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实践 姜罚/乘朋友出差欺负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实践 姜罚/乘朋友出差欺负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实践 姜罚/乘朋友出差欺负

【摘要】 中暑 文学    这下糟了。        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什么,刘淼很是抱歉地收回...

 中暑
 文学


    这下糟了。
    
    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什么,刘淼很是抱歉地收回腿,希望林成钰不要放在心上,他也不是故意要踢她那儿,磕磕巴巴喊了一声:“婶婶儿。”
    
    林成钰也愣了一下,被踢到的地方有点疼,心想这小子怎么长大了还是没点长进,老是这么莽撞,但看向刘淼时的眼神还是温柔的,也注意到了他背上的人:“这还怎么了”
    
    这会儿苏妍和郭春花也跟上来了,从李家到诊所的小路不好走,外面有事大太阳的天气,两个女人的脚程当然赶不上刘淼的速度。
    
    “毛姐,快让李瘸子帮我看看,我公爹给摔倒了,快点!”苏妍冲上来,声音急得都飘起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她亲爹呢。
    
    林成钰看她们着急得很,赶紧招呼刘淼把人给背进去放在木床上:“瘸子还在休息,你们先等一等,我去叫一叫他。”
    
    为了节省时间和房子,他们平时都是住在诊所里面三间小屋一件拿来看病和放一些可能会用到的药,一些拿来给那种需要输液待很久的村民用,而最后面那间房就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地方,在诊所外面又搭了个棚煮饭。
    
    刘淼把人放下,看林成钰半天没把李瘸子叫出来,苏妍在病床边儿上急得都快哭了,一时间情绪也受到了感染,心里升起一股火气。
    
    “婶儿,能快一点吗”刘淼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喊了喊。
    
    屋子里立即传来李瘸子骂骂咧咧的声音:“小淼子,你脑子有病是不是,大中午闹什么闹,还嫌这鬼天气人不够燥的给我滚蛋,老子就是给畜牲看病也不给你看,立即给我滚!”
    
    嘿,这李瘸子今儿是吃了火药是不是!
    
    刘淼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想着还指望李瘸子给老李头看个病,面上没想回嘴,心里早就不客气地问候了李瘸子祖宗十八代。
    
    “李瘸子,你可不能见死不救,赶紧出来,要不然人死在你这儿,你在咱村里的招牌可就砸了!”刘淼换了种方式叫人。
    
    “滚蛋,老子的招牌哪儿这么容易被砸烂!”
    
    这个李瘸子,仗着自己是整个村子里面唯一一个懂西医的人,平时看个病就趾高气昂好像要别人求着他他才肯给人看病的样子,今天来的是刘淼,他一听到刘淼声音,就更不耐烦了。
    
    谁让刘淼无依无靠的,在村子里名声又不是很好,李瘸子对他态度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刘淼想跟对方理论理论,被林成钰叫了一声安静了下来,又听见屋子里林成钰跟李瘸子说了点什么,过了两分钟,李瘸子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经过刘淼身边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他一眼:“下次你要是出事儿老子肯定不救!”
    
    “呸呸呸,老子身体倍儿棒,用得着你救吗”刘淼也被李瘸子这莫名其妙的针对给弄生气了,语气不太好。
    
    “李瘸子,你快别跟个小屁孩儿争个长短了,赶紧看看我公爹,他人都已经昏迷好一阵儿了,怎么叫都叫不醒”说着说着,苏妍眼睛都红了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刘淼心痒痒,要不是有人在场,他就要抱着她好好安慰安慰了。
    
    看了苏妍的表现,他才更加肯定那句“女人是水做的”的话其实很有道理,像苏妍这样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水做的,但凡事有个例外。
    
    刘淼的视线落在郭春花的身上:就比如她,哪里是水做的,压根儿是水泥混凝土!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刘淼摇摇头,表示叹息。
    
    “小淼子你那什么眼神,给我滚出去。”郭春花看到他的动作就知道他心里没想好事儿,顿时要揪着他胳膊上的肉往外撵。
    
    “春花,别闹了,还嫌事儿不够多是不是”
    
