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开警花苞/男神憋尿失禁玩尿眼 - 信宜金融网 局长开警花苞/男神憋尿失禁玩尿眼 - 信宜金融网

局长开警花苞/男神憋尿失禁玩尿眼

【摘要】裙子还薄,要是我抱住她,这不差不多是零距离接触?    她苍白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小声说:我们、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那——你往里面坐一点...

裙子还薄,要是我抱住她,这不差不多是零距离接触?

    她苍白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小声说:我们、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那——你往里面坐一点,我替你挡风吧,这样应该会暖一点。”

    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难为情,而且她也不是我女朋友,其实我抱住她,这会不会有点乘人之危。

    她小脸发烫地嗯了一声,悄悄挪着香喷喷的身子,那时候,不时有一阵香气钻进我鼻子里,害得我有些心跳加速,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美女虽然只是躲在我身后,却让我有种心弦撩动的欲望感,让我心里痒痒的。

    我们就这么悄悄坐着,时间流逝,雨点好像都打不破我们之间那种安静的气氛,总感觉空气里好像泛起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这时候,她红着脸颊忽然羞涩地小声说:要不你搂着我的肩膀吧,这样我们靠近一点,你也不冷。

    她说着,居然主动朝着我靠过来,脸颊还烫烫的,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呢?还是怕冷呢?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进怀里,这感觉真是爽死了。

    雨点伴随着雷声和闪电不时照亮着树林,姜洛神柔软还泛着淡香的身子被我搂着,我偷偷瞄着,由上而下地我更轻易看到她胸口挤压的浑圆雪白,水珠在那令人血脉偾张里缓缓流动,嫩滑而诱人。

    而且她一双美腿伸展着,有点破的丝袜漏出的肌肤那种白皙细腻的程度、还有这双腿的线条和还是那种视觉上、都仿佛能感觉到摸着一定很舒服,这简直堪称完美却又动人的艺术品。

 文学


    眼前这双美腿,绝对可以所有女人都羡慕,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本来发冷的身子胸口都好像堵着一口灼热,要是我以后的老婆能有这双超级美腿,我感觉这双腿绝对让我迷死到神魂颠倒了。

    姜洛神的羞涩始终没有褪去,一阵阵香气不时打在我脖子,痒痒的。她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忽然抬着脑袋,红着脸蛋带着一些担忧说:“星柏,你说若若她们那边,今晚怎么办啊?现在这雨好冷啊!”

    本来搂着她还是非常有感觉地,可她这话,几乎一下就提起了我心里的担忧,这种大雨,一时半会根本停不下来,而且她们没有避雨的地方,没有火种;现在树林里明显降温了,她们一群女人……能撑得下去吗?

    姜洛神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心里带着一种浓郁的沉重,我想骗自己我们能出去的,可是种种迹象都在告诉我,我们迷失了,而且迷失的地方是那么地古怪。

    “洛神,我们看看那个死人身上的笔记本写了什么。”背包在姜洛神那边,我想她帮我拿一下,这时候,我们如果能找到一条线索都是好的。

    她应了一声,挪动着身子从背包里拿了笔记本过来,似乎是想到那个腐烂的蛆虫场景还恶心得发寒一样。

    我打着电筒,姜洛神的身子和小脑袋都不自觉凑了过来,我们头贴着头,她背靠着我怀里,有种酥软磨人的舒服感,而外面的大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山风吹得更冷了。

    笔记本里一开始记载的时间、他来到这片丛林是八个月之前了,令人吃惊的是,他生前是个特种兵,而且他和他的战友是为了保护秘密考察队出发的,可是这个很专业的团队里面,他这最后一个人,也死了!

    “你看这里,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姜洛神指着里面,说的是这个队伍秘密出发进了丛林之后,就开始失去方向,并且无论怎么走,虽然不一定一离开就迷失,但是结果都只会往深处;依照他的话,他们只要失联超过三天,一定会有搜救队出动,照理说他们这么重要的人员国家肯定拼了命地找,可现在呢,八个月了,他们这个野外经验极度丰富的团队,所有人全死了!

    我心都凉了,如果说辨别方向,不说我和马泰这些人,但是这个团队的人,最起码区分方位比我们强太多太多。

    翻着纸张,里面的情绪从绝望到了兴奋,说翻过山之后,有一片令人神往的山林,而出去的希望就在山林里;只是往后的内容被撕掉了,仿佛断层一样;翻到最后一页,他记载了一片死人皮拔下来的文字,可看着那古怪的文字,却感觉仿佛有股尸臭味一样恶心。

    我不知道他说的翻过山是哪里,但看完这些内容,我和姜洛神心情都蛮压抑的,因为我们本来就不确定能不能走出去,现在更有些信念动摇了一样的感觉。

    可还不等我们说话,姜洛神忽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猛地抱上我的脖子,绵软的身子和那涨涨软软挺挺的胸脯毫无防备地进了我怀里,酥软得我都感受到了一颗小草莓。

    “有,有东西碰我!”她吓得还要进我怀里,我手下意识地托在她腰肢上,软的爽死了,这女人胆子真小,不就被什么碰一下嘛?

