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好难受你倒是动一下 - 信宜金融网 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好难受你倒是动一下 - 信宜金融网

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好难受你倒是动一下

【摘要】  她看向最角落的邵明玉,衣衫都留了不少褶子,原本梳理得温柔动人的长发更是散乱成团,她慌忙得整理着自己的仪容仪表,完全不顾一旁被踹的明珠。    &nb...

  她看向最角落的邵明玉,衣衫都留了不少褶子,原本梳理得温柔动人的长发更是散乱成团,她慌忙得整理着自己的仪容仪表,完全不顾一旁被踹的明珠。
    
     邵明珠心里有了怨气,冷嘲热讽得冷笑:“原来你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文学

     “闭嘴!”邵明玉有些声嘶力竭得喝止明珠的话,神色带了几分狰狞,脸上的神色很疯狂也很挣扎:“你不要以为我猜不出来,今天那几个女的追我,是不是和你有关!”
    
     “后头的就是和你有关了吧。”
    
     邵明珠挑眉讽刺一笑。
    
     “明珠,明珠。”邵明玉突然变了脸色,语气哽咽得跑过来扶着明珠肩膀:“求你了,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要是让我妈妈知道,我……”
    
     邵明玉眼泪哗哗得流下来,完全不见平日的孤傲与淑女。
    
     邵明珠沉默了,说实话今天邵明玉的表现已经十分出乎她的意料,也许邵家的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颗不一样的灵魂。
    
     推开邵明玉的手,在她乞求的目光下,邵明珠别过头嗤笑了一声:“哼,真是麻烦。”
    
     下一瞬,一旁就跑进来几个人,正是邵明玉和乔飞扬几个。
    
     “明玉,你没事吧。”
    
     邵明君一脸焦急,探查了明玉一番就阴着脸朝着邵明珠走过来,不由分说就是一巴掌:“你怎么这么恶毒!”
    
     邵明珠怔了,不敢置信地抚了自己的脸:“你凭什么打我?”
    
     明玉急忙冲上来,拉住邵明君,拦在邵明珠面前,语气焦急地摇了摇头:“哥,我没事。”然后回过头乞求地看着邵明珠让她别计较。
    
     邵明珠心里生气,眯起眼睛看向邵明君。索性那一巴掌力道也没那么大,憋着一口气也就下去了,一旁的乔飞扬上前扶起邵明珠,邵明珠脚疼得不行,可邵明君压根不理她,背起明玉就走。
    
     一把甩开书包,邵明珠气的要命,心里憋屈着一股火气,蹙着眉头语气也带了几分发泄:“老师,我疼,实在走不了路,我也要背。”
    
     乔飞扬略一思索,打横抱起了邵明珠,邵明珠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看着面前的俊脸,心情才稍微好一些。
    
     邵明君的脚步顿了顿,回过头看向邵明珠,略过邵明珠的目光冷冽:“我给你解释的机会,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邵明珠不喜欢他质问的眼神,刚想开口怼回去,就听到邵明玉先一步截了她的话:“我没事,有几个其他学校的人跑进来了,是明珠救了我。”
    
     邵明君却是不相信的,目光如炬,看向邵明珠语带怒气:“明玉,有什么委屈不用藏着掖着,我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人!”
    
     “对对对,那几个金锦的人一直尾随者明珠学姐,肯定是邵明珠的主意,我们可以作证。”
    
     那几个女孩插了话,狗仗人势似的气势汹汹。
    
     邵明珠紧紧抿着唇垂头不语,乔飞扬分明得感觉到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收得紧紧,全身也略微颤抖,分不清是气愤还是害怕。
    
     然后他看到这个被千夫所指的女孩,高高地扬起头,倔强得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对,就是我做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件事闹得严重,乔飞扬送了明珠去医务室的时候,怀里的女孩脸色如常,却再没有一丝笑容。
    
     他轻轻放下她,邵明珠扯着他的衣袖问:“老师,你能帮我买一瓶啤酒吧。”
    
     学生当然不能喝酒,可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老师,她年级还小,恐怕不能喝酒。”
    
     乔飞扬循声望去,门口倚着一个穿了一身Armani米色休闲套装的男人,俊美的五官,微微挑起的眉毛,精致额轮廓隐隐散发着凌人的气质。
    
     邵明珠恨屋及乌,她再不想看到和邵明玉有关的人,邵明君刚才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完全的不屑和厌恶,她又摇了摇乔飞扬的手臂:“老师,求你了。”
    
     封墨白大步流星走过来,有些懒散得拉开她扯着乔飞扬的衣角的手,收敛了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一把抱起她。
    
     邵明珠用力挣扎,想脱离封墨白的怀抱:“你TM要带我去哪里!你们一群狼狈为奸的……”
    
     “不许说脏话!”封墨白一声历喝,邵明珠愣了愣,他的眼里是疾风骤雨的厉色,她从没见过封墨白这个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在国外长大,一向带着外国人的不羁和玩乐的神色,这么一下顿时让她禁了声,有点忌讳。
    
     “你要带我去哪里!”
    
