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驯服大肚子麻麻-小嘴 含着 跪趴 - 信宜金融网 调教驯服大肚子麻麻-小嘴 含着 跪趴 - 信宜金融网

调教驯服大肚子麻麻-小嘴 含着 跪趴

【摘要】说完,我直接就冲了上去。趣*讀/屋来之前我都想好了,今天无论如何得上了这个*,所以我根本没有任何顾忌。    抱住陈冰的时候,我心里一颤,只感觉怀里满是柔软的感觉,鼻子里全是她...

说完,我直接就冲了上去。趣*讀/屋来之前我都想好了,今天无论如何得上了这个*,所以我根本没有任何顾忌。
    抱住陈冰的时候,我心里一颤,只感觉怀里满是柔软的感觉,鼻子里全是她身上的香气,我脑子都快炸了,手直接往陈冰内衣上按下去,用力的揉搓着。
    我本来以为陈冰肯定会反抗,但没想到,这回她根本没动弹,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我心里有点兴奋,觉得着小*终于想通了。

 文学

    因为抱着陈冰,我也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在胸上抓了一会儿之后,我不耐烦了,隔着一个硬壳子的感觉很不爽,跟隔着裤子撸管一样。我手绕到她背后,开始解胸罩。
    不知道设计胸罩的人为啥把胸罩弄成后面三个铁钩的样式,我使劲儿弄了半天,就是找不到窍门,越急越乱,怎么也解不开。
    一分钟之后,我额头上开始流汗了。来之前我担心搞的时候我找不准地方,没想到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别说搞了,妈的,解胸罩我都解不开。
    我又弄了半分钟,实在弄不开,干脆我就不管上三路了,把陈冰的身体推到床上,我准备往她下面摸。妈的,胸部又不能日,还是先弄开下面才是正事。
    推开陈冰之后,我眼睛瞥见了她的脸,此时她脸上完全是一副死寂的样子,闭着眼,满脸泪水横流,整个人随着我的推动,直接躺到了床上,像是一具哭泣的尸体。
    不知道为啥,我心里一疼,伸向她下面的手迟疑了一下。
    满腔的欲火在此刻稍微平静了些,我有点不忍心下手,看着她脸上的泪水,我开始怀疑,陈冰真的像我想像的那样不知廉耻吗?
    这么美的女孩儿,就算她真的很*,难道就该承受这样的折磨?更何况,我心里明白,这回要是下了手之后,恐怕以后我再也没接近她的机会了。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陈冰却睁开了空洞的眼睛,很讥讽的表情看着我,哭喊着说,“你怎么停下来了?陈锋你真有本事,你不是要欺负我吗,你继续啊……”
    她狠狠的盯着我,眼泪不停的流,哭喊的声音很大。我心里有点慌,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妈的,这骚女人,简直是疯了。
    “操,说好的你脱光了给我看,你又哭又闹,还不脱衣服,让我怎么看?”我硬撑着骂了一句,心里慌的不行,又说,“行了,你要没做好准备,就以后再看,你哭啥啊,我先出去,你赶紧把衣服穿好。”
    说完我就心虚的跑了出来,回到客厅,我松了口气,看见桌子上有包烟,就拿起来抽了一支,心里混乱的盘算着,越想我越不是滋味。
    我心里觉得对不起陈冰,但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青春期的猛烈冲动就像一把火一样,烧的我整个人都有些神智不清。
    我正在琢磨要不要走的时候,陈冰从屋里走了出来,此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脸上泪痕也处理干净,依然是冷冰冰的,但比刚才看着好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我没硬上了她的缘故,陈冰并没着急催我离开,只是站在那里,神色很复杂的看着我。
    我没勇气跟她对视,低着头尽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陈冰把电视打开,端过来一盘小西红柿递给我吃。
    我摆摆手,说我不想吃,陈冰也没说话,只是在我旁边坐下,自己拿起一个小西红柿,慢慢吃着。
    我一边看电视,一边偷偷注意陈冰。她没往我这边看,也没看电视,只是一边吃着西红柿,一边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吃着吃着,西红柿的汁滴到了膝盖上,她似乎愣了一下,没有拿纸擦,而是很自然的低头,用嘴巴把那一滴汁水吸走了。
