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外面有人会听到的-沈老头和苏妍第二部 - 信宜金融网 不要外面有人会听到的-沈老头和苏妍第二部 - 信宜金融网

不要外面有人会听到的-沈老头和苏妍第二部

【摘要】事已至此,杜玲点了点头,手也不再遮掩了,让老张把她裙子的带子都褪了下来,那一个雪白浑圆的大球完全露了出来,上面那个红色的小点,让老张看得眼睛都愣了。 文学  &...

事已至此,杜玲点了点头,手也不再遮掩了,让老张把她裙子的带子都褪了下来,那一个雪白浑圆的大球完全露了出来,上面那个红色的小点,让老张看得眼睛都愣了。

 文学


    多少年了,老张都没有见过这么美好的身体了,自然是看得心潮涌动,春水连连。
    他对着侧着身体的她说道:“来,换个方向,你的胸部对准我面前。我好好观察一下特征,好知道用哪套手法按摩。”
    杜玲一听,这分开腿坐在老张的中间,似乎有点太那个了,老张虽然是长辈,但也是一个男人。她犹豫了会儿,双腿并着跪在了他膝盖上,那坚挺的胸部,刚好对准了他的脸。
    老张兴奋得都有点飘了,他以防止她摔下去为借口,一手搂住她的腰。年轻女人的身体真是滑而不腻啊,柔软得来还充满了弹性,而女人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熏得老张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老张伸出手,一手捏住她的奶.子,轻轻地揉捏着,眼神却充满情欲地看向杜玲,他不相信杜玲没有反应。杜玲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摸过,现在老张一边摸着还这么看着她,她害羞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咬着牙低着头。
    乳.房上的确是有小肿块,不过捏一捏就软下去了,老张假装认真而专业地道:“嗯,这肿胀果然是因为经络闭塞才导致的,这只差不多了,让我看看另外一只号好吗?”
    杜玲羞涩地点点头,裙子另外一个肩带也脱落了,反正今天都这样了,多检查一个也无所谓,就当便宜张伯伯了。不过,张伯伯按摩的手法的确好,下手轻重很适合,让她觉得很舒服,中医果然博大精深啊。
    此时,另外一个肉球也弹了出来。老张惊喜地握住另外一个,一只手还握得不是很满,他恨不得自己现在多出一个手。
    杜玲年轻饱满的双球,就在老张这个老头子的手里揉来捏去,不停地变化形状,那两个点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红了,老张兴奋得说话都在哆嗦:“通经络,用嘴最合适了,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麻,不过是正常反应。”
    说完,老张立马就把头埋进了那对球中,使劲儿地舔舐,舌头还在那小凸起上不停地大圈圈,杜玲不由得哼哼唧唧了起来,身体焦躁地扭动着,双腿不知不觉地分开了。
    老张吸着这个捏那个,捏完那个吸这个,搞得杜玲酥麻不已,还觉得下面痒得很。就在她疑惑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老张腾出了一只手,摸着她的大腿,来回地抚摸着大腿根部,把裙子都掀起来了。
    杜玲只觉得自己扭来扭去之间,有什么硬物抵住了自己的下面,刺得自己莫名的流出了一些水。
    老张的手假装无意地掠过她的内.裤,心里惊叹着,这杜玲真是年轻得润润的啊。他低声在她耳边道:“脱掉内.裤吧。”
    被情欲袭击的杜玲有点晕:“还要脱掉内.裤吗?张伯伯,这也太难为情了。”
    “不脱,怎么走你大腿到小腹的经脉?我要从你下面的小山丘经过呢。”老张摁住她小山丘凸起的点,开始揉搓了起来。
    忽然,杜玲哼唧了一声,全身绷紧。老张赶紧把食指移动到她花穴的门口,那里正在一张一合。
    这个女人天生放.荡,还没正式开始,就这么想要了。

第7章吸阳气
这个时候,老张的下面肿胀得要爆了,本来他内.裤就宽松,他那憋了多年的兄弟,真是一柱擎天,从内.裤里跑了出来。
    这些年来,老二真是憋得够苦了。老张喘着粗气,心想,今天就让老二好好地开开荤!
    此时已经心智都有点迷糊的杜玲,脱掉了内.裤之后,觉得有个粗粗的硬物在下面顶着,但她却不知道是什么。
    她低头往下看,却又看不清楚,只能伸手去摸,一摸,就碰到了一个滚烫的东西,而且有跳动的脉搏,她问道:“伯伯啊,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烫,还这么硬邦邦的?”
    被这么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捏,老张整个人的魂都要爽飞。他强压着那熊熊燃烧起来的欲火,哑着声音道:“我刚刚已经疏通了你乳.房上面的经络了,准备要给你过过阳气,到时候你就好起来了。那硬硬的东西的,是给你过阳气的工具。”
    杜玲似懂非懂地点头,可是为什么自己那么想叫?她很想喊出来,但是张伯伯在这里,如果喊出来,他以为弄痛了自己,那也不是很好。
    这么想着,杜玲咬着牙,憋着那呻吟声,忍着老张一边揉捏着她的双乳,又叉开双腿,任由那工具在自己两腿之间摩擦。
    “等一下工具通阳气进去的时候,会有点痛,你要忍着,否则没有用。如果痛得你想叫,你就叫哈。”
    老张色迷迷地看着她,说出来的话没打草稿,就让一愣一愣的杜玲答应了,张伯伯果然是经验老道的医生,否则怎么会知道自己想叫?她抿紧嘴唇,那工具碰到她花园门口的时候,还是很舒服地:“张伯伯,你放心,我会忍住的,我痛叫出来就是了。”
    她话音刚落,那火热的工具就顶在了她的花园门口,门口都是水,滑溜溜的,工具转了几圈,然后就捅开了门口,然后就要往里头钻进去。
    由于杜玲下面早就有了反应,门口大张,老张的老二轻轻松松就进了半个头。这一顶开,杜玲忍不住就叫了一声。老张假装紧张地问道:“痛吗?”
    杜玲哪里好意思承认这奇怪的爽感,她害羞地点点头:“嗯,有点痛。”
    “那既然痛了,还要不要继续?”老张坏坏地一笑,头在里面转了转。
    “要!要!”生怕他会停下来,杜玲赶紧点了点头,还呻吟了一声。
    “乖,痛就叫,忍着啊!”老张微微一笑,他太享受看到女人淫荡的样子了!
    这个时候,杜玲的屁股一沉,那工具进去了一半,撑开了她的花园之地。这刺激的感觉,让杜玲兴奋得瞳孔都在放大,到底是什么工具这么适合她的下面?
    她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屁股继续一用力坐了下去,好让那工具彻底填满她空虚的洞穴。
    “啊!”她昂起头叫了说一声。看到她主动迎合,老张都疯了,那老二已经被紧紧地包裹着,又紧又爽滑,老张托着她屁股,道:“小玲啊,我就要给用工具给你打阳气了,还受得住吗?”
    杜玲此时再不经人事,也隐隐约约知道老张是在占自己便宜,那洞穴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工具,而是老张的老二,她身子的第一次已经不保了。
    可就算反悔也晚了,谁让自己得了病,需要治疗呢?此时杜玲搂着老张的脖子,羞涩地嘤咛道:“张伯伯,我身体受得住,过阳气的时候,你轻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