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在一起还走路,看着娇妻被别人玩 - 信宜金融网 连在一起还走路,看着娇妻被别人玩 - 信宜金融网

连在一起还走路,看着娇妻被别人玩

【摘要】今天周五,我下了班早早就回了家,换了体恤,破洞牛仔裤,想想象着刘大胖子被我整的窘样,会心一笑,吹着口哨去接赵月。    赵月在一家电器公司做售后,每天接打无数个电话,我想这应该...

今天周五,我下了班早早就回了家,换了体恤,破洞牛仔裤,想想象着刘大胖子被我整的窘样,会心一笑,吹着口哨去接赵月。
    赵月在一家电器公司做售后,每天接打无数个电话,我想这应该也是我们毕业工作之后,交谈越来越少的原因,她在外面耗尽了精力,回家自然对我话少,这几天两人冷战,家里更是安静的可怕。

 文学

    不过,哪有一个星期说不上十句话的夫妻,一开口要么要钱,要么吵架的,我想是时候要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了。
    我提前了半小时,把车停在了赵月公司楼下,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她却给了我一个惊吓!
    赵月穿着一身职业装,笑吟吟的同三五个同事一起走了出来,我一眼就看到了她,刚想摇下车窗叫她,却看见她同两个女同事一起,走向了旁边一辆红色奥迪,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下车为她们打开车门,赵月娇笑着,翘起屁股滑进了车里。
    傍晚的日光,昏黄四射,把一切都笼罩在朦胧中,让人膈应的慌!
    我握紧方向盘的手,虚汗直冒,死死盯着那辆奥迪,心里一股怒火和难受让我有种想开车撞上去的冲动!
    靠!
    你居然能忘了今天的约会?
    赵月你真够可以的!
    哼!不知道要坐着那奥迪去哪里浪!
    我气的有些手抖,拿出手机拨出了赵月的电话。
    她上那辆奥迪时笑的快要撕了嘴,那动作又是如此的娴熟。
    我闭上眼,赵月被一个钻石王老五,用一双肥厚的双手摸的嗷嗷直叫的画面,被我脑补的生动不已。
    “你在哪儿?”
    电话居然接通了,赵月冷冷的告诉我说她现在还在公司很忙,晚些回去,不用等她吃饭。
    “我特妈的是问你,你现在在哪儿?!”
    我看着那辆红色奥迪气的脸都绿了,赵月不知道我就在她对面,她不知道我为了不让就大胖子抓把柄,这几天用的是石成秋的车。
    “你那天彻夜不归!电话关机!到头来什么都不跟我交代一句!”
    “你现在还有脸质问我?!”
    我没想到赵月跟我撒谎会撒的这么轻车熟路,忙?!忙着给人家卖笑!
    这种女人!居然还有脸如此理直气壮的反咬我一口!
    我听着电话里传来冷冰冰的挂断声,看着那辆奥迪在青年路上绝尘而去,嚣张不已,一时间愤怒的手足无措,照着方向盘狠狠的拍下去,双手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把赵月拽下来,手机铃声却烦躁的在旁边响个不停。
    我没好气的接起来,原来是我订的那家法式西餐厅的电话,问我几点过去,我火急火燎的说不去了,取消吧,结果人家告诉我,取消了订金是不能退的,我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挂了电话,想着那三百块钱订金可是我业绩奖金的一半,更是一阵暴跳如雷!
