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伸进去搅动h,撞击雪白娇躯哭喊 - 信宜金融网 手指伸进去搅动h,撞击雪白娇躯哭喊 - 信宜金融网

手指伸进去搅动h,撞击雪白娇躯哭喊

【摘要】主动配合 文学天呐!怎么会这样? 我如遭雷击,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情况怎么样?”电话里,老公的声音再次传来。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我语...

主动配合
 文学

天呐!怎么会这样? 我如遭雷击,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情况怎么样?”电话里,老公的声音再次传来。
    “医生说……挺好的,没有问题。”我语气有些急促,幽怨的回头瞄了眼医生,感受着他的动静,浑身变的更加燥热起来,因为这种刺激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我刚开完会,你多等我一下,再忙完手头这点事情过去接你。” “好。”我就连忙挂了电话,扭身推开医生,想要去责骂他,只是看着他那嘴角浮动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本来自己内心就有着一股渴望。 我甚至想着主动去拥抱他,只是想到老公刚才关切的问候,心里又有着一股深深的谴责感。
    “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我慌乱的说了一句,不敢再去看医生。 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受不住。 韩思妤,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出了医院,我拦下一部计程车,刚刚坐下,羞耻的眼泪便止不住涌出。为什么没有抵抗? 还有什么脸面对爱我的老公?就这样出轨了,怎么能这样?
    出租车司机见我哭了,丢来一包纸巾。 “姑娘,别哭,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男人抛弃了,也别太当回事,喜欢你的人一定还多着呢!”
    司机的好意很贴心,他一定是想安慰我,却猜错了缘由。 也是,谁会想到一个孕妇,挺着肚子还能做出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呢! “谢谢你。”我擦干眼泪,努力牵起嘴角笑笑。
    “这就对了,笑起来更好看!姑娘看上去还小,没毕业吧!”司机笑着说道。 我看上去又那么小吗?听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很开心,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已经结婚了……” 司机听到我的回答,专门转过头,快速看我两眼才回过头。
    “哈,结婚了!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是不是你老公在外面做坏事了?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还敢在外面偷吃?真是该死!” 被司机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老公什么都没做,是我,是我做了羞耻的事情。心里默念着,这个秘密,就让它沉在心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恪守自己的行为,管住不知廉耻的想法! 我没有再说话,默默低下头。 “到了!姑娘,别难过了,多笑笑才好看!快回家去吧!”司机热情的看着我。
    “谢谢您!” 付过钱,我逃也似的回到家。 一进门赶紧将衣服脱下,全部丢进洗衣机,走进浴室,想要将脏污的东西和记忆全部冲洗干净。
    冰冷的水将全身浇湿,灵魂得到净化般,终于变得平静下来。 镜子里的我,顺滑的线条,膨胀的松软。
    凸起的肚子很突兀,自从怀孕以来,身体变得异常丰满,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莫名的渴望,不停的冲击我的底线。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一条浴巾胡乱裹住,去接听电话,看到来电人是老公。 我一下就慌了,忐忑的接起电话。
    

第6章:差点被发现
“老婆,我到医院了,你在哪?” 我心里一震,竟然慌乱的忘记告诉他。 “我已经回家了。” “不是说好来接你吗?怎么自己就回去了……”
    “刚才有点不舒服,就赶紧回来了。”我撒了个小慌,连忙说道。 “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老公焦急的挂了电话。
    面对老公,有太多的愧疚,尤其是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不断翻腾,负罪感强烈到极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的忘记不快乐的事情,竭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
    周末约好和老公一起看电影,他临时有事,匆匆赶回公司。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发脾气生闷气,这次我只是微微一笑,叮嘱他注意安全,便一个人回到家。
    对我而言,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一个人空落落的坐在客厅,寂寞的不像话,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生活,便很少跟以前的朋友联系,慢慢的开始疏远。
    最亲密的闺蜜去了国外进修,现在想找个可以逛街的朋友都没有。 百无寂寥的窝在沙发里,身体空洞的令人难以忍受,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的画面。 身体的膨胀感突然袭来。
    胸口涨的有些痛,我用手揉捏着,手心里一股坚硬慢慢滚动着,我闭着眼睛,两手在身上抓着,回想着那日感受的快乐,强烈的与望更加猛烈的袭来。
    我干脆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快速的活动起来。 轻轻的按压令身体飘飘欲仙,我竟然想着医生,闭着眼睛轻哼起来,一波波的快乐拍打着寂寥的灵魂,填补着内心的空洞。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呼吸,炽热的眼神,令我无比的兴奋。
    快感扩散到每条神经,深处的痒越发浓重,不由的加快手中的速度,奶水也慢慢溢出,呼吸随着舒爽渐渐加重,肆无忌惮的哼吟着,想要达到更刺激的顶峰。
    好想要!好想要那个东西,我想着医生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东西,身体扭动起来。 还差一点,还要再刺激一点!
    手胡乱的在松软中抓捏着,发痛的另类快感好似一股电流传遍全身,爱的潮水来的更加汹涌。 “嗯……还要…”我意淫着,口中叫喊着,想象着自己被猛烈的占领,快乐的想要飞起来。
    “咔嚓!”门外发出了动静。 我赶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慌忙将衣服整理好,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老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刚才马上就要来了,就差一点点,好难受。
    殊不知上衣被泌出的奶水浸湿了两团,白色的衣服十分显眼。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沐恒。 老公的亲弟弟。
    我的心一下就慌了,这……刚才我的声音很大,是不是被听到了?脸上一阵滚烫,红到耳根。 “嫂子,我哥给我钥匙,让我先过来……”沐恒羞涩又迟疑的说道。
    他的脸突然变得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的上衣。 我这才低下头,发现身前的两团污渍,不由头皮发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