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很颠不如坐在我腿上-让你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 信宜金融网 车很颠不如坐在我腿上-让你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 信宜金融网

车很颠不如坐在我腿上-让你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摘要】于小虎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铺位,然后有些无所事事打量着宿舍房间,比镇上中学的墙皮斑驳的老宿舍要宽敞一些,两张上下床,外加两张桌子,房间里就已经满满当当的了。隔壁隐隐约约的声音,突然变大起来,女人在声嘶力...

于小虎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铺位,然后有些无所事事打量着宿舍房间,比镇上中学的墙皮斑驳的老宿舍要宽敞一些,两张上下床,外加两张桌子,房间里就已经满满当当的了。隔壁隐隐约约的声音,突然变大起来,女人在声嘶力竭地尖叫着,叫的于小虎肾上腺素疯狂分泌,原本安分的小兄弟开始竖起了旗杆儿。
     这下于小虎总算想起来了,昨晚在火车硬卧上,偶像哥哥趴在嫂子身上的时候,嫂子就是这么叫的,只不过嫂子叫的声音很小、很好听,而这个女人叫的就太狂野了,就像杀猪似的那么凄惨,不过却另有一种很刺激的冲动。于小虎顿时对制造出这个声音的男人,充满了敬意,最起码这哥们儿比偶像哥哥陈自强持久的多。

 文学


     这个时候的于小虎,老实巴交,淳朴无比,根本不知道,这世上有些女人就是靠身体来服务男人来赚钱的,人家的叫声是职业级别的,也属于服务的范畴,倒真未必是男人太能干的缘故。
     不过于小虎倒是很想找机会试一试,他自己在那方面到底是个什么水平,能让女人叫到什么程度?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于小虎走到门口,顿时见到斜对面有两个人穿着拖鞋走出房间,骂骂咧咧地出来了,然后脸上带着古怪的神情,拧开自己差点儿就入住进去的那个房间的房门,鱼贯而入。
     于小虎顿时好奇心起,也跟着走过去。站在门口,于小虎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已经看不出年龄和本来面目的女人,光着屁股坐在床边儿,小麦色的皮肤粗糙灰暗,胸前的两团倒是不小,可惜向下耷拉着,松弛的感觉完全破坏了女性身体那种娇柔的美感。还有她胸前那凸出的两点,就像两个黑黑的枣核,甚至有种丑陋的感觉。
     因为有罗小云那雪白漂亮的身体珠玉在前,于小虎现在对眼前的这具女体,不仅没有什么冲动,反而觉得有些恶心。这个女人脸上还有一层不知道多厚的粉,白的像鬼一样,右手两指还夹着一根烟,那种放荡的甚至有些挑衅的神情,于小虎很不喜欢。此刻这个女人正在用于小虎听不懂的方言,在快速地说着什么,于小虎直觉,应该是在谈价钱。