    可当我看到她腿边是什么的时候,别说她了,我心都凉了!

    树上一条比人还粗的蛇正在树上倒挂盘旋着,蛇头好像大半个窗户一样大,猩红色的蛇信子伸得老长,偏偏这大雨一直下着,导致我们都没有听到蛇吐信子的“滋滋”声!

    “走!”

    我勾住背包,拉着她的手急忙跑开,那蛇盘旋着树根下来的速度加快了一些,看那样子,这蛇是想要吃人!

    我把本子塞进背包,雨水淋在我身上让我感觉更是心里一阵发凉,这蛇太大了,抬着脑袋都超过两个人高,这他妈的,这片荒林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巨蟒!

    我拎出斧头,姜洛神抓着我的衣服,身子紧紧地靠着我,被吓得面色苍白。

    “洛神你先往后跑,快点!”我紧张地捏着她的手,这蛇太凶猛了,我几乎可以确定,今晚不是我死,就是姜洛神死,或者说,我们都要死!

    姜洛神看着我摇了摇头,紧张得要命,可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

    “快啊!”我焦急的吼了一声推开她,那时候我感觉到我推的是她的胸,她一下子就急得要哭了,可蟒蛇拖着身子沙沙地从枯叶迅速靠近,吐着一米多长的蛇信子,蛇行蜿蜒的速度快得惊人。

    “别管我,跑!不然我们都要死!背包你也带走!”如果我死了,她还能活,这个背包就是她能去找到林若她们的安全保障!

    姜洛神眼中含着的泪水都快掉出来了,淋着雨滴,可是我感觉那种冰凉让我毛孔都跟着炸开寒毛竖起,这一次我感觉死亡的危机比起车队汽车爆炸要来得强烈太多,因为那爆炸是死的,但这里的巨蛇是活的,会追人的!

    “嗖!”

    巨蛇脑袋带动着身子窜过来,头旁边的蛇翼张开,一身黑白分明的花纹,那张开一百三十度的血盆大口,仿佛能吞天一样,两根毒牙雪白得带着死亡的冰冷,这不是蟒蛇,这是巨大的毒蛇!

    我胆寒地勉强躲开,巨蛇脑袋撞到我早先身后的树木,根本就不给我丝毫喘息的机会,接着立起脑袋就要重新窜过来,我心里的紧张几乎仿佛钻出了脖子一样,“滋滋滋”的蛇信子吹风的声音,虽然有大雨的倾盆而下,可这蛇嘴吹风真的有种耳尖在发凉!

    “沙沙沙!”

    这蛇这回没有直接窜上来,超百米长的粗大蛇身在我周围盘着成了圈子,而且这蛇收缩着,我这情况,就好像有只大手,正在收拢,要紧紧抓住我吞掉,可偏偏,巨蛇用身体垒成墙一样,我出不去!

    “滋滋滋!”巨蛇吹着蛇信子,宛如倾盆大雨下的滚滚闷雷,蛇身盘旋随着黑白鳞甲缓缓动着,如果这么下去我必死!

    “苏星柏!”我听到远处姜洛神着急的叫声,我看不到她,可我听得出来她正在朝着我这边靠近!

    “走啊!你还回来干什么!”我咆哮着,眼睛都红了,她现在回来,不就是重新填着葬身蛇腹吗!

    我急忙举起斧头猛地斩落蛇身,我不能让蛇去注意姜洛神,否则她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巨蛇在被我砍中身子的一瞬间,仿佛彻底把仇恨放在我身上一样,身子极速收缩,我勉强躲着,一股湿冷的蛇鳞滑腻的贴在我身上,那种死亡的味道让我砰砰的心跳仿佛都多了疯狂!

    我猛地抬起斧头在它身上看下去,蛇鳞很厚,创伤不深,我现在就仿佛在水井里面一样,巨大的蛇脑袋就在井口俯瞰着我;我手里的电筒早就掉了,昏暗的光线还是能看到那寒光闪闪的毒牙,蛇信子滋滋滋地向前弹出,湿漉漉地仿佛随时都会窜着脑袋扑咬上来!

    “苏星柏!”姜洛神叫我,巨蛇脑袋忽然上抬,嘴里放吹着蛇声响,忽然异常凶猛地窜动,巨大的蛇嘴张开仿佛离弦的箭一样从上面遮天蔽日地窜下来!

