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下的乱H/雍容华贵浑圆肥臀美妇 - 信宜金融网 厨房下的乱H/雍容华贵浑圆肥臀美妇 - 信宜金融网

厨房下的乱H/雍容华贵浑圆肥臀美妇

【摘要】半个小时后,丁长生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派出所,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生,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文学    你小子,老...

半个小时后,丁长生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派出所,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生,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文学

    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乡长是什么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
    
    所长,刚才乡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乡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乡长表叔的。丁长生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这个警察有点拿不准了。
    
    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警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那是那是,所长,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嘿嘿,我怎么瞧着你小子穿上警服也是一个流氓啊。
    
    哪能呢,我真是想做一个好人的,所长,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就行了。丁长生指天发誓。
    
    联防队员就是警察里面的临时工,主要是干一些警察不好下手的事情,出了事,就说这事是临时工干的,开除了事,所以丁长生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那是朝不保夕的,还以为端上了铁饭碗呢。
    
    张强,你过来。一进派出所,霍吕茂朝一个民警喊道。
    
    所长,有什么指示?
    
    努,这是新来的联防队员,叫丁长生,不对,叫丁长生,给他找身衣服,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马勺的弟兄们了,照顾着点。
    
    好咧,丁长生同志,走吧。
    
    因为丁长生以前因为偷鸡摸狗的被带进来好几次了,所以这里的几个民警和联防队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叫丁长生。
    
    是,丁长生同志。张强笑嘻嘻的搂住丁长生向后院走去。
    
    没办法,以前自己的名声太坏了,真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至于为什么叫丁长生,那是村里一个同龄的孩子和丁长生一块洗过澡,发现丁长生那个男人的本钱真是够大的,比两条狗都大,所以还有个诨号丁二狗。
    
    嫂子好。丁长生跟着张强正郁闷不已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女警,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昨晚那个女警,田鄂茹也看到了丁长生,心里不禁有点忐忑,再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几乎都被这个年轻人看遍了,脸刷的就红了。
    
    你好,这是谁啊?
    
    哦,嫂子,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丁长生。
    
    我叫丁长生,嫂子好。丁长生也有样学样的叫了声嫂子。
    
    你好,再见。
    
    看着一身警服的田鄂茹扭着屁股走远了,再联想昨晚那香艳的一幕,丁长生的脚步有点走不动了。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心所长扒了你的皮。张强看到丁长生一直盯着田鄂茹的身影不动弹,不由得有点上火,一巴掌打在丁长生的头上。
    
    张大哥,这个嫂子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你可不要再露出刚才那幅色相,所长可是一个醋缸,小心打翻了淹死你,以前有个家伙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竟往跟前凑,所长知道了,直接就开了。
    
    什么,这是所长的老婆?丁长生张大了嘴,那个样子真是震惊无比,妈的,原来如此啊,为什么所长没发现他的老婆被乡长搞了呢,不好,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出人命啊,所长可是有枪的,想到这里,他的脑袋不由得一缩,万一所长知道了,这可真是不是我说的。
    
    上班后的第一天,丁长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他的脑袋里反复出现的就只有两个镜头,一个是乡长在车里好田鄂茹的鬼混,一个是所长拿着枪将乡长的脑袋打爆了。
    
    你怎么不回家?下班了。一个脆生生的又熟悉无比的声音传到了丁长生的耳朵里。
    
    我,我,嫂子,这里管饭。丁长生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田鄂茹。
    
    扑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
    
    可是所长能。
    
    提他干什么,吃饭了吗,要不跟我回家吃。
    
    不,不敢。
    
    去吧,你们所长在家里做饭呢,你是乡长的亲戚,我们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走吧。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威胁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田鄂茹在前,丁长生落后半个脚步,跟在后面,一声都不敢吭,因为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多么明智,好多危险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女人。田鄂茹的话仿佛来至天际却又清晰无比,令丁长生不敢回声。
    
    问你话呢。田鄂茹转身说道。
    
    不,没有,我想你一定有您的苦衷吧,我小,不懂这些。
    
    是吗,你不懂吗,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圆啊,说,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丁长生带着哭腔说道。
    

