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啦张开让我要你/吞吞吐吐大玉棒花蕊 - 信宜金融网 宝贝乖啦张开让我要你/吞吞吐吐大玉棒花蕊 - 信宜金融网

宝贝乖啦张开让我要你/吞吞吐吐大玉棒花蕊

【摘要】可惜,马玉没如我意,让我别急,等她心情好了,或许明天吧,就给我看更刺激的照片。     文学     “晚...

可惜,马玉没如我意,让我别急,等她心情好了,或许明天吧,就给我看更刺激的照片。
    

 文学


     “晚安。”
    
     我一看她这么急着睡觉,就知道今晚是没戏了,回了个好梦。不过她睡了,我睡不着啊!我看着手机照片,满脑子都在幻想跟她滚床单的情景,连飞机都不想打了。
    
     失眠到凌晨,第二天我一起来又是早上八点,我脑袋嗡嗡的,心都在颤抖啊!
    
     他妈个b,这时间点已经迟到了,我现在还要不要去学校?不去的话,马玉肯定要打电话给我家主,去的话,指不定又要怎么羞辱我?!
    
     我犹豫不决,想着干脆就翘课吧。而就在这时候,我阿姨突然敲门,声音很凶的问我:小涛!你们班主任打电话过来了,说你怎么还不去上课?!
    
     卧槽还真打电话给我阿姨了!我麻溜起床,在我阿姨的臭脸下,牙都没敢刷,穿了鞋就往学校跑。到学校以后,我在教学楼下不敢上去,因为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一顿臭骂?那是最轻的!罚站?上次迟到已经罚站了,这次我估计还要严重!
    
     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可怜我,就在我快要陷入绝境的时候,一个小胖子慢悠悠的走进了学校。我楞了,这不是王明亮么?
    
     王明亮是我们班的班长,富二代,家里老有钱了,不过读书很差,班长的职位也是花钱送礼瞎给他整的。我看见他慢悠悠走了过来,心里顿时觉得有戏!我跟他一块上去,班主任总不会扯着我们两一块骂吧?顶多就是说两句!
    
     我这么想着,就跟王明亮打了个招呼,说你也迟到了啊?王明亮生活在富裕家庭里,矮矮胖胖的,性子相当任性,在班里我很少跟他接触,这会我主动打招呼,他也知道我心里啥想法,点了点头,说:钱小涛,你天天迟到,待会班主任肯定要骂你了,我先进去吧。
    
     我说好啊,你先进去,然后我再进去。
    
     原本我寻思,有王明亮开头炮,班主任应该不会为难我,大不了就是骂两句,谁曾想我等王明亮进教室后,刚小跑到门口,就被班主任给拦住了!
    
     “啪!”
    
     班主任拦在门口,手里拿着课本,直接往我脸上甩了一巴掌!这次不是用书打的!而是用手!
    
     我楞住了,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疼,和班主任眼中的怒火。班上的同学也都呆住了,目光怪异的看着我,我还注意到王明亮在偷笑,他是在笑什么?笑我迟到被打吗?
    
     “钱小涛!今天我是不是不给你阿姨打电话,你就不准备来学校了?”班主任黑着脸,指着我鼻子凶了一句。
    
     我回过神,心中一股从所谓有的屈辱涌上心头。草泥马!你凭什么打我?就因为你是班主任,就能打自己的学生?还甩巴掌??
    
     我死死攥着拳头,低着头咬牙说我今天人有点不舒服...本来想请假的。班主任似乎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呵了一声,食指点了点我胸口喊道:请假?你真的是要请假吗?那为什么你不打个电话跟我说?刚才你阿姨都说了,是你睡觉睡迟到了!你骗谁呢?!
    
     谎言被揭穿了!很奇怪,我现在一点也不紧张,而且我也不怪我阿姨跟班主任说了什么,我只知道今天迟到了,班主任当着全班人的面给了我一巴掌!
    
