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

【摘要】赶紧摸出手机,把这狗血的一幕拍了下来。     “救命呀,强-奸了!”香姨嘶声大叫起来,大声的喊救命。     幸亏田小宝来...

赶紧摸出手机,把这狗血的一幕拍了下来。 

    “救命呀,强-奸了!”香姨嘶声大叫起来,大声的喊救命。 

    幸亏田小宝来了,不是他的话,香姨就被白大炮当媳妇使用了。 

 文学


    因为她的生态农场在大峡谷,距离村子有一段路。她喊破喉咙都没用的。 

    “哈哈,老板娘,你喊再大都没用的。乖乖做我的相好,我会好好疼你哦!”白大炮的粗糙大手在香姨肥美的山川之间游走一番后,飞快蹬掉裤子,分开香彤的大腿,就要刺入她的那之间…… 

    眼看香彤的土地被白大炮玷污,突然,一阵树叶哗啦啦响,平地冲出一个人来。那人手里握着一块砖头,照准白大炮的后脑,一砖头拍了上去! 

    白大炮啊的一声,翻起白眼,倒地上,成了一条死狗。 

    “小宝,我的亲亲,幸亏你来得及时。姨差点就成了这禽兽的女人!”香彤发现是田小宝从天而降,把她从禽兽的魔爪救下了。顿时这美熟妇哪还有半点气,对小宝只有感激涕零。 

    田小宝张眼见香姨雪白耀眼的大乃子露出来,顿时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香彤见他反应这么大,就大为心疼的道:“小宝,你喜欢看香姨的身子,是吗?香姨好不好看?” 

    “啊?好,好看!”田小宝喉咙发干,仿佛在冒烟。说实在话,他很想扑上去,就地跟香姨不三不四一回。 

    可是,香姨刚刚遭到白大炮那畜牲的粗暴袭击,若是他也照猫画虎,那他跟白大炮这只畜牲有什么区别。 

    他就把心头的躁动强压下去! 

    “好吧,那香姨就给你看。你看吧!”当下,香彤便是把小宝叫到农场的平房内,她就把自己变成光溜,把高耸的大乃展示给小宝看。 

    田小宝第一次看遍她的河川大山,着实过了一把眼瘾。 

    “这是乃子,这是大屁股,还有这里,是男人最向往的快活泉。男人想快活,就得从快活泉找乐子!看清楚没有?你会不会很难受?”香彤脸红心跳,加上被白大炮挑起了小火苗。看着小宝的时候,漂亮的脸蛋红得像火。 

    “香姨,我好胀……”不用他明说,这家伙拉起的山头早把他出卖了。由于局部充血,他脸色胀得通红,很想到那个梦想之地去耕耘一番。 

    “那,香姨帮你,香姨有办法让它老实一点,你信不信?” 

    “我……我不信!”田小宝不知怎么,一到香姨面前就不禁感到紧张,心跳加快,体内热血沸腾。 

    “嘻嘻,小样儿,呆会你就信了!”说完,香姨一屁股蹲到他的面前,拉开拉链,把他的家伙事儿捉了出来。只见暴怒异常,香彤吓得簌簌发抖,道:“大,真大!妈呀,小宝你是怎么长的,太大了! 

    妇人张大了嘴,慢慢的才包裹入嘴。吓得她赶紧退出来,满脸不可思议道:“小宝,我嘴小,怕给你撑裂了嘴哩。” 

    “啊?香……香姨,我……” 

    “我豁出去了,一定要帮我败火!”说完,香彤吐了几口香唾上去,再次缓缓包裹入嘴,一会儿,她就畅快的吞吐起来。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白大炮醒了,在那里破口大骂:“哪个王八蛋偷袭老子?出来!” 

    听见白大炮干了坏事,还敢挑衅。顿时,田小宝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说声香姨,你甭出来,我去收拾那个老流氓! 

    一听他要出去打架,吓得香彤死死抱住他的大腿道:“小宝,我不许你去!那个大胖子人高马大,你打不过他的!” 

    见香姨看不起自己,这下子把田小宝给激怒了:“香姨,你就这么瞧不起我?” 

    “香姨不是怕你有三长两短,到时香姨无依无靠,怎么办?” 

    “不怕。不打痛他的话,下次他还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说完,田小宝吱呀一声,打门走了出来。大笑着道:“白老板,你真牛比哦。大白天的敢强行良家妇女!” 

    白大炮发现是村里的小郎中田小宝,知道他是抱养的种,就一百个瞧不起,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后,大骂道:“一个野种,敢跟老子叫号。信不信老子打得你爹都不认识?” 

    “白大炮,我不怕你。不过在开打之前,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田小宝便是亮出手机,把拍到的不三不四一幕播放出来。 

    白大炮的肥脸顿时垮了下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道:“你想干什么?” 

    “嗯哼,这二皮脸够厚的啊。我就一句话,能不能坐下来谈?不能我就把这段录像发给你老婆欣赏!瞪什么瞪,我就是威胁你怎么地!”田小宝嚣张的看着白大炮道。 

    “你!”白大炮是出名的妻管严,要是家里的母老虎知道他在外面偷吃,不会一剪刀把他给剪了才怪!想到这里,白大炮高涨的气焰矮了三分,投降道:“好吧,告诉我你的条件!” 

    这孙子萎了,果然还是我精明啊。 

    “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许你打我香姨的主意,你再敢非礼她,哼,你知道后果!” 

    “好,我知道了,我发誓再敢非礼香彤,我就生儿子没那个啥!” 

    “第二,你借我五万块钱。保证三个月内还清!”其实他这么干,有点强买强卖的嫌疑。可是二姐孟紫妍在医院等钱做手术,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他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 

    五万块,对穷人是一笔巨款。但是对白大炮这种几百万身家的商人,就不算什么大钱了。尽管老大不愿意,白大炮不得不妥协。当场通过支付宝,转了五万元给田小宝。 

    田小宝也不含糊,写了一张借条,上面注明利息和归还日期。交割清楚后,这才放走了白大炮。 

    田小宝第一时间把五万元押金转给了二姐。二姐收到巨款,在电话里激动得都哽咽了起来:“小宝,你长大了。等二姐出院,一定报答你!” 

    “二姐,是我应该报答你,报答妈。你快点让妈把押金交上去,好尽快安排手术。晚上我来看你,白白!” 

    收起电话,后背两团绵软贴了上来,就听香姨宝贝似的说:“小宝,天呐,你要上天,你要上天啊。白大炮这种精鬼,都给你治服了哩!”女人一激动,就是亢奋的转到前面来,扑上来就吻。 

    田小宝也是大旱逢甘霖,疯狂的叨住香姨线条姣好的樱唇,炽热的狂吻起来。吻着吻着,他的粗糙大手就放在香姨的乃子上摸…… 

    “贼肉儿,你想要我是不是?”香彤身子就软了,脸红得像火。她很想让小宝干,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香姨,你不生我气了?” 

    “你是给吴老师治疗,又不是偷情。再说,你救了姨一命,姨哪敢生你气!来,摸姨的大乃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