第5章

    看着丁长生像个孩子一样眼泪汪汪的,田鄂茹竟然心里有点不舍起来,就在街口的转角处,这里是个死角,没有人能看得见,田鄂茹拿出一张纸巾给丁长生擦了擦眼睛。
    
    我相信你不会乱说,只要你不说,我以后不会不管你,你现在还是一个联防队员,不是正式工作,只要有机会,我会帮你转成正式的,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要给别人说,好不好。田鄂茹的举动将丁长生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看是否有人。
    
    好,我不乱说,我谁都不说。
    
    跟着田鄂茹回家吃了一顿饭,虽然做的饭很是丰盛,但是丁长生一声不敢吭,味同嚼醋,难受的很。
    
    喂,你这小子,在单位不是满嘴跑火车,就你能吹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害羞了?霍吕茂所长很不客气的挖苦道。
    
    所长,嘿嘿,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我一直在吃呢,自从我爸妈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了,要不是找到乡长这个远房表叔,我今天的饭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呢。丁长生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霍吕茂和田鄂茹两口子听得那是一阵心酸。
    
    兔崽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没事就来家里吃饭吧,不过院子里的柴禾你可得都给我劈好了,哦,还有水缸里的水,也得给我挑满了,我们家吃的都是山泉水,去对面山沟里的泉眼处挑。
    
    哎,好,所长,我都能办到。
    
    田鄂茹心里暗暗叫苦,这是什么事啊,怎么还给招到家里来了,原本想施点小恩小惠稳住他,没想到居然招到家里来了,这可怎么办,这个时候也不能出言反对啊。
    
    吃完饭,丁长生就回到派出所宿舍睡觉去了,这里管吃管住的生活,他很满意,还主动到值班室和张强聊了一会天。
    
    霍吕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是请丁长生吃顿饭,表示下我们对寇大鹏的亲戚的照顾就行了,你干么要让他市场到家里来啊,你什么意思,他不是男人啊,你经常不在家,他来这里算怎么回事啊?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丁长生和寇大鹏是什么关系,她心里清楚的很,什么乡长亲戚啊,屁,那都是交换,万一时间一长,丁长生和霍吕茂关系好了,指不定丁长生就会把自己的事情透给霍吕茂,那不是给自己招灾惹祸吗。
    
    你怎么了,他还是个孩子,他能干什么?
    
    你什么意思,他不能干什么,那别的男人就能来干什么对不对,霍吕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田鄂茹得理不饶人。
    
    霍吕茂低头吃饭,不再和这个女人争吵。
    
    入夜了,田鄂茹静静的躺在床上生着闷气,而霍吕茂则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钻进了被窝,伸手将田鄂茹搂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我累了,没兴趣。
    
    嘿嘿,老婆,没兴趣也要创造兴趣,我算过日子了,这两天可是你的关键日子,不能浪费了。
    
    什么关键日子?田鄂茹问道。
    
    当然是受孕的关键日子了,我昨晚还担心今天赶不回来呢,要不然又得挨到下个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怀上。
    
    你说什么,这两天?
    
    是啊,你看你,自己的日子都记不住,快来,我现在很硬啊。说着霍吕茂将田鄂茹的睡衣扒掉了,可是田鄂茹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在想昨晚的事,寇大鹏这个王八蛋为了自己的享受,从来都不戴套,弄得自己回来吃避孕药。
    
    两人都不再说话,而霍吕茂躺在被窝里还在不停的折腾,希望它能坚强一点,但是最终没有成功,黑暗里传来一声叹息。
    
    霍吕茂曾经因公负伤,摘掉了一个肾,从那时候起,他们的夫妻生活就谈不上质量了,可以说连起码的满足都不能达到了,这是田鄂茹的感觉。
    
    天色微明,霍吕茂被院子里铁桶叮当的声音吵醒,随后就是倒水入缸的声音,不由得探起身向外看去,正看到丁长生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往水缸里倒第二桶水。
    
    这小子,还挺实在的。霍吕茂又躺下睡觉了,而田鄂茹却起床了,推开门,正好看到一身腱子肉的丁长生转身离去继续挑水。
    
    朝阳照在丁长生身上,除了肩头一道被扁担压得有点红肿的地方外,其他的地方沟壑林立,一块块肌肉条条块块,很是结实,田鄂茹突然嘴里有点发干,而这时仿佛是有感应一般,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田鄂茹,笑了笑走出了家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