     我干脆破罐子破摔,说我是迟到了,你要骂我就骂,要罚站就罚站,随便你怎么样。
    
     我做好无所谓的准备,班主任顿时火冒三丈,拽着我的衣服直接进了教室,指了指教室里的人冲我吼:你看谁跟你一样天天迟到?哦,你以为就你学习累,就你爱谁懒觉啊?!我看你就是不想念书了,整天来学校混日子的!!
    
     我不敢抬头去看同学们的眼神,鼻头一酸,直接无声哭了出来。从小到大,我头一回挨巴掌,那种感觉真的很难说。
    
     “哭哭哭!你一个大男人你除了会哭,你还会干什么?!”班主任撒开手,推了我一下,指着门口就喊,赶紧给我滚到办公室去,待会打电话让你阿姨过来直接带你回家吧!
    
     我掉头就走,路过走廊的时候,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死!我想从这里这么跳下去!只有这样,我才能摆脱痛苦,摆脱班主任对我的折磨。
    
     可惜,我父母的容貌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终究还是没做出疯狂的事。
    
     班主任的办公室很简洁,一张摆放着各种资料的办公桌,和一张靠墙大沙发。我进去随手关了门,失魂落魄的坐在原地,脑子嗡嗡直响,过了许久才回过神,盯着面前的电脑。
    
     班主任要开除我,我现在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她?
    
     裸照!
    
     我不知道哪来的贼胆,锁了门去摆弄班主任的电脑,本来是想她qq有挂的话,我能看看聊天记录,找找她把柄。不过可惜,她qq没上,电脑里我也翻了,空空如也,一张她自己的自拍照都没有!
    
     我纳闷,随手点开网页,翻查了一下游览记录,赫然点出了百度云盘。我觉得有戏,赶紧点看文件,结果一看,顿时愣住了。
    
     卧槽!云盘里居然有这么多岛国小电影?!
    
     我目瞪口带的看着云盘里的小电影,下半身顿时升出一股邪火,硬了起来。我吞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班主任居然还会看黄片?而且还是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这得有多寂寞啊!
    
     我不禁幻想了一下班主任偷偷躲在办公室看爱情动作片的场景,我们男的看片一般都会打飞机助兴,她呢?难道用手?
    
     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我果断把网页关了,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解开了锁站在一边。很快下课铃声响了,班主任踩着铃声进了办公室,黑这张脸进屋就冲我喊:钱小涛,打电话叫你阿姨来。
    
     说着还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我,面色冷酷的问我,你打还是我打?
    
     我刚平息下去的怒火顿时就爆了!我家不富裕,父母常年劳作赚钱送我来城里学校念书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段时间我阿姨为了我的事,更是在我面前唉声叹气。如果现在打电话让她过来处理我的事,她会怎么想?直接把我从家里赶出去吧?
    
     再说,凭什么老子迟到,又吃耳光又喊家长,而王明亮却一点事都没有?我不服!!
    
     我低着头说不打,说完以后心里特别憋屈,又想哭。我害怕被我阿姨赶走,也害怕回到乡下,看到我父母那一副失望的表情。
    
     班主任臭着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条长腿相互交叉,赤.裸裸的摆在我面前:你上课写情书,我是不是放过你了?你上课睡觉,我是不是也没为难你?现在你动不动就迟到,我不打电话你就不来学校,你告诉我,你不滚回家去,留在学校里干什么?嗯?
    
     我愤怒,像个向老板讨要薪水的弱势群体咬牙说:迟到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王明亮也迟到了,为什么你就打我又要开除我,都不管他?
    
     我原本以为我这么说,班主任多少会收敛一点,谁知道她比我还理直气壮,摔了下桌子就冲我喊:人家偶尔一次,我当然可以不计较!你呢?你自己算算这是你第几次迟到了?我有没有警告过你?!
    