    刹那之间,我感觉到了什么叫彻底绝望,头皮和脊背的发寒,让我仿佛感觉到或许这仿佛就是我的最终命运,可让我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我狠狠地甩出斧头,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勉强侧翻滚却紧贴在蛇身,随后我身边巨大的撞击地面都出现轻微的震颤,蛇头撞到了地面,并没有咬住我,但蛇尾巴却猛地连带着蛇头和我的身子紧紧勒在一起!



雨水冲刷着,天空不时闪电破空,空旷无边的深林仿佛处处都藏着湿冷和危机,只有紧张和胆寒刺骨。

    蛇身湿冷而带着一种很恶心的滑,它缠在我身上,那股巨力仿佛仿佛都能把我的身子搅碎一样,我上半身半个身子被卷在蛇身外面,随着蛇身紧紧地缠动,我看到斧头正插在蛇信子根部,鲜血泉涌,巨大的蛇嘴不时开阖,幽绿色的眼睛仿佛泛着仇恨。

    蛇缠动着想要抬起脑袋,我心脏早已经跳动到极致,清凉的雨水让这种死亡的味道更焦灼,我猛地按住蛇身,用力要挣脱出来。

    可我才出来大半个身子,巨蛇仿佛察觉到了我的意图,身子收缩,我一条腿被连着它的一部分身子紧夹住,这巨蛇是吃不掉我不打算罢休!

    蛇头就在我身体旁边,它因为斧头被砍着卡在舌根,它还在张着嘴,两根惨白色的毒牙还有毒液渗透,蛇信子一阵阵浓郁的鲜血泉涌。

    “呲呲呲!”

    蛇盘动着,脑袋又松开了一些长度,我听到姜洛神在不远处带着绝望的声音,可我更明白,如果我再不拼,我就要没命了!

    我卯着一口前所未有的狠劲,压抑着心头藏着的惊恐,猛地伸手去抓住斧头,当我握住斧头的瞬间,这蛇要张口吞我,几乎在生死存亡的刹那,我狠狠的贴着它的嘴又砍了一斧头,这一斧格外地剧烈,它一截蛇信子从嘴巴里掉在地上,一阵鲜血从它嘴里流下来。

    蛇身仿佛慢放一样,打在地面地动山摇,但随即迅速一阵痉挛,整个身子在短暂的松开后迅速盘动,仿佛要把我缠死,我胆寒着在那千钧一发猛地抽出腿滚在地上,脚踝心跳般的剧痛,但是蛇却失去了方向在地上倒下,巨大的蛇身那种长度恐怕都有两百米!

    我心脏怦怦跳着惊魂未定,姜洛神已经很靠近我这边,我忍着疼痛抬着斧头冲过去拉住她,“我们快走!”

    这蛇没死,砍掉蛇信子它会找不到方向,可是我只是砍了一截,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再度追上来,但至少,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嗯嗯!”姜洛神抹着紧张的眼泪,她一边背着包扶着我,我拎着斧头就这么忍着疼迅速地也要拉着她走,这片树林,让我一时间居然有点不敢待在这里,这种死亡的威胁,真的太近太近了!

    我跟着姜洛神一起跑着,甚至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洛神忽然高兴地叫道:看,那里有个木屋!有个木屋!

    电筒照亮着,有条藤梯顺着大树落,树上大概十米高的位置,真的有个木屋在搭着,虽然看起来不大,可自从车队爆炸之后,我们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木屋,仿佛终于看到遮风避雨的温馨一样!

    那时候,我甚至没有去想过这个木屋里,到底会不会有什么,甚至也没想过这藤条会不会断,我背着害怕的姜洛神一起上了木屋里,当我终于坐在这一片木屋里面的干爽,喘着粗气,我强烈感觉到,我强行从蛇身子里抽出来的腿,正一阵阵地疼。

    “你有没有事?”姜洛神一身湿漉漉的,紧张兮兮地要过来。

    我扔开满是蛇血的斧头,扭过身子正要说没事,可我哪知道,姜洛神才蹲下我面前,那根破破烂烂的裙带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忽然啪地断了下来,尽管雨水沾湿,她整个鼓鼓的胸却漏了出来,完美的雪白,带着一种涨挺和惹人灼烧,燃起强烈的欲望和美好。

    本来脚挺疼的,可现在这么看我都不疼了,脑子里一直嗡嗡嗡地冒出一个问题:这世界上,还有超越她性感的女人吗?

    愣了片刻之后,姜洛神忽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这叫声比起她今晚被蛇信子碰到的时候还要强烈。

    “转过去,不许看,不许看!”

