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被老师调教-我和公的情乱 - 信宜金融网 在教室被老师调教-我和公的情乱 - 信宜金融网

在教室被老师调教-我和公的情乱

【摘要】林亦可一直高烧不退,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勉强好起来一点。     文学    她病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名片,...

林亦可一直高烧不退,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勉强好起来一点。
    

 文学

    她病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名片,给顾景霆打电话。
    
    早上通过电话,他晚上才来到医院。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林亦可看起来脆弱而苍白,但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好像病弱的只是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坚韧而倔强。
    
    她安静的目光落在顾景霆的身上,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他。
    
    他穿着深色衬衫,肩宽腿长,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他坐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高大深沉。
    
    他的袖口挽着,左手腕上带着一只半旧的钢表。
    
    男人的手表就像女人的包包一样,通常是身份的象征。可他的手表却出卖了他。
    
    林亦可猜测,顾景霆的家境应该不会太好。
    
    “你多大了”?林亦可率先开口。
    
    “二十八周岁”。他回答。
    
    “做什么的”?林亦可又问。
    
    “查户口吗”?顾景霆挑眉,喜怒不辩,让人看不出情绪。
    
    “难道我没有权利了解我孩子父亲的现状”?林亦可一脸严肃的说。
    
    “和朋友一起做点小生意”。顾景霆配合的回答,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
    
    林亦可皱眉,心想:通常无业游民都喜欢说自己是做生意的。林亦可对他的回答全无好感。
    
    “你现在有固定住所吗”?
    
    “没有”。顾景霆如实的答复。
    
    他名下的房产太多,并不固定住在一个地方。
    
    林亦可漂亮的绣眉再次蹙紧,果然被她猜中了。林亦可对顾景霆的初步的判断是:典型的没有正当职业,混吃混喝的小白脸。
    
    “如果你不反对,我也可以带孩子搬回我父母那边”。顾景霆又说。
    
    顾家是百年世族,西城区一半都是顾家的产业。顾氏祖宅就坐落在那里,七十万平米的庄园,堪比皇宫。
    
    林亦可却懊恼的伸手扶着额头,敢情这位不仅混吃混喝,还啃老!
    “你的问题,问完了吗”?顾景霆微眯起凤眸。
    
    “嗯,暂时就这么多”。林亦可带着几分气恼的回道。
    现在的无业游民底气都这么足了?
    
    顾景霆见她无话可说了,才把两份协议书递到她面前。
    
    一份是婚前协议,另一份是抚养权转让协议。
    
    林亦可看也没看那份婚前协议,直接撕成两半,丢进脚下的回收桶内。
    
    顾景霆看着她的动作,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似乎她的选择完全与他无关。
    
    林亦可翻开手中剩下的抚养权协议,并没有看前面的内容,直接在尾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所以,她并不清楚协议内容中,包括了对她的补偿,其中有房产,债券、基金,以及一家小规模的上市公司。
    
    顾景霆不在乎钱财,对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自然不会吝啬。
    
    他淡漠的姿态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并没有提醒她去翻看前面内容的意思。
    
    “算我倒霉吧”。林亦可把签好字的抚养权协议丢还给他,还附加了一串钥匙和一张银行卡。
    
    “我在临安路有一套公寓,宝宝满月后,你们一起住过去,每个月我会定期支付一笔抚养费,不浪费的话,应该足够你们父子的开销”。
    
    顾景霆微愕,俊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澜,似笑非笑,夹杂着一丝兴味。
    
    他这是……被包.养了?

第5章 暂住十年

    林亦可和顾景霆初步达成共识后,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恭恭敬敬的走进来,她的穿着很体面,长相干干净净,自称是专业的月嫂,姓张。
    
    林亦可明白,让一个大男人独自照顾刚满月的婴儿不太现实,的确需要一个月嫂。可是,听说月嫂的薪水都很高,这男人没钱,费用都是她一个人承担,林亦可想想就有点肉疼。
    
    她下意识的瞪了顾景霆一眼,而顾景霆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
    
    “小家伙白白胖胖的真讨喜,我来抱吧”。张姐走到病床边,笑着伸出双手。
    
    林亦可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儿子,眼圈儿顿时红了。她舍不得,突然有点后悔了。
    
    屋内的气氛瞬间陷入缄默。
    
    顾景霆刚毅的薄唇轻抿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又不是生离死别,你有探视的权利”。
    
    “宝宝,他还没有名字呢”。林亦可弱声说,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起一个吧”。顾景霆说。
    
    “我没想过”。林亦可的脑子一团乱。
    
    “那现在想”。顾景霆很有耐性的等着。
    
    林亦可轻皱着眉,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后,说,“叫帆帆好不好”?
    
    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希望孩子的一生一帆风顺。
    
    “可以”。顾景霆点头,没有任何意见。
    
    随后,张姐从她怀里抱走了帆帆。
    
    林亦可在吴妈的搀扶下,跟了很长的一段路。
    
    医院外面下着雨,她的眼睛也是湿的。
    
    “小姐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把孩子留下来”?吴妈问她。
    
    林亦可摇头苦笑,“总不能把他带回林家吧”。
    
    “自从太太离婚以后,家不像家的,那个家不回也罢”。吴妈叹着气说。
    
    林亦可潮湿的眼睛却一点点变得坚韧而冷漠,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的紧握成拳,“我要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
    林亦可出院回家的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乌云好像就压在头顶上一样。
    
    车子缓缓的驶入庄园,停在了一栋古朴的别墅楼前。
    
    别墅的外墙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院子里种植着大片粉紫色的蔷薇花,这些花还是她妈妈亲手种植的,现在她妈人不在了,留下一座孤零零的花园,透着一股凄凉。
    
    天空飘起了细密的雨丝,雨水打落在花瓣上,好像花朵在哭泣。
    
    林亦可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一步一步,踩着青石路,走向别墅。
    
    这栋庄园别墅是当年她母亲的陪嫁,如今,却住着林建山和别的女人,想想还真是讽刺。
    
    她的父亲林建山,原本只是一个小公务员,后来娶了富商千金,也就是她的母亲秦菲,在秦家财力的支持下,林建山一路官运亨通,如今已经是A市的副市长,主管财税。
    
    林亦可独自走进别墅,没有人迎接她,更没有人欢迎她,意料之中的事。
    
    客厅里,林建山与陆雨欣母女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看起来十分的温馨。
    
    林亦可的闯入却打破了温馨的气氛,她刚淋了些雨,发梢还滴着水,模样有些狼狈,看起来与这个家格格不入。她早已经是个外人了。
    
    “亦可回来啦”。陆慧心第一个站起来,热络的招呼道。
    
    她保养得好,四十五岁的年纪,看起来还不到四十的样子。
    
    “陆阿姨”。林亦可的声音很淡。
    
    她想起了父亲第一次带陆慧心母女进门时的情形。
    
    “小可,这是陆阿姨,她是爸爸的朋友。她带着两个小姐姐在咱们家暂住一段时间”。当时,林建山这样对她说。
    
    这个暂住,居然暂住了十年之久。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