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我想从后面要你-工地上的直男民工 - 信宜金融网 宝贝儿我想从后面要你-工地上的直男民工 - 信宜金融网

宝贝儿我想从后面要你-工地上的直男民工

【摘要】前女友的邀请 文学那天午休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用上午摸过陈冰的那只手很狠撸了一管才终于睡着了。趣*讀/屋    下午上课...

前女友的邀请
 文学

那天午休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用上午摸过陈冰的那只手很狠撸了一管才终于睡着了。趣*讀/屋
    下午上课时候,我很想继续摸陈冰,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只好苦苦忍着。
    一下午时间就这么过去,中途课间的时候,夏磊那孙子又来找我一次,问我中午跟陈冰一起去干嘛了。没想到夏磊也听说了这事儿,这小子也暗恋陈冰,见我跟陈冰走得近,估计他心里不平衡。我跟他说你管那么多干嘛,然后就不想搭理他了,没想到夏磊又警告我,让我以后不要接近陈冰。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家伙脸皮真厚,陈冰是不喜欢我,但她也没搭理过夏磊,以前有一回下雨,陈冰没有带伞,夏磊讨好的把自己伞给陈冰用,但陈冰根本没搭理他,而是冒着雨回家了,当时弄的夏磊很没面子。
    我没把他的警告当回事。夏磊虽然平时跟学校的小混混走的近,但他又矮又瘦,跟条小哈巴狗似的,论打架我可不怕他。
    放学后,我又跟陈冰商量了一下,到时候去哪里办事的问题,陈冰说最好去找宾馆开个房间。我一听吓尿了,宾馆开房间得多少钱啊,我一天零用就十块钱,估计连钟点房都不够。
    陈冰见我不说话,就问我是不是没钱?我又自卑,又好强,红着脸说,我有钱,只是我们都是未成年,宾馆肯定不会给我们开房间的。
    我这话完全是扯淡,不过陈冰好像不知道这道理,只是问我,“那你说去哪里?”
    “不如就去我家里吧,家里比较安全。”我本来是想说去公园的小树林里,但觉得陈冰肯定不会同意,没好意思说出来。
    陈冰不同意去我家,反倒是提议去她家。我一听就急了,去她家做这种事情,还不得被她爹妈打死啊。问了陈冰才知道,她父母在外地工作,偶尔才回来几天,平时家里就她一个人。
    原来如此,我心里一喜,到时候我俩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肯定能上了这个*。在她家里跟她搞,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我爸不知道为啥,又在喝闷酒。他一喝酒就爱打我,我不敢招惹他,赶紧回自己房间写作业了。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去教室了,这几天我特别想来学校,特别想看见陈冰。
    陈冰这么早还没来,让我奇怪的是,杨婷婷忽然过来找我说话。她坐在陈冰的座位上,问我说,“快要中考了,你最近复习的怎么样?”
    杨婷婷跟我们家一个小区,她爸是我爸他们厂子的副总,我俩也算是发小了,打小她在我们这群人里面就是小公主,我也一直暗恋她,小时候我俩关系还挺好,但长大后她的心气高了,一直看不上我。要是搁以前,她主动过来找我说话,我肯定特别兴奋,但最近我心里想的都是陈冰,所以我只是不冷不淡的跟她应付了两句。
    闲扯了一会儿,杨婷婷又装作不经意的说,“听说你最近跟陈冰关系不错啊,昨天中午你俩还一起回家?”
