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CM蜂腰翘臀,同事在车里 - 信宜金融网 167CM蜂腰翘臀,同事在车里 - 信宜金融网

167CM蜂腰翘臀,同事在车里

【摘要】语气倒是狂傲。        “我会成为你的校友,霆萧,日后请多多关照。” 文学    ...

语气倒是狂傲。
    
    “我会成为你的校友,霆萧,日后请多多关照。”

 文学

    
    慕霆萧漆黑摄人的瞳孔看她一眼,只是冷漠的一眼,不带任何情愫,没有理会她。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会让他记住她,甚至会爱上她。
    
    如同上一世一样。
    
    ……
    
    宋家祖宅,五楼灯光亮着。
    
    管家奎叔敲门后,进入房间,“老爷子,三小姐晚上过来了,刚才那边来电话了,宴会厅出事了。”
    
    老爷子尚未休息,在研究字画,“出了什么事?”
    
    奎叔把杨茹生日宴会上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一听,手拍桌子怒道:“混账,居然在宴会场上发生这样的事,宋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有没有波及星日和星辰?”
    
    宋星月只是个养女,幸亏是个养女,损就陨了,只是太丢宋家人的脸。
    
    杨茹怎么养女儿的,宋星月之前就让她送走,她非但没送走,倒出了这么大的事。
    
    “没有,星日和星辰小姐好好的,星辰小姐就在楼下,被人送过来的。”奎叔意味深长的说。
    
    老爷子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谁送过来的?”
    
    “是帝都慕家长孙,慕霆萧……我都瞧清楚了,车牌没瞧错,按门铃的还是他贴身保镖,楚云。”
    
    面容老爷子原本暴怒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他站起来,在房间里走动了好几步,形喜于色。
    
    慕家,可是帝都第一大百年世家。
    
    ……
    
    老爷子年龄七十有余,短发两鬓斑白,身子骨还算硬朗,年轻时在部队锻炼的好,倒也没什么大病。
    
    只是这两年,大概是老了,小毛病不断。
    
    星辰一入正厅,眼眶若红,眉目底垂,“爷爷……”
    
    她小模样似乎到了惊吓,脸色漆白。
    
    老爷子瞧了眼她身后,发现慕霆萧和楚云没跟进来,有些小失望。想到慕霆萧的身份,便没在说什么,他问星辰:“怎么了这是?”
    
    星辰委屈,眼眶含泪的道:“爷爷……”
    
    “乖,好好的别哭,出了什么事和爷爷说。”
    
    老爷子对她和宋星日都不错,因为宋星日事业有成,荣获影后大奖,老爷子更偏宠宋星日一些。
    
    他对宋星月有明显的偏见,自小就没给宋星月好脸色,就因为老爷子的偏见,宋星月没少欺负星辰。
    
    “妈妈欺负我,生日宴会上,妈妈找来的三个男人,原本是对付我的。”
    
    如果是以前,星辰定是不敢和老爷子直说,一是胆小,二是老爷子根本不信,三杨茹在老爷子面前,太有威信力。
    
    今天晚宴的事定有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哪怕杨茹平日再得人心,老爷子不会像之前那般的信任她。
    
    果然,老爷子听见,眼睛睁的斗大的看星辰。
    
    奎叔也惊住了。
    
    星辰把礼服肩口揭开,肩头全是伤痕,伤痕破皮渗血,虽血水止住,但那些伤真实存在且触目惊心。
    
    那三个男人撕扯她衣服时,用的是蛮力,撕扯的伤痕做不了假。
    
    呯~
    
    老爷子气的,把茶杯摔到地上,瓷片四射。
    
    “这个杨茹,居然敢如此待你,她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会好好待你,全是骗我的?”
    
    星辰低头,眼泪一颗颗滴落,样子委屈又可怜。
    
    “爷爷,您从来不相信我,如果今天晚上出事的是我,我的后半生全被毁了。”
    
    一席话,让老爷子对星辰满心愧疚,这孩子从小就可怜,被送到宋旭和杨茹身边养着,他信二人,以为他们会好好的待她。
    
    没想到啊,竟是他疏忽了。
    
    杨茹背着他,对星辰做出这样狼心狗肺的龌蹉事。
    
    老爷子憋气,手重重的拍在金丝楠木桌上,对自己很是懊恼,因为疏忽,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星辰瞧了眼爷爷的神色,爷爷很生气,在暴怒中,很好,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眼下,她低头咬着唇瓣道:“爷爷,那边我不想去住了。”
    
