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毛笔冰块红酒调教/花蒂调教抹药 - 信宜金融网 用毛笔冰块红酒调教/花蒂调教抹药 - 信宜金融网

用毛笔冰块红酒调教/花蒂调教抹药

【摘要】干那种事? 文学     我脑子一嗡,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王珍英带女的去酒吧找鸭子,长得漂亮,又清纯?说的难道是荣蓉?我急了,说到底咋回事?你是...

干那种事?
 文学


     我脑子一嗡,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王珍英带女的去酒吧找鸭子,长得漂亮,又清纯?说的难道是荣蓉?我急了,说到底咋回事?你是说荣蓉去酒吧找鸭子?!王珍英平时在学校里,确实跟荣蓉挺要好的,是闺蜜,上厕所都是手拉着手一块去的。
    
     张成看着我,慢慢点了点头。我当即就感觉眼前一黑,三观瞬间崩塌,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老子日思夜想的女生,居然去酒吧找鸭?卧槽尼玛!!
    
     “不可能,你肯定是搞错了,荣蓉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我压低声音吼了一声,还朝教室里看了一眼。
    
     张成呵呵笑了,拍了拍我说你别激动,这种事有什么不可能的?还说他因为王珍英,第二天特地去找那个师兄问了,他师兄亲口跟他说的,除了王珍英,还有一个女的叫荣蓉,在酒店开房3p呢,说荣蓉身材特别好,前凸后翘,床上的活也特别好,一晚上得来好几次才满足她...
    
     我脑子乱的跟提拉米苏似得,张成后面讲啥,我根本没听清。张成丢了手里的烟,一脚闷灭,摇了摇头安慰我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跟荣蓉接触了吧?她就是表面装的特别清纯,糊弄你呢,你啊!就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像荣蓉这样的货色,就算你把她追到手,那也是个万人骑的!你想每天顶着绿帽子来上学啊?
    
     绿帽子?这他妈简直都成了青藏高原了!
    
     我低着头,心情失落到了极点。张成随后又提出让我休学跟他一块去酒吧上班,别的不敢保证,一个月七八千绝对有,还说我长得比他帅,那些富婆肯定会很喜欢我,总比在学校里被班主任欺负强。
    
     高工资,我很心动。农村出来的孩子,对钱的渴望要是城里人无法理解的,我打小家里经济不好,所以总想自己能够尽快赚钱,如今这么一条路子摆在我面前,我却不能选择。
    
     鸭子,说出去恐怕都被人笑死吧?
    
     见我沉默,张成以为我心动了,又诱惑说,陪那些女人玩,你才会发现学校里的学生妹都不算什么,那些上了年纪的女人才知道疼男人,床上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还特别主动,给你亲啊舔的,玩了还会替你洗澡。我被张成说的下面都硬了,有那么一瞬间,就真想跟他混。
    
     “我还认识了好几个姐姐,她们知道我是学生,说以后我要是不读了,可以去她们公司上班。”张成笑呵呵的搂着我的肩,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女人是拿来干什么的?不就是啪啪啪吗?放下荣蓉,还有一群女人等着你。
    
     我给说的豪气万丈,可一想到要陪跟我妈一样大,或者比我妈年纪还大的女人上床,我心里本能的抗拒。真怕到时候上了床不硬,那多尴尬?
    
     我没答应张成,说再看看吧,能读书就读书,不能读,再说!
    
     晚上晚自习,荣蓉醒来以后好多了,跟我道谢买药的事,还要给我钱。我没要,只说了一句不用客气然后就没然后了。听了张成说了那件事,我真的有点无法面对荣蓉,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班主任是这样,荣蓉也是这样,难道就没有好女人吗?
    
     我想不通,拿起手机上了q,稀里糊涂的给班主任发了一句:女人是不是都很虚伪?班主任回的很快,发了坏笑,说为什么这么问?你今天被女人伤了?我说是,被一个喜欢了很久的女人伤了,特别想哭。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班主任回了条语音给我,我听到她声音,就感觉骨头都酥了,就问她你虚伪吗?班主任说得看事!我想了下,说以后你嫁人,会选择什么样的男人?
    
     “废话,当然是爱我,对我好的男人!”班主任回了一句挺霸气的话。
    
     我追问:爱你的,你不爱他也结婚啊?那你会出轨吗?
    
     “结婚嘛,只要是老实人就行了,出不出轨,得看有没有遇上有感觉的男人,有的话,睡一觉又怎么样?”
    