    没想到她竟然也听说了这件事,我故作平静得说,“也没一起回家,就是一块走了一会儿。”
    我装的很平静,但心里高兴坏了,虽然只是别人误会我和陈冰的关系,但依然让我觉得好像跟陈冰亲近了一些似的。见我承认了,杨婷婷很惊讶的看着我,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的惊讶并不奇怪,陈冰是个女神级别的女生,不光男生在她面前自惭形秽,就连女生面对陈冰的时候,也多半有自愧不如的感觉,杨婷婷虽然也算比较优秀,但跟陈冰比起来,相差不止一个档次。她见一个她自己都看不上眼的男生,竟然能跟陈冰走到一起,自然心里震惊。
    过了一会儿,杨婷婷笑着跟我说,“陈锋,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光说话自信了很多,还能跟陈冰走到一起,挺好的。”
    我不明白陈冰的意思,笑笑没说话,这时候,陈冰来了,她脸上依然还是冷冰冰的样子,看见杨婷婷在她座位上坐着,也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杨婷婷站起来,在我肩膀上亲密的拍了一下,说让我下午放学跟她一块回家。说完她抬头冲着陈冰笑了一下,然后才离开。
    我被杨婷婷搞的有点莫名奇妙,她以前一直瞧不上我,怎么忽然让我跟她一起回家了?等看到她看陈冰的目光,我心里才隐隐明白了,杨婷婷似乎有点吃醋。虽然她不喜欢我,但以前喜欢她的人现在喜欢陈冰去了,估计她心里挺不爽的,所以才故意在陈冰面前跟我说这话。
    陈冰冷冰冰的坐了下来,以她的性格,恐怕班里没一个人能被她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对杨婷婷那挑衅的眼神有什么反应。
    等上课之后,陈冰很快又开始夹腿了,看的我血脉贲张,但也只能忍着。我心里很奇怪,陈冰这人一会儿高傲,一会儿发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实在太古怪了。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明白,好在今天已经是周五,距离实现目标的时候不远了,我焦急的等着。
    下午放学之后,我跟陈冰约定好周六下午两点在学校门口见,然后她带着我去她家。陈冰走了之后,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考虑要不要去找杨婷婷,结果胖子过来跟我说杨婷婷在学校门口等我,让我快点。催着我的时候,胖子还向我眨眨眼,说,“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就向杨婷婷出手了。”
    我跟杨婷婷之间早不可能了,我也懒得解释,跟胖子一起到了校门口,杨婷婷果然在等我,出乎预料的是,夏磊和黄杨也在。
    黄杨是我们班副班长,陈冰是班花,他是班草,而且他也一直追求陈冰,在很多人眼里,他跟陈冰是很般配的一对。所以看见他的时候,我心里本能的很讨厌,就走过去问杨婷婷究竟有啥事,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过去的时候,黄杨好像正在讲笑话,杨婷婷笑的前仰后合,在黄杨面前的杨婷婷跟在我面前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她捂着嘴,矜持的笑着,既显得活泼,也不会太张扬,身上那粉色的公主裙也让她别具魅力,可惜我能看出来,就像她对我没意思一样,黄杨也对她没什么意思。
    看见我过来,杨婷婷冲黄杨抱歉的笑笑,然后跟我说,“陈锋,我们几个人约好了周日晚上七点去银柜唱歌,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她的话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她们那个圈子里的聚会,怎么忽然想起叫上我了?
    还没等我说话,夏磊在一旁先惊呼道:“杨婷婷你疯了?你叫他这个穷逼干啥?”
    本来我下意识就要拒绝,但听见夏磊的话我气坏了,我也没招惹过他,不知道他为啥老针对我,操他妈的,要不是黄杨他们在,我非揍他不可。
    杨婷婷这时候帮我说话,“夏磊,你别说话这么难听。”
    夏磊对杨婷婷一直有想法,听了杨婷婷的话,他讨好的笑笑,不过转头面对我,他又是冷嘲热讽,“不是我说话难听,咱们去ktv,一个人要凑五十块钱份子钱,你问问陈锋,他能出得起五十块吗?”