     卧槽!我握紧拳头,我承认我经常迟到,可是王明亮也经常迟到啊!我怎么没见过你打骂过他?我没把这些话说出来,因为我知道说出来也没用。
    
     “钱小涛,你别跟我在这玩不说话!这件事你自己跟我做个交代!”班主任看我不说话,哼了一声冷眼盯着我。
    
     真的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闭着眼睛,浑身颤抖,脑子里不挺的有个声音在呐喊,跳楼吧!跳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第五章 约架

     真的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闭着眼睛,浑身颤抖,脑子里不挺的有个声音在呐喊,跳楼吧!跳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班主任,我跟你保证以后不迟到,如果还有下一次,不用你说,我自己退学,行不行?”我看着班主任,一脸认真坦诚。
    
     这回轮到班主任不说话了,过了好久,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摆摆手:话你自己说的,还有下次,你自己滚吧!
    
     我如释重负出了办公室,心里郁闷又惆怅。刚下楼,正好遇见了张成。张成一看见就我跑过来偷偷问我什么情况,老巫婆有没有让我叫家长来?
    
     说起来,我跟张成认识的时间也快六来年了。初中入学就在一块玩,以前玩的东西少,就去游戏厅打三国,97拳皇。后来经常玩,也算的上形影不离,天天跑黑吧,玩冒险岛,qq飞车啥的。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分享,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黄片,打飞机,也是张成教的。虽说现在同学不少,但真正的知己,只有张成一个。
    
     我忍着没哭,说没事,让他不用担心我。张成愤愤不平,陪着我往教室走,一路上都在咒骂班主任,说她大姨妈来了,神经不正常,这几天老是针对我,早上居然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甩我耳光,这件事要闹到教务处去,班主任肯定吃不了兜得走!
    
     我苦笑,错在我,班主任总是有借口发挥,而且从qq上我也算看出来了,她就是因为上次我没有扶她的事生气。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隐忍,不让自己犯这些小错误,主动招惹班主任?我是不敢。
    
     张成喋喋不休说着,还劝我退学:小涛,tm的王明亮也迟到,可他就没事,班主任肯定是故意玩你,我看你干脆别读算鸟!我说不行,我现在才刚十八,不读书能干啥?出去打工吗?
    
     张成点头,正想说话,突然转身就走。我一看才发现我们已经到教室了,而荣蓉就站在教室门口,跟几个女孩子在那聊天,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多开心。我说呢,张成怎么话说一半就跑了,他不待见荣蓉,连看都不想看她。
    
     “钱小涛,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还有打你吗?”
    
     荣蓉说话的声音很甜,可能是她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吧,每次一看见她笑,我心情就会好不少。我摇头说没有,然后打量了荣蓉一眼,她今天打扮的跟往常一样,韩版破洞牛仔裤,脚踩白色匡威运动鞋,上半身穿的是一件t袖,自然得体,又不失时尚,尤其是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似乎有种魔力,令人看了就无法自拔。
    
     荣蓉嘟着嘴,哦了一声,还叹了口气说你真倒霉,为什么别人迟到就没事,你迟到就有事?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荣蓉这么一说,边上的女同学也叽叽喳喳附和了起来,说对啊对啊,最近班主任好不正常,好像故意跟钱小涛过不去!
    
     我吸了口鼻涕,妈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针对我,可又能怎样?刚才我被甩耳光的时候,谁站出来替我说话了?荣蓉似乎看出我心里的郁闷,笑嘻嘻的拍了我一下,说好啦,班主任没为难你就可以,以后晚上早点休息,白天就能够起来了,你看我有迟到过么?我点头,笑着嗯了一句,就跟荣蓉有一句没一句聊了起来。
    
     堆积在心里的郁闷,只是跟荣蓉聊了几句,我心里舒畅了不少。同时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心,我要跟荣蓉表白!
    
     妈的,人生已经如此艰难,老子就是想谈个恋爱,咋的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我寻思再跟张成讲讲荣蓉的事,结果我还没说,他就主动问我,早上荣蓉是不是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我楞了下,说你咋知道?张成冷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点幽怨:我安慰了你半天,也没见你笑一下,她就跟你说两句话,你就忘了早上的事,我又不瞎,当然看得出来!
    
