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被绳子来回拉调教-在线蜂腰翘臀白丝 - 信宜金融网 下面被绳子来回拉调教-在线蜂腰翘臀白丝 - 信宜金融网

下面被绳子来回拉调教-在线蜂腰翘臀白丝

【摘要】“乔菲,哥哥来了,今晚看你往哪跑!!啧啧啧!”     文学     不要误会,这句话尼玛不是我说的!&n...

“乔菲,哥哥来了,今晚看你往哪跑!!啧啧啧!”
    

 文学

     不要误会,这句话尼玛不是我说的!
    
     我手刚要按门铃时,乔菲的房间里,就传出来这么一个猥}琐的声音。那声音还很贱,有点像日本兵进村的感觉。
    
     这时我手就顿住了,暗想这是啥情况呢?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莫非有人先我一步,盯上乔菲了?
    
     这样,我心里就有些乱了。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了黄毛狗。
    
     我觉得是不是乔菲和黄毛狗在约会吧?
    
     反正想到这我就很不舒服了,主要乔菲之前和黄毛狗就乱搞来着,要现在在乔菲家里,两个人整点啥也正常。
    
     只是我又特别不甘,可能男人就这样吧,我觉得我好歹比黄毛狗还是强些,他一个社会混混,乔菲咋就看得上眼呢。
    
     不过实际上,我估计还比不过人家,毕竟混混有人有钱,我啥没有,就一个农村来的穷学生!
    
     想着乔菲和黄毛狗你情我愿,这样我自然不能再实施刚才的计划了,我这时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
    
     “哈哈,哟西。乔菲的妹儿,你的,花裙子大大的好看呀!”
    
     我要离去时,那猥}琐声音又响起来了。
    
     他这一响,我就迟疑了几秒,看了眼周围的楼道,这时附近也没有其他人,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尼玛本来就是来占乔菲便宜的,既然占不成,那我听听也不亏本!
    
     正想呢,乔菲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啊,李明烈,你别过来。你干嘛啊,动手动脚的。”
    
     我感觉乔菲声音里面很不情愿。除此之外,那就是这个李明烈,咋和我一个故人名字这么像呢?
    
     立时,我就决定了再听听看。
    
     “乔菲,我什么动手动脚的啊?我们相亲时,你不就对我特别有好感么?郎情妾意,我和你亲近亲近又咋了?”
    
     “我是同意和你相亲了。可是,我没想过你居然离过婚!你,你别过来!!”
    
     “呵,我离婚又怎么了?难不成我离婚了,就不能再取媳妇儿了?再说了,我离婚了,才正好是单身啊!”
    
     “你,你。我,我还是个大学生,我向往的爱情,自然不是离过婚的男人。再说了,你不光离过婚,你还有个儿子。你叫我怎么接受,你起开!”
    
     “呵呵,你们这些女人,真尼玛虚伪啊,开始说崇拜我是人民教师。现在了解详细了就嫌弃我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啊?我有儿子怎么了?我有儿子不正好说明我们以后有人养老么。乔菲,快给我吧,你不知道看到你我的叽霸就饥}渴}难}耐呀,哈哈。”
    
     “啊……救命,滚滚滚,强X啊。啊……”
    
     我去,这不听不知道,一听直接把我吓到了。这才几句啊,里面就劲爆成这样了!
    
     “吱啦!”我似乎听到了女人裙子被撕烂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有男人不停的坏笑,以及乔菲的哭声。
    
     这么一来,我就特别纠结了!
    
     现在分明是有人想强X乔菲,我遇到了,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不过实际上,我心里又特别担心,主要有一点,就是我有个故人也叫李明烈,那人是我的班主任,听这男人的声音,我极度怀疑他就是,虽然我不明白乔菲为啥和李明烈相过亲的。
    
     “哈哈,乔菲,我压住你了,我的大不大?我马上整的你飞上云端啊!”
    
     妈的,后来李明烈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
    
     反正听到这我就真的顾不了了,我觉得我挺喜欢乔菲的,不管她对我怎么坏,我心里喜欢的我就想去维护!咋说呢,我觉得我欺负可以,别人欺负不行!
    