    我憋的一腔怒火一下子全泄了,夏磊说的没错,我还真没有五十块钱。我身上只有十几块钱,还是这几天攒的,准备晚上去买个套子,为明天去陈冰家做准备。
    我冲杨婷婷苦笑了下,说我周末还有点小事,还是不去了。杨婷婷说,“你别着急拒绝啊,大不了我们不让你凑份子钱,只不过你要把陈冰一起叫来。”
    叫陈冰?我似乎明白了,杨婷婷他们的小圈子虽然在我们眼里高高在上,但陈冰却没放在眼里,虽然不知道她要叫陈冰干嘛,但显然她的目的是邀请陈冰,而我只是个邀请工具而已。
    这时候黄杨也笑着说,“是啊,你把陈冰叫来嘛,你俩第一次跟我们玩,就不用凑份子钱了,你俩的钱我帮你们出。”
    他一副高大阳光的样子,说话也温和,还是我们班副班长,但我们都知道,这小子心狠手辣,暗地里是我们学校的大混子。
    面对黄杨,我有点害怕,没敢拒绝,而且我还有点暗暗的兴奋,从这件事上能看出来,黄杨也是苦追陈冰无果,要不然也不会让我去邀请陈冰了。他这种大混子竟然要请我帮忙,我心里还有点得意。
    “我晚上给陈冰打个电话问问吧,她来不来我可不敢保证啊。”我给了他们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打电话什么的是吹牛逼,陈冰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她家的电话,我也根本不知道。
    黄杨他们都惊奇的看着我,杨婷婷客气的跟我说一会儿她爸就开车来接她了,让我一会儿趁她家的车回去。
    我摇摇头拒绝了,以前我趁过她家的车,她爸一路都在嫌弃我身上脏什么的,我可没心情去受这份闲气。我跟她说胖子还在等我,就转头走了。
    回去路上,胖子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刚才的事说了,胖子咂巴咂巴嘴,开始给我分析,说杨婷婷很可能对我有意思了,让我加把劲儿,争取把杨婷婷拿下。
    我心里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杨婷婷能对我有意思,太阳得打西边出来。跟胖子扯淡了一路,到了小区,等胖子回家之后,我又从小区里偷偷跑了出来。
    我得去买套子,为了明天的事情做准备。虽然胖子跟我关系铁,但这小子是个大嘴巴,买套子的事要是让他知道了,绝对得闹的全校人都知道。事关陈冰的名誉,这事儿我必须得背着他。
    我们小区外面就有一家成人用品店,平时只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在经营。那个少妇身材又丰满又妖娆,每次我跟胖子从那里路过的时候,都忍不住往里面看,我还稍微好一点,胖子跟我说,他每回只要看见那少妇,下面就会硬,晚上打飞机的时候也经常幻想着那少妇。
    听别人说那少妇还是个寡妇,男人前两年死了,平时就一个人。我经常想,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不知道这少妇平时想弄的时候咋解决的。
    我在店门口转悠了半天,脸红的不行,就是不敢进去,毕竟我还是个初中生,别人要是看见我进这种店里,该咋想啊。
    最后一直等到天都黑了,路上没啥人的时候,我才做贼一样,偷偷溜了进去。
    进去后,我心跳的跟擂鼓似的,只想着赶紧买了闪人,没想到店里竟然没人,那少妇不在。我气坏了,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进来,没人让我咋买套子?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有人下楼梯的声音,我赶紧过去一看,正好看见那个少妇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睡衣往下面走。
    看到她的样子,我眼睛差点没瞪直,她的吊带睡衣在身上十分凌乱,左边胸部露出来了一大半,睡衣的下摆也是超短,两条大长腿全露在外面不说,她这时候正在下楼,从我站的角度,能隐约看到她双腿中间,有一片黑黝黝的地方,虽然看不清楚,但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是什么。
    操他娘的,这少妇好像连内裤都没穿啊!

第五章 剩下的我帮你脱
那少妇看见我也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问我干嘛,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阿姨,我要买个安全套。趣*讀/屋”
    那少妇蹬蹬的从楼梯上走下来,咯咯笑着说,“阿姨?我有那么老吗?小弟弟,不准叫我阿姨,还是叫姐姐好听一点。”
    她身上那种熟妇风情,我根本招架不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比陈冰还要诱惑许多。我夹了夹腿,很拘谨的叫了一声姐。
    那少妇又笑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旁边的柜台上,问我今年多大了。
    我正要回答,不经意间看见少妇往柜台上的东西,顿时呆住了。操他娘咧,那东西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见过,这少妇也太那啥了吧,怪不得她衣服那么凌乱,原来她在楼上自己偷偷办事啊!