     我盯着手机上班主任回的这句话,顿时感觉鼻头一酸,热泪盈眶,很想回一句:老实人刨你家祖坟啦?
    
     我说这样可不对啊,老公疼爱你,你怎么还能出轨呢?班主任这下没有马上回,而是隔了一会才发来了一大段,她说:你们男人看见漂亮女人,眼睛都离不开了,还不是会想上她?只要有钱,有本事,那个男人会对自己的老婆忠贞不二?还不是看见漂亮的就扑上去。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男人是猫,女人是野猫,你不喂饱她,她就是要出去偷,谁对她好,她也要出去偷。
    
     卧槽!马玉这段话,真是刷新了我对男女之间的爱情观!出轨都说的这么义正言辞,难怪你这么骚!!
    
     我又好气又好笑跟牙扯了几句,转移话题聊到性上面,我问她喜欢活好的,还是粗大硬。她说既喜欢粗大硬,也喜欢活好的,还问我是哪一种。我说我两种都是,下次回来让你见识见识。马玉这下更直接,发了一条娇.喘语音。我顿时吓尿了!说你在干啥啊?zw吗?马玉发了个害羞的表情,又给我发了一张中指都是水的照片。
    
     我盯着照片认真看了几眼,马玉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在学校宿舍吧?她居然在宿舍里干这种事?!
    
     我兴奋的不行,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马玉在宿舍zw,那我还呆在教室干啥?不过去看不白瞎了吗?我偷偷摸摸出了教室,一边让马玉多发点照片来看,一边飞奔到教师宿舍楼。
    
     教室宿舍楼是没有保安的,因为经常有学生在这里出入,我到那后,心跳的很快,晚上八点多的,大部分老师都在晚自习,要么就是已经休息了,马玉做这事就不怕被人发现?
    
     我心慌意乱的站在门口,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等了一会以后我心一横,干脆耳朵贴在门上。
    
     “嗯,啊...”
    
     勾人心魄的骄唤声陆陆续续传入我耳中,伴随的还有一股水流声。我情绪亢奋,没想到马玉还真的在宿舍zw!我手机连忙发了个几个字过去,让她赶紧把照片拍了发来。因为窗帘拉上了,我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大家知道马玉怎么回的我么?就发了三个字,想得美!还补了一句说让我拍下面给她看,如果够大,她就跟我视频爱爱。
    
     卧槽!我是挺想发我的小伙伴过去让她惊讶惊讶的,可是视频爱爱,我不敢啊!我没办法,就蹲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听着。她的叫声非常有规律,每隔三秒会叫一次,感觉她在痛,又在享受,一听见她叫我的心脏就会跟着跳动,下面涨的生疼...
    

第八章 她的好感

     当时我真的有点忍不住,想进去问问她要不要我帮忙,不过我敢保证,我肯定会被马玉打死!因为她真的是那种,表面跟你正经八百,背后又特别骚的女人,从她跟我聊天就能看得出来。
    
     “喂,你谁啊?蹲在那干嘛?”
    
     就在我听得入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声传进我耳朵里。我吓了一跳,蹭的一下窜了起来。我发誓,就是刘翔跟当时我比,速度也不一定有我快!我几乎眨眼间就冲到了楼道口,二话不说直接从台阶上跳了下去!!
    
     没错,是跳下去的!半楼有两米高,十几个台阶,我tm跳下去以后本来就哆嗦的腿差点站不起来了。不过我一听到后面有急迫的脚步声后,哆哆嗦嗦的咬着牙继续飞奔。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教室的,反正当时脑袋已经彻底蒙圈了,坐在桌上我就趴在那装死,嘴里不断喘着粗气。我跑这么快,马玉肯定没看见我吧?她当时肯定在自.慰,应该是裤子都脱了,没道理会出来追我...
    
     我胡思乱想着,赶紧把手机拿了出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问她说你好了没有啊?等你等了半天呢。马玉隔了很久才给我回,而且只回了一个愤怒的表情。我心里咯噔了下,说你咋滴了?自己手指弄不舒服是不是?那等我回来,好好喂饱你。马玉回个难过的表情,说不是,而是刚才有人在门口偷听她自.慰,还是其她老师看见的,当时差点把她吓死。
    
     我攥着手机,手心里全是汗,特别特别紧张,就问说那人你们抓到没有?谁那么无聊啊,大半夜跑到你门口偷听?马玉回说不知道,不过宿舍楼有监控,待会过去看看,不知道是学生,还是小偷。
    
     我心脏一顿,尼玛!宿舍楼有监控我居然忘了!马玉看了监控,不就发现是我躲在门外鬼鬼祟祟偷听?她肯定会弄死我的啊!!
    