    苏妍一说话,郭春花也没好意思继续撵人了一个人嘟嘟囔囔站在旁边,跟着着急地看着李瘸子在老李头身上摆摆弄弄,反正他们也看不懂。
    
    “人不是摔晕的,是中暑了,不是太大的问题,我给他输个液等人醒了好好休息两天就没问题了。”李瘸子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工具,让林成钰去拿了吊瓶给老李头挂上。
    
    感情是中暑了,也是,最近天气就是刘淼一个年轻小伙子也觉得承受不住,更何况老李头整天没事儿就往坡上跑,时不时挑水去土里,生怕自己家里那点粮食被干死。
    
    得知老李头没有大碍,苏妍松了口气,感觉腿都软了一下,无意间往刘淼的怀里靠了靠,但也就一瞬间的事儿,她又站稳了:“谢谢你,李瘸子真的谢谢你。”
    
    “来都来了,就顺便跟我过来,把上次的药费一起结了。”李瘸子不咸不淡地开口,他早就不想给老李头看病了,辛苦忙前忙后又拿不到钱多没劲。
    
    果然,一提到钱,苏妍神色露出几分尴尬:“那个,总共欠了多少钱了,我回头想想办法。”
    
    “加上这次,五百块钱。”李瘸子比了个五的手势。
    
    “这么快?上次不是才三百吗!”
    
    李瘸子拧了拧手腕,漫不经心:“我说了,是加上今天的药费,我手里这瓶水可是很贵的。反正你现在把钱给还上,要不然我没法儿给老李头输液。”
    
    苏妍顿时犯了愁,她上哪儿去凑钱还啊,现在人都昏迷了根本等不及她把钱凑到的时候。
    
    “这……李瘸子,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就不能先救人?”苏妍说话很没底气,她的脸皮儿薄,被两个小辈知道自己的窘迫,脸瞬间就红了。
    
    “没钱看什么病,滚蛋滚蛋,别打扰我休息!”李瘸子早就不耐烦了,一个劲儿把人往外赶。
    
    “我会给的,真的会给的,李瘸子你不能见死不救,我答应你,等今年谷子收了我一有钱马上还给你!”苏妍咚的一声朝着李瘸子给跪了下来,大概因为不好意思,一直把头埋着,着急万分地恳求,“我就公爹这么一个亲人了,你救救他!”

子,你这儿真带劲。”
    
    “滚蛋!”
    
    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床上的老李头已经醒了。
    
    “淼儿,你跟我来一趟。”林成钰忽然猫着腰进来,抓着刘淼的胳膊往后院走,左右看看没人才从怀里掏出一盒伤药来带到刘淼手里。
    
    “婶儿,你这是干嘛呀”
    
    “你看看你的脚,用这药抹抹,伤口也好得快一点。”林成钰心疼地说。
    
    被她说起,刘淼才注意到自己刚刚一着急打着赤脚就跑出来了,上面被划了道小口子。他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路过来没觉得痛,就算痛了他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伤就拿药,村里人哪里这么矫情。
    
    “婶儿,不用了,小伤。”
    
    “我让你拿着就拿着。”林成钰很坚持,把药膏塞给他之后,又把袖子里藏的钱抽出一张来递给他,“自打辉叔没了,你就一个人生活,一个大老爷们儿日子肯定过得糙得很,婶儿平时没什么空,既然今天你来了,我就给你点东西,这点钱你拿去买点肉吃。”
    
    “我不能拿你的钱。”
    
    药膏收下他就很不好意思了,林成钰一直都很善良,从他小时候就爱没事儿给他塞两颗糖,现在还直接塞钱了,对刘淼来说他很感动,但是钱他是万万不能收下的。
    
    悄悄收女人的钱,他做不到。
    
    两人僵持不下,一张五十块钱的票子就在两个人手中被推来推去。
    
    “你真不要?”
    
    “婶儿我真不要,你留着花吧。”
    
    林成钰拿他没办法,只好把钱放回自己身上,拍了拍他肩膀:“臭小子转眼就长大了,辉叔在下面看到你懂事了肯定也很开心,来坐,婶儿给你把脚洗了,上药。”
    
    洗脚?
    
