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把拿出来 乖吃饭-慢点 太快了 顶到了 - 信宜金融网 不准把拿出来 乖吃饭-慢点 太快了 顶到了 - 信宜金融网

不准把拿出来 乖吃饭-慢点 太快了 顶到了

【摘要】 奇异的耳朵 文学     郭海洋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溜到屋里,穿了衣服出来见人:“我又回来啦!咋这么多人嘞?”  &nbs...

 奇异的耳朵
 文学


     郭海洋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溜到屋里,穿了衣服出来见人:“我又回来啦!咋这么多人嘞?”
    
     “咦!海洋没给冲走,他又回来啦!”
    
     “大难不死,这小子命真大啊,以后肯定福气不小。”
    
     海洋他娘见儿子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顿时转悲为喜,抱着儿子舍不得撒手。
    
     “娘,我给冲了好远,好容易才游上了岸,又走了好久才到家,乏得很呢!天晚了,让乡亲们都回去吧,我也得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看果园呢!”
    
     乡亲们散去以后,郭海洋迫不及待得想要解开心中的迷惑。
    
     “娘,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咱们家的猪和平时有啥不一样?”
    
     他娘失笑道:“这孩子,是不是脑子里面也进水啦,进门就惦记圈里头那两头猪呐!还不跟往常一样吗,吃了睡睡了吃,整天在泥浆子里面打滚咧!”
    
     郭海洋这就明白不是猪出问题了,是自己脑子出问题啦!到底是犯了癔症,还是真的能听懂猪说话啦?想着想着,一阵倦意袭来,郭海洋扛不住了,顿时睡了过去。
    
     海洋他娘知道儿子肯定累了,早上就没有叫他起。所以郭海洋直到日上三竿了,才自然醒来,美美的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的可真美!
    
     郭海洋起来洗了脸,在自己屋子里溜达了一圈儿就觉得无聊。又来到猪圈旁,侧耳旁听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难道真的是泡坏了脑子,发癔症啦?郭海洋心道。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郭海洋就感觉这放假了,还不如在学校的时候舒服呢,太闲得慌了!
    
     脑子里想着出去溜达溜达,于是郭海洋踩着泥泞的小路进了村,打算去村里的小卖部搞包烟过过瘾。
    
     路过郭春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大门紧闭,院子里却是隐隐传来说话声。
    
     村里有个风俗,就是大白天的时候一定要敞开大门,寓意就是接受阳气,让一家人都健康平安。其实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大门开着,说明我家的人光明正大,不怕别人看见我家的事儿。
    
     郭春是郭海洋的远房堂哥,二破的亲叔伯兄弟。比郭海洋大十岁,今年二十六了。
    
     虽然郭春比郭海洋大太多,俩人没在一块儿凑过,但是郭海洋对这个堂哥印象还不错。郭春结婚四五年了,是个本份勤快的庄稼人,把家里那几亩地伺候的不错,小两口的生活还算过的去。
    
     郭春的老婆叫王雪梅,是邻村小王庄的姑娘,身高有一米六五,长得也是端庄漂亮,听说还是高中生呢!当初王雪梅高考失利,十里八寸的媒婆把她们家门槛都踩烂了。
    
     王雪梅之所以嫁给了老实巴交的郭春,说白了看上的还是郭春的勤快和实在。嫁到郭柳庄以后,郭春也确实没有辜负她,勤勤恳恳的,小两口的日子过的是蒸蒸日上。
    
     郭春对自己的高中生老婆是疼得很,两口子几乎没拌过嘴,是村里的年轻夫妻的榜样。
    
     堂哥家关着门子,说不定是有什么事儿不想让别人知道。郭海洋起了好奇心思,停下了脚步,想听听看他们家到底什么事儿。
    
     农家院子都大,又隔着屋子和院子两道门,说话的声音哪能那么容易听到。只听得里面的人说话越来越急,具体说什么却是一点都不清楚。
    
     郭海洋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将脑袋贴在堂哥家墙上,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耳朵里的声音骤然清晰了起来!郭海洋甚至能听到几米外的草丛里,蟋蟀踩在草叶上的声音!
    
     王雪梅哭哭啼啼道:“我不喝,就不喝!什么从名山上求来的生子药,都什么年代了,你们家的人怎么这么迷信!”
    
     郭春好言相求:“好雪梅,好媳妇儿,你就听我一回,喝了吧!万一喝了以后真怀上了呢!”
    