    少妇之前估计觉得我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啥用的,但看见我盯着那东西不说话的样子,她也有点脸红了,悄悄把那东西又收到柜台下面了,然后盯着我,娇笑着说:“你这小屁孩儿,懂的还真不少。”
    我脸上烫的不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且下面小弟弟快把裤子涨破了,我使劲儿贴到柜台边上,想挡住我那尴尬的样子,不让少妇看到。但少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恐怕早就注意到了我下面的动静。
    “小兄弟,你想买哪种安全套啊?”少妇慵懒的趴在柜台上,问我说,“有超薄的,有带震动的,还有狼牙套,冰感套好多好多种,你喜欢用哪种啊?”
    少妇好像不知道她胸口的睡衣有多宽松,她往柜台上一趴,连那两颗紫葡萄都被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妈的,我觉得她是在故意诱惑我。
    这么多套子种类,我懂个屁,而且听起来很高级的样子,我兜里就十几块钱,也不敢随便说要哪种,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少妇又问我,“你平时跟女同学整的时候,都用的哪种?”
    我使劲儿咽了口唾沫,说,“姐,我没跟女同学整过,也不懂,你随便给我拿个普通的就行。”
    “没整过?”少妇似乎有点不信我的话,又说,“没整过那你买这个干嘛?难道是准备去整?”
    卧槽,这种事情我怎么说得出口?我头都快低到裤裆里了,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那少妇又娇笑起来,似乎觉得逗我玩特别有意思,又说,“你要是第一次,那就拿个普通点的吧,太薄的恐怕你弄一会儿就不行了。”
    少妇挑出来一盒套子递给我,又说,“提醒你一下啊,你弄之前最好做好准备工作,要不然恐怕到时候你整不成,有啥不懂的,姐是过来人,可以给你讲讲。”
    操!讲个几把,你直接躺下来,以身说法多好,看我不把你这老娘们儿整舒坦!
    这话我当然没敢说出来,接过套子,我赶紧问多少钱。少妇咯咯笑着说二十。
    我一听坏了,我身上只有十五块钱,不够买啊,这咋办?不知道差这五块钱能不能让我肉偿……
    少妇看我神色不对,问我是不是钱不够,我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有十五。少妇笑着摆摆手,说没事,过两天送过来就行。
    我顿时松了口气,放下十五块钱,说了声谢谢,赶紧落荒而逃。跑到门口的时候,我还隐隐约约听到那少妇在后面说,祝我第一次弄的顺利。
    卧槽,这个女人真他娘的是个妖孽。
    回到家,我把套子藏好,暂时把那少妇抛之脑后,脑子里想的全是明天去陈冰家的事儿,心里又慌又兴奋。
    一晚上我都没睡好,不停做各种乱梦,一会儿梦见我跟陈冰正在搞,她爸回来了,拎把菜刀追砍我了几条街,一会儿又梦见黄杨把陈冰压倒身子下面,冲着我狞笑,骂我是什么东西,也想上了陈冰。甚至我还梦见陈冰和卖成人用品拿个少妇一起躺在我的床上,我想整哪个就整哪个……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还带着笑,哈喇子都流了不少,下面小伙伴也跟铁棍一样,狰狞的可怕。
    我爸周末一般都不在家,早不知道去哪儿了。我起床吃了饭,写了一会儿作业,但想着下午就要去陈冰家,一点心思都没有,最后干脆不写了,一个人在屋里急得不行,左边走到右边,右边走到左边。最后我忽然想起来昨晚上哪个少妇跟我说的话。
    她说好多不懂的人第一次整的时候都弄不成,难道办这种事儿还需要很多技巧?我心里有点忐忑,越想越觉得有必要去查查这种事情究竟该怎么整。
    我家里没电脑,于是就去找胖子了,准备用他家电脑查一下第一次整该注意什么,结果走到半路正好碰见胖子,一问,他正要叫我去网吧撸呢,这下正好,我愉快的跟胖子去了。
    胖子带我去了个小网吧,这里允许未成年人来玩,生意特别好,根本没连坐的机子,正合我意,要是坐在一起,我还怕被胖子发现我查这东西。