    赵月真是不知好歹!
    没钱时她说我不能给她好的生活,不抽时间陪她,现在有了烛光晚餐,有了电影票,她自己人不见了!
    我开着车慢无目到处晃,心里烦躁不已,我总是觉得赵月上那辆奥迪车的事不简单。
    不知不觉,我突然开到了翠湖公园,我把车停在一旁,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思绪一下子飘飞到大三那年,我和赵月跟着学院组织,一起坐火车到广州打暑假工,但是没想到学校居然和这些黑心的厂子一起骗了我们,一毛钱没挣到不说,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还吃不饱!
    我记得那晚赵月在生理期,还发着高烧,脸惨白的吓人,站在流水线上随时可能倒下去不醒人事!
    可就是这样的情况,她仍不忘从裤兜里拿出半个馒头让我快吃,我鼻子一酸,热泪滚滚,当时就在心里发誓,这辈子都要对赵月好!
    我眯着眼睛,正想到动情处,眼前闪过一坨黑乎乎的东西,鼻子一凉,一坨鸟屎正正落在了我的鼻子上。
    一阵恶臭让我差点没吐出来,我破口大骂,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身上没带纸,难道用袖子?
    旁边的人都向我投来富含深意的笑,我又羞又恼,人倒霉起来真就成了鸟人!
    “喏!给你!”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眼前出现一张纸,我微微抬头,一个穿白裙子的姑娘正笑吟吟看着我。
    我接过纸,感叹世道还是有人情味的,不过,这姑娘怎么有点似增相识的感觉?
    “你是?”
    我捏着纸团拍手,想起来了!
    “你是那天和许然在一起的白裙子姑娘?”
    我有些激动,看见自己的唾沫在空中横飞。
    白裙子姑娘厥撅嘴,点头说是,她说她叫方柔,是许然的表妹。
    我一听更是心生欢喜,正愁我那烛光晚餐是不是要拱手让给石城秋,这下好了,我今晚一定要约到许然!
    我没有遮遮掩掩,直接问她要了许然的微信,说有事找她,方柔似乎有些不情愿,嘟着嘴给了我,我笑嘻嘻的说改天让石成秋带她去居酒屋吃料理。
    “我....不可以让你带我去吗?”方柔捏着衣角说的很小声。
    我一听这话,心里有些雀跃,想我当年也是拿下校花的人,魅力这东西可不会随着年龄减少。
    “哈哈,可以,可以!”我看着方柔窈窕的身姿,粉红的小脸,心口痒痒的,某处的原始欲/望让我想狠狠征服这姑娘。
    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还是全都养肥了才好下手。
    我哼着小曲,一脚油门踩到了餐厅,餐厅名字是一串法语,我不会念,发了定位给许然。
    许然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就答应和我吃饭,还要多亏了方柔,我让她告诉许然我临时搞了同学聚会,她要是不来就是不念故交,冷血无情。
    当然条件是请方柔吃饭,她咯咯的笑着,要和我拉钩,说一言为定。
    方柔笑起来有个小虎牙,长的就是邻家妹妹的模样,干净清纯,我自诩阅人无数,认为她和我套近乎完全就是男女之间的相互吸引。
    坐在靠窗的位置,小提琴声悠扬,想着方柔的小虎牙,许然的小细腰,我把赵月完全抛之脑后。
    我现在要是没结婚也能算得上半个黄金单身汉吧!