    当时的一瞬间,我感觉陈冰好可爱啊,我忽然觉得,这样平平淡淡的相处,陈冰在我旁边,就像我的女朋友一样。这种感觉比我欺负陈冰更舒服,我有点迷恋上这种感觉了。
    那天在陈冰家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我没再碰她一下,我俩也基本上没说什么话,但不知道为啥,我却感觉跟陈冰接近了很多,感觉我俩之间的距离也没以前那么远了。临走的时候,我跟陈冰说了周日晚上去唱歌的事,她一开始说不想去,但架不住我劝说,最终她还是答应了。
    我心里很兴奋,不光是因为叫到陈冰,在黄杨他们面前有面子,更多的是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有更多跟陈冰相处的机会了。
    从陈冰家离开,走到她们小区门口的时候,一个六七十岁的保安大爷忽然叫住了我,笑着问我说,“小伙子,你是陈冰的同学?”
    我一听愣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老*丝认识陈冰,他要找我麻烦!
    我战战兢兢的点点头,没想到保安大爷贼眉鼠眼的继续冲我笑,“以前可没见陈冰带男孩子回来过,你小子真是好运气啊。”
    敢情他是把我当成陈冰的男朋友了,虽然只是误会,但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笑着不说话。那大爷又说陈冰是好女孩,还警告我不准欺负她,然后才放我离开。
    等我回到家,已经晚上六点了,我爸又在喝闷酒,屋里酒气很大,刚进门就把我吓一跳,幸好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也没没追究我出去玩了一天的事。问了我爸,他说还没吃饭,我就去厨房炒了两个菜。
    从小我没妈,我爸又整天喝的烂醉不管我,所以从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自己做饭了,那时候我个子很矮,还够不到煤气灶,就搬个凳子,站到上面炒菜。
    等我弄好菜,我爸已经喝醉了,红着眼,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我成绩不好,说我笨得要死啥的,我不敢跟他顶撞,只能把头埋进饭碗里,使劲儿的扒着饭。
    实际上,我的成绩不像我爸骂的那样不堪,在班里也能排到中流,而且只是英语成绩很差,其他像数学之类的科目,经常还能拿班里前几名。
    可惜对于我爸来说,我就是最差劲,最笨的那个。
    初二有一次数学竞赛,我得了市二等奖,兴冲冲的回家给我爸报喜,结果他只是瞪了我一眼,说,“得个市二等奖你尾巴就翘上天了,怎么不拿一等奖?怎么不拿省里的奖?”
    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没出息。
    等他骂累了之后,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把饭桌收拾了,洗了碗,又去叫我爸让他回床上睡,结果他睡的不省人事,根本叫不醒。我也拖不动他,只好把他外套和鞋袜脱了,拿被子给他盖上。
    晚上我还没睡的时候,我爸又吐了一地,我赶紧过去给他拍背,让他舒服一点。他吐了半天,还弄我衣服上了不少,最后才好了点,倒头又睡下去了。
    我给他擦了嘴巴,然后开始收拾被他吐脏的地面。这种事情我从小学时候就经常做,但不知道为啥,今天我特别难过,扫着扫着地,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等扫完地,我搬个凳子坐到我爸跟前,看着正在打呼噜的他,心里特别委屈,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
    “爸,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有多累?我每天要买菜做饭,要操心着家里的事情,每天还担心你在外面喝酒喝太多出事……爸,我学习上已经尽力了,可我就是学不好英语……爸,我多想听你表扬我一句啊……”
    我一边哭,一边拿起我爸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模仿他的语气对我自己说,“陈锋,你干的不错,老爸为你骄傲……

