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乖我硬了让我蹭蹭 - 信宜金融网 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乖我硬了让我蹭蹭 - 信宜金融网

惩罚她用下面夹毛笔写字/乖我硬了让我蹭蹭

【摘要】  地板上乱七八糟扔着不少衣服,女人趴在床上,圆鼓鼓的屁股高高翘起,男人两只手紧紧扶着女人的腰,跪在她身后,yanju在ying-dao里快速地抽送着。    &nb...

  地板上乱七八糟扔着不少衣服,女人趴在床上,圆鼓鼓的屁股高高翘起,男人两只手紧紧扶着女人的腰,跪在她身后,yanju在ying-dao里快速地抽送着。
     男人的动作很大,yanju每一次挺动都会响起啪啪的皮肉碰撞声,女人有些下垂的shuanru随着来回摆动,她张着嘴巴,眼神迷离,喉咙里发出一阵阵风骚yindang的shenyin。
     “我……我快忍不住了……”

 文学

     男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脸上的表情也显得越发狰狞起来。
     “别射里面。”
     女人话音还没落,男人低吼了一声,把yanju从女人的ying-dao里猛地拔了出来,然后翻过了女人的身子,喘着粗气把jingye射到了女人的rufang上。
     “你小心点儿,都弄到我脸上了!”
     女人抬起手擦掉溅到脸上的一点白色的液体,有点不满地抱怨了一句,男人听了则是yin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嘴唇:“嘿嘿,弄到脸上算什么,下次我全都射到你嘴里,然后让你吃下去。”
     女人啪的一下打掉男人的手:“少废话,我跟你说,你可别光知道享受不知道拔毛,你答应我的那个包记得给我买。”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肯定买。”
     说完男人又是笑呵呵地抓了一下女人的naizi。
     隔壁房间,一个看起来大概十四五岁的少女坐在书桌前,手里捏着一支圆珠笔,正面无表情地翻着书。
     两个房间都很小,而且只隔了一堵算不上厚的墙,任何一点响声都能清清楚楚地传过来,不过,对于隔壁激烈的zuo-ai声,少女好想根本没听见似的。
     大概是早就习惯了吧。
     少女名叫徐雨君,隔壁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她的妈妈,徐英。
     徐雨君刚生下来没多久爸爸就去世了,好几年里都是跟着妈妈徐英生活,所以就随了母姓,虽然八岁的时候妈妈再嫁了,但徐雨君一直都没有改姓。
     值得一提的是,隔壁房间里正在和徐英shangchuang的男人并不是徐雨君的继父,而是前街一家饭馆儿的老板,名叫陈志国,是徐英的其中一个情夫。
     “来,给我舔舔,舔硬起来再干一回。”
     陈志国说着话往前挪了挪身,把软绵绵的ji=ba凑到徐英面前。
     “你疯了?也不看看几点了,再过一会我老公该回来了。”
     “对,对对对,我差点儿给忘了。”
     陈志国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赶紧抓过衣服穿了起来,徐英也从床头柜上抽了些纸巾,擦掉了陈志国射到身上的jingye。
     “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别被人看见了。”
     “我知道,又不是

第一回了。”
陈志国应了一声,这时候也差不多穿好了衣服,陈志国伸手往徐英湿乎乎的胯下摸了一把,被徐英狠狠瞪了一眼之后才有点儿不情不愿地转身走出了房间。
     听到房门外面经过的脚步声,徐雨君微微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等陈志国离开之后,徐雨君放下了手里的笔,站起身来走出了房间,来到厨房外面,从冰箱拿出了一瓶水。
     这时候主卧房间的门又一次打开了,已经穿上衣服的徐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出来拿水的徐雨君,徐英猛的愣了一下。
     “原来你在家啊。”
     徐英很快就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开口对徐雨君说了一句道。
     “噢。”
     徐雨君看都没看徐英,淡淡地应了一声道。
     “刚才,你都听见了?”
     徐英问了徐雨君一句,不过语气和表情也没什么尴尬,好想根本不介意女儿听到自己跟其他男人shangchuang似的。
     “我出去打牌去了,刚才的事别跟你爸说。”
     徐雨君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水:“他不是我爸,我爸死了好多年了。”
     “以后别说这种话,谁养活你谁是你爸,虽然不是亲的,但好歹给了你饭吃,给你买衣服,给你交学费,他就是你爸。”
     “你也没拿他当老公,为什么让我拿他当我爸?”
     徐英本来已经提起包来要出门了,但马上又停住了脚,回头看向了徐雨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雨君慢悠悠地回答道:“你要是拿他当老公,为什么还在外面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鬼混?他明明也养活你了啊。”
     “他养活我什么了?”徐英有点激动地说道,“就他一个月赚那几千块钱,也就勉强够填饱肚皮的,省吃俭用一个月也剩不下一千块,这点儿钱够干什么的?我一个月光买化妆品买衣服就得三四千,我花了他几个钱?”
     徐雨君笑道:“既然不满意,那就去找个有钱的啊,干嘛还赖在这儿。”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因为带着你,我至于嫁这么个窝囊废吗?别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就算是现在,只要把你甩下了,照样有一大堆男人由着我挑!”
     徐雨君听到这里没再说什么,徐英喘了几口气,但还是没把情绪稳定下来,狠狠瞪了徐雨君一眼之后气呼呼地扭过了头,快步走向玄关,然后摔门离开。
     家里安静了下来。
     徐雨君看了一眼被徐英砰的一声关上的门,然后低了低头,尽管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但徐雨君手指微微收紧了一些,手里的纯净水瓶被捏出了一阵响声。
     “咔哒。”
     这时候一声轻响,门开了,一个留着寸头的壮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徐雨君本来表情木然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带着暖意的笑容,抬起脚,快步走到了男子面前,对男子说道:“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啊?”
     徐雨君的声音很是轻柔,跟刚才和徐英说话的时候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个壮年男子就是徐英的丈夫,徐雨君的继父,林浩伟。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