    她现在还太弱小,青铜分段,打不过杨茹的最强王者段位。
    
    老爷子依旧在气头上,满心对她愧疚,一口答应下来。“好,爷爷依你,以后在这里住下,你想住多长时间都行,那边,不过去了。”
    
    “爷爷,还有一个星期高考,我怕妈妈会以高考名目让我过去住。”
    
    “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直至高考结束,杨茹做出这等事,还想把你接回去,不可能。”
    
    星辰的功课一直不太好,每次考试都是倒数,这些老爷子是知道的。
    
    这么多年,都是他疏忽了。
    
    “爷爷帮你找全市最好的老师,辅导你的功课,考上S市最好的大学,考不上也没关系,S大你必定是能入读的。”
    
    以宋家在S市商业圈的影响力,入读S大并不难。
    
    “爷爷,不用了。”
    
    一个星期的辅导,没多大用,她这辈子的记忆还在,宋星月的学霸名号如何得来,还不是她做的考卷,写上宋星月的名字。
    
    自己的考卷被宋星月交白卷,每次都考得倒数。
    
    这辈子,她不会再做一个傻子,任由人欺负,把真正学霸的名号夺回来。
    
    ……
    
    早晨,天色微亮就被楼下吵杂的声吵醒,星辰起床,女佣把她的制服放在床头柜上。
    
    她洗漱完毕,穿好制服下楼。
    
    还未到一楼大厅,就听见杨茹偌大的声音。
    
    “老爷子,我含辛茹苦的把星辰养大,从未亏欠过她半点,我疼爱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她。”
    
    “您看看,这些都是我给她买的,她平时吃穿用度和星月星日一样,甚至比她们更好,母亲难做,一碗水端平更难,她不体谅我罢了,说走就走,还反咬一口说我待她不好,您问问管家,我有哪里半点待她不好?”
    
    “老爷子,夫人是待三小姐真的好,我们下人都看在眼里,天没亮就起来给小姐们做早餐,亲自开车送去学校,下午又亲自去把人接回家,那所贵族高中里,哪有父母亲自接人的,只有夫人这么做,夫人公司里还有职位,平时太忙,都愿抽出时间陪小姐们长大,她对小姐们用心良苦,又怎会害三小姐呢。”
    

第7章 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接着,大厅长时间的沉默。
    
    杨茹S市名门杨家出生,拥有麻省理工硕士学位,自身优越,当年嫁给宋旭很是轰动。
    
    爷爷为何如此的相信杨茹,除了她的出生和学历,她在宋氏集团担任要职,销售部总监,对开拓宋氏有很大的帮助。
    
    杨茹确实有能力,一翻话说的滴水不漏,连老徐都帮她,老徐是在爷爷身边工作了十几年的人,所以……
    
    星辰指甲扣在手心,刻出一道道的痕迹。
    
    上一世,她一生都因为昨夜被毁了。今天,仅凭杨茹三言两语的蒙混过去,不可能。
    
    之前,她以为杨茹还在那边收拾烂摊子,不会过来。
    
    既然过来了,为了树立自己成高贵贤妻良母的形象,不惜往她身上泼脏水,很好,她更不会轻易让杨茹脱身。
    
    她脚步加快下楼。
    
    到二楼拐角处时,奎叔从侧门走出来,拦住她。
    
    奎叔面带慈笑道:“三小姐,请留步。”
    
    “奎叔……”
    
    星辰抬眼看奎叔,她不解,上一世,奎叔待她一直保持中立,既不帮她,也没有落井下石,在她最难的时候,奎叔还帮过她一回。
    
    可仅仅那一回,奎叔没落到好下场。
    
    在爷爷病逝后,奎叔失踪了,三个月后,奎叔的尸体在老护城河里找到,尸骨打捞起来,人已经认不出,只能通过验DNA辨认。
    
    奎叔陪了爷爷一辈子,无儿无女,孤老无依没人送终。
    
    星辰想尽办法,才凑够奎叔火化的钱,把他尸骨火化埋在院子的老树底下。
    
    之后,星辰落入皇庭夜宴,宋星月才说出奎叔不肯为杨茹办事,还三番两次的坏她的事。
    
    老爷子死后,杨茹宋旭当家,杨茹让人把他撞入护城河,给淹死了。
    
    面对奎叔,星辰是愧疚的,上一辈的懦弱,不仅害了自己,害了霆萧,害了爷爷,还害得奎叔不得善终。
    
    奎叔语气和善道:“三小姐急什么,你就算下去对峙,又有几回能赢。”
    
    星辰猛地想到,杨茹在爷爷面前做人太成功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不止一次的对爷爷说过杨茹虐待她,可爷爷总是不信。
    
