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总裁着从客厅到卧室/异地恋聊天怎么把撩湿 - 信宜金融网 站总裁着从客厅到卧室/异地恋聊天怎么把撩湿 - 信宜金融网

站总裁着从客厅到卧室/异地恋聊天怎么把撩湿

【摘要】刘淼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地位,郭春花平时又蛮横惯了。        刘淼一般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绕道而行,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凶过,当即郭春花就被...

刘淼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地位,郭春花平时又蛮横惯了。
    
    刘淼一般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绕道而行,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凶过,当即郭春花就被吓了一跳,但是她的性格又让她不甘心这么认输,于是僵硬着脖子故作底气十足的样子回应道:“姑奶奶说就说了,你凶什么凶,是不是被我戳到痛处了,有人生没人养的孬种!”
    
    “你他么再说一遍,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文学


    一句话,一个充满威慑力的眼神锁定在郭春花的身上,叫她背后一凉,还没见过刘淼这么横的样子,弄得像她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一样。
    
    “你你再过来,我就让我家大黑咬你了你信不信!”郭春花往后退了两步,被刘淼严肃的神色给骇到了。
    
    “呵,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条畜生了,快到三十岁了还没人要的老娘们儿,难不成你以后要跟一条畜生过日子”
    
    郭春花被戳到了痛处,脸色胀红,作势要把大黑的绳子给解开,气不过就一直碎碎念:“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偷看我嫂嫂洗澡还敢这个说我,你不要脸”
    
    “你要是能找个男人,我就不会这样说了,难道你不是没人要的丑娘们儿”
    
    郭春花被气到不行,不服气地吼回去:“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哼,敢说姑奶奶没人要是不是,我现在就去找人来,姑奶奶不是没人要只是我低调,你给我站在这里别走,我这就去叫人来收拾你!”
    
    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怒意,被栓起来的大黑又开始乱吠。
    
    “好啊,我就在这等着,你把这黑不拉几的畜生给带走,叫起来烦不烦人。”刘淼也不甘示弱,他倒要看看郭春花能找谁来教训他。
    
    “大黑,我们走!”
    
    郭春花牵着自家的狼狗故意从刘淼面前走过,大黑朝着刘淼龇牙咧嘴,尖锐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叫刘淼也有点后怕:幸好这娘们儿不禁刺激,要是刚刚真让她把狗给放了还得了。
    
    一时冲动,话已经甩出去了,这下郭春花在回去找人的路上开始犯愁了,她的话倒是说得大,可是村子里但凡有点出息的男人去大城市或者镇上找活儿干了,剩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刘淼这种无赖,她上哪儿找人去
    
    要是让她爸知道她大半夜出来到河边干嘛,问起原因她又解释不清楚,去找别的看起来能够收拾刘淼的人吧,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又好像大部分都是已婚爷们儿,把人约出来也得人堂客同意才行,又该被拉着说教一番了,大晚上去别人家里借男人这要是传出去,她就更别想嫁出去了。
    
    一路走走停停,郭春花眉头就没松开过,想着干脆把人晾在河边一晚上算了,让蚊虫咬他一通也行。但是想想她又不甘心,刘淼那小畜生说话太难听了,要是不收拾他一顿,她跨不过这个坎儿。
    
    “丫头,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乱晃什么”路过一家小平房时候,一个中年男人问道,他的目光在郭春花身上扫了扫,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赶紧回去了,你爹刚刚还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你。”
    
    “诶!我这就回去。”
    
    郭春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牵着大黑赶紧从中年男人身边快步走过,等走远了才敢啐了一口:“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看人的眼神太恶心了!”
    