    姜洛神脸颊上冒出一阵脸红,伸手捂住胸口,那种羞涩,仿佛都能拧出水一样。

    我恋恋不舍地狠狠看了一眼,才勉强扭过头,可心里还热热的,整个脑子里都是她雪白的那一幕,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忍不住想着她那双漂亮的腿,还有这雨水的浸湿里,她薄薄的裙子几乎全都贴在了身上,不仅能看出她的玲珑有致,还能看出那种让人心痒的若隐若现。

    悉悉索索了一会儿,姜洛神才说: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看向她,她把裙带重新打了个结,可是因为这么一来吊带的高度就上提了,她的裙子本来就短,现在一双大长腿更仿佛彻底绽放出来一样,真是漂亮得要死人了!

    “混蛋,你要忘记刚才看到的东西,知道没有?!”她红着脸白了我一眼,不等我说话,她就蹲在我面前转移话题说:“刚才真的吓死人了,你的腿怎么样了啊?”

    她紧紧夹着大腿,虽然不可能看到那动人的风景,可破烂的丝袜露出的雪白,却怎么看都有种令人窒息的味道,尤其是她这么蹲着,加上距离我这么近,湿的贴身的薄裙子,真的快看到一切一样,丰盈的胸前、盈盈一握的柳腰、翘挺柔软的娇臀,曲线迷人销魂。

    我尽量压住自己心里的躁动,“挺疼的,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

    没死在蛇嘴里今晚是真的命大,但是蛇同样没死,只是被我砍了一截蛇信子,如果这蛇恢复的话,指不定会找上来,要吞了我吧!

    我心里拔凉拔凉的,下次我还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命。

    姜洛神柔软的小手顺着我的脚替我脱掉鞋子,她软软地勾动着我,滑滑的,我微微低头,因为她身子趴地了一些,从我这个角度,很轻易就顺着她性感的锁骨、看到那两瓣鼓挺的动人,她脸颊上那种漂亮,和她认真温柔的表情,真的好像全身都在绽放着吸引力一样。

    我有点不敢看了,我怕待会儿要是在看,我忍不住对她做那种不好的事情怎么办?现在我真的有些动摇、我能不能出丛林了,如果不能出去,人性,是不是真的会变成马泰那样?可以杀人、可以卑鄙地收起火种、可以瓜分女人、甚至可以做出更多?

    夜雨下得格外的大,沙沙作响,昏暗的电筒勉强照亮着小木屋里,尽管这里终于能避雨了,但是气温却在不断下降,凉的让人非常难受。

    姜洛神处理完我的脚之后,就一直坐在旁边,她忽然脸颊红红地看向我说:星柏,可以把电筒关了吗?

    “怎么了?”我有些疑惑道。这树林里很可能有毒虫、有蛇兽,必须有光亮守着。

    她脸上的难为情更加浓郁了一些,支支吾吾地很不好意思:“我,我冷,你,你关了电筒我脱一下衣服晾晒。”

    我擦,原来她是打算这样,不过我犹豫了一下之后,说了一声好。倒不是说我想色她,虽然不可否认美女很诱人,但是我更明白,如果一直穿着这一身湿衣服,别说是她了,我自己这么下去也撑不住;虽然这里有毒虫蛇兽,可这么冷下去怕是没等来蛇兽我们就先死了。

    “你,你也脱吧,不要感冒了。”黑暗里,姜洛神关心又羞涩的声音传来。

    那时候,我真的忍不住在想,黑暗里我们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虽然看不到,可是我们居然就这么赤裸相对了。

    我心里有点痒痒的,不过还是脱掉身上的湿衣服,摸黑晾晒在小木屋木条上。

    一片漆黑里,姜洛神那里还在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我就听到她说:你,你不要开电筒偷看我啊!

    “放心吧。”我一边擦着身上的湿水一边应道。

    她嗯了一声,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我好像能脑补出黑暗里,姜洛神正羞红着脸睁圆美目防备我这边,一双玉手慢慢撩开裙带、弯下腰、褪去裙子、露出完美的娇躯,而她的罩罩早就因为这日日夜夜的奔波为了方便早就没了,接着她又蹲下身子,脱掉最后的阻挡,圆润动人的修长美腿夹着,身子暴露在空气里……

    虽然说我不会去看,但是听着她脱衣服的声音,真的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接着我听到她光着脚踩着木片,用一种防备又带着别样情绪的语气叮嘱我:“你,你记得不准看啊!”

    可她怎么越说,越是挑起我想看地情绪了。

    我应了她一声,心里挺躁动的,然后就默默斜靠枕着手臂,因为脱掉衣服,没有雨水沾身,感觉回暖了一些,可这种安静里,伴随着雨声,我似乎听到一阵不寻常的淅沥淅沥声。

    这时,一道强烈地闪过,我看到姜洛神正光着屁股蹲着,白白的水流出来,我知道淅沥淅沥的声音从哪来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