第五章让我强她?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做绅士妆,远远就看见一个妖艳女郎翩翩走进来,长发垂肩,身材高挑,肌肤白嫩至极,令人一睹惊艳。
    这个女人就是许然,我忍不住由衷赞叹,许然真的比大学时更有味道了。
    “我就知道,屁的同学聚会,我们班群里就没人在说这事,你这人.....”
    “还拉上我表妹一起骗我!”
    许然扭着细腰,把包放在身旁,坐在我对面,娇嗔不已,一脸暧昧。
    “那你明知道,是我骗你,你还来?”
    “说明你心里还是有哥哥的,是吗?”
    我把眼睛从她胸部挪开,笑嘻嘻的看着她,帮她倒了一杯红酒。
    这瓶红酒说是,叫什么宝嘉隆红酒,一瓶一千多,我很肉疼,算了一下加上一桌子的菜钱一共花了我两千多,我咬着牙,偷偷拍了一下大腿,今晚为了不辜负我的两千大洋,我势必做点什么。
    “哼!我心里可装不下你个大滑头!”
    许然在说那个大字的时候,明显表情有点不自然,脸颊微微泛红。
    说完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像是诱/惑又像是排斥。
    “好了,好了,难得毕业有缘还能再见到你,今晚必须不醉不归!”
    我把那杯子里一滴就是几十块的红酒,一口闷,喝了个精光,告诉许然她随意,我全干了。
    “噗~”
    许然看着我的样子咯咯的笑,说哪有人像我这样喝红酒,红酒是需要慢慢品尝的!
    她性感的红唇在暧昧的灯光下,像是有魔法一般,让我控制不住的想狠狠亲上去。
    “许然,你有打火机吗?”
    我压低声音,正经问道。
    我突然冒出的问题,让许然愣了几秒。
    “没有啊,怎么了?”
    许然一脸疑惑,摇头说没有,她胸前的峰峦也被摇的七荤八素,勾人心魄。
    “那你是怎么点燃我的心的?”
    我凑上前,怔怔看着她,表情认真又暧昧。
    “你...你讨厌~”
    许然咬了咬嘴唇,娇嗔连连,许是有些醉了,她不仅小脸泛红,优美的脖颈也泛红,香肩下的白嫩也泛着迷人的粉红。
    我对性诱/惑一直没有抵抗力,对这种撒娇式的,欲拒还迎式的诱/惑更是没有一点抵抗力。
    我热火蹿身,无处安放的躁动让我情不自禁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许然的嘴角。
    “你真好看。”
    我毫不吝啬的夸赞眼前的美女,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泡妞的必备法则,糖衣炮弹乱轰一气,姑娘总会招架不住,更别说许然本来就对我有意思。
    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嘴角,打算进一步出击,一举拿下许然,却没想到,许然眼神一晃,侧过了身,躲开了我。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许然低下头不再直视我,拿起包就要走。
    我心里一震,烦躁不已,怎么能让已经到嘴边的猎物就这么跑了?
    “我送你吧!”
    我殷切的走上前,扶住许然,耐着性子,柔声道。
    她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难道是我说错什么了?
    我在心里思索着,瞟了一眼桌上剩下的半瓶红酒,心里十分不舒服。
    走到楼下,许然在晚风中打了一个冷颤,说她还是打车自己走,不想麻烦我了。
    “没事,不麻烦,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不安全,我还是送你吧!”
    我掏出车钥匙,把她往我车子的方向引,心想着要不要等下就在车里给她办了,看她还吊我胃口不!
    “不要!我想自己回去!”
    许然皱着眉头,挣脱开来,有些不悦。
    我看她脸色突然很不好看,有些摸不着头脑。
    夜风徐徐,星光散漫,我看见远处万家灯火,一片温馨。
    算了!
    要走就走吧!
    反正现在我已经结婚了,大学时就和她做了很多对不起赵月的事,现在整天愁着赚钱养家,还真是懒得再和你折腾!
    我看着许然上了车后,自己也驱车往回家的路开,窗外扑朔迷离的灯火一晃而过,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赵月怎么真就一直不联系我?接下来怎么跟刘大胖子周旋车的事?
    回到家,看到赵月已经早早睡下,我有些欣慰又有些难过。
    她踢了被子,嘟着嘴,睡的得像个孩子。
    “哎~”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拉过被子,盖在她肚子上,她一直有睡觉踢被子的坏毛病,不帮她盖好,第二天起床准叫肚子痛!
    我躺在床上,听着赵月微微发出的鼻息,困意无比,模模糊糊睡去。
    ?跑业务的的就没有周末这一说,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公司。
    我们公司的规矩就是领导一定要比下属来的早,走的晚,公司头儿说这是什么鸟的企业精神,我不以为然,但是这种表面工作我还是要做的足足的。
    果然,刘大胖子也已经来了,他喝着咖啡和另外两个小组的主管陈姐,正谈笑风声,一看见我来了,阴阳怪气的问,怎么不穿正装。
    “今天是周末,公司规定周末可以不穿正装。”
    我把手中的早餐递了一份给陈姐,又幽幽的递给他,看着他油光满面的猪脸就想一脚踩上去。
    “我告诉你!你这样就是没有职业操守,今天周末,难道你就不用见客户了吗?!”
    刘大胖子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所有员工陆陆续续都来了,他更是气势嚣张,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把我说的体无完肤!
    这死胖子!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穿个衣服都能这样说我一通!
    我恨的龇牙咧嘴!
    真想现在就把他和孙丽的龌龊事,公布于众,骂他个狗血淋头!
    不过,我的理智要是不允许我做这种蠢事。
    我那天把刘大胖子和孙丽在办公室颠鸾倒凤的视频,拍的一清二楚之后,就已经想好了,这视频一定要用在刀尖上,才能能掀起巨浪!
    要是把这视频交给公司总部,顶多就是说刘大胖子生活作风有问题,根本不会让他怎么样,要是给他老婆,估计也就是被抽打臭骂一顿,所以,我要等待时机,最好能抓住一点孙丽的把柄,告两人个假公济私,哼!到头来!刘大胖子!我看你往哪儿横!
    一想到这里,我暂且缓了口气,甩了甩袖子,说人家张副总都没说什么,你算老几!
    我悻悻回到座位,一抬头,孙丽忸怩的笑脸正正对着我。
    哼!这浪货!现在看见我心虚了吧!
    我正打算不理她,但是孙丽接下来说的话简直让我惊的掉了下巴!
    她居然让我强坚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