷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凌峰的安排,抽泣着问:我现在该如何做好呢?

    凌峰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说:你现在什么也别做,乖乖地躺在床上,接受我对你的爱抚吧!

    说着,凌峰开始向方婷发起进攻。

    方婷逐渐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的心中生起了一把火,火在心中,血液沸腾,身体发烫,眼前便有点朦胧。

    朦胧中,她不停地呼唤着姐夫凌峰的名字。

    ……

    过了好一阵子,方婷才从激情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睡在学校女生宿舍的床上,而徐丽娜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宿舍,正坐在床边,一脸笑意看着自己。

    想起梦中的情景,方婷感到无地自容,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嘻嘻,凌峰是谁?徐丽娜笑着问: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你的保密工作不错嘛,难怪,我们学校的风流人物,富二代王凯那么追求你,你都无动于衷,原来是名花有主啊,什么时候把你男朋友带过来我们瞅瞅呀……

    娜娜,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方婷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如实回答说:凌峰是我姐夫,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

    啊?方婷的话一出口,徐丽娜顿时将眼睛睁得老大,吃惊地问:你原来是爱上你姐夫了?

    没……没有啊,方婷灵机一动,慌忙解释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己落水了,便向姐夫求救……

    徐丽娜将信将疑地问:你怎么不叫你姐姐,而是叫你姐夫的名字?

    方婷敷衍道:我姐又不会游泳,我既然落水了,不叫我姐夫叫谁,难道让我姐下水和我一起淹死?

    嘻嘻,这还差不多,徐丽娜神秘一笑,问:你姐夫是不是很帅?

    方婷不知道徐丽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警惕地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徐丽娜大言不惭地说:你也知道,我就喜欢成熟,帅气,有事业的男人,我只不过是想打听一下你姐夫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不妨介绍给我认识下。

    我姐夫是有妇之夫,你还是别打听为好,方婷瞥了徐丽娜一眼,调笑道:我更不敢把他介绍给你,因为,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狐狸精,如果我姐夫被你勾走了,那我就太对不起我姐了。

    切,你才是狐狸精呢,徐丽娜撅起小嘴说:我只不过和你开玩笑,何必当真呢,看来,你就是喜欢你姐夫,说不准还和你姐夫有一腿呢!

    去你的,方婷心里那点小九九被徐丽娜识破后,心里有些紧张,于是,白了她一眼,说道:我才不像你,什么样的男人都敢上!

    这话不假,徐丽娜的确如此,她是老少通吃,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带她出去玩,或与她睡觉什么的。

    因此,她在社会上结交了不少有钱的男人。

    她整天穿高档时装,名牌服饰,被大董事长包养,进出校门时,坐高档轿车,成为学校的款姐,有不少女大学生嫉妒和羡慕她。

    方婷早就看不惯她这种游戏人生的做法,不想与她同流合污,但徐丽娜与她同住一个寝室,经常像狗皮膏药似的粘着她。

    加之,两人相处时,徐丽娜并不让方婷讨厌。

    万般无奈之下,方婷才与徐丽娜要好的。

    表面上,她们是闺蜜,实际上,她们生活方式各不相同。

    一个开放,一个保守,一个时尚,一个朴素,她们的相同点就是都很高挑、漂亮和性感,是蓉城师范大学数一数二的校花。

    徐丽娜对方婷的指责似乎并不生气,媚笑着说:别不好意思承认嘛,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一半,我想,你也不例外!

    我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方婷不想继续在姐夫和小姨子这个话题上纠缠,白了徐丽娜一眼,说道:都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你不饿吗?

    不饿,徐丽娜摇摇头,媚笑道:今天中午,有人请我去蓉城国际大酒店吃大餐,一会儿,他们开车来学校接我,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没兴趣,方婷知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这个道理,断然谢绝道:我才不想吃什么大餐呢,要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在楼下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