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处那条嫩蕊的缝隙/被客人玩得下不了床 - 信宜金融网 最深处那条嫩蕊的缝隙/被客人玩得下不了床 - 信宜金融网

最深处那条嫩蕊的缝隙/被客人玩得下不了床

【摘要】    沈梦是我儿媳。        去年刚和我儿子赵刚结婚,她身高一米六多,长得很水嫩,尤其是那对xiong,也不知...


    沈梦是我儿媳。
    
    去年刚和我儿子赵刚结婚,她身高一米六多,长得很水嫩,尤其是那对xiong,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不管穿什么衣服,都会鼓起两团鼓鼓囊囊的山峰,高高耸立在她的xiong口,起码得有36。
    
    只要她一走动,那对大naizi都会随着她走路的步伐颤巍巍的抖动,看了就直接让人热血沸腾,总想去摸上一摸。

 文学


    
    最近天气变热,她在家里穿的大多都是比较短的裙子或者短裤之类的,经常露出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屁股也大得出奇,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
    
    她是一家护士的医院,为人很好,说话软声细语的,很会持家,端庄贤惠,人前人后的都对我很恭敬,好多人都说我儿子娶了一个好她。
    
    可惜我妻子十几年前就失踪到现在,一直音信全无。
    
    也许是因为妻子失踪的原因,儿子太想念他母亲,所以沈梦竟和妻子有几分相似,有时候我都错认为是妻子回来了。
    
    年青人夜夜春宵,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jiaohuan的喊声,我没想到的是,一直说话都是软声细语的儿媳,到了晚上,那jiaochuan声就显得很娇嗲很荡。
    
    每次听到儿媳的jiaochuang声,都弄得我欲火四起,只能靠打手枪来解决。
    
    因为我有夜跑的习惯,所以经常晚上出去跑步很晚才回来。
    
    这天晚上,我夜跑回来,怕影响到他们小两口,所以就蹑手蹑手的回到屋里,刚路过他们房间时,我突然听到儿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老公,我用你的毛毛扎辫子好不好”
    
    这在是做什么
    
    我下意识的走到他们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得清楚一点,可是没想到他们的房门没有关好,一下子就被我推开一条缝。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的呼吸瞬间就急促起来。
    
    沈梦已经褪去她身上的衣服,白得耀眼的酮体晃得我眼花,心里的燥热如涨潮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
    
    那性感美艳的酮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脑袋趴在儿子的两腿之间,小嘴张开,伸出舌头去舔儿子的那玩意。
    
    让我吃惊的是,她竟一边舔着,一边用小手去玩弄儿子下面的毛发,然后很心灵手巧的扎成小辫子。
    
    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儿媳的酮体,多年未碰过女人的我口干舌燥的,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尤其是看到儿媳张开小嘴,把儿子的那玩意在嘴里吞吞吐吐时,我的心跳一下子就飙升上来,完全忘记里面的人是我的儿子和儿媳。
    
    满脑袋都是儿媳那白花花的娇躯和傲人的巨峰,眼珠子也没能挪开半分,就这样躲在门外偷看。
    
    很快,儿子的呼吸就变得愈发的急促,如同蛮牛一般,双手也渐渐放松。
    
    儿媳的口技的确不错,就跟我在小电影里看到的一样,短短一会儿时间,她就施展了吞,舔,缠,绕等等技巧,我的心跳变得越发的急促,脑子里全是这香艳的画面,全身的热度也跟着一下子升高起来。
    
    我心里的欲火也跟着焚烧得越旺,裤裆里的家伙也暴涨到了顶点。
    
    “老公,我舔得你爽不爽你看我嘴巴像不像我下面的sao洞洞。”儿媳的嘴角流出口水,几乎都要连成一条线,来回的动作中不断发出亲吻一样的声音,而且口水还顺着她的嘴角不断流下来。
    
    她飞快的套弄着儿子的那玩意,我能看到儿子的那玩意已经在她的嘴里开始变硬,她也尽力的把那玩意向嘴里含,把腮帮子顶得鼓鼓的,就好像是含了乒乓球在嘴里一样,然后再使劲含到喉咙里。
    