    只见林成钰用个木桶从旁边的锅里舀了热水又混了点冷水,提到他脚边。刘淼愣了一下,看林成钰那架势是要亲自给他搓脚了,他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这么精致,拿冷水冲一下就好。
    
    无奈刚刚他已经拒绝过林成钰一次,再开口就显得很不近人情了,况且不等他开口,林成钰已经蹲下把他的脚放水桶里了。
    
    刘淼没被人伺候过,被人抓着脚就跟抓住了脖子一样浑身不自在,试图把脚抽回来。
    
    “臭小子,动什么动,伤口洗一下才好上药,正好我前两天回了趟娘家带了两双新鞋回来,看你的脚应该能穿上。”
    
    这……
    
    林成钰的每一句话都让刘淼心里暖暖的,跟林成钰说的一样,自打收养他的李辉死了,刘淼就一个人生活,日子过得糙得很,再加上他平时吊儿郎当痞里痞气大家也不怎么过问他。
    
    这会儿被她安慰和关心,刘淼难得地有了流泪的冲动。
    
    他低下头,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林成钰,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干嘛?叫得跟我死了一样。”林成钰仰起头冲他笑了笑。
    
    居高临下的角度,刘淼正好看到她敞开的衣领里美好风光,虽说比不上苏妍年轻,但林成钰的身材也是保持得很好的,李瘸子经营诊所挣了几个小钱,也没让林成钰干什么农活,所以她的手上一点茧都没有,握着他的脚的时候柔柔软软的,格外令人安心。
    
    刘淼看着林成钰的笑脸,忍不住感慨一句:“你真漂亮。”
    
    “噗,你个小崽子,从哪儿学的哄人的话?”林成钰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将他的脚握住按了按。
    
    
    ##第九章 秘密
    
    被林成钰一按,刘淼感觉像是有股电流从自己的双脚传了上来,全身酥酥麻麻的,又舒服又奇怪。
    
    “婶儿”他想把脚给收回来,老觉得不自在。
    
    “又叫我干嘛,给我老实待着别动!”
    
    林成钰没好气地拍了他的脚背一巴掌,声音听起来挺清脆,其实她用的力气很小,就是吓唬吓唬刘淼。
    
    这下刘淼老实了,心想反抗不了就好好享受,低头靠偷看林成钰胸前的大片风光转移注意力,那里是真白真有料啊,刘淼瞧了瞧眼神就再没离开过,后被他偷看的人没有察觉到,一心给他洗脚。
    
    林成钰的手法很专业,应该是平时没少给李瘸子按摩,听说李瘸子的脚本来是要完全跛了的,就是有人教他一套按摩的手法,林成钰天天给他按摩才稍微控制住情况,现在可以不靠拐杖走路。
    
    “看你这脚皮儿,厚得跟几十岁的人一样,也不知道对自己好点。”林成钰心疼地说,手上又用了几分力。
    
    “男人嘛,皮糙一点正常,我不能跟婶儿你比。”
    
    “你又知道我脚皮儿糙还是不糙了”
    
    刘淼笑嘻嘻说:“因为婶儿长这么漂亮,皮肤又好,脚上肯定也好看,不,是哪儿都好看。”
    
    “小崽子,嘴巴跟摸了蜜似的。”林成钰娇嗔一声,继续弯下腰给他洗脚,动作之间,胸前就跟水波一样晃晃悠悠,晃得刘淼眼睛花又舍不得移开。
    
    中午是大太阳天气,林成钰把水温调得很低,将刘淼的脚放在里面,一双柔嫩纤细的手轻轻揉捏,花样百出还真别说,她按着按着,刘淼感觉自己慢慢就习惯了,而且还觉得挺舒服,忍不住放松下来,专业学过的果然不一样。
    
    看刘淼没那么排斥了,林成钰说:“忍着点,我给你推推筋脉。”
    
    “行。”刘淼笑嘻嘻点头,心思差不多都跑到偷看他婶儿美好身材上面去了。
    
    林成钰得到应允,立即手上用力在刘淼的脚心处狠狠一按,谁知道刘淼一个激灵把脚给缩了回去,带起的水珠好些溅到了她的身上。
    
    “我都跟你打招呼了,你激动个啥!”
    