     于是我冲到门口,猛的去旋转门把,我其实做好了踹门的准备,谁知,门并没有反锁,直接打开了。
    
     我赶紧冲进去,就见一个得有1米8的西装男人把乔菲压在沙发上,嘴不停的去亲,手还不老实的乱}摸着。
    
     而乔菲,双手被压在后背下面,只能不停的晃动脸蛋躲避,她的右腿裙子边裂了老大一个口子,大}腿也露出来了!
    
     我愺泥马啊,还真的是在强X,当时我就特别怒了。
    
     而且我看了那男人的身形吧,确实是我们班主任。要正面打,这家伙一拳能给我SHI打出来!不正面阻止,他马上要扒乔菲?裤了。
    
     这么想着,我一咬牙,忙就朝地上蹲去了,一点点朝沙发那摸。我寻思我悄悄的过去,狠狠偷袭死李明烈这狗娘养的。
    
     结果尼玛,我一蹲下去,视野恰好和乔菲臀}瓣齐平,她双}腿挣扎间,撕}开的裙子那就張开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她芬狄诗的绿色内内……
    
     这一下给我弄的险些岔气了,兽}血沸腾的,不过马上我又告诫自己冷静,冷静,又努力的爬。
    
     “呜呜,救我,谁来救我?”
    
     “乔菲,别叫了,你叫破hou`long都不会有人救你的。要有,我今天就不愺你。”
    
     李明烈张狂的笑着,一副小人得志的喜悦。
    
     “我愺尼玛啊,这话你自己说的啊!”
    
     这时,我恰好爬到了他的脚下,听到这话,我就突然站起来了。我手也没闲着,顺势抓起了李明烈的皮鞋,猛烈无比的拍向了他后脑勺。
    
     “啪!”
    
     “啊!”
    
     一声牙酸的响声过后,就是李明烈杀猪似的尖叫,我这一下确实抽的够疼!毕竟撞见了人强X,还是自己班主任,这事儿整不好会没命的。
    
     我以为李明烈会像好莱坞大片里晕死过去,可是,结果没有,他只是滚在了地上,旋即就猛的转了过来,羞恼无匹的剜眼着我,骂道:“谁?麻痹,偷袭老子?”
    
     “是你冯轩!”
    
     李明烈马上就认出我了。
    
     说真的,这时我腿都在打摆子了。脑子里只是在想完了,你麻痹啊,李明烈这家伙以前据说念过体育生,身体素质特别好,还有就是他在学校里外号“散打王子”。特别爱体罚学生,手段很吓人。
    
     我这没扳倒他,说真的,我就觉得我可能要完蛋了。

-0007章 乔老师莫激动

     我冷汗直流,长久以来对自己班主任的恐惧,弄的我真想逃跑。
    
     不过看了眼乔菲,看她泪眼模糊的模样,我暗骂自己怂你麻痹啊,大不了拼就是了!为自己喜欢的女人拼也值了。
    
     “冯轩,你他妈不想毕业了啊?你知道你在干嘛么?”
    
     李明烈眼睛通红,凶神恶煞的盯着我。
    
     后来我想了想,能沟通的事干嘛非要打啊?于是我就含着侥幸说:“李老师,我想毕业。不过你在犯罪自己心里没数么?”
    
     “我犯你麻痹。乔菲是我女人,我干她怎么了?”
    
     乔菲这时就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朝我这冲来,一边骂李明烈说谁是你女人呢?别乱说话!
    
     “冯轩,你快走。要你没看见,毕业我保你上一中!”
    
     李明烈一把拦住乔菲说道。
    
     一中是我们市重点高中,培养清华北大的摇篮,李明烈直接拿这诱惑我来了。我想起自己的家世,要我们那穷山沟能飞出个一中的金凤凰,也绝对会光宗耀祖被人传扬了。
    
     我这稍微沉吟了一下,乔菲就很可怜的看着我,估计怕我动摇了吧。而李明烈则又笑着说:“我还可以给你几千块钱,你只要不乱说。”
    
     “冯轩……你!”
    
     乔菲这时真急了,想出言说些啥。
    
     不过我却摆了摆手,阻止了她。
    
     我笑着却戒备无比的对李明烈说:“对不住啊李老师,这女人我在乎着呢!”
    
