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猛烈失禁潮喷-征服婬荡的女市长 - 信宜金融网 高H猛烈失禁潮喷-征服婬荡的女市长 - 信宜金融网

高H猛烈失禁潮喷-征服婬荡的女市长

【摘要】车辆行驶上了国道,这个时间段,阳光已经刺目了不少了。 文学    之后我问杨哥,他现在要往哪儿开,今天晚上我们不会露宿马路了吧?  &nbs...

车辆行驶上了国道,这个时间段,阳光已经刺目了不少了。

 文学

    之后我问杨哥,他现在要往哪儿开,今天晚上我们不会露宿马路了吧?
    杨哥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接着说:不会,等会儿我会直接开过凉州,中间会有一个休息站,咱们今天晚上住休息站,等明天开一整天,咱们就能够到中甸县。
    听杨哥这样说,我心里面稍微有了主意,也送下来了一口气,终于能够摆脱这个变态了。
    约莫到晚上七八点,已经天黑的时候吧,我们终于到了休息站的位置。
    不过这个休息站,也比我想象之中的荒凉了太多。就破旧的两栋楼,一个加油站。
    两栋楼在加油站的后面,第一层是超市,再往上则是旅馆。
    杨哥先给车加了油,然后才带着我去开房间。
    旅馆的入口,是在超市旁边的一个小楼道,那里放了个脏兮兮的收银台,一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在收钱。
    开房的时候,我本来说要开两间的,可还没等我说话,杨哥就说一间房。
    老男人抬头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说空房间没有了,有七人间,里面刚好还有两个空床,你们住不住?
    杨哥的表情,当时就变得不自然了起来,接着他问老男人,说加钱给空房间不?
    老男人指了指杨哥的车,说:你可以住车里面。
    杨哥的表情明显变化了起来,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要是我们住车里面,我还怎么有跑掉的机会?
    七人间,很混乱,可这里毕竟是旅馆啊,而且人多,也不太可能出什么事儿。
    反倒是住在车里面,这个杨哥肯定不会放过我,还会对我做那种事……
    思维转动的格外的快,我马上就说了句要的,你帮我们开一下吧,多少钱?
    杨哥皱了皱眉毛,说咱们住车里面也不是不行。
    我心里面一僵,接着就说车里面不安全,你不是说空气不流通么,这里这么多人,也不会出事儿的。
    杨哥明显语塞了,那个老男人伸手,没什么语气的说了句:180,两个床位。
    我正准备掏钱,心里面虽然有点儿心疼,可我也总不能再问杨哥开口吧?
    只不过倒是杨哥拦了我一下,拿出来钱包把钱给了。
    老男人说了楼层和房间号,然后给了一把钥匙。
    我和杨哥往楼上走去。
    到了房间门口,推开门之后,屋子里面就扑鼻而来一阵难闻的味道,有方便面的味道,也有袜子的臭味儿。
    屋子里面的光线很暗,放着约莫有五张床,每张床上都有人,有的睡着了,有的拿着在玩儿手机。
    其中有四个男人,一个女人,没睡觉的都扭头过来看我和杨哥。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杨哥则是走到我前面,我本能的想伸手去拉他的衣角,这完全是一个女孩儿在本能之下的反应,进屋之后,我们走到了一个角落里面,这儿放着一个高低床,这就是那个老男人说的两个床位了……
    我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睡这种床,还180。
    杨哥小声说,要不我两都睡下铺得了,我被吓了一跳,说这么多人呢,让他别闹,说让他睡上面。
    杨哥倒是没坚持,爬了上去。
    我躺在了下铺之后,本来不想睡觉的,我想等着杨哥睡着了,然后我逃走。
    可是上铺的位置,总有手机光,杨哥一直没睡,最后我忍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心想着就算晚上我不跑出去,等天亮了我不走了,杨哥也拿我没办法了,这里可是加油站啊。