     王雪梅耍赖撒娇:“要喝你喝,天知道这汤药里都什么鬼东西,又黑又脏的,苦死了!”
    
     郭春告饶:“媳妇儿!姑奶奶,求求你就喝了吧!”
    
     王雪梅被丈夫磨的没了耐性,只听哐啷一声,似乎是把什么瓷器给打了。
    
     老实巴交的郭春发火了:“你娘嘞!不上肥的地里咋长出来好庄稼?”
    
     王雪梅不甘示弱:“不是地不肥,俺这地里种瓜它就不能生出来豆子!是你那种不行,每次到了播种的时候,就软趴趴的不行了。”
    
     郭春骂道:“你娘嘞!你那就是块盐碱地!不然咋连毛都没一根?”
    
     这两口子吵架一点都不含蓄,暴露机密了。把躲在墙角偷听的郭海洋都给臊的脸红了,心里确是好奇的想到:‘不长毛的盐碱地?雪梅嫂子那地方到底长啥样呢?’
    
     王雪梅臊得不行,嗓门也大了:“又不是没去县里医院检查过,到底是谁的毛病你还不知道?大夫都说了你那种成活率太低,没有长苗结果的希望!你们家的人欺人太甚!明明不是俺的问题,整天逼着俺喝这乱七八糟的草药,非得把俺这块好地也搞慌了不成!”
    
     王雪梅嘤嘤哭泣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郭春,咱俩的日子算是到头了,缘分尽了,不行就离了各过各的吧!”
    
     媳妇儿又是哭又是抹的,郭春顿时软了。赶紧好声好气的哄着:“都怨我!媳妇儿你别哭了啊!这药咱以后都不喝了!”
    
     好容易把媳妇儿哄得不哭了,郭春又哀声叹气:“媳妇儿啊,我哪舍得为难你啊!我爹这一股儿一脉单传,要不是家里老人盼着抱孙子催得紧,说啥也不能让你喝这乱七八糟的药啊!唉,只怕爹这一脉,到了咱们这就得绝了户啦!”
    
     王雪梅到底是高中生,有文化的。她止住了哭泣,眼珠一转对丈夫说道:“也不一定,现在有一门先进的技术,叫做人工授精的,或许可以解决咱们家的问题。”
    
     郭春一庄稼人,哪里懂得什么人工受精,晕乎乎的问:“啥?平常咱不就是人工的吗?”
    
     “你个蠢货!人家说的人工授精是高新医疗技术!说白了就是借别人的种,但是不用上炕睡觉的。孩子还是咱们家的,但是哪怕孩子长大了,一辈子也不可能和他爹见面。这样就不会产生伦理问题。”
    
     这样一说,郭春顿时懂了个七八分:“那不中!说白了,还不是咱们老郭家的种;孩子长大了,也肯定不会跟老郭家一条心,这个绝对不中!”
    
     王雪梅恼了:“这也不中那也不中,那你倒是想个能中的办法啊!”
    
     郭春垂着脑袋,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不行就接种!借咱们老郭家的种!”
    
     王雪梅吓了一跳:“死样的,你咋能这样想?你不嫌戴绿帽,俺还嫌臊得慌呢!”
    
     郭春又开始软磨硬泡:“媳妇儿你就听一回话呗!要不整出个孩子来,光上边老人都能磨的咱两口子没发过了。我觉得这事儿可以的,借老郭家的种,就算不是亲爹,至少不还有血缘关系嘞?”
    
     王雪梅渐渐被郭春磨得意志动摇了,心里面还有一种瘙痒难耐的感觉。
    
     “那……细说说你的主意呗,你打算找谁借种?”
    
     郭春又仔细想了一阵子:“肯定不能差辈儿,必须是同辈儿的。借种以后还不能有乱七八糟的事儿,最好一次性解决问题。”
    
     郭春也不傻,造出来孩子赔了老婆的事情肯定不能干!那么借种的人选就必须仔细掂量掂量,该找谁呢?
    
     郭春一拍脑瓜!有了!
    
     “媳妇儿,你觉得海洋怎么样?我那弟弟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人也机灵的紧。你俩人造出来的娃,肯定孬不了!最主要的,是我们哥俩关系还不错,海洋小时候我经常带着他玩嘞!”
    
     王雪梅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郭海洋的模样:年轻、有朝气、小伙子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贼帅气!
    
     想到这里,王雪梅的心里边就有七八分愿意了。
    
     可是这种事儿不是一头说了算的,就算他们两口子愿意了,该咋跟郭海洋说呢?
    
