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被子一直在动-湿润的小嘴紧紧吸住 - 信宜金融网 父母的被子一直在动-湿润的小嘴紧紧吸住 - 信宜金融网

父母的被子一直在动-湿润的小嘴紧紧吸住

【摘要】那我咬死你     文学        电光火石之间,男人轻笑一声。&nb...

那我咬死你

    

 文学


    
    电光火石之间,男人轻笑一声。
    
    伸手,轻而易举的握住了她的手腕,接着,他翻身而起,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是想跟我一起做晨间运动?”
    
    他一双含笑的桃花眼微微上挑,说不出的邪魅性感。
    
    就是这双眼睛。
    
    梦里出现的,就是这双该死的眼睛!
    
    “你让开。”
    
    “要是我不让呢?”
    
    “那我咬死你!”
    
    黎君仰头,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胸口,她脸色一变,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这个男人的身体,好硬!
    
    男人笑了笑,抬手揉了揉怀中女人的头发,头埋在她的脖颈间,轻声说道:“原来你喜欢这一口,早说啊。”
    
    “什么啊!你到底想干什么?”
    
    “嫁给我。”
    
    “你——你有病吧。”
    
    “嗯,相思病。”
    
    “神经病!”
    
    黎君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扯过旁边的浴袍裹在了自己身上,赶紧下床跟这个危险的男人拉开了距离。
    
    男人也不恼,慢条斯理的下床拿过另一条浴袍穿在了自己身上,“你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放屁!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答应一个见了一面的男人结婚啊。”
    
    就算这个男人长得帅,看上去又很多金的样子。
    
    但她黎君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
    
    她这辈子如果不能嫁给爱情,那宁愿单着。
    
    一面?
    
    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口那颗若隐若现的红色胎记上,扬了扬唇。
    
    他们可不止见过一面!
    
    本来以为她不过是第一个让他有了生理冲动的女人,当昨天晚上他看见她胸口的胎记时,才知道他们之间的缘分远不只是那一夜而已。
    
    “我相信,很快你就会愿意的。”
    
    “你放心,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都不会跟你结婚的。我要是答应你我就直播吃屎!”
    
    他走到她的跟前,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宝贝,我没想到你口味这么特别,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说完,男人走了出去。
    
    黎君气的跳脚,她在警校的时候可是能徒手打赢三个男人的,可是刚刚在床上的那两个回合,她竟然连那个男人的身体都碰不到就被败下阵来。
    
    这个男人,莫名其妙抓着她就要结婚。
    
    谁知道是不是什么疯子!
    
    不行。
    
    她要赶紧离开这里,她要去医院打掉这个孩子,跟他彻底撇清关系!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黎小姐,这是我们先生为你准备的衣服。”
    
    黎君虽然不想跟这个男人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但现在也不能裸着出去吧,她拿起那套衣服看了一眼。
    
    做工精致,质地精良。
    
    一看就很贵。
    
    不过这个码正好是她的。
    
    仆人看穿了黎君的心思,抿着唇瓣笑道:“先生说了,黎小姐若是问起来你怎么知道他的码子就说你身上的每一寸尺寸他都知道。”
    
    黎君面色一红,果真是个老流氓。
    
    “小姐,我来给你更衣吧。”
    
    “不用,我自己来。”
    
    换完衣服之后,黎君拎着自己的包直接出门奔向医院了。
    
    毕竟流产手术,宜早不宜迟。

第7章 当众脱衣服

    
    
    黎君刚刚下车走到医院门口就被人堵在了,她抬头看见面前的沈晨宇和林妍儿。
    
    冷笑了一声。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对渣男贱女啊。”
    
    林妍儿面色变了变,“黎君,你骂谁贱呢?”
    
    “谁问我骂谁喽。”
    
    “你才是贱人好不好,明明是你出轨在前,先对不起阿宇的。你还好意思说我们。”
    
    啧啧啧。
    
    神言论,真是臭不要脸。
    
    要不是林妍儿阴她,她能莫名其妙的丢了自己的第一次?
    
    虽然很气,黎君还是露出了一副风轻云淡的笑容,“说到这件事情,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呢,毕竟要不是你的话,我也可能睡得到那么优质的男人呢。你可真是我的好闺蜜!”
    
    “你——”
    
    林妍儿脸色气的一阵白一阵红。
    
    “你真贱。”
    
    “一般一般,比起你这种睡闺蜜男人的女人还差得远了。”
    
    林妍儿气的扬手要打她,黎君不躲,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冷声道:“怎么?想动手?来呀!”
    
    黎君的气势让林妍儿缩了缩手,她知道黎君身手了得,要真是动起手来,她跟沈晨宇两个人也未必是她一个人的对手。
    
    “阿宇,你看她……”
    
    站在一旁的沈晨宇一直没说话,倒是看黎君的眼神格外火辣。
    
    她今天穿着这身小黑裙将她的身材曲线勾勒的婀娜多姿,曼妙无比,不用想也知道这衣服底下的景色有多美妙。
    
    不睡一次他还真是不甘心。
    
    “君君,我不介意你跟其他男人睡过,昨天我说的话依旧有效,只要你还愿意跟我,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一笔勾销。”
    
    说着,他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搂她的腰。
    
    她嫌恶的旁边躲了躲。
    
    “你不介意我介意,沈晨宇,别拿你的三观来恶心我了。”
    
    沈晨宇扯住黎君的胳膊,“我警告你我的忍耐也有限度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了,你自己家里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清楚?别以为厉战南睡了你你就能在我面前横了,不就是个被人玩过的烂货吗?”
    
    黎君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难过,抬头说道:“对,你说的没错,所以麻烦你放开我这个烂货!谢谢!”
    
    “贱人,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你不给老子睡一次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睡什么睡,让开。”
    
    “还横是吗?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医院断了你母亲的治疗,别忘了治疗费都是老子给的。”
    
    黎君浑身一僵,不再挣扎了。
    
    妈妈是她唯一的底线和软肋。
    
    “怎么?不横了?”
    
    沈晨宇呸了一声,用手指轻佻的勾起了黎君的下巴,“老子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治不了你是不是。”
    
    黎君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手,“钱我会还给你的。”
    
    “你?就你那点死工资还到猴年马月去,老子可没那个耐心等你。
    
    你不是不愿意跟老子睡吗?行,你现在在这里脱了身上的衣服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了,否则你妈绝对活不过今天!”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让她在这里当众脱衣服,明显就是要羞辱她。
    
    可……她妈妈若是停掉药物,恐怕……
    
    林妍儿贴在沈晨宇身上,笑道:“阿宇,她好像不愿意脱呢,要不我给医院打个电话吧。”
    
    黎君死死的捏着手指,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