    刘淼愣了一下,连忙道歉:“婶儿,我不是故意的,这我也没享受过嘿嘿,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嘛,您别介意。”
    
    说着,他就要站起来给林成钰擦擦身上的水,一双手有意无意碰到了林成钰的身体,彼时刘淼一心觉得抱歉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一直到从林成钰嘴里溢出一声轻吟。
    
    那低声一句“嗯”让刘淼大半边脑袋都发麻了,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刘淼赶紧把手给收回来,低着头跟犯了事儿的小孩似的,不敢看林成钰的眼睛,也错过了林成钰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舍。
    
    “行了你,坐下坐下,还没完呢。”
    
    林成钰也没真生气,不过站起来将水倒了,拿了块旧毛巾给刘淼擦擦脚。
    
    “婶儿,差不多了吧”刘淼有点不好意思,第一次被人摆弄自己脚这么长时间,而且林成钰的手法太有意思,惹得他老是想歪,他都要怀疑林成钰是不是故意在考验他了,这么折腾是个男人应该冲动了!
    
    林成钰又剜了他一眼,将他的脚放到自己大腿上,见刘淼憋红了脸,只好无奈解释:“说你粗鲁你还真不懂享受了是不是,给我坐好了,我给你弄完好出去给瘸子帮忙,你瞧瞧这个天气,你伤口要是不好好处理,很容易感染。”
    
    “哪儿那么娇气。”
    
    “我好心给你弄一弄,你还不耐烦了,老实点。”
    
    什么感染不感染刘淼听不懂,他只感觉脚上一阵柔软,林成钰的大腿柔软而弹力十足,脚放在上面触感极好,夏天的裤子薄,刘淼的脚在上面随着林成钰手上的动作轻轻晃动,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大腿的嫩滑和弹力。
    
    刘淼呼吸一滞,村里哪里有人这么给外人洗脚的,这些天他热得慌,今儿中午的好事又被搅断,这会儿正憋得厉害,对林成钰手上的刺激特别敏感,要是被林成钰发现了他的心思,还不得直接把他赶出去了?
    
    不想破坏自己在林成钰心中的形象,可脚就跟鬼使神差一样,向上移了移,那瞬间那只脚好像踩到了一团柔软的棉花团上,那中间硬硬的小颗粒磕在他的脚心,刘淼舒服得很,忍不住又用了用了,只感觉那团绵花柔软又有韧劲儿,抵在他脚下说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卧槽……
    
    刘淼咽了咽口水:城里来的果然不一样。
    
    林成钰原本是城里人,跟李瘸子读书的时候认识了毕业以后就跟着李瘸子一起回了李家村,开了家小诊所。在农村待了好些年,并没有让林成钰的身体变得粗糙,这一脚上来,林成钰再怎么也该察觉到刘淼的色心了,还以为她会大发雷霆最起码也要把他的脚给扔开好好教育一顿。
    
    刘淼做好了心理准备,想着赚个够本儿,又压了压。
    
    “你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小崽子。”林成钰抓着他的脚,忽然朝自己胸口一压,两个人都闪过一丝电流击中的感觉,“婶儿给你洗脚洗得舒服不?”
    
    “舒……舒服。”刘淼直愣愣地看着林成钰,猜不透她的心思。
    
    那林成钰本就到了渴望的年纪,偏偏李瘸子腿脚不便,每次做那事儿都没法尽兴,刚刚午休的时候就跟李瘸子在准备滚一会儿床单,谁知道被打断了,这会儿高大威猛的刘淼在在面前,她也有点心猿意马下意识地就这么做了。
    
    这下两个人都尴尬起来,刘淼赶忙把脚给收回去。
    
    “刚,刚刚是婶儿没考虑周到,这事儿你别跟别人说,知道吗?”林成钰耳朵红了红,想起刚刚自己做的大胆行为,害羞后知后觉。
    
    “行,我当然不会说!”
    
    看林成钰比自己想的要随和,刘淼忽然凑近她低声说:“婶儿,刚刚开门的时候我踢到你了吧,疼不疼?不给我洗了脚,不如我也给你按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