     反正当时说完,我就做好了给李明烈拼了的准备,我鞋子都拿捏稳了,就是想再来一下。
    
     不过后来,我明显低估李明烈这人了。
    
     我话刚完毕,他张开手就扑了过来。
    
     我这时想躲,可完全来不及了,只感觉脖子一阵剧痛,李明烈便扑倒在了我的身上。
    
     他力气真的特别大,只是一下我就完全窒息了,喉咙里咯咯响着,然后后背着地,脑袋猛的就磕在了地上。
    
     “嘭”一声,我就感觉眼前发黑,以为我脑浆流出来了。
    
     “啊,冯轩……”
    
     当时吧乔菲一下就哭开了,歇斯底里的。
    
     “嘿嘿,完事儿了,一个小杂碎,给我两个拼?乔菲,你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把你抢不走。我还是要愺死你!”
    
     “李明烈,你疯了是吧。你他}妈把人磕出问题了!你还没注意么?”
    
     “我注意你麻痹,我就注意到你马上要是我的人了。”
    
     “疯子,你酒喝多了,还不醒酒,醒醒,快他妈醒醒啊!”
    
     乔菲眼泪直掉,不住大喊着。
    
     不过李明烈似乎完全没意识,后来就揉了揉太阳穴,打了个酒嗝,还说啥他没醉,他很清醒!!
    
     当时我真以为我要死了,就是不死估计也脑震荡了。
    
     不过也是乔菲这句话,我心里又豁然开朗了。这时再仔细看李明烈,他眼皮半耷拉着,似乎随时要睡过去,虽然逻辑还算清晰,但似乎做事已经失去正常水平了。再一闻空气中,酒味虽然淡,但仔细闻又特别重的样子。
    
     我这才发现,李明烈似乎真的是喝多了。刚才救乔菲心急,酒味没刻意闻下,我也没闻出来,自然没心思去注意这些。
    
     这时,才反应过来!既然李明烈喝了酒,在发酒疯,我干嘛还给他火并啊,用个计谋不比平时好对付多了?
    
     想到这,我忙缓缓闭上眼睛,装出一副要晕死的模样,不仅如此,我还那种小幅度的呻}吟着,装作合理的慢慢晕过去。
    
     “哈哈,小麻痹,叫你动我女人,这就是下场。”
    
     “还有,乔菲,我的小宝贝儿,别管这小子了,哥哥这就来亲热你啊。”
    
     终于,我彻底闭上了眼睛,似乎完全没反应了。
    
     而李明烈则搓着双手,哈喇子直流,再度朝乔菲扑去。
    
     “啊,冯轩,你没事吧。天?李明烈,你个疯子,他人晕过去了啊!”
    
     “冯轩,快醒醒呀,坚持住啊,呜呜……”
    
     乔菲这小妞儿为我哭的,那种肝肠寸断的口吻,让我心里好尼玛感动啊,看来她心地也没坏到透底。
    
     这么一想,我觉得今晚还是值得的,乔菲说不定对我就……嘿嘿!
    
     眼看李明烈压住乔菲,咸猪手又侵}犯到她衣服里去了。
    
     我这时忙站了起来,再次捡起了李明烈的鞋子,狠狠砸去。
    
     这一次,因为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我就不砸他人体最坚硬的头盖骨了,而是后颈部的神经敏感地带。
    
     我力气用了特别大,李明烈嗷呜一声,磕在沙发靠背上,我索性再狠狠敲了好几下,后来给他脑袋也补了一下,直接都开瓢了,然后李明烈像个频死的虾子一样弓起了,最后真的就白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呼,我扔下鞋子,汗水竟然已湿}透了全身。
    
     “啊,冯轩,你居然没事?”
    
     “吓死我了,你那么瘦削,他那么高大。这是真的吗?我以为你出大毛病了,呜呜……”
    
     乔菲眼泪啪嗒的,看我再次生龙活虎,她激动的像个哭坏了的孩子!哪里还有大学生姐姐的矜持,激动中竟然一屁股坐了起来,就扑在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
    
     咳咳,乔菲想必是真的紧张后神经放松了,她都没注意,她的衣服被李明烈翻在了罩}罩上,这么扑过来抱住我,那仅仅是隔着薄薄一层罩}罩的两团脯子,就直接、毫无花哨性质的戳中了我的胸膛。
    
     “那个,乔老师,别激动啊,虽然我自控力好,但咱们,能不能别这么直接啊?”我低头盯着她那两团,眼红无比的说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