    周末玩lol的人太多了,进服务器都得排队,趁着这间隙,我查了不少东西,网上好多人都说第一次弄不进去,找不到洞什么的,把我吓尿了。要是到时候陈冰同意让我弄,结果我整半天,连洞口都找不到,那他妈的要丢死人啊。
    我仔细查了很多资料,许多人都说洞口在那里比较靠下的部分,我这才稍微有了点把握。
    想要的东西查到了,但我的心思都在这里,游戏里坑的不行,不停送人头出去,弄的队友们都骂我是小学生,把我气坏了,我很严肃的跟他们强调了我的初中生身份。然后他们就都不说话了,估计被我震慑到了。
    撸到中午,胖子请我吃了饭,然后我跟他说我要回家写作业,就闪人往学校去了。一路上我心里慌的不行。到了校门口,发现陈冰还没来,我心里更慌了,患得患失的。
    好在陈冰没让我等太久,她很快就出现了,看见我之后,她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示意我跟上去,然后转头就走。我对她的态度一点都不介意,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陈冰家住的小区距离我家其实不远,不过她家这里是高档小区,我家那边只是最普通那种。到了她们小区,我就有点自卑,以前我还没来过这种地方呢。
    等到了陈冰家里,我更自卑了。她家里是那种复式套房,屋里分两层,还有楼梯,装修的富丽堂皇,地上的瓷砖都能倒影出人影。我那廉价的鞋踩在上面,对比之下,显得更加丑陋。整个人都感觉很别扭。
    陈冰很自然的在屋里坐下,见我站在门口不动,她疑惑的看了一眼,我才讪讪的进去,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她家里果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按理说接下来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但我俩坐在那里,彼此都沉默着,谁都不说话。
    我手揣在兜里,摸着那盒套子,心里鼓了几次劲儿,最后一咬牙,转身把陈冰抱进了怀里。一只手摸到她腰上,另一只手也是隔着衣服乱摸。
    陈冰尖叫了一声,不停的挣扎,我吓了一跳,手上一松,被她挣脱开了,陈冰愤怒的跟我说,“咱俩已经说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好了啊,我只是摸摸,又没做什么。你准备什么时候脱衣服?”我脸红的不行,但还是硬撑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陈冰咬着牙,过了一会儿,眼睛红红的说,“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去房间里脱衣服,好了再叫你。”
    没想到她这么配合,我心里又急又兴奋,赶紧点头让她进去了。
    陈冰刚进去关上门,我就憋不住了,站起来左右乱走,急不可耐的等着她叫我,结果等了半天,陈冰那边就是没声音,弄的更焦躁了,走到门口仔细听里面的声音,却什么也听不见。
    或许是心里太慌了,当时我有种特别想拉翔的感觉,匆匆去拉了一次才稍微好了点,可是回来之后,陈冰屋门还关着,依然没有动静。
    我终于等不及了,扭了扭门锁,发现她屋门并没有锁上,我心一横,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一进门,我就呆住了,陈冰站在床边,身上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衣裤了,看见我进来,她估计被吓坏了,又尖叫了一声,大声喊着让我出去,说她还没有准备好。
    我以前哪在现实中见过半裸的女人啊,更别说陈冰那身材,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身上曲线玲珑,皮肤粉白粉白的,要多诱惑有多诱惑。我实在忍不住了,眼都红了,冲陈冰说,“剩下的衣服让我帮你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