    我看得满脑袋都是嫉妒与兴奋的感觉,嫉妒嫉妒他能娶到这么一个女人。
    
    我睁大眼睛瞧着两人在我面前上演的活电影,深怕漏掉任何一个镜头。
    
    裤裆里的赵老二更是硬得发疼,恨不得也冲进去,把赵老二塞进儿媳的嘴里。
    
    她的脑袋飞快的上下套弄着,每次都把儿子的家伙吞进喉咙,吐出的时候,嘴唇紧紧地根部一直到枪头吮吸着从,爽得儿子不断的张着嘴大口喘气。
    
    含了一会儿后,儿媳就把那玩意吐出来,娇媚的摇了摇那丰盈的大屁股:“老公,你快干我好不好让我再喊爸爸……”
    
    儿子明显犹豫了下:“爸夜跑还没回来,万一待会儿他发现了……”
    
    “爸没那么快回来的……我想要了。”儿媳有些着急的一把把他推到床上,然后跨坐在儿子的身上,一手扶着儿子的家伙,一边缓缓坐下来……
    
    一坐下来,她就拼命的上下套弄,那双丰乳在我的眼前晃动不停,晃得我差点都眼花。
    
    我没想到,表面上端庄贤惠的儿媳私底下居然会是这么一副样子,紧绷的短裤压迫得赵老二无比难受,想让我有种想要拉开拉链手动解决的想法。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我和她身下的儿子,儿子疯狂的挺动着下身,把她都颠了起来,那玩意突然从儿媳那毛发浓密的秘处滑了出来。
    
    她赶快用手的抓住儿子的家伙,对准她的秘处塞。
    
    然后满足的哦了一声:“哦……坏鸟鸟你想跑哪去,快到姐姐这里来!”
    
    我看得浑身都是欲火,烧得我整个人几乎都要燃爆。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儿媳sao媚的样子,刺激得我热血沸腾,内心的燥热如同高温火焰一样。
    
    “老公,梦梦现在……sao洞洞里面又酸……又痒……你再用力点嘛……sao梦梦的水出来了……”儿媳一声长长的娇吟,娇躯被儿子顶得乱颤,俏脸一片绯红,秀发乱飞,几缕头发因为汗水的原因紧贴在脸上。
    
    我被她现在这幅娇媚浪荡的样子刺激得血脉奔腾,裤裆里的赵老二硬热如烧红的铁条,不泄不快。
    
    恨不得现在就脱下裤子来,我就这样躲在外面,瞪大了眼睛朝着里面看去,恨不得冲进去把我的家伙也插到儿媳的身体里。
    
    如此观音坐莲的姿势百来下后,儿媳忽而道:“老公,我们换个姿势再干一次吧……”
    
    儿子似乎有些犹豫:“爸可能要回来了,不如我们……”
    
    “不要嘛……”儿媳嘟着嘴说了一声,然后从儿子的身上起来,屈膝趴在床上,翘臀抬高,然后扭头,一脸娇媚的模样跟儿子道:“老公,来,继续干我这浪荡的……小母狗……”
    
    她此时这幅sao浪的样子,让我恨不得进去代替儿子,好好的安慰她一番。
    
    儿子怒吼一声,趴在儿媳的后面,气喘吁吁的疯狂进攻起来。
    
    房间里这时候只剩下儿媳发出的娇吟声和儿媳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不停摇动的床脚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吱吱噪音。
    
    我看得欲血贲张,呼吸也变得哼哧哼哧的粗重……

第2章

    可是没一会儿后,儿子就突然道:“我……我要来了……”
    
    “老公……你再等一下嘛……”
    
    儿媳的话还没说完,儿子就身子一阵哆嗦,子孙悉数发射出去,然后把软巴巴的家伙褪出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老婆,我这几天可能有些累了……”儿子歉意的道。
    
    儿媳眼神里闪过一抹幽怨,不过却轻声道:“没事,你好好休息吧。”
    
    我没想到儿子居然这么不行,不过现在也没什么看头,于是我强忍着胯下难受的老二回到门口,然后大声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儿子的房间里瞬间没了声音,我也不管他们会不会起来,当即就快步冲进浴室里,快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花洒。
    
    “哗啦啦……”
    
    花洒的水珠疯狂的冲刷着我身上的肌肉,尽管我已经四十多,但完全没有年老松弛的现象,胯下的长枪依旧霸气十足。
    
    我拿着一条儿媳没来得及洗的黑色蕾丝小裤衩裹在赵老二上上下摩擦,脑子里浮现儿媳刚才的表现,真的没想到她私底下会是这个样子。
    
    操!
    