     我害怕极了,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可越急心就越乱,完全想不到什么办法应对!
    
     晚自习放学,等班里的同学都走了差不多了,我还没走。因为我在等,等马玉看了监控以后来找我。这件事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只有她找我,我跟她道歉才行!q上马玉没回我了,也不知道到底看没看。
    
     我坐在位置上,心里无比忐忑,荣蓉收拾好东西,见我没走主动跟我说话,又是感谢我晚上买药的事。她说:钱小涛,真没看出来你还挺会来事的嘛,我说我肚子痛,你就知道给我买止痛药。我看着荣蓉,她脸上笑的跟花似得,特别好看,我都看傻眼了,回过神就笑着说你可能疼傻逼了,你是跟我说你来大姨妈,痛经,我才去给你买药的。
    
     荣蓉呀的一声,捂住嘴,脸上升起一丝绯红,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真的这么说的?我被荣蓉逗乐了,心里放松了不少,说是啊。荣蓉半掩着嘴,哈哈笑了起来,说她忘了,可能刚才真的疼傻逼了。
    
     我说你现在怎么样?肚子还疼吗?说着我把抽屉里的药拿了出来,解释说,这个是口服的,泡开水喝,来大姨妈的时候喝,可以防止痛经。另外一种是药片,是痛的时候吃,可以缓解疼痛。荣蓉拿起桌上的药看了下,笑嘻嘻说,谢谢你啦小涛。
    
     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好谢的。荣蓉又跟我聊了几句,突然说:小涛,明天我们要去玩,你要不要一块来?我说去哪啊?荣蓉说去酒吧,就凤凰路那边的路易十三。我楞了下,路易十三?那不就是张成当公关的地方吗?
    
     听荣蓉说要去酒吧玩,我心里本能的就有种抗拒的心理,说我明天我还有事,就不去了。荣蓉哦了一声,没强迫。然后她问我这么晚了还留在教室干嘛?我聊开了,就调戏说:等你呗,怕你又肚子疼。
    
     荣蓉笑的前俯后仰,还拍了我一下,我眼珠子一直偷偷瞄荣蓉的胸,她一笑胸就会抖,特别晃眼。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出了学校,荣蓉说我挺会疼人的,想认我做她弟弟。那时候,在学校里非常流行认哥哥姐姐啥的,出了事,或者被人欺负了,一般都会找他们解决。我想了下就说可以啊,以后我叫你荣姐呗。荣蓉笑的很开心,拍着我肩膀就说老弟,这声姐可不会是白叫了,以后你有什么事,就找荣姐替你解决。
    
     我听荣蓉这么说也觉得好玩,就顺着她的话说了几句,完了我还送她回家。说实话,我跟荣蓉以前的关系是挺好,不过像今晚这样聊着天回去,还是头一回,应该是我今天买药的行为,博得了她的好感。
    
     本来这样的事我高兴还不急,可我一想到今晚上马玉查监控,发现我躲在她门口偷听的事,我心里就直打鼓,拿起手机她还是没回,骂了几句婊.子,就往我表姐家走去。
    
     这里我说下,周末的时候我都是去我表姐家住的。我表姐就是我阿姨的女儿,比我大,自己一个人住。为什么我周末要过去住呢?这个问题我以前不明白,也是后来才想通的,我天天呆在家里,我阿姨跟我姨夫,想那个啥都尴尬,肯定得找个时间支开我。
    
     表姐家是二室一厅的那种,不大,我到家的时候,我表姐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说实话,我非常喜欢跟我表姐一块住,因为我表姐长得挺正点的,身材高挑,胸正好屁股圆满,虽然都不突出,但身材好啊!而且特别诱惑人,尤其是她在家的时候基本都是小背心小短裤穿着,根本不忌讳我,好几次洗澡忘记拿浴巾,还是让我拿进去的。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表姐是不是在诱惑我?我敢打赌,女人亲近自己,男人肯定多多少少都有想法,尤其是表姐表妹这些自己亲人。有一回我没忍住,她让我拿浴巾的时候,我跟着一块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