    不过这大晚上的,她估计自己也找不到人,索性让刘淼在河边傻等,自己跑回去睡大觉去了。可怜刘淼从一开始的威风凛凛热血沸腾,等啊等,等到整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蔫儿了气,眼看着月亮越挂越高,也不见郭春花带人过来。
    
    “这臭娘们儿该不会不来了吧!卧槽,老子快被蚊子吸干了!”刘淼四处张望一番,已经不耐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道手电筒的光,遮遮掩掩慢慢悠悠地靠近,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以为是郭春花找人过来了,刘淼嗤笑一声没想到她还真的能找到人,然后随手捡了根趁手的木棍,躲在树干后面,做好随时攻击对方的准备。
    
    手电筒的光近了,刘淼屏息以待。
    
    忽然,对方关了手电筒,大概是今晚月光不错,河边看得比较清楚,刘淼只能靠着脚步声来分辨:一个人来的?听起来不像是来打架的,倒像是来偷东西,这下刘淼疑惑了,一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鬼鬼祟祟跑到河边干嘛。
    
    “嘿,去哪儿了,我明明记得应该是这附近啊!”
    
    是苏妍的声音,刘淼愣了一下,她怎么又倒回来了。
    
    “要是找不到,又要去镇上买,苏妍呀苏妍,你咋这么没收拾,这下好了,这玩意儿掉在外面多尴尬!”她想到要是明天天亮了被人看到自己的内衣掉在河边该有多丢人,这不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吗!
    
    李家村本来就比较落后,留在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思想保守的人,尤其是那些被留在家里带孩子的老人和中年妇女,平时没事儿做就热衷于聊聊八卦,嚼一下舌根子,苏妍本来就不招人待见,好多女的都在背后说要赶走她,说她是个吸人命的狐狸精,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可就甭想在这地儿待了。
    
    “到底去哪儿了……”苏妍低着头寻找,很快就绕到了刘淼藏身的树边,刘淼看已经没地方可以躲了,索性站出来跟她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刚刚跟村长那事儿完了之后,苏妍被狗叫声吓到想赶紧离开,但是走到一半又想起自己内衣掉了,那玩意儿在农村也只有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才会用,她胸大不用就难受,现在正是家里困难的时候,能省一笔钱是一笔钱,去镇上买一件内衣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她想想还是舍不得,又怕遇上人,特意等到夜深了才敢过来。
    
    谁知道还是被人给看到了!
    
    苏妍被刘淼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敢发出尖叫,只是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被自己脚给绊倒了。

第五章 话题

    “嫂子小心!”刘淼下意识地抓住对方,长手伸过去,把人硬生生给扯了回来,然后一个用力,苏妍这才没被摔倒,可是因为用力过猛,她整个人被反向撞到了刘淼的怀里,一股成熟的女人香味儿迅速钻入刘淼的鼻子。
    
    好香啊刘淼忍不住吸了口气,怀里的女人惊魂未定,柔软的身体靠在他的身上,尤其是胸前那两坨肥肉正好压在他手臂上,非常有韧劲的触感。
    
    被这么一撞,苏妍感觉心中一阵荡漾,两人相互碰到的地方都迅速蹿起一股电流。
    
    “嘭嘭嘭!”刘淼抓着苏妍的手改为搂着她的腰,那纤细的腰肢好像他一只手就能够握得过来,大夏天的衣服都很薄苏妍想着反正是晚上也就随便套了一件纱制的薄衣服就出来了,这会儿被刘淼抓着腰就跟没穿衣服差不多,弄得刘淼心跳不断加速,全身的热气都朝着某个地方迅速聚集。
    
    那里几乎是一瞬间就热了起来,刚好碰到苏妍的腰间。
    
    “草!能不能有点出息,碰到女人就激动”刘淼暗自懊恼自己的小兄弟不配合,然后不着痕迹地稍微拉开了一点跟苏妍之间的距离,让渐渐有了反应的那处微微错开,不让它再碰到苏妍,免得控制不住站起来。
    
    好有力的臂膀,好有安全感的怀抱靠在刘淼的怀里,一时间苏妍有点心猿意马了,刚刚她本来就没被村长弄过瘾,草草结束之后又提心吊胆,这会儿碰上刘淼这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她内心深处的渴望便不由自主地升腾起来,脸也红扑扑地,不敢看向刘淼,怕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后笑话自己。
    