第七章 圈套
人生总是充满了磨难,但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趣*第二天下午,我老早就开始准备,钱柜是我们这里最好的ktv,我以前从没去过,心里有点忐忑,总害怕自己穿的衣服太寒酸,被别人笑话。
    要是就我一个人,被笑话也没什么,可在陈冰面前,我不想被任何人比下去,尤其是黄杨还在场。
    可惜我总共就那么几件衣服,换来换去,还是那个*样子。这让我没有一点自信,无论从哪方面看,陈冰都跟黄杨那样都高富帅更般配。
    出了门,刚到小区外面,老远我就看见杨婷婷站在小区门口冲我招手,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等我。
    等我过去之后,杨婷婷马上问我,“怎么样,陈冰答应了吗?”
    我点点头,“都跟她说好了,七点钟,银柜见。”
    杨婷婷顿时用很复杂的目光看着我,有些怅然的说,“看来你跟陈冰的关系真的不简单啊,据我所知,初中这几年,她还是第一次答应出来玩。”
    第一次?我心里也有些惊讶,以前我虽然知道陈冰不容易接近,但没想到,她跟同学之间的关系竟然这么冷。不过这也让我很虚荣,我笑了笑,故意很平淡的说,“其实也没什么,我跟陈冰是同桌,肯定比别人要更熟悉一些啊。”
    杨婷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扑哧”一声笑了,说,“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说完,她就拉着我,往小区外面的公交站牌走过去。她的动作把我吓一跳,这女人真他妈奇怪,以前我追她了两年,也从没成功拉过她的胳膊一次,现在倒好,她主动拉住我了。
    杨婷婷的手很软,有些凉凉的,很舒服,我俩这样子走在大街上,让我有种谈恋爱的感觉,不过这时候我顾不得去体会甜蜜,反而心里有点焦急。
    那天买了套子之后,我的净资产是负五元,今天我本打算一个人走路过去的,没想到遇到了这种情况。
    我心里正焦急的想对策,杨婷婷又冲我笑着说,“陈锋,你怎么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啊。”
    我一愣,没明白她什么意思,杨婷婷指着我俩的位置告诉我说,“男生陪女生走在马路上,一定要站在女生的外侧,这样才有绅士风度。”
    卧槽,我绅士你大爷!一会儿坐公交车还得让你请我的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没有绅士风度!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毕竟杨婷婷是我的初恋,我还是不想在她面前落了面子。我绕到马路外侧,走了一会儿,等到了公交站牌那里,我咬咬牙,开口说,“那啥……杨婷婷,咱俩要不走着去银柜吧?”
    “走着去?”杨婷婷愣了一下,然后忽然脸红了一下,低着头,小声的说,“陈锋,你是不是想让我多陪着你走一会儿?”
    我呆住了,这杨婷婷……真他妈有想象力。
    杨婷婷说完,也不等我回答,自个儿就往前走了,等走了一会儿,她发现我没有跟上,转头过来,一脸娇羞的冲我说,“你还愣着干啥?呆头呆脑的,快过来啊。”
    这时候的杨婷婷带着别样的魅力,脸上有一点点晕红,透出来恰到好处的娇羞,声音半嗲不嗲,有一种毫不做作的撒娇意味,而且脸上还有俩可爱的小酒窝,当初我就是被她这种神情给迷上的。
    尽管我心里明白,杨婷婷对我肯定不会有啥意思,但心里依然有点甜蜜。
    我走上去,跟她一起慢慢往前走着,一路上我俩很轻松的聊着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杨婷婷问我这两天在家干嘛,我当然不会跟她说陈冰的事,只是笑着说,“也没干啥事儿,基本上都跟胖子一起去撸了。”
    “撸?”杨婷婷捂着嘴,促狭的开玩笑,“你们撸什么啊?”
    很明显,她知道“撸”这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惊讶的看了一眼杨婷婷,以前可没听她跟别人开过这种玩笑,她这是什么意思?暗示让我去干她吗?
    我咧咧嘴,说,“撸是lol的意思,我可是很老实的人,你不要想歪了。”
    杨婷婷皱着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我才不信呢,你们男生都不是好东西。”
    操,看她笃定的样子,说的跟试过我的东西好不好一样。
    银柜ktv距离我们小区并不远,以我走路的速度来说,半个小时绰绰有余,但女孩子身子弱,杨婷婷走的很慢,我俩磨磨蹭蹭的,七点钟的时候才刚刚走到银柜旁边的一条街上。
    这时候杨婷婷接了个电话。初中生用手机的人不多,我们班只有杨婷婷和黄杨他们几个人有,连陈冰也没用过。
    杨婷婷接电话的时候声音很小,我也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只是挂了电话之后,她忽然说,“陈锋,我走不动了,累死了。”
    “从这条街走过去就到了啊,最多还有一百多米,你坚持一下呗。”我有点纳闷儿,杨婷婷这里又出什么幺蛾子,半个小时都走了,就剩最后这一哆嗦,咋会走不动了?
    杨婷婷摇摇头,“反正我一点走不动了,要不你背我过去吧?”
    卧槽,开什么玩笑?让我背?
    我看着杨婷婷饱满的胸部,说不心动是假的,尽管我现在对杨婷婷没什么爱慕,但想想她那胸部紧紧贴到我背上的情形……操,根本把持不住啊!
    “来嘛,陈锋你快蹲下去。”杨婷婷来了精神,拉着我的胳膊让我往下蹲,一边拉还一边说,“反正你也说了啊,只有一百多米了,来嘛陈锋,别那么小气。”
    半推半就一般都是用来形容女人的,但我今天也半推半就了一把,慢慢被杨婷婷按到地上,然后就感觉到一个温热柔软的身体趴了下来,跟我的背部狠狠贴合到了一块。
    尤其是我背部两个肩胛骨部位,更是感觉到了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操,真他妈的软啊!
    “还愣着干嘛,赶紧走啊,都七点零五分了。”杨婷婷似乎一点都不尴尬,双臂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耳朵边吐气如兰。
    我咬咬牙,深吸了口气,双手拢到后面,狠狠抓住她两条丰满的大腿,起身往前走了出去。
    杨婷婷“唔”的惊呼一声,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我身体还是挺不错的,平时体育锻炼不少,没事还经常打打篮球什么的,在家里也经常做家务,所以背着杨婷婷根本不是事儿,走出去几十米之后还不带一点喘气的。
    杨婷婷也发现了这一点,她趴在我耳朵边,娇滴滴的说,“陈锋,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身体这么好啊?”
    “嘿嘿。”我干笑了两声,说,“以前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身体好不好?”
    “呸!”杨婷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伸手在我胸前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你果然也不是啥好东西。”
    “冤枉啊!”我辩解道:“我是说以前没背过你,你当然不知道我什么好不好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俩就这么笑笑闹闹的,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很快就赶到了钱柜ktv的门口。刚到那里的时候,我就呆住了。
    陈冰就站在ktv的门口,依然是那幅冰冷高傲的样子,看到她,我心情还是很高兴的,但正准备开口打招呼的时候,我想起来背上的杨婷婷,顿时张开的嘴巴又合上了。
    操,陈冰看见我跟杨婷婷这么亲密的举动,会咋想?
    我忽然觉得,好像中了杨婷婷的圈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58.html