    “三小姐真的气不过,就去门口看看。”奎叔意味深长的说。
    
    她走到拐角玻璃窗前,看见雕花栏杆外,宋星月在跪着,跪的时间似很长,脸色漆白,跪的不稳,咬牙硬撑着。
    
    宋星月还在外面跪,说明爷爷气没有消,任凭杨茹口若灿莲,黑的说成白的,她也能掰回来。
    
    星辰目光坚毅,嘴唇露出一抹冷笑,回头,对奎叔鞠躬道:“谢谢奎叔,我去看看。”
    
    “好。”
    
    奎叔望星辰下楼挺拔如竹的清瘦背影,三小姐变了,看不见以前懦弱,胆小,上不了台面的卑微样子。
    
    此前,他如何不想帮她,毕竟是那个人唯一留下的孩子。
    
    只可惜,她不争气啊。他何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
    
    星辰绕过大厅,穿过花园,走到大门前。
    
    这一路上,星辰都在想前世宋星月是怎么对待她的,宋星月曾拿录像逼迫星辰去陪导演时,星辰抵死不从。
    
    她逼她,打她,让她跪下。
    
    “你跪不跪?跪不跪?”
    
    “小杂种,你还挺有骨气啊,我告诉你,你不去陪陈导,今天我就把你这双腿给废了。”
    
    “跪下,给我跪下去。”
    
    星辰不跪,她面目狰狞的抓星辰头发,把她头砰砰砰~的往墙上撞,直到白墙被血染红。
    
    而现在,宋星月就跪在大门栏杆外。
    
    头发蓬松,瞳孔无神,下眼睑红肿,还在哭着,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
    
    膝盖跪不稳,身体像随时要倒下。
    
    这才天亮,她真的有跪这么久?演技,跟她姐姐宋星日有的一拼。
    
    两世,她第一次见到‘学霸才女’宋星月如此狼狈的样子,有点爽,可比起前世她的境遇,宋星月今天跪在这还远远不够。
    
    她唇瓣蹙着冷笑,走出大门,脊背傲挺,屹立在宋星月面前。
    
    初升太阳照在她娇小身躯上,映在她绝色的脸上,一洗之前的卑微懦弱,她生的很美,绝美的脸蛋看不到温暖,瞳孔里是无尽的寒意,吞噬一切的寒意。
    
    她高高在上的俯视宋星月。
    
    宋星月一抬头,就看见了她。
    
    在宋家一直都是宋星月欺负宋星辰,哪里轮到宋星辰来嘲笑她,看低她。
    
    何况,昨天如果不是这小杂种,她会被那三个人渣欺负,还把影片放映到大厅上,让参加宴会的宾客全看见。
    
    那些宾客涉足军政商艺,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全知道了。
    
    她这辈子被毁了。
    
    现在,宋星辰就站在她面前,她恨不得吃她的肉,扒她皮,抽她的筋……
    
    宋星月满腔怒火,也不装了,笃地从地上站起来,脸色扭曲的骂:“小杂种,你居然还敢出现,还敢来看我的笑话?”
    
    星辰笑意盈盈的看她,“二姐,昨天晚上那三个男人滋味如何?你一定很爽吧,听说磕了药呢。”
    
    “小贱人,你毁了我,我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她什么时候被宋星辰骑在头上过。
    
    啪~
    
    她抬手重重的煽在星辰脸上。
    
    星辰没躲,瞬间脸颊印出五指印,脸颊浮肿。
    
    “你别以为躲进了祖宅,爷爷会给你做靠山,妈妈今天一定会带你走,害了我,你以为你能抽身而退?做梦……你等着被人轮~奸吧。”
    
    当她第二个巴掌甩下来时,星辰接下了。
    
    “哦?我等着被人轮吗?呵,二姐你还在白日做梦,还没醒呢。”
    
    星辰微笑着,把宋星月的手甩开,转身,看向栏杆后面的管家奎叔说:“奎叔,门口有监控吗?”
    
    宋星月看见奎叔一瞬间,脸色大变。
    
    奎叔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他到底听见了多少?
    
    “有的,三小姐……”
    
    “请奎叔把监控带到大厅。”
    
    “是,小姐。”
    
    宋星月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完了。
    
    来之前妈妈千交代万嘱咐,让她哄宋星辰,只要把人哄好了,老爷子的气自然会消。
    
    人回到宋家,想怎么收拾她都行。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奎叔会帮她?帮那个小杂种有什么好处,她才是爸爸妈妈最疼爱的女儿,最有前途的女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