     果然,过了一会儿,谈话完毕,两张红彤彤的票子交到了那个女人的手里,那女人满意地将钞票在自己厚实的手心儿里抽了几下,然后塞进钱包里装好。于小虎顿时睁大了眼睛,两百块,好多钱,他们要干啥?
     其实,这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想要干啥,于小虎懵懂的心里,已经呼之欲出了,只是他谨慎着,不敢确定而已。女人给其中一个男人褪下裤子,戴上套子,然后往另一张床上一趴,这个男人就绕到女人的身后,一挺腰,那个女人顿时哦……恩……地叫起来。
     这个叫声和刚才于小虎听到的一样,高亢、急促,充满了诱惑力,但是看看这个女人糟糕的身体状况和实际上面无表情的麻木样子,于小虎就算没有经验,都明白这女人只是在表演而已。
     当然,因为没见过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包括昨晚因为光线太暗,他都没看清楚罗小云是个什么表情,所以于小虎也不是很确定,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到底应该怎样一个表情,他谨慎嘛。
     另一个男人点了一支烟,然后脱了裤子坐到女人的前面,女人就抱着他的下面,开始滋滋有味地吃起来。于小虎顿时看的眼珠子都直了,尼玛,原来这东西除了尿尿以外,还可以这样玩的?城里人真会玩啊……于小虎感慨地自言自语。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新奇的玩具,于小虎顿时对男女之事充满了好奇心,裤子都快给兴奋的兄弟给顶破了。
     你是刚才周大棒槌带来的吧,叫什么名字?原先已经爽过的那个被李勇称作孙云涛的青年,走到于小虎面前,递给他一支烟。周大棒槌?这大概就是李经理的绰号吧,于小虎心中恍然。谢谢,我不会抽烟……我叫于小虎。
     于小虎慌忙摆手,恋恋不舍地又偷看了一下那边咬的情形。于小虎?我靠,这名字,起的好啊。孙云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看于小虎的裤裆,哈哈大笑。于小虎一愣,光顾着看新玩法了,没注意孙云涛在说什么。
     孙云涛笑呵呵地伸出手来,说道:我叫孙云涛,不过人家都叫我孙云涛,嘿嘿,你可以叫我仲马哥,我二十五了,小虎你多大?于小虎慌忙跟孙云涛握手,说道:仲马哥,我十六了。孙云涛指了指战况激烈的三人,笑道:想玩玩吗?
     头次见面,哥请你玩一炮……这个女的是我老乡,你叫她红姐就行了,以后你想了就找她,我让她给你打折。于小虎顿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连连说道:不玩,不玩。
     孙云涛也不是诚心要请客,于小虎一推辞,他就顺水推舟地作罢了,继续问道:谁介绍你来的?签好合同了吗?工资给你定了多少?于小虎都不敢看那边了,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嫂子介绍我来的,合同签过了,试用期八百块,转正以后一千五。
     孙云涛吐出几个眼圈儿,平静地说道:现在就这个行情,不过你是新手,能有这个价不错了……不过你嫂子?我知道你嫂子谁啊,喂,小虎,你嫂子是谁啊?于小虎挠了挠头,憨憨一笑,说道:我嫂子叫罗小云。

