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搅动着花珠,樱桃不能掉 - 信宜金融网 他的舌头搅动着花珠,樱桃不能掉 - 信宜金融网

他的舌头搅动着花珠,樱桃不能掉

【摘要】  “我怎么不对了?当时在浴室又不是我强迫你,都是你主动的而且我也没有怪你。”    乔静脸上一片殷红:“就算那是我的错,可是都过去的事情了。那今天早上的事情你怎...

  “我怎么不对了?当时在浴室又不是我强迫你,都是你主动的而且我也没有怪你。”

    乔静脸上一片殷红:“就算那是我的错,可是都过去的事情了。那今天早上的事情你怎么解释,我都听见动静了,家里除了你之外没有第四个人了。”

    “爸,你不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吗?”乔静道,“你是明华的爸爸,你应该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

 文学



    说完,乔静努力做出严厉的眼神,凝视着陆平。她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气势镇住陆平,好让他以后收敛一些。

    “我一直觉得你很懂事,现在看来不是了,”故意叹了一口气后,陆平继续道,“就算不提浴室的事情,就说今天早上我睡得很香,结果你们直接把我给吵醒,人睡一晚上,早上上个厕所很正常吧,既然去厕所就难免发出一点动静是不是?今天早上你们在做什么,我的确无意间听到了,但难不成我听到声音之后,我要立即穿起衣服离开这个家不成?”

    “我不是这意思,我……”

    “节制,懂不懂?”

    听到公公这好像是在说教的语气,乔静实在是不喜欢。

    但因无法反驳,所以乔静只好点了点头。

    “真像个孩子,”瞥了眼儿媳妇那高耸的胸,陆平问道,“待会儿要去上班啊?”

    “要的。”

    “中午想吃什么菜,我去给你买。”

    “我今天中午没在家吃饭,要跟朋友一块吃。”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

    “就是同事。”

    “同事和朋友可不是一个概念。”

    “玩得很好的同事可以称为朋友。”

    “这倒是,”顿了顿,陆平问道,“那你晚上总有回家吃饭吧?”

    “有的,我自己会买菜回来。”

    “还是我做饭给你吃吧,你上班也累。”

    “爸你不是在当保安吗?应该也很忙吧?”

    “这周我可以提早下班,这样我就能替我儿子好好照顾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陆平还盯着儿媳妇的胸脯。

    拿起一旁的热牛奶,乔静抿了一口。

    她刚放下杯子,她公公便道:“你嘴角有牛奶,舔干净了。”

    她公公刚说完,她便舔了下嘴角。

    看着儿媳妇将那滴乳白色的液体吃进嘴里,陆平都产生了极为色晴的想法。

    因口干舌燥,陆平也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着牛奶。

    匆匆吃过早餐,乔静便走进主卧室换职业装。

    黑色包臀裙,白色女式衬衫,肉色裤袜,这就是乔静的职业装。

    因身材火辣的缘故,所以当乔静穿上职业装,她的性感指数直线上升。

    尤其是那精美的面庞,高耸的胸脯以及修长的大腿,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瞩目。

    穿好之后,乔静才开始化妆。因底子好,她只是化了淡妆而已。

    化完淡妆,又在全身镜前转了两圈,确定没问题的乔静这才拎起包包走出主卧室。

    因要暂时和公公分开,乔静的心情格外好。

    但看到公公正坐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心情又瞬间降至谷底。这个男人真的不像公公,反而像是一只豺狼。

    暗暗给公公下了定义后,乔静礼貌性地微笑道:“爸,我去上班了。”

    “要不要我骑车送你?”

    “不用,我自己坐公交就可以了。”

    “坐公交多挤啊!”

    “坐公交比较安全。”

    “我是老司机,技术比我儿子还好。”

    “明华他骑车的技术也挺好的,”眯着眼的乔静道,“以前他还没有买小车的时候,他就经常骑车送我去上班。”

    “你不是已经考了驾照了吗?不能直接开我儿子那辆车啊?”