     别看郭春蔫了吧唧的,出起坏主意来却是随便就来。
    
     “这么着!回头咱杀只鸡炖了,整几个下酒菜。我把海洋叫来喝酒,把他灌蒙了望你床上一推,接下来的活儿就得你干了!年轻人面皮薄,就算酒醒了记起来这事儿,肯定也不敢往外说!”
    
     躲在墙角偷听的郭海洋吓了一跳!挖槽真没想到春哥竟然这么坏!这损人又损己的孬招真是绝了!得亏你弟弟我偷偷听见了,要不然不得被你坑死啊!
    
     郭海洋赶紧撒丫子溜了,情急之下,他竟然忘了分析一下,自己为什么能将别人家的隐私事儿偷听的这么清楚。
    
     来到村里小卖部:“叔,给我爹来包烟!”
    
     打着老爹的名号,花了一块五整了一包‘官厅’,郭海洋找了一个别人看不着的地儿,躲在一棵大榆树后面刚点着了,美美的闷了一口。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吓得郭海洋赶紧把烟丢地上用脚踩住了。
    
     郭海洋一口气儿没理顺,呛的咳嗽了好一阵子。
    
     “杨书……啊不杨老师,你咋知道我在这的?”

第五章 女人的身子

     杨书琴紧绷着她那白净的脸,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郭海洋面前盯着他,脸上表情无忧无喜的,郭海洋琢磨不出她是个啥意思,心里边有点慌毛毛的。
    
     “郭海洋,你跟我来!”
    
     郭海洋不敢逆着她的意思,只能在后面悄悄的跟着她。寡妇门前是非多,大白天的,怕给别人看到了说闲话,郭海洋刻意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郭海洋心里怕怕的,自己胆大包天,竟然把杨老师给睡了!今天她找到自己,是要跟自己算账了?
    
     郭海洋跟着杨书琴来到了她家里。
    
     杨书琴插了院门,郭海洋站在屋里,一动不敢动,杨书琴就那么幽幽得盯着他的眼睛,也不说话。
    
     郭海洋心里更慌了神,没话找话,想要缓和一下气氛:“那个……杨老师,你闺女小妞妞呢?”
    
     “她姥姥领着去玩了。”
    
     郭海洋又没话可说了,因为杨书琴的眼神儿越来越不对劲儿,气鼓鼓的盯着他,眼圈儿都红了。
    
     瞪眼神功啊!郭海洋还以为她要用眼神瞪死自己嘞!这杀伤力也太大了。哪怕是给她打一顿骂一顿,也比这一招好受一点啊!
    
     郭海洋沉不住气,主动告饶:“杨老师,前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不该喝那么多酒。你打我吧,骂我吧,只要你能消消气,哪怕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认了!”
    
     杨书琴终于说话了:“你过来,抱着我!”
    
     郭海洋有点懵:“啊?”
    
     杨书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又说道:“过来抱着我!”
    
     郭海洋一点点的蹭到跟前,似乎对杨书琴畏之如虎。
    
     杨书琴忽然抱住了他,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得抱着郭海洋。
    
     郭海洋的脑袋埋在杨书琴胸前,暖呼呼,香喷喷的,杨书琴的身体软软的,被抱得这么紧,郭海洋感觉自己要陷她身子里去了。
    
     但是感觉却不咋好受,快给憋死了……
    
     “得劲儿吗?”
    
     “唔……香!得劲儿。”
    
     “女人的身子美不美?”
    
     郭海洋身体立即有了反应。
    
     “唔……美得很!”
    
     “那你现在想不想再弄一回?”
    
     郭海洋心里喜滋滋的,原来杨书琴叫他过来,不是要找他算账!她是看上了自己,想和自己做长期买卖呐!
    
     郭海洋又有了胆气,伸手把杨书琴抱起来丢到了床上。
    
     杨书琴白生生的脖子上浮上了一片红晕,那模样别提有多勾人!郭海洋干脆利落的把自己脱吧干净了,就扑了上去。
    
     “啪!”杨书琴忽然一巴掌甩在郭海洋的脸上,用的力气很大,郭海洋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个鲜红的小手印,人也给打懵了。
    
     郭海洋又惊又怒,瞪大眼睛望着杨书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打自己。
    
     “要是你死了,还能不能睡女人?你滚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
    
     杨老师又给郭海洋上了生动的一堂课。郭海洋用衣裳遮着脸,垂头丧气的回果园了。
    
     脸上那么鲜红的手印子,那纤细的印痕一看就是女人打的。让人看到了难免想入非非说闲话,再说给女人打了脸面也挂不住。
    
     郭海洋悄悄溜回果园里,本想等到脸上的红印子消了再出去见人,谁知道走到棚屋前,发现老娘正在门口给他洗衣裳嘞!
    