第七章:触电
一听到罗小云的名字,于小虎发现,孙云涛和那两个正玩的高兴的青年,顿时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你们怎么了?于小虎有些茫然,这三人的眼神儿很古怪啊。
     我靠,原来是骚云的小叔子啊。孙云涛朝那边两位挤了挤眼,然后淫笑着对于小虎说道:小虎,你小子有没有吃过骚云的那对儿大奶?那两位也是一脸的淫笑,被咬的那位更是嘎嘎怪笑起来,说道:小虎,你小子老实交代,干过骚云没有?
     她的骚*水儿多不?于小虎先是懵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帮人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两个眼珠子都红了,嗷地叫一声,一手掐着孙云涛的脖子,直接就把他整个人都给举到墙上去了。于小虎一动手,那边儿正玩得高兴的两个人顿时就懵了。尼玛一手掐着别人的脖子,把人给举到墙上顶着,这是道儿上臂力最牛逼的混混,也做不到的啊。
     再一看孙云涛两腿乱踢,直翻白眼儿的那个劲儿,尼玛这小子眼珠子都红了,这是直接就下死手啊。那两位顿时也怒了,扔下被搞了半截的红姐,嗷嗷叫着扑过来。于小虎先一拳揍在孙云涛的肚皮上,轰的这哥们儿整个人都倒飞出去,然后结结实实地跪在地上,变成虾子一样,跪在地上狂吐不止。
     然后于小虎大吼一声,迎着那两位扑上去。男人的义务,就是战斗!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爱人、孩子、家园、财富……男人必须拿起武器,履行自己战斗的义务。没有武器,那就用拳头。一时间拳来脚往,打的好不热闹,于小虎以一敌二,一开始还能勉强应付,很快就落于下风,只能挨揍了。那两位还一边打一边呼朋唤友,不多时又有人冲进来,于小虎顿时就不是对手了,没一会儿就被人一酒瓶子抡到头顶上,直接就给放翻了。
     红姐点了一支烟,若无其事地光着身子坐在床头,淡定地看着一群男人在打架,看到于小虎头破血流的时候,甚至兴奋地吹了一声口哨。失去意识的时候,于小虎还在心里怒吼:敢侮辱我的嫂子,老子揍不死你们。
     就在于小虎被人在地上狂踹的时候,身体正好压到一个接线板上,啤酒瓶里洒出来的酒水弄湿了地上一片,正好于小虎被人踹的翻过身来,男人的那玩意儿,结结实实地压在接线板上,一股淡蓝色的电流瞬间入侵于小虎的身体,于小虎硬是被电醒过来。
     触电的感觉,绝对不是愉快的,就在于小虎欲仙欲死的,以为自己真的壮志未酬就要先被电死了的时候,等了半天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舒服的很,身上的伤痛、特别是头部的钝痛,一下子都不痛了,哪里有半点儿要死的感觉啊。
     不过男人的那玩意儿,也被电的麻麻的、木木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这让于小虎很是担心,自己不会刚进城第一天,就变成伤残人士了吧?那股电流从于小虎的小兄弟导入体内,却存在了于小虎的两个蛋蛋里面,活生生地将男人最珍贵、最要命的两个蛋蛋,变成了蓄电池,就在于小虎担心的要死的时候,电流还在不停地给他的两个蛋蛋充电。
     于小虎想叫叫不出,想动动不了,那叫一个心如死灰啊,觉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以后媳妇不要想了,嫂子也别惦记了,都是伤残人士了,还想个屁啊。可怜老康家就于小虎一根独苗,他连个兄弟姐妹也没有,他这要是变成了伤残人士,那么康家可就算是绝后了。
     一想到这个,于小虎就恶向胆边生,心说孙云涛你个混蛋,千万别让老子缓过劲来,不然老子非一刀捅死你不可。在心里碎碎念了一会儿,于小虎就感觉自己的两个蛋蛋,好像真的变成了蓄电池似的,等到两个蛋蛋里的电量,逐渐蓄满的时候,整栋宿舍楼的电路终于不堪负荷,直接跳闸了,只是因为正好在白天,没有人开灯,宿舍楼里也不许用电炉子,所以没人发觉而已。
     于小虎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朦胧当中,他感觉到自己的两个蛋蛋,正不断地释放出一道道淡蓝色的电弧,在自己体内不断地窜动。每到一处,那一道道淡蓝色的电弧,就会将他的皮、肉、筋、骨、甚至骨髓当中的一些物质,给吸取出来,甚至还分离出不少莫名其妙的气体出来。
     就在于小虎以为自己要被吸干死掉的时候,那些被吸取出的东西,却变成一堆腥臭油腻的黑泥,从毛细孔当中排出体外。而那些似有若无的气体,也顺着淡蓝色的电弧,一丝一丝地从于小虎的皮肤毛细孔当中排出去,于小虎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气体。
     不过于小虎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些淡蓝色的电弧吸掉的都是自己身体的杂质,貌似是好事啊……然后于小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瞬间昏厥过去。当于小虎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周围是淡蓝色的墙壁,身上是洁白的被褥,鼻孔里是消毒水的气味儿,床边的挂钩上挂着一大一小两个吊瓶,淡黄色的药水正沿着透明的塑料管道和针头,缓缓地注入他的血液当中。
     失神了一会儿,于小虎才想起来,在他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孙云涛那几个家伙侮辱罗小云,哪怕是口头上的,于小虎也无法容忍,即便他和罗小云之间没有那一层暧昧的关系,即便罗小云真的做出对不起陈自强的事情,于小虎绝对无法容忍,别人侮辱自己喜欢的女人,哪怕口头上也不行。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