    “我公司那边停车很麻烦,路边很少停车位,停在里面又要收费,所以还是坐公交合算。”

    “我儿子能娶到你这么贤惠的女人还真是他的福气。”

    “他也很好,能嫁给他也是我的福气。”

    说话的同时,乔静已经穿好了黑色高跟鞋。

    高跟鞋让乔静显得很是高挑,更让她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所以看着此时的儿媳妇,陆平的眼睛都睁得特别大。跟昨天那件连衣裙比起来,今天这样的打扮真的是会让正常男人血脉喷张,所以陆平都觉得自己像是突然被扔进了沙漠,干渴得都想去吸吮儿子这两天有吸吮过的樱桃。

    “爸,我出门了,你待会儿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门给锁上。”

    “放心吧。”

    对着公公礼貌性地笑了笑,乔静急匆匆走出了家门。

    坐公交的时候,乔静依旧是在想着该如何赶走公公。

    要是赶不走公公,那她就只能自己住在外面了。

    可因她丈夫怀疑她跟前男友或者其他男人有一腿,住外面又显得特别不合适。

    那么,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想了数分钟,乔静依旧没有想出来。

    乔静真觉得她公公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可为什么她丈夫会如此放心?就因为是生父?

    因为郁闷,乔静那皱紧的眉头都舒展不开。

    下了公交,乔静朝经贸大厦走去。她是在京华服饰有限公司上班,在财务部担任出纳一职。

    来到公司,乔静像往常那样面带微笑跟同事们打招呼。一如既往的,不少男同事的视线都勾在她的身上挪不开了。

    有些是在看脸蛋,有些是在看胸,有些则是在看那翘挺的蜜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乔静是这家公司最漂亮最性感的员工。

    走进财务部,见里头一个人都没有,乔静便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倒水之际,主管许娜走了进来。

    “小乔,早上好。”

    “许主管早上好。”

    许娜对乔静道:“小乔,这个月你得去建阳那边收账。”

    “我一个人?”

    “当然,”许娜道,“我已经带过你两次,流程你应该都清楚的吧?”

    “就不能让那些人直接把钱打到咱们公司的账户上吗?”

    “肯定是有催过,但人家说暂时没钱你也没办法啊。”

    “那如果我去收钱,他们说没钱,我要怎么办?”

    “我不是带过你两次了吗?”看着乔静,将保温杯摆在一旁的许娜继续道,“其实你要发挥你的优势,这样就能很轻松把账给收回来了。要是你做得好,能把一些老赖的账都给收回来,上头很有可能会给你出乎你意料之外的大奖金。”

    “我可没有优势,我是那种不太会看场合说话的女人,跟许主管你根本没办法比。”

    “你是在跟我装糊涂啊,”笑出声的许娜道,“你居然会说你没有优势。”

    “我真不会说话,这点我得向许主管你好好学习。”

    “对于某些岗位,女人比男人更有优势,”许娜道,“只要你对着那些男人笑一笑,尤其是妩媚一些,那他们铁定是直接转账的。反正等时间确定下来,我就跟你说一声,到时候你就去建阳那边收账。你要记住,这是你第一次一个人去收账,而且那家服装店的老板特好说话,所以可别搞砸了。要是搞砸了,我真怕财务部得重新招人了。”

    “我知道了,谢谢许主管提醒。”

    乔静冰雪聪明,其实已经听出来了许娜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暗示她想要做出来成绩,就需要稍微牺牲一下色相。但是这种事,乔静真的难以接受。

    而且此时的乔静,可谓是面临外忧内患。不仅仅工作上遇到了麻烦,更可怕的是家里还有一头豺狼在惦记着她。

    此时的陆平,正站在儿子儿媳的卧室门前,在乔静上班走以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卧室的门。

    因为在浴室里发生的意外事件,漂亮的儿媳妇已经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已经开始疯狂增长,令陆平心浮气躁难以自控了!他想要主动做点什么事情……

