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奷上下同时刺激/我和康巴汉子的癫狂岁月 - 信宜金融网 公车被奷上下同时刺激/我和康巴汉子的癫狂岁月 - 信宜金融网

公车被奷上下同时刺激/我和康巴汉子的癫狂岁月

【摘要】“不要啊,我们不能在这里弄,会被人发现的……”        我是一名空少,今天完成飞行任务离机之后,我发现有东西落在飞机上了,所以返回机舱,...

“不要啊,我们不能在这里弄,会被人发现的……”
    
    我是一名空少,今天完成飞行任务离机之后,我发现有东西落在飞机上了,所以返回机舱,没想到刚进舱门就听到一个女人急促沉重的喘息声,还夹杂着哀求。
    

 文学

    这是乘务长刘怡倩的声音?!
    
    她这是跟人在飞机上搞起来了?
    
    今年刚满29岁的刘怡倩绝对是个顶尖的美女,既有北方美女高挑的身段,又有一张南方水乡才有的精致的迷人的脸庞。
    
    每次化着淡妆,穿着空姐制服的她,完美的s型身材展露无遗,能让所有男人都产生冲动。
    
    “轻、轻点,疼,快要破了,疼……”
    
    刘怡倩痛苦的央求声再次传来过来,听的我口干舌燥,鬼使神差的轻轻走了过去。
    
    透过贵宾舱的挡帘,我看到居然是我们机长刘泽跟刘怡倩搞上了。
    
    平时在我们空乘前面总是一副高冷模样的刘怡倩,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骚货,一脸娇羞的躺在座椅上,身体如水蛇般的扭动着。
    
    她衣服已经被扯开,黑色的蕾丝花边文胸外露,跟圆润肌肤的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刘泽那双大手,正隔着文胸狠狠地动着,那看死命的劲儿,像是要给刘怡倩抓爆似的。
    
    “轻点……”
    
    刘怡倩还在哀求,但刘泽看起来根本不在乎,另一只手‘哧啦’一声,竟然把丝袜给从中间撕开了。
    
    她里面穿的居然是一条黑色的丁字!
    
    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拿出手机,将摄像头偷偷对准了他们。
    
    刘怡倩平时在我们前面总是端着架子,而且老是无缘无故地针对我这种还在试用期的空乘。
    
    嫌我笑容不真诚,嫌我鞠躬不到位,甚至连我去趟卫生间都会嫌我耗费时间太长……现在他们所做的事已经违反了机组条例,等我拍下来之后,看她这个骚货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对我!
    
    可看到她痛楚中带有娇媚的模样,我发现我有些着迷了,脑子里想的已经不是去报复她,而是怎么去占有她!
    
    “我们不能在这里~啊~!别摸那里,别……”
    
    卖力蹬着两条大白腿的刘怡倩,这会儿在刘泽的身下她根本就是个任他玩弄的大尤物!
    
    “宝贝,你不觉得在这里更刺激吗?哈哈,放心吧,保证让你过瘾……”
    
    口中说着污言秽语的刘泽像是头死猪一样拱在了刘怡倩的身上,玩命地亲吻着。
    
    这时候的刘怡倩满面嫣红,红的小耳垂几乎都要滴血,鼻腔中更是挤出叫魂儿似的嘤咛声,一双手还不停地推着刘泽,“不要、不要!”
    
    原本套在她美腿上的黑丝袜也被刘泽脱下丢了出来,正好丢在了我前面。
    
    我再也难以忍受来自体内的冲动,将黑色丝袜捡起在鼻前用力闻了一下,然后套在那里,注视着挡帘内刘怡倩娇媚的胴体开始自我发泄。
    
    这种发泄让我身体稍稍好受了一些,但更让我心中产生到强烈的欲求不满。
    
    我需要真正的发泄,我咬着牙暗自发誓:终有一天,我要让刘怡倩感受到我的强大,让她成为我身下的玩物,让她在我的折腾下求饶!
    

第二章

    突然,挡帘内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刘怡倩那勾人的声音马上停了下来。
    
    是刘泽的电话响了,机场方面找他有事。
    
    那对狗男女的好事就此打断,我赶紧把丝袜丢到一旁,边提裤子边往外跑。
    
    就在我跑到机舱门口的时候,挡帘拉开的声音响起。
    
    我也不知道他们看到我了没有,只管一路狂奔,最终回到宿舍。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安稳,怕他们看到我后再找我茬。
    
    在宿舍里待了十几分钟也没见他们找上门来,我暗暗松了口气,出门去买烟。
    
    结果刚出门没走多远,我碰到了刘怡倩。
    
    这个时候的刘怡倩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兴奋的嫣红,有的只是平常对我的冷漠。
    
    我故意装作没事人,打过招呼就想离开,结果一条雪白的胳膊却横在我身前。
    
    她对我说:“王亮你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谈!”
    
    我不知道她找我干什么,但就算她不找我,也也会找她的,要不然今天的视频就白拍了。
    
    跟在刘怡倩身后,我放肆打量起了她的背影。
    
    她确实是个很精致的女人,不单容颜妖媚诱惑,背后的婀娜曲线也是让人心中涌火想要犯罪。
    
    那双裹在黑色丝袜内的修长玉腿,踩在高跟鞋触地的‘嗒嗒’声中傲然前行,令裙内的两瓣香臀忽左忽右,惹人遐想。
    
    在对她娇媚胴体的幻想中,走到宿舍门前的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取出50块钱递给了我。
    
    我有点懵,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她说,“你去帮我买双黑色丝袜,跟咱们空乘的丝袜同款,买完送我宿舍去。”
    
    把钱塞给我之后,她自己转身继续扭动着裙内的香臀,傲步进入宿舍。
    
    她无视我的态度,像吩咐佣人给她买东西的样子让我很恼火:你被刘泽弄破了丝袜,凭什么让我给你跑腿去买新的?
    
    以前她针对我,为了工作,我忍了。
    
    但是现在,我有她的把柄,不需要再忍了。
    
    我对着她的背影发出抗议,“乘务长,这不合适吧?我一个大男人……”
    
    话还没说完,刘怡倩头都不回的说道:“试用期合不合格,我说了算。”
    
    确实,我三个月的空乘试用期,报告上需要刘怡倩这个乘务长的意见。
    
    她要说我不合格,那我确实就无法继续这份工作,所以她摆明了是在要挟我。
    
    我恨得牙痒痒,让我给你买丝袜,我买你麻痹!
    
    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我一个闪身进入了刘怡倩的单身宿舍,然后把房门反锁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刘怡倩,她转过身,怒斥道:“你干什么?!”
    
    我不说话,只一步步的向她逼近,注意力全都被她胸前高高撑起的衣服所吸引。此刻我真的很想看看,是不是她衣服内真有其他空姐说的那么大,那么壮观!
    
    “王亮,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
    
    看着她那张妖媚脸蛋儿上的惊惶,还有她因为呼吸急促而导致胸前的明显颤动,我愈发的火旺,脚下迅速用力,猛地将她那具娇媚胴体给扑倒在了床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