    刚刚戳到她的东西该不会是那个吧!一想到刚刚的触感,苏妍心跳就乱了节拍,光是轻轻的一下触碰,她就能够感受到刘淼的男性魅力有多威猛。她不自觉地扭了扭腰,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紧紧夹着,不让那份空虚随着分泌的液体流露出来。
    
    太折磨人了。
    
    苏妍咬着红唇,心里纠结到了极点,要是可以的话,她真想直接把人给扑倒来一次,可是内心的伦理观又不允许她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举动来。
    
    于是她微微用力,想从从刘淼的手里挣脱,但刘淼哪里愿意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一个用力紧紧抱住苏妍,这下是直接把人压住,那软软的两团便“亲吻”了他的胸膛,刘淼深深叹了口气,顿时兴奋起来。
    
    苏妍可以说是他青春期第一个性启蒙的老师,典型的肤白貌美大长腿,最关键是她性格还很温柔,她刚嫁过来的时候刘淼还是个毛头小子,无意间看到过她跟李大锤的好事儿,虽然只有那么一眼的时间,却给小时候的刘淼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从那以后,苏妍在刘淼眼里就越来越不一样了,就连刘淼第一次打手枪都是靠想着苏妍完成的。
    
    现在有机会真的跟苏妍做这种事情,怎能叫刘淼不激动
    
    “啪!”
    
    但是这份激动并没有持续很久,苏妍的一个巴掌,把他给打醒了。
    
    苏妍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给他甩了一巴掌后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连跑开了好几步:“小淼子你干啥呢!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叫人了!”
    
    她脸滚烫滚烫的,脚下站得不太稳。
    
    “这我嫂子你听我解释。”刘淼委屈巴巴地捂着自己的脸,没想到苏妍竟然会推开自己,“我,我是看你要摔倒了,好心拉你一把,你怎么还倒打一耙。”
    
    苏妍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正要跟刘淼表达歉意朝他看去的时候,却不巧看到了他吊起来一大坨的裤裆,顿时胸中一阵羞愤,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这个以前老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毛孩转眼就长大成了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了,甚至有了男人该有的不纯洁想法。
    
    看苏妍沉默,刘淼想试探着靠近她,结果苏妍忽然拔腿就跑,跟有鬼在追她似的,把刘淼弄得一头雾水。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刘淼也等不下去了,索性回了自己的小破屋睡觉去,折腾了一晚上,他这一睡就到了日上三竿的时辰,村口过上过下的人多,一会儿几个人交谈着从他土墙房后面走过,他这破房子根本不隔音,那些话全都传入了他的耳中。
    
    “诶你们听说了吗,今儿个一早,隔壁老秦家婶儿去河边洗衣服捡到样东西……”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我还跟秦婶儿一起去的河边,你们绝对想不到,有人的内衣给掉那里了,我看了看那周围的草丛还被人踩平了,昨晚肯定有人去那边做了好事!”
    
    在这里,女人八卦的本领好像与生俱来,因为这个话题,几个中年妇女瞬间精神起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吵得刘淼压根儿没办法睡觉,他烦躁地翻了个身,透过已经被掀开一个破洞的屋顶看了看外面的天:唉,又是大晴天,再这么下去,今年甭想收半颗子儿。
    
    “你们说说,这谁这么不要脸啊,放着家里不用非要跑河边去?也不怕被人看到!”
    
    “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咱们村子里怎么会有这样不知羞的女人。”
    
    “该不会是郭家的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吧,昨晚我好像看到她从河边回来,鬼鬼祟祟的。你们看她都多大岁数了还没嫁出去,说不定早就跟咱们村里的男人搞上了。李家他二妹,你回头好好管管你家哪位那位,别早就被人把魂儿给勾没了!”
    
    “呸呸呸,老娘一天没死,哪个小狐狸精都入不了他老李家的门!”
    
    几个女人越说越激动,在他屋子后面好半晌才走,刘淼耳根子总算清净下来。
    
    “咚咚咚!”有人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