可惜的是,乔静在上班去之前,就将主卧室的门给锁上了。

    要是没有钥匙,陆平自然进不去。

    陆平有在客厅和厨房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钥匙。

    要不然的话,他肯定是要参观参观儿媳妇的衣柜,看儿媳妇的内衣是有多性感。

    看着眼前这道门,陆平用脚踢了下。

    他不是想把门踢开,纯粹是发泄怒火而已。

    这时,陆平才瞧见那晾在外阳台的一条红色蕾丝内裤。

    走过去,陆平直接取下了那条早已晒干的蕾丝内裤。

    看着布料极薄,手感还特别丝滑的蕾丝内裤,陆平反复端详着。

    尽管不是穿在儿媳妇身上,但因这是儿媳妇平时有穿过的内裤,所以陆平还是非常兴奋。

    他更是在想着,假如某天他儿媳妇只穿着内裤在他面前走动,那简直就像买彩票中了大奖似的。

    而因儿媳妇身材性感火辣,所以陆平总觉得他儿媳妇应该不是很保守的女人。

    当然他得出这个结论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昨天傍晚以及今天早上都听到了儿媳妇那让他心潮澎湃的伸吟。

    而且他还在想着,因他儿媳妇以前有交过男朋友,所以以前是不是被男朋友干得跟个荡妇似的。

    想得越多,陆平对儿媳妇的渴望就越深。

    假如儿媳妇真的很骚,或许他有机会耕耘那经常被他儿子耕耘的地方。

    尽管有些不舍,陆平还是将儿媳妇的蕾丝内裤挂了回去。

    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陆平这才打电话给保安组组长,说今天重感冒没办法去上班。

    通完电话,他再次盯着儿媳妇那条内裤。

    想着儿媳妇穿着那条内裤的性感模样,陆平的喉咙都变得非常干燥。

    而想到傍晚就能见到儿媳妇,陆平又有些激动。

    他养了儿子快三十年,难道他儿子不应该让儿媳妇做点贡献吗?

    想到此,陆平的嘴角翘了起来。

    上午下班后,乔静便和同在这个城市的大学舍友江雪一块吃午饭。

    在吃午饭的时候,乔静还将自己这两天遇到的事说给江雪听,也就是她公公偷听她跟她丈夫做嗳的事。她也说了她希望公公能搬出去,但江雪是说无能为力。不过因看到乔静连午饭都吃不下,江雪还是答应晚上和乔静一块回去,并跟乔静一起睡。

    吃过午饭,打算回家午睡的乔静便打车回家。

    离家还有两公里,乔静收到了丈夫发来的短视频。

    因是丈夫发来的,想都没想的乔静便点开。

    “啊!用力!好舒服!比我老公干我舒服多了!”

    听到淫叫,面红耳赤的乔静急忙退出短视频。

    尽管只看了不到五秒,但那刺眼的画面她是怎么也忘不了。

    一个陌生女人跪趴在床上,一个男人正在后面冲击着。

    而因刚刚摄像头对准交合之处,所以短视频里的男女的那儿都被乔静瞧得一清二楚。

    至于男女的长相,乔静倒是没有看清楚。

    “看啥呢?”

    被司机这么一问,乔静忙道:“不晓得,刚刚看微信群的时候点了个视频。”

    “很辣眼睛的视频吧?”

    “是啊,”乔静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发的。”

    “那种视频可不能看。”

    “晓得的。”

    乔静是坐在副驾驶座上,所以和乔静聊的时候,司机还时不时斜着眼去看乔静的手机。但因乔静的手机屏幕侧向右侧,所以司机什么也看不到。很明显,司机是想看下乔静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到底是在微信群里点到了不该点的视频,还是说刚刚那发出浪叫的视频原本就是乔静存在手机里的。

    在看不到手机屏幕的前提下,司机则改为时不时斜着看一眼乔静的大腿。

    在肉色裤袜的承托下,乔静那双大腿显得更加修长以及浑圆。

    再加上之前听到了浪叫,所以司机都有些心猿意马的。

    至于乔静,她是紧紧盯着手机屏幕,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司机那不规矩的目光。

    将手机调为静音,乔静便想继续看丈夫发来的短视频。

    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看下里头的男主角是不是她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