    我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声,一想到儿媳的那个样子,下面的兄弟就兴奋得直乱跳。
    
    尤其是看到她被儿子压在身下狠干时不住扭动的腰臀和那一声声勾魂的jiaochuang声,让我几乎恨不得把沈梦扒光,然后用舌头舔遍她的全身。
    
    舔得她哭出来叫爸爸,然后再彻彻底底的把她干个遍。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加快套弄的速度,仿佛儿媳真的在自己身下一样,身子一阵哆嗦,子弹全部发射在黑色的蕾丝小内内上。
    
    等巅峰褪去,我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把儿媳的小内内扔回衣物筐里。
    
    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好久,依然没有半点的睡意,满脑袋都是儿媳刚才的样子和她美艳动人的娇躯。
    
    一直到了半夜,我依旧还是清醒的,忍不住起来抽了根烟。
    
    才刚把烟头熄灭躺回床上,房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我居然发现是儿媳沈梦,而且她还是光着身子进来的……
    
    此时,我浑身上下就一条大裤衩,硕大的赵老二依旧在裤裆里硬邦邦的。
    
    看来儿媳这般进来,我脑袋里瞬间嗡的一炸。
    
    她看起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如果我此时叫醒她的话,说不定两个人都会极为尴尬。
    
    我好不容易才平缓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心里的那股燥热很快又冒出来。
    
    我我一眼不眨的,贪婪的看着儿媳这诱人至极的酮体,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好像是已经舔在了她的身上。
    
    胯下的赵老二又变得更加的坚硬,让我恨不得掏出来好好的发泄一番。
    
    一个寂寞的老男人,突然看到这么诱人的俏佳人,我觉得我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充满了欲求,恨不得把她压在身子,舔得她叫爸爸。
    
    可她却是我的儿媳,可怕的欲望和这种别样的刺激在我的身体里来回肆虐。
    
    儿媳一爬上床,身子就紧贴在我身上,小手伸到我的两腿中间,隔着轻轻的搓揉我的大兄弟,然后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老公……”
    
    我心里不禁暗道,可能是她走错了房间,把我当成儿子,我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心里不由一阵慌乱。
    
    尽管我很想把她压在身下,让我粗大的家伙在她粉嫩的桃花洞里横飞直撞的。
    
    这一刻,我却又有些惊慌,毕竟她是我儿媳,而且儿子就睡在隔壁。
    
    可是儿媳却紧紧抱住我的腰,把自己柔软的雪峰紧紧贴在我的身子上,那对硕大的肉弹如同一大团棉花一样,让我感觉一阵柔软。
    
    儿媳一边继续隔着裤子揉搓我的大兄弟,一边迷迷糊糊的道:
    
    “老公……我想要了……”
    
    她的眼睛一直紧闭着,小手却把我的裤衩给褪了下来,接着又迅速握住我的大兄弟。
    
    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心头怦怦乱跳,欲焰高炙,在儿媳小手里的家伙越发的膨胀,真想抱着她那性感的胴体,狠狠把我体内的欲火释放出去。
    
    她的手掌温柔的来回撸动粗壮的大兄弟,手指尖还不时滑过枪头上的眼子,然后又延伸到大兄弟的中央和根部,最后落在硕大的弹药库上,轻柔地揉捏。
    
    随着在她的玉手不断抚摸,大兄弟变得更加雄壮。
    
    这疯狂的举动差点让我失去理智,火气越烧越旺,身体跟着一哆嗦。
    
    她搂着我的身子,小手恣意的在我的身上到处游走,攻击着我的理智,挑逗我的情欲。
    
    “老公,我要亲亲……”
    
    她炙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鲜红的樱桃小嘴在我脸上四处吻着,把我吻得神情恍惚,灵魂跟着颤抖起来,然后落在我嘴唇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