    可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摸我一样,我惊醒过来,却发现我床边有个男人,他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衣服里面了,我吓得就要尖叫出来声音。
    屋子里面光线特别暗,这个男人应该是其他床位的住客。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瞪了我一眼,手上拿着把匕首放到我脖子上,压低了声音特别小声的说,不准叫,叫出来,我捅死你!
    我被吓坏了,男人坏笑了一下,然后掀开了我的衣服。
    我脸色涨红,心中惊恐,而且还很崩溃,我怎么住到哪里,都会碰到这种人?
    我现在尖叫出来,杨哥会醒,其他人也会醒过来,可万一他的刀在我脸上划一下,或者真的割开我脖子了,怎么办?
    我不敢去冒险啊。
    这个男人的手,已经往我内衣里面伸了,而且他的手特别的粗糙,反倒是给了我一种异样的刺激。
    加上这里特别多的人,就让我身体,传来了另外一种难以控制的感觉……
    我没忍住,轻哼了一声。
    他的呼吸也粗重了不少了,然后他一边摸我,一边让我坐起来,帮他脱裤子。
    我面色变了,想哀求他,他瞪了我一眼,让我快点儿。
    我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心里面很绝望,因为我猜到他想做什么了,可这里这么多人啊,我也没办法拒绝,因为脖子都感觉到了一点儿刺痛,分明是他的匕首,已经碰到了我的皮肤。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屋子里面有人咳嗽了起来,然后突然啪嗒一声,亮起来了灯光。
    这个男的脸色一阵惊慌,然后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匕首,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了……
    我心中也是惊慌的,快速的拉着被子,挡住了胸前的春光,同样,我也松了一大口气。
    靠窗户那边那个女人开的灯,她迷迷糊糊的喝水,然后躺下去继续睡觉了……
    我已经被吓坏了,这一次我不敢睡了,而且我害怕那个男人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继续威胁我。
    看了一眼手机,差不多已经五点多钟了,外面天色也有了一点儿鱼肚白,想到这里,我马上就翻身下了床。
    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得走。
    往屋子外面走之前,我偷了杨哥的后备箱钥匙。
    下楼的时候我速度特别快,出去之后,我打开后备箱,然后拿了东西之后,就往加油站外面走,并且是从我们来时的方向走。
    约莫走了有十几二十分钟,我才在路边找了个角落停了下来,然后我缩着肩膀,坐在行李箱上面。
    我在路边一直等,想等一辆客车过来,因为别的顺路车,我是真的不敢上去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我快要难以承受了……
    差不多等了有两个多小时吧,竟然一辆车都没有路过。
    天色已经大亮了,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愣了一下,竟然会有人给我打电话?
    我接通了,结果让我面色一变的是,那边竟然是杨哥的声音,他问我去哪儿了,怎么走了啊。
    我心里面有点儿哆嗦,对这个杨哥是特别恨的。
    还没等我说话,杨哥就说:这条路,车特别少,现在大部分都走高速了,也没有客车,很难有人拉在路上拦车的,你走不了的,赶紧回来吧,我在这边等你。
    我咬着牙告诉杨哥,让他别做梦了,我不是傻子。
    杨哥沉默了一下,然后说行吧,我电话就是这个,要是你走不掉,给我打电话,我会回来接你的。
    我直接就挂断电话了……
    心里面明白,多半是那天晚上,杨哥用我手机存的电话。
    我一直在路边等,差不多等到了中午吧。稀稀拉拉路过了有一些车子,不过的确没客车。最后我估算杨哥应该走了,就往加油站那边回去。
    可我心里面很不安,难道真的只能拦别的车了吗?
    万一再碰上杨哥那种人,怎么办?