     “宝儿回来啦,臭小子,让你看园子,又跑哪里野去了。娘给你带了饭,吃饱了下午好好地看园子。”
    
     被老娘看到了,反正是躲不过。郭海洋把背心往上一扯遮住了脑袋,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
    
     “捂着脸干啥?偷人家的还是抢人家的啦?”
    
     郭海洋哪里敢说实话,支支吾吾说道:“日头太毒,怕给脸晒黑就不好看啦!”
    
     老娘顿时乐了:“哎呦呦,长大了知道臭美啦!再黑还能黑到哪里去,你爷爷外号就叫黑司令……”
    
     海洋她娘说着说着就觉得开长辈的玩笑玩笑开的不合适,干脆不说了。
    
     郭海洋的爷爷在世的时候,确实有个黑司令的外号。老头倒不是真的参过军,当了司令。只因为老郭头天生皮肤黑的锅底一样,年轻的时候领着一群孩子跟小王庄打石头仗,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因此得了这么一个外号。
    
     老郭头的基因隔辈儿传给了郭海洋,郭海洋虽然不像他爷爷那样跟非洲人似的,但是也不白。郭海洋肤色虽然深,但绝对不难看。
    
     黝黑发红的皮肤看起来非常健康,按照村里乡亲们的说法:嘿!这小子一看就是壮,有劲儿!
    
     郭海洋像乌龟一样,把脑袋缩进衣服里就是不肯露面,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从衣服下面掏着吃。他娘只以为这孩子又在作怪,也权当看乐子不管他。
    
     郭海洋正在屋里吃饭的时候,又有人来拜访了。
    
     “洗衣服呐婶子,海洋在不在?”
    
     郭海洋一个激灵!是郭春啊,这么快就来啦?
    
     郭海洋他娘问郭春:“大春,找海洋有事啊!”
    
     “听说俺兄弟遭了大难,幸亏命大才躲过去了,来看看兄弟。顺道也有点正经事儿,想和婶子商量下。”
    
     海洋他娘就知道兄弟俩岁数差太多,大春肯定不是来找海洋玩的,八成有事。
    
     “呦,还是哥哥有心,惦记着你兄弟呐!大春子有啥正经事,跟婶儿说说呗。”
    
     “是这样的,海洋今年都十七了,还没有媳妇儿呐!俺们这当哥嫂的看着心里也着急啊!雪梅就跟俺商量着,给海洋说个媒。”
    
     郭柳庄以及附近几个村子风俗比较落后,至今还有订娃娃亲的传统。年轻人结婚也比较早,像郭海洋这么大的男孩儿,有的都成家当了爹啦!
    
     海洋他娘笑呵呵道:“事儿是好事儿,可眼下海洋不还上着学呐!孩子愿意念书,总不能让他辍学娶媳妇儿啊!”
    
     郭春赶忙道:“不能那样想啊婶子,好姑娘就那么多,下手晚了就是别人家的媳妇儿啦!再说先见个面,定个亲,也不一定非得马上就结婚。不耽误海洋学习的。”
    
     海洋他娘想了想,觉得大春说的挺有道理。便答应下来:“那就麻烦你们小两口了,春子你放心,要是真给海洋说成了媳妇儿,婶子不差你媒钱。”
    
     大春一摆手:“咋能跟婶子提钱呢!多伤感情。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回头你跟海洋打个招呼,让他下午到我家里来一趟,让他嫂子问问海洋,有中意的姑娘没。”
    
     郭海洋在屋里听了个明白,心道大春哥真够急性子,说干就干一点不拖沓啊!
    
     王雪梅年轻漂亮,尤其是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皮肤倍儿好,脸蛋水嫩嫩的,跟大姑娘也没啥区别。
    
     真要说起来,郭海洋对王雪梅还是蛮有好感的。可心里也很敬重她,毕竟是叔伯嫂子啊!
    
     送走了大春,他娘就把海洋叫出来商量。郭海洋不愿意去,但是吭吭哧哧的也说不出来个理由。
    
     他娘还以为这孩子是害臊了,当即下了死命令。一巴掌拍在郭海洋后脑勺上:“不中,今儿下午必须去你大春哥家,到那儿听你哥你嫂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