     邵明珠嗫嚅出声,开始装可怜。
    
     “三堂会审。”

第七章 会审不公

     封墨白实在阴晴不定,嘴角又噙了一抹微笑,眼眸里的深色渐浓,五官又更加生动起来,仿佛邵明珠即将面对是一场游戏。
    
     他礼貌的和乔飞扬招呼了一声,抱了邵明珠离开。
    
     邵明珠坐进他的车里的时候觉得有些熟悉,但是这时候没心思找感觉,不住用眼角偷看平稳地发动汽车的封墨白。
    
     “你想说些什么。”
    
     封墨白看她欲言又止,心下明白不过是今天闹的那事情,并不一定同于明玉说的那一番话,他和她接触不多,竟也对这孩子的个性看透了几分。
    
     只是在他看来,这些事情也不过是几件不值得心烦的破事。
    
     “你相信我吗?”
    
     邵明珠忽然开口问他。
    
     封墨白一只手慢慢得敲在方向盘上,似若未闻,邵明珠也不求这个答案,她想要的也不是封墨白的信任,嘴里喃喃得说了几句什么话,又泄气一般得一拳砸在中控台上:“什么屁点大的事,我就看看能出个什么花样。”
    
     邵明珠的脑袋意图乱糟糟,好在心思开阔,自私惯了就会为自己找理由,害怕自己即将面对的处置,也会豁达得把自己当成死鱼任人宰割。
    
     封墨白斜眼看了她一眼,邵明珠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没心没肺得垂着眼睛,毕竟年纪小,还没那么通达。
    
     到了家,邵明珠赖着不动,封墨白知道她又想让他抱她下去。
    
     这个女孩很奇特,某些时候很娇气很任性,某些时候又很倔强很执着。
    
     她活得既敏感又肆意,为所欲为又设置了底线,她不像明玉被家族的教养和负担束缚,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年纪的青春又放肆的姿态,的确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
    
     封墨白张开双臂,邵明珠就自觉地把手缠到了他的脖子上,他微微低头看她一眼,她也嘻嘻地笑,一脸玩世不恭,完全没有面对待会质问的害怕模样。
    
     邵明珠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件事情她逃脱不了责任。
    
     但她既然敢在邵明君面前承认,夸了海口,就不怕什么结果。
    
     邵老爷子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周围坐着王雪和邵明玉邵明君几个人。
    
     老爷子看到封墨白放下这个并不亲厚又上不得台面的孙女,瞪圆了眼睛冷斥道:“老实交代。”
    
     “爷爷,交代什么啊。”
    
     明珠的模样吊儿郎当,甚至嬉皮笑脸,邵老爷子气急:“你是不是招人威吓你姐姐了,司机说听到你在车上找人了。”
    
     “爷爷。”邵明珠眼神认真得直视着老爷子瞪视的目光:“你心里早就有了定义,何必再问我一遍。”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不是的,爸,明珠性子闷,禁不起激的,这件事情咱们再好好问个清楚。”
    
     王雪急忙上前护在明珠前面乞求道。
    
     “她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现在干的是什么事情你还不清楚吧,找一群男的侮辱她姐姐!我们邵家没有这样心思歹毒的孙女!”
    
     王雪说不出话来,不可置信得看向邵明珠,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斗争的力气。
    
     “过几天送你去美国,不要留在这碍眼!”
    
     邵老爷子早就想好了处置方式,邵明珠心里一颤,她也要和哥哥一样被流放了吗?
    
     但她更怕自己的母亲怀疑自己,急声大叫:“妈,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王雪沉默得抿着唇,望着她的眼神里尽是失望,明珠忍不住求救得看向邵明玉:“邵明玉,你来说。”
    
     明玉咬了咬唇,垂下头置若罔闻,明珠心里一急就要说出她的秘密:“邵明玉,你和那个男的……”
    
     “邵明珠!”
    
     封琴解下外套走进来,凌厉的眉峰高高挑起,神色间很是严厉:“你想清楚了再说,王雪,管好你的女儿。”
    
     王雪目光闪烁身子缩了缩,身子一僵,看向邵明珠的眼神里是苦苦的哀求。
    
     邵明珠不知道母亲和封琴之间有什么秘密,但是此刻明显是封琴胜利了。
    
     “爸爸,我也觉得这孩子教育方面做的不够周到,以至于养成这样的个性,出去也是丢面子,送她出国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封琴一如既往得强势,很快给邵明珠下了定论。
    
     “好,国兵那边我来说明。”
    
     两人的共识达成的很快,邵明珠第一次知道什么是不公平,她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妈妈!我……”
    
     邵明珠刚想说话,王雪就拉着她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在几个人的注视下进了房间。
    
     “这件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王雪的神色躲闪,带着对女儿的歉意,终于决心温柔凝视着明珠:“明珠,妈妈有一个秘密要保守,只有委屈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