第5章 巴士陷阱
等不到客车,我只能拉着箱子,又狼狈地回到加油站。
    整个加油站只有一间小房子,大概是员工休息室里,里面隐约有个人影。
    外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寻思着就在这里等一会儿也好,路过的车毕竟有不少来加油的,搭到客车的几率比较大。
    就在这时,我的肚子却疼了起来,突然间很想去厕所。大概是这两天吃的东西跟平时不一样,有些水土不服,没办法,我只能找厕所。
    担心行李放在外面会丢了,我只好上前敲开了那间房门,里面有个年轻小伙子,正在玩手机,见有人来了,抬起头问我干什么。
    我看他模样倒是挺憨实的,就说让他帮我看下行李,顺便问他厕所在哪里。
    他用手指着告诉我,后面楼里有厕所。
    后面楼里……就是昨晚我和杨哥投宿的破旅馆。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想那只咸猪手,还有架在脖子上冰凉的刀刃,我浑身都冷起了鸡皮疙瘩,那地方我可是不想再踏进去一步。
    可是肚子里闹腾得厉害,我只好抱着点小期望,又问他:近一点的有没有,你们平时用的厕所在哪里,我比较急。
    那男孩很认真地给我解释说:我们这里没正儿八经的厕所,加油站工作的都是男的,随便找个旮旯就能解决,想去厕所只能去后面的楼里。
    没办法,我谢过了他,只好出了门,硬着头皮往加油站后面走去。
    一路上,我心里都忐忑不安,除了昨晚遭遇咸猪手让我恶心,我还害怕一件事情,就是撞到杨哥,尴尬我倒不怕,只怕他要是真缠着我,我就更不好搭别的车了。
    所以我走得特别小心,而且特意注意了下楼下停的车,确定杨哥的车已经不在那里,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我正要进楼的时候,有几个人正往外走,大概都是准备离开的客人。
    我停住脚步,往边上靠了靠,让他们先通过,免得跟人碰撞摩擦。
    几个人都是男人,边往外走边抽烟,经过我面前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看上几眼,我低着头,却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他们还哈哈大笑,操着很重的地方口音,推搡着说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也能感觉到有戏弄的意思。
    最后出来的一个人走得很慢,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人,长得有棱有角,眉骨上有道疤,看上去挺瘆人。他在我面前稍有停顿,好像想跟我说话,我心里一慌,假装没看见,低下了头匆匆进了楼里。
    等到厕所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人还在门口徘徊,我真的是怕极了,进了厕所解决小便之后,我又待了一会儿,等到外面外面没有了动静,才敢小心地出来。
    回到加油站取行李的时候,屋里是空的,那个小伙子不知道啥时候出去了。
    我自己拿了行李出了门,看到那小伙子正在给一个车加油,车窗开了半拉,里面坐着的正是那个眉骨上有疤的男人,刚刚在后面楼门口见过。
    他一眼就看到了我,远远地冲我笑着。
    可能是接连不断被坏男人骚扰,我的疑心也变重了,即便那人没什么意图,我也觉得他笑得意味不明,忙避开了他的眼光,拉着箱子到加油站右边出口等车。
    那人加完了油,开动了车子,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问我搭不搭车。
    我没说话,摇了摇头。我怀疑这人跟杨哥是一个套路,上了他的车我还是会吃亏,我抱定了心思只搭客车,自然不会上他的套。
    疤痕男倒也没再邀请我,重新开动了车子,我以为他要离开,却发现他只是把车开到了路边,然后就停下来不走了。
    我的心里顿时又隐隐不安起来,鬼使神差地拉起箱子,转身回到了小房子里,这时那个加油工小伙子也回来了。
    你们这里能搭到客车吗?载客的巴士,或者旅游大巴都行。眼看着都该中午了,我心里真的是挺着急的,便直接向那个小伙子打听。
    小伙子说给我问问,然后就打了个电话,他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方言,就算面对面,我连一句也听不懂。
    过了一会儿,他撂下手机,带着点兴奋对我说,碰巧昨天有个旅游的巴士停在他们这了,就在楼后面,他可以带我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前出现了曙光,心里顿时明亮起来,连声说着谢谢,一边随他出门,小伙子非常热心,还主动帮我拎起了箱子。
    一路随着他来到后院,我确实看到有个巴士停在那里,是个很旧的巴士,外壳有很多处都掉了漆,窗户周围都生了锈,门敞开着。
    就这个车吗?我问话的时候,心里早就起了怀疑,眼前的这个巴士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怪异,不像是平时见过的旅游巴士。
    小伙子不再说话,不动声色地上了车,把我的箱子放在了上面,然后说让我先在这等着,一会儿司机就来了,他得回前面干活了。
    我心里本来就犯疑惑,等他一走,我就上了车去取箱子。车里更是破旧不堪,座椅上全是灰尘,中间过道里也满是啤酒瓶子和各种垃圾,发出难闻的气味。
    我的箱子被他放在了中间的行李架上,我只能站在座椅上去取,可就在我刚刚准备拿箱子的时候,双腿突然一紧,身体一轻,被人从身后抱离了车座。
    啊?!谁啊!放开我!看到腹部扣了一双粗糙的手,我吓得大声喊叫起来,一面慌乱地手伸向身后抓去。
    这时,身后的人松开了手,我抓了个空,整个人也跌在了过道里。
    那人在我落地前抓住了我的胳膊,不由分说,拖着我就往车尾走去,我知道这又是个陷阱,拼了命用脚勾住座椅,拼死哭喊,挣扎着,抗拒着。
    这时,拖我的人停了下来,在我的眼前亮出了一样东西,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我顿时吓得浑身发软。
    而眼前的刀,跟昨夜在旅馆里,我被威胁时见到的那把一模一样!这时,那人的脸也凑近了我的视线,果然是昨晚那个咸猪手,我顿时心便沉到了底儿。
    见成功地吓到了我,那人瞬间得意起来,露出了满脸淫笑,继续把我往车后拖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