     我脸一红,这倒是确实。张成劝我,确实有点越劝让我越郁闷,而荣蓉只要跟我说几句话,看到她笑,我心情也会跟着释怀。
    
     张成叹了口气,说小涛啊,老哥不能害你,荣蓉这个人,你别跟她接触太深,免得到时候伤的越深。我不明白张成的意思,问他为什么总说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那就说出来,说不定只是误会而已。
    
     张成鄙夷笑了起来,表情很冷,说这件事没误会,只是我太单纯,太傻,被人骗了还在替人家说好话。我听张成这么说,顿时就不乐意,想让他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过就在这时候吧,突然有人拍了下我肩膀。
    
     我回头一看,是王明亮,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平时在班上跟他玩的比较好的同学。或许是有钱吧,王明亮出手非常豪气,经常请班上的同学出去玩,不是溜冰就是下饭馆。同学们也喜欢跟他在一块玩,觉得有好处,所以这家伙在我们班人缘挺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霸道,一点亏都不能吃。
    
     我看王明亮表情有点不对,就问他咋了,找我啥事?王明亮手按在我肩上用了点力,另外一只手指着我鼻子说:钱小涛,你tm好像有点给脸不要脸,早上我让你跟我一块进教室,你跟班主任怎么讲的?我迟到没事,你迟到就有事,是吧?
    
     艹!原来是班主任把这事跟王明亮讲了!我知道王明亮现在心里肯定不痛快,因为我跟班主任这么说,意思就是她偏袒王明亮,而王明亮知道了,以为我是故意在班主任面前说他不是。我就解释说,我没那个意思,只是不想让班主任针对我。王明亮恼了,推了我一下,说不是你mb个意思,你自己迟到活该被骂,你扯我干什么?
    
     卧槽!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张成也是,挡在我面前指着王明亮的鼻子喊:你拽你mb!你是不是欠揍?欠揍你说一声,看我怎么揍你!王明亮冷笑,说好啊,你快点来揍我,我就站在这,你来打啊!说着还想干我,但被身边的同学拉住了,说这里人太多,别打,要收拾他待会去宿舍。
    
     王明亮指了指我,说:待会来我们班宿舍,你看我怎么弄你!
    
     我脾气也倔,一点也不害怕说去就去,你以为老子怕你?
    
     王明亮走了以后,我也没心情吃饭了,今天被班主任弄的一肚子火,我正愁没地方撒气,王明亮既然想跟我约架,那就来吧,谁怕谁啊卧槽尼玛?!
    
     我跟张成翻墙出了学校,去废品站要了两根半个手臂长的空心钢管,就折了回去。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小时候可野了,读小学就爱跟人打架。后来到了城里读初中的时候也经常干架,因为那个学校风气不好,老师们也管不住学生,你不干架,你就会被人欺负。我跟张成就是那时候打架打出来的感情,不过上了高中就变了,可能是人长大成熟了吧,再加上我们这个学校比较严,班主任更是喜欢凶人,谁也不敢惹她,所以我念高中以后,可以说基本没干过架,唯独几次外校的人过来打群架,我被拉过去凑数,也没整起来。
    
     翻墙进学校后,我犹豫了下,跟张成说要不待会就我去宿舍吧。张成不乐意,把钢管裹在怀里,啐了口唾沫骂说:卧槽!干个架怎么了?你还怕老师把我开除啊?
    
     说实话,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我怕这件事被班主任知道,那我早上的承诺算个屁?就为了干王明亮一顿,自己退学吗?
    
     张成搂着我的肩,一边往宿舍走,一边跟我讲:小涛,打架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是王明亮要打我们,我们只是被迫反抗而已,班主任要是真开除你,那我就一块不读了!
    
     我听到张成这么说,眼睛就湿润了,有时候觉得有他这个兄弟在身边正好,如果没有他,我都无法想象这几年我自己一个人过来会怎样?
    
     我忍着没哭,说整吧整吧,今天不揍王明亮,他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